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五十四章 先手
    朱礼第一个摇头,道:“不可能!魏氏也算是会稽名门,怎么会堕落到做这种事?”

    名门与做坏事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但当世的门阀大都爱惜羽毛,轻易不会作奸犯科,更不会干和掠人口这样的恶行。从概率学的角度看,确实比普通人犯罪的几率要低。

    可是几率低,不代表不可能!

    朱智沉吟道:“我与魏氏常有往来,不管是现任宗主、中郎将魏文暄,还是文采斐然的黄门侍郎魏文曜,都堪称谦谦君子,人品出众。有这两人秉持家风,实在难以想象门下子弟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勾当!”

    “魏姓是扬州大姓,除了会稽郡,临海、吴兴和新安等郡,包括我牧守的永嘉郡,也都有魏姓旁支居住,那贼子口中提及的人,或许……跟这些地方有关?”

    “是不是有关系,查一查就清楚了!姓魏的人不少,可同时跟角端棨牌攀扯上的人应该不多,两者结合即可断定谁是幕后真正的主谋!”

    朱智站起身子,不想继续耽搁,道:“想要真相大白,终究要从这枚棨牌着手。我立刻赶回富春,三哥可在钱塘住段时日,等凌波养好身子再回来不迟!”

    “朱四叔且慢!”

    顾允犹豫了片刻,白皙如玉的俊美容颜变得阴沉的可怕,道:“我似乎知道角端喻示着何人……”

    “嗯?什么?”

    朱智停下脚步,诧异的望着顾允,平静如海的双眸乍起微澜,刹那间蕴含着无数雷暴,道:“贤侄请说!”

    “我入仕前,曾在随会稽郡的岳松先生求学一载,跟魏氏的魏桓同窗,相交莫逆。某次寻山漫步,月夜闲聊,偶然谈起古往今来的天生异象,他说过一件事,要不是今日看到角端,又牵扯到了魏姓,我几乎已经忘记了。”

    “魏桓,魏文暄的第三子?”

    顾允短暂的失神,仿佛陷入了往昔求学时光的美好回忆里,听到朱智的声音才惊醒过来,道:“对,魏家三郎,他跟我说他的八弟魏度出生时天降了半月暴雨,会稽全郡大涝。更怪的是,魏度母在孕中曾梦到角端游走周身,发出似牛哞的吼叫声。族内长辈多认为此梦不详,从不对外宣扬这件奇事。魏桓他们小时候也因此常常欺负魏度,私底下叫他春牛,后来逐渐大了,魏氏宗主严厉禁止再用这种带侮辱性的称呼,除了魏氏的族人,很少为外界所知。”

    古代有送冬寒、迎新春的风俗,《周礼?月令》说"出土牛以送寒气",这里的土牛也叫做春牛,开春时驱赶到城门外,号召士民围观,上位者用鞭子抽打三下,含有劝促农耕的美好寓意。

    只是世家子被叫做牛畜,还是年年被鞭打的春牛,就一点都不觉得美好了,对魏度来说何止是侮辱,简直算得上精神摧残。他自小不合群,脾气古怪,跟家中兄弟们关系极差,大概跟此有关。

    “魏度?”

    三人齐齐一惊,朱礼刚刚还说魏氏的可能性不大,这会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倒不是畏惧魏氏的权势,会稽四姓,孔贺虞魏,固然也是一时望族,但跟吴郡四姓比起来尚有不如。

    “没听过,不是魏文暄的嫡子么?”朱睿皱着眉头,搜刮了一遍脑海,没找到对这个名字的任何印象。

    “魏度是关中侯魏文远的儿子,无甚才名,别说在江左,就是魏氏族内,也是默默无闻之辈。”朱智腹中藏有江河,连魏氏一个默默无闻的子孙都能随口道来,朱礼最了解这位四弟的深浅,并不觉得惊讶,道:“关中侯?魏文远是不是那个自称和庄子无异的狂徒?”

    “对,魏文远一向不读书,有次附庸风雅读庄子,开卷一尺就放下了,说‘了不异人意’,在会稽传为笑谈!”

    “了不异人意”说白一点,就是“和我的意思完全相同”,老庄玄学在楚国兴盛,但无一人敢自比老庄,魏文远不读书就罢了,还狂妄自大,难怪被人嘲笑。至于关中侯的爵位,只是受荫虚封的,没有实权,也没有俸禄,所以向来不为人重视,估计是想说些妄语以扬名,却弄巧成拙,可怜可叹。

    朱智慢慢坐了下来,道:“《后汉书?鲜卑传》里记载,有禽兽异於中国者,野马、原羊、角端牛。角端虽是灵兽,可向来被认为是异族、胡人的东西,体壮如牛,丑陋不堪,为汉人所不齿,魏家对此讳莫如深,可以理解。只是……既然魏度为角端所累,又为什么会用它制成棨牌,作为联络交通的信物呢?”

    “能做出掠卖良人的恶行,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朱睿大恨,道:“我这就去会稽,取了魏度的首级!”

