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三十三章 白发朱提
    不管真假,由于白蛇显圣的缘故,钱塘乃至三吴的老百姓心中已经把元阳靖庐当作了老子修行的地方,是天师道的道门重地,根基所在。竺道融以斩妖除魔为口号,派大弟子竺法言在元阳靖庐之上建造大德寺,就是市井中的愚妇,西湖边的乞儿,也都知道远在鹤鸣山的孙冠孙天师恐怕要气的抓狂了!

    但是气归气,孙冠没有第二个选择,想反抗也不过自取其辱。安子道明诏天下,改扬州道观七十三处为佛寺,却没有指定具体改建哪些道观,操作起来就给了佛门很大的余地。竺道融或给孙冠留点薄面,或者步步紧逼,不给对手喘息之机,都由得他一心所念,独断专行!

    这也许是信任,但在何濡看来,又是安子道帝王心术的体现。现在扶持佛门,打压天师道,是为了朝野局势的平衡,可他也不想养虎为患,亲手再弄一个权势熏天的佛门出来,所以最得罪人的事都交给竺道融去做,自己则留下了一分余地,日后形势逆转,一个加恩,还不是让孙冠感恩戴德?

    威自上出,恩也要自上出,这就是所谓的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都谁去捧场了?”

    “扬州长史胡谨、州府诸曹,钱塘县令顾允、县衙诸掾史,司隶府的孟行春,吴郡四姓来了朱、顾,还有几家次等士族的宗主。对了,都明玉也来了,至于围观的人,不计其数!”

    “哦?”徐佑疑惑道:“都明玉是谁?”

    竺法言是竺道融的代表,大德寺是此次道改佛的重头戏,扬州上下齐齐出动不足为奇。奇怪的是,都明玉是谁,值得何濡特地点出他的名姓。

    “天师道扬州治的正治之一,也是时下最有可能接替杜静之的人!”

    徐佑一愣,继而恍然。元阳靖庐想要改建大德寺,也不是说改就改,必须得天师道的人来和佛门的人做个交接,然后才能名正言顺的进行改建事宜。

    孙冠依然没得选,这是天师道必须表现出来的一种态度,表明对皇帝的诏令恭顺从命,心甘情愿,没有怨尤之意。

    有时候,王权至上的年代,心怀怨尤这四个捕风捉影的字,甚至比很多载明律法的大罪都容易惹来杀身之祸!

    左脸被抽肿了,右脸还得乖乖的送过去打脸,难为都明玉了!

    徐佑叹道:“此人倒是能屈能伸,真可谓大丈夫!”

    何濡扑哧一笑,道:“他全程黑着脸,少言寡语,估计心里不怎么高兴。”

    “这是奇耻,如何高兴的起来?多少年后别人当作谈资,前因后果可能都不记得了,但一定记得是谁将元阳靖庐送给了大德寺,洗之不尽啊!”

    徐佑想起后世那些不平等条约,签订的时候,谁也不想在上面签字,怕的就是遗臭万年。只有李鸿章身负家国之重,于艰难困境中挣扎求存,常常以裱糊匠自嘲,为了弥补清帝国这个破船的窟窿,签订了多少引人痛骂的条约,盖棺定论时却没有受到太大的苛责,历史评价尚算中肯,也是万幸。

    都明玉或许想要效仿李鸿章,在这个时空里忍辱负重,支撑起摇摇欲坠的扬州治,但不知道有没有同样的幸运!

    “杜静之离开后,扬州治群龙无首,孙冠也没有立刻指任接替他的祭酒,所以这种事大家都是能避则避,都明玉能够在这种时候决然的站出来,说不定会受到孙冠的垂青和重用!”

    何濡跟徐佑的看法一致,板荡识忠臣,越是危难时节,越是能看出一个人的担当和魄力。都明玉本来就是正治,杜静之去位,需要在两个正治之间选一个出来接任祭酒,如果他此次能够在交接时不卑不亢,保留住天师道最后一丝颜面,就算立了大功。

    只是话虽如此,孙冠究竟如何想的,缺乏必要的情报,徐佑和何濡也不能完全确定。不过对他们而言,由谁出任扬州治祭酒不是太要紧的事,真正需要分析的,是佛门在扬州的扩张所带来的影响和变化!

