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五十六章 柏舟贞,南山乱
    虞县位于会稽郡北部,毗邻钱塘渎,向来有“五山一水四分田”的美誉,境内四季分明,湿润多雨,是扬州主要的粮食产区,也是魏氏的根基所在。   (w w w . v o dtw . c o m)

    虞县的西南有一座罗裙山,因形似美人裙裾而得名。山下有百思湖,相传东汉时魏氏的祖先隐居此湖边耕读传家,后出仕为官,这才创下了魏氏一脉。楚国定鼎后,魏氏仗拥立之功,在百思湖畔大肆扩建庄园,几十年来封山占水,将包括罗裙山在内的土地纳入囊,各种屋舍从山脚绵延到山顶,飞檐画栋,亭台林立,蔚为壮观!

    魏度成亲后很少住在这里,一般都在凤鸣山的别院居住,此次渔村事发,他也不是真的傻子,立刻蜷缩回祖宅闭门不出,打算观望下风声再说。

    接连十余日,消息逐渐传回,山宗在钱塘被大火烧死,朱凌波安然无恙,朱氏的人回到富春后也没了动静,似乎一切都照着好的一面发展。魏度慢慢安了心,这一日终于按捺不住寂寞,带着二十多个部曲大摇大摆的下了罗裙山,到虞城寻花问柳。

    城内有家醉凤楼,楼内的歌姬凤九姿色出众,歌喉亦佳,很得魏度的喜欢。不过此女被他的哥哥魏桓看,曾有意赎身养在私宅内,但被其父魏暄所阻,说好的承诺自不敢再提起,甚至不敢再涉足醉凤楼一步,凤九也因此伤透了心。

    魏度自幼嫉妒魏桓,什么都想跟他争一争,却什么都争不过,唯有在女人身,自认颇有些手段,三五不时的到醉凤楼点凤九唱曲,赏钱给的多,出手毫不吝啬。凤九不想得罪魏氏子弟,红唇浅笑,曲意逢迎,倒让魏度心痒难耐,只是苦于寻不着下手的机会,这次好不容易进城享乐,坐在牛车暗寻思怎么才能把她吃进肚子里。

    进了醉凤楼,二十多个部曲立刻占据了二楼的所有位置,将吃茶的听曲的颠龙倒凤的全都赶了出去,醉风楼的老板娘李阿母习惯了魏度的做派,一边跟客人们赔罪,一边赶紧让凤九出来安抚。

    凤九仅穿了薄纱,白皙如玉的双腿在开合若隐若现,青丝如瀑垂于肩后,好像刚刚绽放的桃花,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魏度玩弄过许多美貌的女郎,有些凤九好看的多,可凤九对他的吸引力,不仅仅来源于软玉温香的身子,而是占有魏桓的女人的那种禁忌的快感。

    “八郎,这几日去哪里风流了,竟狠心不来醉凤楼找阿九……”

    魏度顿时酥了半边,伸手去勾凤九的下巴,道:“被父亲关在家读,你不是最喜欢读人吗?我怕再不加把劲,你这小美人投到别人的怀里去了。”

    凤九故作不依,转过脸去,正好躲过了魏度的手,施施然走到琴具后坐下,双手轻轻一抚,婉转低沉的琴音似细雨轻打芭蕉,凄凄冷冷的诉说着女儿家的心绪。魏度听不出琴音的妙处,只知道拍着手问道:“弹的好,这是什么曲子?”

    “回郎君,这是《邶风?柏舟》!”

    凤九低声答道,手指突然急速的捻拨着琴弦,若急雨敲阶,又似朔风吹雪,仿若一位清丽佳人舞着飞旋的衣袂与玄妙的身姿,在大雨,大雪,流淌出两行惹人心碎的泪。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曼妙的歌喉如泣如诉,魏度却有些不喜了,他是出来找乐子的,哭哭啼啼的多影响心情,咳嗽了几声,道:“今个我略有些焦躁,阿九可否唱个欢快的曲?”

    《邶风?柏舟》又被称为匪石之诗,喻义贞女不二之心。凤九借此曲直抒胸臆,向魏度表明坚贞不渝之志,可惜魏度是个草包,既不解风情,也不解诗意,只顾着那些床底间的肮脏事,如何得谦谦君子的魏桓?

    凤九心鄙夷,可脸却不能露出分毫,对魏度柔柔一笑,指尖回旋,曲风顿时大变,唱道: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葛屦五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从止?”

