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三十一章家无余财
    “其实我早该想到,若非佛门里的重要人物,也不敢接受王守的托付,更不能将你养在身边达二十多年不为外界所知。”

    徐佑笑着说了一句,心里却在想着魏国的佛道之争。灵智架空了昙谶,成了佛门的僧主,可摆在他面前的是道门的强势反击,左光禄大夫崔伯余和嵩山道人康静联手,未必不能从魏国皇帝元瑜的手中分走一杯羹。正如楚国目前的形势一样,竺道融步步紧逼,孙冠又不甘束手就擒,两虎相争,不定是怎样的血雨腥风

    皇权的更迭固然残酷,宗教的斗争也不遑多让,甚至更加残酷几分。因为皇权只是剥夺了对方的**,可宗教却是要彻底洗涤你的灵魂

    南北两国的国情不同,上层结构组成不同,风俗、文化和信仰也不同,无独有偶,却同时发生了佛道两教的激烈对抗和争夺。只能说明一件事:推动历史前行的是历史本身,并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佛门和道门,终于开始了自诞生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交锋

    徐佑悠然神往,参与历史的感觉,比起美人醇酒,比起权力钱财,更符合他的心性和口味。

    “是啊,师尊的恩德,今生今世也还之不尽”

    何濡低垂着头,摩挲着手中的杯子,眼眸中是从未见过的温和与平静。只有对着徐佑和左彣,他才会表露出心中的一点真实情绪。之前说的无情话,什么敌人拿着昙谶也威胁不了他云云,显然是给冬至她们听的,在他内心深处,已经把昙谶当成了父亲和导师,既是心灵的寄托,也是灵魂的归宿。

    要不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被刻骨铭心的仇恨熬尽了所有的生命力,吞噬的干干净净

    “还不尽,也要还”

    徐佑拍了拍何濡的肩头,道:“先从风门的人情债还起”

    左彣一脸的困惑,道:“我们对风门了解的太少了,连他们想要其翼做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才能主动还上这个人情债呢”

    “你啊,别小看了其翼,他既然跟风门做了这么多次买卖,岂能不往里面安排几个眼线”

    左彣啊了一声,道:“真的”

    何濡笑道:“正如七郎所说,我这五年来先后跟风门打过十一次交道,也收买了里面几个人,并通过适当的时机送进去了几个不过,这些人目前都是外围的人员,接触不到太多的机密”

    “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只要眼线埋的够深,早晚会将笼罩在风门头上的幕篱揭开。”徐佑沉思一下,问道:“你觉得冬至可以信任吗”

    何濡想都不用想,直接回道:“可以她的身世清楚明白,又是詹文君临行前指给七郎的婢子,应该不会包藏祸心。”

    徐佑看向左彣,左彣点点头,道:“我也这么想,詹四娘绝不会害郎君的”

    “这是其一其二,詹文君让冬至留在七郎身边,既是为了让冬至有个地方容身,也是为了让她和七郎之间的线不至于就此断绝,日后说不定机缘到了,还可以再见面”

    徐佑皱起眉头,道:“就事论事,不要扯到詹文君身上。”

    何濡和左彣对视一笑,聪明的不纠缠这个话题,道:“是,不说詹文君,单说冬至。冬至有野心,偌大的钱塘也只有静苑能给她提供庇护和实现野心的基石,除此之外,要么乖乖的嫁给农夫商人作妻作妾,要么被司隶府收入囊中做狗做马,要想做一个将自由和未来握在手里的人,只能跟着七郎,别无选择”

    “好”

    徐佑下了决断,道:“既然如此,你将风门中的眼线逐步交到冬至手里,跟那边的联络和打探都由她负责。咱们坐困钱塘,耳目闭塞,必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情报机构,才不至于后知后觉,进退失据。不过现在没钱没人,那就慢慢来,先从风门练练手,也顺便再考验一下冬至”

    忠诚是线性的,要在一个很长的时间段里进行延续,所以今天的忠诚,明天可能就是背叛,徐佑信任今天的冬至,可明天呢,谁又说的清呢

    估摸着徐佑他们谈的差不多了,履霜端着刚做好的姜蜜水直接推门进来,之所以不敲门是因为那样会显得太刻意,笑道:“三位郎君口渴了吧,尝尝我亲手煮的姜蜜水,其翼郎君,给点薄面,要是不好吃,千万不要骂我骂的太狠了。”

    徐佑讶道:“从不下厨的履霜女娘也肯动一动玉手了好嘛,我们就是吃毒药也会吃的满口余香,其翼要敢骂你,我跟风虎第一个不答应”

    何濡哼了一声,道:“既然七郎这么急切,请你先饮一碗”