    正被徐佑和何濡讨论的都明玉却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坦然受之,完成了一系列繁琐的仪式之后,他婉拒了胡谨和顾允到县衙一聚的邀请,带着众道人回转林屋山。行至半路,在一个偏僻的岸边登陆,骑着早备好的骏马疾驰三十里,来到一个仅仅只有十余户居民的偏僻小村落。

    一个普通农夫打扮的男子迎了上来,牵过马缰,低声道:“客人已经来了,在北边第三间房内等候!”

    都明玉点了点头,脸色阴沉,快步行至房前,屈指轻敲了两下,然后推门而入。这是一间只有三五米见方的小储藏间,坛坛罐罐摆了一地,没有坐的地方,一人着青衣戎服,戴黑色幞头,背对着他,道:“正治何苦来钱塘受气?这样的事,让杨乙来做不是更好?”

    杨乙是另一名正治,素来跟都明玉不合,也瞅着祭酒的宝座垂涎三尺。其人在鹤鸣山有深厚的背景,都明玉没有十足的把握争过他,所以才会暗中前往富春县,寻求朱氏的帮助和合作!

    都明玉疾行数十里,气息没有丝毫紊乱,神态漠然,但也听得出话语里暗藏的对孙冠的不满,道:“天师让我来,我敢不来么?”

    那人转过身,赫然是朱氏的朱聪,他摇摇头,惋惜道:“要做扬州治的祭酒,今日就不能在钱塘露面!大楚定鼎以来,天师道被封为国教,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被人瞧在眼里,正治的威严扫地,将来谁肯服你,又怎么可能统率扬州治?”

    都明玉收起情绪,淡淡的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世人如何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师会如何看我!”

    朱聪笑了笑,没有跟他争执,道:“正治说的是!”

    都明玉走前了两步,直视着朱聪,道:“朱郎君,我们约定的合作还有没有效?”

    “当然有效!我连竺法言的莲台说法都没有听,偷偷潜至此地,难不成是为了看沿途的风景么?”朱聪正色道:“本来上次约好,下元节时我去吴县面见正治,后来州府下令,因故取消了水官度厄的庆典,正治也不再抛头露面,所以遗憾没有成行。这次瞒过司隶府的耳目,选在这里碰面,就是要跟正治仔细商议此事!”

    “那就好!”都明玉的眼眸里透着一丝焦急,道:“我需要朱氏的援手!”

    朱聪跟都明玉交锋数次,第一次感觉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不急不缓的笑道:“你说!”

    都明玉来回踱了几步,突然转过身去,背对着朱聪,让他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道:“天师派了阴大祭酒来扬州造访各大门阀,极可能问询下一任祭酒的人选,朱氏是吴郡四姓之首,各大家唯朱氏马首是瞻,若能为我说几句好话,想必天师也要认真考虑……”

    天师道能在楚国势大,连安子道都如鲠在喉,根本原因是它在蛊惑了万千蝼蚁百姓之后,又越过了高墙厚壁,蔓延到了许多世族门阀的血液里,无分彼此,一荣俱荣。世俗间的权力和宗教的神化结合之后,产生的化学反应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因此扬州治的祭酒,不单单属于天师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要得到扬州各门阀的同意和支持,才能在如今这样四面楚歌的危局中维系住天师道的道统不灭!

    至于朱氏顾氏在白蛇案中起的作用,那只是针对杜静之的胡作非为,并不是针对天师道,孙冠再不智,也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候跟扬州的两大门阀起冲突,相反还要尽力安抚,以示通好之意。所以都明玉来找朱氏,是再聪明不过的选择了。

    朱聪一惊,道:“阴长生竟然来扬州了?不可能,我怎么没有收到一点消息?”

    都明玉冷冷道:“阴大祭酒应该于五日前离开了鹤鸣山,仅仅带了两名随从,没有惊动任何人!”

    朱聪没有问都明玉是怎么知道的,他在天师道里要是没有点门路,也不可能在扬州这样的重镇担任正治多年。

    “白发朱提……”朱聪喃喃道:“难道,孙天师要杀人了吗?”

