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五十一章 欠君一命
    “人怎么样?”

    钱塘名医李复从内堂走出来,等候在外面的朱睿马上迎了上去,神态中难掩紧张。李复躬身施礼,道:“郎君莫急,女郎无大恙,只是气血亏虚,神迷意乱,导致浑身酸软无力。我开几副药,按时服用,再调理将养数月就可恢复。”

    “先生辛苦!”

    朱睿道了谢,不等送客,快步进去看望朱凌波。顾允吩咐鲍熙付了诊金,并多有加赏,然后礼送出府,对一旁安坐的徐佑说道:“幸好无恙!”

    “那贼人把朱女郎当作护身符,等闲不会伤人,只是好像喂她服食了一种*,最好找信得过的大夫再看一看。”

    顾允点点头,道:“朱三伯和朱四叔正带人往这里赶来,朱四叔号称江左诸葛,有他在,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徐佑有些心虚,能不跟朱智碰面最好,站起身子,道:“那我先走一步,人也送到了,任务完成。”

    “别,你可是救回凌波的大功臣,子愚肯定要当面好好谢你的。”顾允挽着徐佑的手,亲热之极,仿佛这样露脸的事是他自个做下的一般。朋友到了这个地步,因其喜而喜,因其悲而悲,也算是掏心掏肺的至交了。

    “我只是赶巧遇上,谈不上功劳。他们兄妹团聚,叙说离情,我一个外人,待久了不合适。”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要是就这样放你走了,子愚等下出来,怪我怠慢了你,要跟我翻脸怎么办?再者,如何救回凌波,如何剿灭了贼人,尚需微之当面向朱氏的人说明一二。”

    “好吧!”徐佑推辞不过,只好坐等,和顾允闲聊起来,道:“我想开个造纸坊,飞卿觉得怎样?”

    “纸坊?”

    顾允难掩脸上的诧异,道:“做那个干吗?我还想过段时日找个三吴的大儒,推荐你拜入门下,苦读两年书,熬点资历和名声,然后举孝廉入仕。微之,固然一时艰难,却不可自甘堕落。操此贱业,既辱没了家风,也累的自己沉溺下流,有百害而无一利。”

    徐佑不反驳,也不辩解,端着杯子淡然自若的喝茶。顾允瞧着奇怪,猛的一拍额头,道:“是不是缺了用度?”他随即自责道:“是我的疏忽!你从义兴迁到钱塘,又买了宅院,手里就算有点钱财也用的差不多了。这样吧,你也别开造纸坊,每月从我的用度里支出一半给你……”

    “不必了,飞卿的好意我心领,但静苑一大家子人,总不能都靠你的接济度日。”徐佑笑着拒绝,道:“造纸不同于其他商贾,此乃雅事。譬如飞卿作画,苦于没有大张好纸,只能沿用旧时的缣帛,大大影响画作的质感和意境,保存起来也十分的不便。等纸坊运作起来,我可以为飞卿奉上适宜作画的好纸,包你爱不释手!”

    “这个……”顾允确实有点动心,道:“真能做出这样的纸吗?”

    徐佑点点头,道:“自蔡侯纸面世之后,数百年来,造纸术的发展实在太慢了些。我有些想法,不一定对,但试着去改进,总能造出比现在好得多的纸张,并且能够大量生产,降低售卖的价钱,让更多的人能够买的起纸,买的起书。”

    普及识字率对一个民族是多么重要的事情,顾允对此毫无概念,也不认为世间所有人都应该识字、读书和明理,这是属于时代的局限,无可厚非,也无须责备。

    徐佑重生到了这个时代,想做的事情很多,造纸,只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见无法说服徐佑,又被他描绘的优质画纸弄的动了心,顾允暂时放弃了挽救这位失足少年,道:“说起来这些奇技淫巧,你上次留给莲华的那个方子,我找人做了出来,果然净口十分的合用,比起凝脂盐更佳。你在义兴到底读的什么书?涉猎广泛,无所不知,几乎在年轻一辈中不做第二人之想。”

    徐佑说家中藏书太杂,看的学的也就比较杂,反正义兴现在一片废墟,瞎扯也找不到证据。正在这时,朱睿从内堂出来,神色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显然朱凌波的身体状况不是太糟糕。他走到徐佑跟前,眼中透着诚挚的感激,双手交叠平伸,高于胸前,以示敬礼,然后一揖到地,沉声道:“我朱睿,欠你一条命!”

    “言重了!”