    “饮又不是灌,一碗太多了,我尝一口”徐佑嘴上说的霸气,实则也肚里打鼓,对初次下厨的人没法有信心,战战兢兢的端起瓷碗,轻抿了一下,顿时笑逐颜开,道:“履霜,没想到你还有做厨娘的天分,太好喝了”

    何濡奇道:“真的我尝尝”他不像徐佑那么矜持,仰头大喝了一口,抹着嘴啧啧道:“嗯,不错,确实挺好喝。履霜这个手艺,已经不下于秋分了。”

    左彣坐不住了,说了半天的话,嗓子都要冒烟了,忙端起碗一饮而尽,突然脸色僵住,眉眼都要挤成川字,终究没咽下去,噗的一口吐了出来,溅的案几和衣服上四处都是,道:“这太苦了”

    徐佑和何濡同时大笑,何濡指着他道:“风虎,你还是太年轻,我一看七郎的表情浮夸就知道他在故意使诈,你竟然真的喝了那么多。”

    左彣懊悔不已,履霜吐吐舌头,道:“有这么难喝吗我看秋分就是这样煮的啊唔”话音未落,她已经捂着嘴跑了出去,紧接着听到干呕的声音。

    徐佑打趣道:“你是不是把盐当做了沙饴”沙饴就是颗粒微小的麦芽糖,家中没有蜂蜜,徐佑是知道的,要煮姜蜜水,只能用沙饴。这种麦芽糖成色跟扬州常用的海盐颜色差不多,都不算白,有点发青,色度不够纯净,不经常下厨的人很容易搞混淆。

    履霜从外面回来,神情沮丧,做厨娘的心思立刻淡了,道:“比海水都咸,定是我放错了沙饴”

    这段小插曲让众人的心情都舒畅了许多,听何濡的经历总是沾染了太多的阴谋和黑暗,让人负能量爆棚。

    徐佑张望了一下,道:“秋分和冬至呢”

    “正好方阿姊来请,让她们去取刚蒸的蓬糕,还有二色蜜渍藕片、。”

    徐佑似乎这时才记起隔壁还住在一位才华横溢的貌美女郎,道:“好些时日没有吃到方绣娘的糕点了,今天怎么想起送吃的过来”

    正说话间,秋分和冬至捧着糕点回来,刚进了房间,冬至嘻嘻笑道:“小郎,你可知方阿姊要找我们何事”

    “哦,难不成她们知道周英儿被抓了”

    冬至拍下手,道:“小郎猜对了她们从杜县尉那里听说抓到了周英儿,眼见时辰晚了,不能去衙门里问询,特地找我们过去问一问具体情况。”

    “这是正事,我也要跟苏女郎说起的。咦,她们怎么不过来直接问我,找你们做什么”

    秋分将蓬糕仔细摆好,先拿了一份放到徐佑的面前,忍着笑道:“方阿姊私下里谈起过,说小郎总是不苟言笑,每次她过来都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你。像这等事也只敢找我们婢子,不敢惊扰小郎。”

    “有吗”

    徐佑摸了摸下巴,他见方绣娘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苏棠,仅仅见过一面而已,哪里谈得上不苟言笑,道:“方绣娘当我是青面獠牙的鬼怪吗”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方绣娘境界不到,难免要失之郎君了”何濡最喜欢拿徐佑说笑,夹起蓬糕咬了一块,赞道:“不过论起厨艺,却没话可说,当真可餐”

    “好啊,你是说我跟子羽一样容貌丑陋了”

    众人大笑,徐佑虽然比不上顾允的美姿容,但也称得上玉树临风,尤其长年习武,身段高挺紧致,不像儒生弱质芊芊,别有一番魅力在,怎么也称不上丑陋。

    “有件事好教小郎知晓,苏女郎家中已经没有余财了。”冬至站在徐佑身后,压低声音,小心的禀道。

    “哦方绣娘讲的”

    履霜和秋分都面露讶色,她们也时常跟方绣娘接触,却从没听过她说这些话。尤其秋分今日刚刚从隔壁回来,所见所闻,无不是普通富裕人家的做派,不曾有破败之像。

    “不是,她肯定不会跟我说的,只是我偶然听到苏棠的侍婢要去城里寻一针线好的女工,将破损的织云锦衣拿去缝补。”

    “缝补衣物难道不是常事吗以前在义兴时,家中女娘的衣物也不是日日如新。”

    “缝补衣物是常事,但这件织云锦衣是苏女郎外出、宴客和会友时穿的,之前我见过一两次,都是做的新裳,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徐佑不置可否,转头望向履霜。对女子的了解和认知,冬至远不及她,履霜点点头道:“冬至说的没错,苏女郎是好颜面的人,若不是囊中金尽,绝不会愿意穿破衣出门。”

    徐佑叹道:“反正都是针线缝制的衣服,破了重新补好,只要不留痕迹,跟新衣没什么两样。不懂你们女郎,介意这些做什么”