    阴长生,在被孙冠收服之前,是纵横宁越之地的大盗,杀人盈野,剖人肝,吃人心,作恶无数。后来屠戮了天师道驻扎宁州的道观,阖观道人被剥皮抽筋,悬挂观门曝晒十日。终引得孙冠震怒,亲自出手,在宁越两州的千里大山里追杀了阴长生七天七夜,最终在宁州朱提郡围堵住他,约好只用三招,若不胜,就放他离开,若是胜了,要他放下贪嗔痴怨,凝神听三天道法,然后还可以饶其一命。

    阴长生纵横天下,从无敌手,岂能怕了孙冠,当即答应下来。没想到三招之内,他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败的干脆利落。折服于孙冠的气度,阴长生甘愿听了三天道法,竟幡然悔悟,乌发皆白,然后自废武功,拜入道门,从此隐居鹤鸣山,号朱提道人,专心符药济世,普度众生。可声名非但不坠,这些年经过好事者的一再渲染,反倒更添威盛,人称白发朱提而不呼其名。

    “阴大祭酒早已不谙武事,再也杀不得人了。”都明玉摇摇头,道:“只是他跟张大祭酒交厚,而杨乙是张大祭酒的弟子……”

    阴长生位列鹤鸣山七大祭酒第三位,都明玉口中的张大祭酒名叫张长夜,在大祭酒中行四,两人前后脚入的道门,交情自然比别人深一些。

    “原来如此!”朱聪皱眉道:“莫非孙天师已经打定了主意?”

    都明玉微微垂下眼睑,道:“天师的心意,我不敢妄自揣度……不过阴大祭酒向来公正,未必就喜欢杨乙,故而朱氏的意见就显得十分的重要。”

    朱聪差点拍着胸脯给予保证,道:“正治放心,扬州门阀,自朱氏始,皆愿推你为祭酒!”

    都明玉明显松了一口气,道:“谢过郎君!”

    朱聪暗忖,都明玉平日何等的桀骜不驯,遇到切身相关的利益时还不是方寸大乱,心里顿时多了几分鄙夷。要不是为了大局着想,真的想讽刺他两句。

    “对了,来的路上没有泄露行迹吧?”

    朱聪自信满满,道:“我换了三辆牛车才至此地,替身也安排了两个,绝无人跟的上。就是黄耳犬,也只能闻着味跑到西陵县去了。”

    都明玉放下心来,又跟朱聪商议了具体的联络方式和后续配合的详细计划,眼见天色已晚,分手作别,各奔东西。

    孟行春参加完县衙的聚会,回到住所,一名徒隶走上前,低声禀报道:“据查,朱氏的朱聪,天师道的都明玉,两人在钱塘城北五十余里的赵村密会,所谈内容尚不知晓,要不要继续跟进?”

    孟行春微微一笑,道:“都明玉想当扬州治的祭酒,朱氏想要继续扩张在扬州的势力,这些想法都很好,可他们也不想想,孙冠吃了这么大的亏,岂会再让人牵着鼻子走?咱们瞧着就是了,嗯,把人撤下来,不用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诺!”徒隶心中奇怪,本以为假佐会严令追查两人的行迹,没想到会撤的一干二净,连个监视的人都不留。不过奇怪归奇怪,打死他也不会问出口来。

    “徐佑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自从住进了静苑,徐佑深居简出,几乎没露过面,连今日大德寺的热闹也没来看,见过最多的外人只有苏棠一个。”

    “苏棠?”孟行春想起来了,道:“是那个姿容甚美的女郎?”

    “是!”

    孟行春笑道:“年少慕艾,人之常情。”他顿了顿,在徒隶以为即将进行下一个议题的时候,突然听到声音,道:“再加派三人去静苑四周,一定要搞清楚徐佑到底在做什么!”

    “呃?”徒隶脑子差点没转过来,徐佑实在没什么可查的,可假佐偏偏还要加派人手,这是什么道理!

    “嗯?”

    孟行春抬起头,望了徒隶一眼。徒隶后背猛然渗出冷汗,急忙跪伏于地,大声道:“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