    徐佑侧身让过,表示不敢受,道:“我只是适逢其会,路见不平,没想到救的恰巧是朱氏的女郎。归根结底,还是朱女郎吉人自有天相,就算没有我也会安然逃出贼人之手。”

    “话虽如此,但七郎将凌波救出虎口却是不争的事实。”朱睿拍了拍徐佑的肩头,大笑道:“以前人人都说你武功在同辈人中为第一,我心中不服,要不是家中约束,恐怕早到义兴找你一战。现在我欠了你一条命,打是打不成了,只盼以后有机会,你我切磋一下,点到为止,如何?”

    朱睿号称武痴,一身修为在吴郡名气不小,但跟徐佑这种声名动于全国的狠角色还不能相提并论。徐佑苦笑道:“我受了伤,至今未愈,不是朱郎君的对手。”

    “不急,等你养好伤,咱们再战。”

    说话间朱礼和朱智也到了钱塘县衙,顾允他们迎了出去,来不及寒暄,朱礼忙着去看女儿,留下朱智和徐佑说话。

    朱智身量瘦小,还不到朱睿的肩头,长相也跟黑面长髯的朱礼相差甚多,尖嘴猴腮,双眉倒垂,既不威严,也不庄肃,反倒有些戏虐,只是一双眼睛平静如海,让人不敢小觑。

    “七郎援手之恩,朱氏上下没齿难忘!”朱智面带微笑,言语中透着亲近,吴郡朱氏和义兴徐氏都是以武力立足当今的豪族,兔死狐悲,难免会有点惺惺相惜。

    徐佑稽首拜见,道:“道谢的话,刚才子愚郎君已经说了很多,微之不敢居功,真的是侥幸而已。朱侍郎要是再多礼,小子惶恐不安,受之有愧。”

    “谦谦君子,自该如此!”

    朱智似乎对徐佑很是欣赏,夸赞了几句,道:“不知七郎是怎么碰上劫掠凌波的贼人?那人样貌和身手如何,知不知晓他的出身来历?七郎不要怪我心急,实在是耽误了这么久,找不到此人的线索,朱氏上下颜面尽失,我也焦虑不成寐。”

    “朱侍郎远道而来,想必身心疲惫,那我长话短说,昨日去郊外查看造纸坊,回来的路上途经一石桥……”

    朱智在朝中任散骑侍郎,是皇帝的顾问之臣。不过由于面目不讨喜,又多加讽谏,不得君心,所以挂着侍郎的职务却多在富春老家读书习字,极少过问朝事。

    “原来如此!”

    听徐佑说完经过,朱智沉吟片刻,心中梳拢出几点疑问,道:“那贼子极为小心,擅长隐匿行踪,带着我在山水间兜了无数次圈子。不知道之前藏身钱塘何处,又怎么突然要出城北逃,还大胆雇了辆牛车,让人难以置信……”

    徐佑摇摇头,脸上充满了疑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等朱女郎醒来,侍郎可向她询问,应该会有答案!”

    “也对!”朱智笑了笑,道:“七郎若是无事,不如在此稍歇,等我三哥出来,好再当面道谢。”

    徐佑哪里还肯逗留,借口有事告辞离开,顾允和朱睿送他出了府门。朱睿先行回转,顾允又送了一程,道:“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我估计明天朱三伯还会登门拜会。”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徐佑知道推脱不得,道:“贵客临门,扫榻以待,只是陈设简陋,别慢待了人家!”

    顾允眨了眨眼,低声道:“朱四叔最爱听曲,让你家那个履霜准备一下,唱几首拿手的西曲,包管宾主尽欢。”

    徐佑微微一笑,道:“履霜不是我的歌姬,她想唱则唱,不唱,我也使不动的。”

    顾允指着徐佑,笑道:“就你怜香惜玉!不过这样也好,免得朱四叔动了心,和你讨要履霜,倒成了我的不是!”

    此刻天已近午时,朱礼得知爱女无恙,终于放下了忧思,走出内堂,左右看了看,道:“徐佑人呢……四弟,四弟,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哦……,三哥,凌波的身子无大碍吧?”

    “没大碍,这会刚醒,气血差了点,但已经能说的出话了!”朱礼摸了摸长髯,道:“刚才叫你几声都没听到,想什么呢?”

    “我在想徐七郎的话……”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朱礼皱起眉头,道:“他武功高强,打败贼子救出凌波,应该不是吹的大话……”

    “他在义兴之变中受的伤势还没有痊愈,这次并没有出手!”

    “咦?你不是说那贼子很不好对付吗,若是徐佑没出手,怎么将凌波完好无缺的救出来的?”

    “我也好奇!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找到贼子的线索,找到他的来历和幕后的指使者,才能将这个掠卖良人的组织连根拔起,消灭殆尽!”

    朱智站起身,正好朱睿从外面回来,道:“子愚,你陪我先问问凌波这段时日的经历,然后再去城外走一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