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四十九章 以伪乱真
    山宗有些懵,双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衣袋,真应了那句话,兜里比脸干净,讪讪的道:“我离开溟海时走的急,多年来积攒的财物都分给了弟兄们,身上只带了数千文以备不时之需。等到了会稽郡后衣食无忧,更是连这几千文都赏了下人。此次从渔村逃出来,沿途全靠捉鸟捕鱼进食,实在没有什么能够报答郎君的。”

    何濡眼神透着玩味的神色,道:“哦,是吗?身无分文,那你前日怎么去东市买东西的?”

    “这个……这个……”

    山宗嘿嘿一笑,道:“钱塘富庶,不比荒山野岭,我找了一家富户借了些许银钱,日后发达了,再加倍换回去就是了!”

    这不算什么大事,可提醒徐佑要谨记,山宗出身河内山氏不假,尚存几分礼义廉耻也不假,只是他的思想、行为和对世界的认知已经深受溟海盗的影响,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会暴露出恶念的一面,需要慢慢的加以疏导,以防惹祸生事。

    至于他会不会投靠,徐佑其实并不是很在意,此刻收留他,冒的风险太大。但何濡看中的不是山宗这个人,而是他曾经在溟海盗里的资历、人脉和关系网络。

    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人,都不会忽视溟海盗的力量。他们长年盘踞海上,与朝廷为敌,骁勇善战,尤其精通水战,要不是现任盗首安于现状,恐怕早就发展壮大到可怕的地步。

    “其实,你也不是身无长物!”

    山宗愕然道:“有吗?好,但凡我身上有郎君看重的,尽可拿去!”

    “你的命呢?”

    山宗眉锋一聚,仿佛用刀斧刻凿出来的轮廓,道:“郎君想要我死?”

    何濡微笑道:“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着,然后把命卖给七郎!”

    山宗的头摇的好似小船遇到了狂风,舔着脸笑道:“我的命不值钱!”

    “货卖于识家,傅说版筑时,胶鬲贩鱼时,百里奚困于市时,他们的命都不值钱,可后来得逢英主,立刻身价翻腾,你是聪明人,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山宗插科打诨,却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何濡想要什么。世间事归根结底都是一笔买卖,有人愿意买,有人愿意卖,只要价钱合适,亲情可以漠视,家国可以背叛,甚至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他跟徐佑打过交道,那可是奸猾似鬼的主,跟这样的人做买卖,脱三层皮都是轻的,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相信徐佑说话算话,利益的结合虽然不好听,但总能让人放心,也只有将自己这条命死死的绑在徐佑身上,他才可能使尽全力来保障他的安全。慢慢收敛了笑意,认真的想了想,道:“我不杀妇孺!”

    “我们也不杀妇孺!”

    “我不奸淫!”

    “男儿连**都控制不了,谈何做一番大事?”

    “我不跟河内山氏为敌!”

    “山氏早已经远离了朝野的中心,应该做不了我们的敌人!”

    “我不……”

    何濡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淡淡的道:“山宗,这笔买卖我们也不是非做不可,你的一条命还不配提出太多的条件!”

    山宗仰着头,叹了口气,道:“郎君说的对,我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既然要卖命,总得定一个期限,否则的话,这笔买卖对我可不大划算!”

    徐佑接过话题,道:“三年!三年内为我做事,之后愿走愿留,随你高兴!”

    山宗来静苑之前已经想好了,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说服徐佑出手帮忙。他绝不能死在钱塘,尤其不能现在就死,还有许多事需要他去完成,现在死了实在不甘心。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徐佑提出的要求不算过分,道:“好吧,只要这次能够从朱氏手中逃出来,我可以跟随徐郎君三年。”

    “一言为定!”

    山宗整了整衣襟,屈膝跪下,神色庄重,双手交叠以额头触地,道:“三年之内,惟郎君之命是从,令行禁止,绝无二心!”

    他顿了顿,举起刚刚凝固了血迹的手指,可怜兮兮的道:“要不,我再发一次血誓?”

    “不必了!”徐佑上前扶他起来,笑道:“誓言这种东西,说的多了,就没了约束力。你虽然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但我愿意给予你适当的信任!”

    山宗笑的很是谄媚,道:“我是面恶心善,郎君日后相处的多了,就会发现我其实是个大大的好人!”

    一旁的左彣听不下去了,低声对何濡道:“那日在长河津口的船上,山宗桀骜不驯,机智百出,颇有江湖巨盗的洒脱和豪情,今日才知看走了眼!”