    “破了就是破了,怎么能一样呢”

    履霜和冬至异口同声,对徐佑的想法很是不解。只有秋分年幼,还不是真正的女人,懵懵懂懂的道:“是啊,破了再补好,当然可以作新衣来穿啊”

    冬至心中对秋分在义兴徐氏的生活待遇表示同情,暗自决定以后要多教教她,道:“除此之外,今日的蓬糕小郎有没有察觉到不同”

    徐佑还没吃,闻言尝了一口,道:“没什么不同啊,还是酥甜可口,松软滑腻。”

    “其翼郎君呢”

    何濡一直在不停的吃,听到冬至的话刚要抬头,却一不小心噎到了。旁边秋分眼疾手快,端起姜蜜水递了过去,直接送到嘴边。入口之后,他神色大变,不过毕竟做过和尚,禅定工夫一流,硬是忍着咽了下去,脸都齁的绿了。

    “怎么了”

    冬至莫名其妙,看着徐佑和左彣一脸憋笑,还以为自己惹了什么祸事。履霜脸红着解释道:“没什么,刚才我煮的姜蜜水,好像放错了沙饴,有点咸”

    秋分听明白了,忙去倒了茶,何濡一口饮尽,这才回过气来,无奈道:“何止是有点咸,整个钱塘的盐都被你挥霍光了”

    履霜羞惭道:“我明日就找方绣娘,好好学下厨艺”

    “术业有专攻,学厨就不必了”徐佑又重新问了冬至刚才的问题,道:“其翼,蓬糕你都要一个人吃完了,感觉到异常了吗”

    “要不是冬至提醒,我还真没察觉,不过仔细回味,发现这个甜,不太对”

    冬至兴奋的道:“是,郎君太厉害了我去厨下取蓬糕的时候,看到她们用的是饧糟,而之前用的却是稻饴。蒸蓬糕以饴为上,饧硬而澥,难以入味,更别说饧糟了那是极贫苦的人家为了老幼尝鲜,才偶尔舍得用饧糟来做糕点。并且以前每隔两三日,方绣娘都要送点吃食过来,这次隔了半月才做了蓬糕”

    “见微知著”

    徐佑赞了冬至一句,道:“你在船阁看来学到了真本事,既然这样,我有件重要的事交你去办。”

    冬至得徐佑夸赞,心花怒放,忍不住想要继续表现,道:“请小郎明示,不管何事,我保证办的不出纰漏”

    就像初入职的小年轻,被上司赏识的激动心态,徐佑再了解不过。这种心态利用的好,可以事半功倍,但也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缺点,那就是会贪功急进,冒失坏事。

    “先不急,稍后由其翼给你详谈。记住了,此事是为了长久计,不再一时,也不再一地。办的不好,我们有机会弥补,所以不要有压力。当然,办好了,我重重有赏”

    冬至明白,这是一件耗时长久的差事,心情平复了一些,但也因此体会到徐佑顾全她的心思。因为只有长久,才能让她不至于充满朝不保夕之感,才能让她安心在徐佑的羽翼遮盖下逐步的实现自我价值。

    “诺”

    “秋分,去请苏女郎过来一叙”徐佑起身,让履霜和冬至收拾案几周边的残渍,和何濡左彣前后出了内堂,往见客的二进大厅走去。

    虽是冬日,可院内种植了一些垂槐、桂树、香樟等四季常青的植被,依然存有少许淡淡的绿意,纵使不再蓬勃而且疏淡,却仿佛点燃了温和阳光中的广袤青葱,不见一丝荒凉破败的景象。

    房子贵,有贵的缘故啊

    何濡随手折下一根槐枝,褪去青皮,作个口哨吹了两下,突然笑道:“苏棠跟杜三省看来交情匪浅。”

    “理由呢”

    “刚开始我也没想到,但结合之后的种种事宜,可以这样推断一番。其一,方绣娘在周英儿家外见到杜三省,哭闹时并不惧怕这位钱塘的县尉,跟她现在惧怕七郎的性子大不相同。”何濡将青皮远远抛到了池中,道:“再次,苏棠来静苑借住,曾找杜三省打听七郎的名声。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杜三省给苏棠出的这个主意。只要跟七郎瓜葛不断,宅子的事就不算完,早晚衙门要给她一个说法。”

    徐佑脚步一停,道:“方绣娘不是泼辣的人,那日是被形势所逼,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人且在衙门时也被杜三省的官威吓得不轻,不能以此判定苏棠和杜三省的关系。不过,你说苏棠住到静苑,是为了不让衙门倦怠办案,却极有道理。”

    他顿了顿,眼中浮现出笑意,道:“我一直对苏棠借住一事想不明白,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解释她到一个陌生男子家中求助解厄。还是你的思路通透,这样一来,就能说的清了。”