    这是《齐风?南山》,出了名的乱 伦诗,齐襄公在妹妹齐姜出嫁后暗保持着通 奸的关系,后被齐姜的丈夫鲁国君主鲁桓公知晓。于是襄公设宴,灌醉了桓公,命人送他回国时扼死在车里。时人故作《南山》来讽刺此事。

    牵扯到了淫 靡的闺房情趣,此诗的曲风自然轻佻许多,用词也浅显直白,魏度听的心花怒放,立时忍不住了,道:“这个我知道,齐人兄妹相 淫,最是刺激不过,没想到阿九你好这一口!”扑去要行苟且之事。

    凤九身在青楼,应付这些有的是法子,并不慌乱,也不剧烈的挣扎,只是轻扭着身子,恰到好处的挡住了解开腰带的色手,楚楚可怜的道:“八郎,你对我可是真心的么?”

    “当然!要不是会死,我真想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我怎舍得你死呢?”

    凤九伸出芊芊玉指,贴在魏度的嘴,细若萧管的轻吟撩动了不知谁的心弦,道:“若是真心对我,不要在这里……我,我会记起他……”

    魏度的心火顿时涨了三寸,喘着粗气,道:“他?是不是魏桓?正好,我也在这张床收了你,两相,看谁更让你****!”

    “不要!”

    凤九眉眼凄清,红唇紧咬,似要滴出血来,猛然推开魏度,退到窗口,一字字道:“你口口说真心,可又拿那负心人来羞辱我。八郎,我虽是青楼女子,可也不畏一死,你要不要试一试,看我有没有跳下楼去的勇气?”

    魏度一直没有对凤九用强,一是存了跟魏桓较劲的心思,想凭真本事收了她的人;二来,也怕逼的急了,闹出人命不好收场。此时见凤九眼神冷冽,仿佛天的仙子,神圣不可侵犯,浑不似平日里的柔软娇美,不知为何竟然瞬时有了反应,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强忍着吞咽了几口口水,道:“别冲动,万事好商量,你不想在这里,我们换间屋子,或者我带你去凤鸣山,那里有我的凤鸣别院,风景秀美,园林修的也雅致……对了,魏桓从来没去过那,你要是去住几日,肯定会把他忘的干干净净。你,你先窗户远一点,我怕闪失……”

    “好,去凤鸣山!你去跟阿母言说,准许我到凤鸣山暂住半月,半月后我回来。”

    魏度此刻被迷得魂不守舍,凤九说什么是什么,马叫来李阿母,说要带着凤九离开半月。李阿母面有难色,不过看在魏度扔过来的钱财份,半推半允诺了,偷偷叮嘱凤九,道:“多长点心,别被迷住了双眼,魏八郎可不如魏三郎厚重,你伺候他几日,找到借口赶紧回来,阿母这里离不开你!”

    “知道了,谢过阿母关心!”

    离开醉凤楼,为了表现君子风度,反正美食到了嘴边,迟些早些没多大区别,魏度安排凤九单独乘坐了一辆牛车。行至半途,凤九下车小解了一次,由她的贴身侍女陪伴,去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回来时魏度笑谑道:“怎么这么久?”

    凤九头戴着幕篱,看不到脸的表情,估计绯红了一片,加快脚步返回了牛车内。魏度哈哈大笑,没有起疑心,毕竟女子内急,不好宣之于口,他想着等下回到别院的种种画面,又嘿嘿乐了起来,浑不知大难临头。

    凤鸣山在虞东南,属于四明山余脉,山陡谷深、急流叠瀑,在东汉时曾是道家祖师魏伯阳的炼丹宝地,也是在此山写下了道家经典典籍《周易参同契》。沿着山道往,松林茂密,古木重荫,苍山翠绿,流水潺潺,亭台楼阁掩映其间,真可谓人间胜地。

    别院坐落在半山腰,门楣不知由何人写“凤鸣”二字,张扬透着轻浮气,跟此山此景格格不入。再到院子里,假山石刻,珍异宝,一步一,一咏一叹,凤九四顾周遭,却始终不曾言语,魏度当她为这里的奢华震慑,心洋洋自得。等进了房间,凤九低声道:“八郎,让外面守着的人都出去,我……不想被人听到……”

    魏度听出凤九有些颤抖,声线似乎跟在醉凤楼里不同,但也只以为是紧张所致,调笑道:“听到什么?我等下轻着点,小美人不要怕,不会弄疼你的。”

    凤九顿了顿足,羞恼的转过身去,不再搭理魏度。魏度哪里受得了,马走到门口吩咐道:“你们这些时日也辛苦了,去,今晚院子里的美人美酒,任由你们享用,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到这里来!”

    “诺!”

    部曲们齐声答应,嘻嘻哈哈的去了,不过却也不会真得走的一个不剩,还是安排了两人守在院门口,同时外围的警戒丝毫没有松懈,任谁都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摸山来。

    是夜,凤鸣别院里的丫鬟侍女歌姬全都遭了殃,被魏度的部曲彻夜奸淫,聚众亵玩,哀嚎哭叫声遮掩了所有的动静和异响。

    直到第二天正午,天光大亮,他们才发现魏度失踪!

    本来自  :///html/book/39/39169/index.html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