    “溺水之人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说几句恭维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濡不以为意,左彣太过方正,有山宗这种没脸没皮的高手在侧,有时候会更好用一些。

    咕噜!

    肚子发出轰鸣声,山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道:“我好几天没有吃饱饭了……”

    徐佑拍了拍山宗的肩头,表示同情,道:“秋分,去厨下做碗面。”

    门外的秋分应声要走,山宗伸长脖子喊道:“大碗,大碗啊!”

    何濡打趣道:“风虎,教你两句话:一,千万不能没钱;二,千万不能得罪惹不起的人!否则的话,逃难路上吃面也只想吃大碗的!”

    “见笑了,见笑了!”

    山宗拱拱手,看不出一点不好意思。左彣深感吃惊,一个人究竟有多少面孔,得意时张狂,失意时卑怯,也或许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他,伪装,掩盖和流于世俗表面之下的,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山宗。

    吃完了宵夜,山宗又洗了个热水澡,惬意的躺在床榻上,四肢大字放开,十分的放松和随性。徐佑从不介意朋友或者下属的相处方式,只要彼此舒服,明面上的规矩和礼数都不重要。他席地坐在蒲团上,和何濡计较如何来应对朱氏。很快,两人达成一致,叫来山宗,徐佑问道:“你将朱凌波关在哪里?”

    “东市!”

    “哦,东市……大隐与朝,中隐于市,你倒是会选地方!”何濡心中一动,道:“我来猜猜,是不是你盗取钱财的那户富人家中?”

    “这都猜得到?”

    山宗震惊莫名,对何濡敬佩不已,道:“何郎君,你真是神机妙算。我先在那个坐商的柜银里取了一千钱,故意弄出声响,然后藏在暗处,等主人带着仆从搜查了一遍后,排除了有人入室偷盗的嫌疑,误认为是某个下人手脚不干净,将其鞭笞了一顿,从家中赶了出去。这才带着朱凌波藏到了夏天用来存冰块的地窖里,那里僻静,没人打扫,住个十天半月,不怕有人发现。”

    左彣摸不着头脑,道:“你要藏身,直接躲到地窖里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故意惊动对方呢?”

    何濡解释道:“这是江湖中常用的伎俩,先设计让对方起疑心,从内到外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不管抓到抓不到贼人,都会自然而然的放松警惕,以为短时间内不敢再有人上门偷盗。如此,藏身其中,反倒比平时更加的安全。”

    左彣久在军阵,对江湖中的勾当了解的不多,听闻后大摇其头,道:“其翼郎君不仅学识胜我百倍,见识和经历也胜我百倍,与你相比,我真是羞愧难当!”

    “各有专精,我要是跟你比拳脚,比剑术,还不是要被打的鼻青脸肿?”何濡望着山宗,道:“你出来这么久,朱凌波要是挣开束缚,逃脱了怎么办?”

    “不会!”

    山宗很有信心,道:“我给她服食了一种秘药,浑身酸软乏力,头也昏昏沉沉,没办法集中思考问题,更没办法强行挣开捆绑的绳索。不管你是智计过人,还是武力出众,都只能成为刀俎上的鱼肉。”

    “那就好!”

    何濡不再多说一字,似乎对山宗口中的秘药丝毫不感兴趣。山宗本来打算献宝,这种秘药的制法极其保密,要不是他和那个人堪称溟海盗里最好的兄弟,否则也不学到这一手独门绝技。区区一粒药丸价值万钱,很是珍贵,常被用来对付那些劫掠到岛上的贞洁烈女,一粒药喂下去,保留着身体的感觉和大脑的认知,却只能做些轻微的无谓的挣扎,简直妙绝人寰。

    不过他向来鄙夷这种淫*女的行径,这次为了对付朱凌波,还是第一次使用,效果挺不错。所以想巴结下刚刚拜过的新郞主,主动说了出来,没料到丝毫不受重视。

    徐佑正色道:“山宗,我跟其翼商量过了,朱氏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就算找顾允出面说项,也不可能饶了你的性命。所以,要想救你的命,只有让你先死一回!”

    “啊?”

    山宗不明所以,道:“我虽然长的凶了点,可也是只有一条命的苦人儿,老天爷全没偏半点的心肠。郎君要我先死,莫非有起死回生的奇术不成?”

    “奇术是没有的!”徐佑笑的荡漾,道:“不过,以伪乱真的手段,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