    “是啊,七郎跟顾允是好友,家中住着外人总不是长法,早晚得督促着衙门将案子破了。苏棠一个小小女郎,绝无这样的见识和心计”

    徐佑认同何濡的推断,但在时间线上进行了微调,道:“杜三省是爱钱的人,苏棠之前应该跟他没有什么来往。最大的可能,是方绣娘从衙门回去后将经过告诉了苏棠,她胆子大,也不怕跟男子交往,暗中去拜会了杜三省,说不定还送了许多钱财,两人的关系从那时起才真正熟络起来。”

    “不错,是我想的差了,七郎所言更接近真相”

    徐佑摇摇头,道:“你何等心思,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不过是想循循善诱,让我自行体悟其中的情由。这样也好,让我时不时的动动脑袋,免得太依赖你这个谋主,变得昏庸无能。”

    何濡笑而不语,他确实是这样的心思,但当着徐佑的面,无论如何不会承认,道:“这次周英儿被抓,七郎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才让鲍熙勉强同意将周英儿偷偷藏起的二十万钱中的十五万钱还给苏棠。虽然没有明言,但剩余的五万钱,自然装进了杜三省的囊中。按理说杜三省肯定以追钱为首务,等这五万钱的贿银到手,再知会苏棠不迟。偏偏你前脚刚回来,后脚就派人去见苏棠,若非关系匪浅,我看不出杜三省是如此急公好义的人。”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要想收钱收的不坏名声,就得拿钱办事。”徐佑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贪污受贿是权力集中的必然,再怎么监督都不可能天下无贪,唯有退而求其次,只要拿钱办事还算有点良心,所以比较理解杜三省这种人的行为,道:“从白乌商处追回来二十万钱,再从周英儿处挖出来十五万钱,共计三十五万钱。苏棠买宅子被骗了四十五万钱,两下相减,也只损失了十万钱而已。固然可惜,但也不是不可承受,杜三省贪财,那就拿钱喂饱他,交好一位县尉,总比两手空空,一文钱追不回来的好苏棠不仅文采斐然,而且是个聪明人,此女真不简单”

    过了盏茶时间,秋分带着苏棠来到二进,几人见过礼,徐佑直接问道:“杜县尉跟你说周英儿被抓到了”

    “是”苏棠也不隐瞒,道:“就在前不久,县尉派了人过来,说周英儿在青州被擒,已经押解在牢房里,等候县令审讯。他让我做好准备,这几日不要远离,随时过堂作证。”

    徐佑道:“我刚从县衙回来不久,见到了周英儿,他对诈取钱财一事供认不讳,来日过堂县令定会还你一个公道,女郎莫急,静候就是了”

    苏棠眼眸流波,清澈见底,抬头望着徐佑,诚恳的道:“说不急是谎话,但有顾县令、徐郎君和杜县尉,我心中并不惶恐。周英儿骗了女弟四十五万钱,人证物证俱在,他想抵赖也无从赖起。只是”

    “女郎但说无妨,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只是,杜县尉没有说究竟追回来多少钱,我知道周英儿欠了许多的赌债,又逃亡了这么些时日,怕是早就挥霍一空”

    原来方绣娘找冬至她们打听的是这个,钱不是万能的,可没钱是万万不能,要不是山穷水尽,囊中羞涩,苏棠未必会放下身段,来计较追回了多少钱。

    徐佑笑道:“具体钱数我不太了解,要等顾县令问案之后才能定夺。但有一点请女郎放心,周英儿骗到钱后立刻离开了钱塘,赌债没还,也不会去还。一路上藏身舟船间,昼伏夜出,狼狈如丧家之犬,想要挥霍也没地方由他的性子。因此损失不会太大,二三十万钱总能回到女郎的手里。”

    “那就好”苏棠虽然少经世事,但读书甚多,不是那些天真无邪的小女娘,根本就没想过能够将四十五万钱一文不少的收回来,对她而言,能有七成就已经万幸了。

    “谢过郎君”

    “不必了你若是不安,可明日亲自到县衙里去问杜县尉。不过,我建议你先不要急,办案需要时间,反正一个两月都等了,再等等也无妨”

    送走苏棠,徐佑拉着左彣、履霜、秋分一起喝茶,何濡去找冬至单独谈话,将风门的种种对她全盘托出,无一隐瞒。

    做情报不比别的事,一定要让主管者知道所有的前因后果,然后才能在浩瀚如海、杂乱无序的讯息中找到真正的情报

    从侧室出来,冬至的脸蛋浮现异样的米分红色,那是心情过于激动所致。徐佑勉励了两句,道:“第一件事,去打听白乌商李庆余,重点在他跟贺氏的关系,船队近三个月的踪迹,交往的朋友和性格喜好,不要怕花钱,去秋分那支取十万钱作你负责此事的花费。”

    “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