    “不要冲动!”朱智皱着眉头,道:“仅凭我们手中的证据,无法坐实魏度的罪名,真闹将起来,有理也变得没理了!”

    “四弟说的是老成持重之言,若是昨日那贼子未死,我们大可从长计议。但现在人已经成了死灰,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魏度的耳中。他若是销毁证据,解散贼众,将劫掠各地的良人埋杀或运走,自个摘的干干净净,更不可能坐实他的罪名。”

    朱礼久任太守,又兼任建武将军,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看待问题的角度跟多为皇帝参赞之臣的朱智大为不同,道:“子愚的做法看似粗鲁,却暗含兵家出其不意的奇效。没有证据,就去魏度的口中要,去他的家中搜,郡中的田宅,山涧的别院,做下这样的大事,必定会有文书账簿往来,我就不信他有通天的手段,竟不漏出一点的破绽?”

    “可是,现在不能确定魏度就是幕后的主谋,要是弄错了人,魏氏那边不好交代……”

    “四弟,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哪会有这么巧的事?魏姓,银制的棨牌,角端的孕梦,魏度肯定脱不了干系!”朱智直指问题的核心,道:“有棨牌在手,魏度生母的孕梦又不是无人知道的秘事,耗费些时日总能查出来。魏度估计也是这个想法,以为自己还有时间来安排后路,幸好有顾贤侄提醒,咱们已经占据了先手,先手不能失,宁肯冒点风险,大不了事后我向魏文暄负荆请罪!”

    朱智长于谋,却疏于断,况且朱智说的也有道理,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道:“就算要对魏度动手,也不能明火执仗,最好布局诱他出来,悄悄的拿了审问。这样进可攻退可守,不至于跟魏氏彻底撕破了脸!”

    “好,按你说的办!”朱智毅然道:“我跟子愚随你一同回去,魏度或许豢养有高手。凌波……她不能舟车劳顿,先拜托顾贤侄照料吧,等会稽事了,再接她回去。”

    朱顾虽为两姓,实则一体,顾允跟朱睿一样,都是他的子侄辈,也不用多说什么感谢的话。顾允就差拍着胸口做保证了,道:“三伯和四叔尽管放心,凌波在我这一定将养的白白胖胖,过段时日,还你个秋水明眸的女郎!”

    “对了,徐佑那里由你代我致歉,事态紧急,我就不去拜访他了,日后再来钱塘登门道谢!”

    “好,侄儿记下了!”

    第二日一早,送走朱氏等人,顾允没回衙门,直接去了西城的静苑。徐佑迎到正门口,笑道:“明府大驾光临,陋舍蓬荜生辉啊!”

    “好你个微之!”

    顾允捶了下徐佑的胸口,道:“弄出来好大的动静,结果双手一甩,躲到宅子里做起了活神仙,让别人在外面好一通忙碌!”

    小拳拳捶胸口?多亏我有胸肌,徐佑腹诽一句,挽着顾允的手往院子里走去,道:“我一介齐民,又帮不上什么忙。怎么,朱氏的人昨日去勘查尸体了?”

    顾允怕徐佑多心,道:“不是信不过你,朱家叔叔想从尸体上找到对方的出身来历……”

    “找到了吗?”

    “找到了一枚银制棨牌,刻着角端灵兽……”

    顾允将事前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徐佑适当的表现出惊讶的神色,道:“魏度?就是将西湖边的元阳靖庐送给杜静之的那个魏氏子弟?”

    “就是他!”

    徐佑冷笑道:“怪不得,杜静之折磨致死的那些良家女子,竟都是魏度送给他的玩物。看来两人的勾结要比你我想象的更深厚!”

    “啊?”

    昨夜只顾得盘算魏度是不是渔村贼盗的幕后主谋,却没想到这一层,顾允愤然道:“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该死的人,死一次就足够了!”

    徐佑眯了眯眼睛,低声道:“朱氏打算怎么办?”

    “先悄无声息的抓了魏度,秘密审讯,若能找到证据,再跟魏氏摊牌!”

    “有勇有谋,果断,决绝!”徐佑夸赞了两句,道:“我还当朱氏有顾忌,不能抓住时机先发制人,没想到……哈,厉害了!”

    过了二进的院门,眼前豁然开朗,顾允打量着四周,他还是第一次来,见周遭自有一番妙趣,叹道:“早知道商人的宅子也能修得如此雅致,我就赶在微之前面买了去!”

    “你是仕途中人,各地迁任,今日不知明日事,要是每任职一地,就买一所宅院,恐怕将来这荡荡四海,尽是吾家了!”

    顾允大笑,道:“君子岂能夺人所好?我又不跟你抢,别紧张!”

    到了房内,秋分奉上茗茶,侍立左右。顾允知道她是徐佑心腹,说话也不避忌,笑道:“朱三伯本来要亲自上门拜访你的,为了处理魏度的事,只能先行离开,由我代为道谢,还望微之见谅!”

    “朱将军太客气了,正事要紧!不过,这次的案子,未必只有一个魏度牵扯其中……”

    顾允面露讶色,道:“微之何出此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