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六十一章 人间贵贱有别
    朱凌波换了身素衣,精神尚好,只是脸色苍白,看上去仍然带着病态,见到长身玉立的徐佑,却浮上了几分好看的绯红,先对顾允说道:“是我逼着莲华来央求的,飞卿哥哥莫责怪她!”

    顾允跟朱凌波自小就熟悉,极其疼爱这个朱氏的妹妹,笑道:“不会,只是晚间风凉,你身子还没大好,出门多穿点衣物。”

    “嗯,谢谢飞卿哥哥,凌波知道了!”

    朱凌波乖巧的答应一声,这才转头望向徐佑,一双机灵美丽的眼眸定在他的脸庞上,声音如黄莺出谷,青翠欲滴,透着年少独有的轻快和羞涩,道:“徐郎君,承蒙你那日相救,凌波还没有来得及答谢,实在太失礼了。”

    徐佑微微一笑,道:“我跟飞卿是好友,能把你从贼人手中救出来,实属天公庇佑,至于道谢什么的,不要见外,更不必放在心上。”

    他说话时不急不缓,唇角的笑意仿佛能够温暖整个冬季的寒风,朱凌波心想,传闻果然都不可信,这哪是粗鄙无文的赳赳武夫,分明是温文尔雅的世族公子,跟六兄可一点不相像。

    “凌波,凌波?”

    “啊?”

    朱凌波才惊觉自己注视徐佑的时间太长了,长的已经有些让人浮想联翩。再看顾允眼中带着谑笑,她本是古灵精怪的性子,并不会因此觉得尴尬,眉目间露出狡黠的神色,道:“甫田兄,何时成了喓喓之虫?”

    顾允登时苦着脸,道:“你啊,还是小时候的脾性!”

    徐佑正怕朱凌波难堪,闻言赶紧转移话题,道:“甫田兄?可是飞卿的别号?”

    朱凌波抿嘴笑道:“别看这位顾明府现在威风凛凛,可在幼年时读书颇有些痴性。一日先生教毛诗,读到甫田时有‘倬彼甫田,岁取十千’的句子。他不等先生释义,立刻说什么样的良田能够一岁收获千万担粮,简直不知所谓。而我那时才三岁,正好在顾氏的学堂游玩,于是告诉顾明府,‘十千’二字是言其多,而不是真正的万数。他当时就红了脸,好久看到我就躲,真是笑死人了!”

    顾允还能说什么好,这件糗事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时不时的要被朱凌波提出来打趣,道:“就你精怪,高兴时叫飞卿哥哥,不高兴时立马成了甫田兄,还扯到喓喓之虫,那是怨妇思念夫君的诗作,一个未出嫁的小女娘,羞也不羞?”

    朱凌波双手负后,俏皮的叹了口气,道:“连圣人都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莆田兄如今做了明府,论起毛诗来,仍旧有些痴性呢!”

    幸好徐佑对诗经三百篇读的通透,否则连两人在聊什么都不知道。比如喓喓之虫,形容蝈蝈鸣叫,出自《诗经?草虫》: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这首诗写男女情事,大胆,直白,露骨,也就在风气大开的朝代,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男男女女公然谈论而丝毫不感觉到**。

    难得见顾允吃瘪,徐佑火上添油,道:“朱女郎说的是,草虫诗虽是思妇念及远处的郎君,其实是隐喻君臣之义,飞卿浮于表面而疏忽了内在,果然有些痴啊!”

    朱凌波眨了眨眼睛,惊喜莫名,道:“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徐郎君竟是凌波的知己!”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是诗经里关于友情的经典之句,这姑娘姿色清丽,才学亦佳,只是性子实在太跳脱了,什么话都敢说。徐佑开始感到头疼了,他的身份敏感,不好跟朱氏的女郎太过口花花,求助的望向顾允。顾允体谅他的心情,毕竟自己也是过来人,没好气的道:“好了好了,知道你毛诗学的比我好,不要再卖弄了,也不知刚才是谁见了人,傻傻呆呆的,那模样可比我痴的多了!”

    徐佑忍无可忍,捂着嘴咳了两声,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容易东拉西扯的把刚才那一页翻过去了,结果兜一圈又回到了原地。

    朱凌波见徐佑干咳不止,恐怕是被吓到了,噗嗤一笑,正儿八经的作了个揖,道:“方才一时失态,看郎君跟传闻中差别甚大,因此走了神,还望见谅!”

    这种事最好的做法,是大家装作不知道,糊弄过去完事。可朱凌波偏偏如此正式的道歉,不知是故意捉弄徐佑,还是考校他的急智,因为此情此景,徐佑怎么应对都显得不合适。

    不过,他最大的本事,就是化解各种尴尬,笑道:“无妨,我刚从义兴来到吴郡时,也常常盯着人家看,心里思索着到底什么样的水土才能养出吴郡这些钟毓神秀的人物。女郎应该没去过义兴,我们义兴的人,都长成我这种凶神恶煞的尊荣,虽然看着伤眼睛,不过瞧的久了,其实也就习惯了!”

    顾允抚掌大笑,徐佑善谑,他是早知道的,可每每听其胡说八道,仍然觉得好玩的紧。朱凌波却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人,顿时笑的前仰后合,没了一点淑女的仪态,要不是莲华在旁扶着,估计直接笑倒地上去了。

    徐佑还有很多事要办,不想在县衙耽误太久,又说了两句话,告辞离开。临别时,朱凌波追出来问道:“那日把我抱在怀里的阿姊是谁,我能再见到她吗?”

    “她叫徐秋分,是我的义妹。女郎若是有闲暇,可来西城的静苑小坐,秋分肯定很欢迎你来做客!”

    “徐秋分……奇怪的名字……”

    朱凌波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道:“微之哥哥,我过几天就去静苑找秋分,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徐佑打了个寒颤,道:“不……不会!”

    离开县衙,左彣迎了上来,道:“郎君,没事吧?”

    “没事,遇到点小麻烦,耽误了一会。外面的那些人,查明白了吗?”

    左彣陪着徐佑来到县衙,发现四周有些不明人士,于是留在外面探查究竟,低声道:“大约有三十人,武功修为还可以。他们占据了周边的高处,视野辽阔,可以严控所有进出县衙内府的道路,号令森严,防御严密,应该是顾氏的精锐。”

    徐佑顺着交错起伏的屋檐望向对街一处隐秘的黑暗,不出意外,那里藏着一名顾氏的部曲。可能感觉到徐佑的目光,悄悄的往里面躲了躲,却不小心踩碎了一片青瓦,在寂静的夜空里如同一声炸雷。

    几乎瞬间,黑影消失,另外换了一个位置,围绕他的这个点,整个防御网进行了细腻的微调,依然严密的控制着县衙周边的所有路线。

    “扬州将乱,谁都不敢掉以轻心,顾允加强戒备是题中应有之意!”徐佑笑了笑,道:“何况朱凌波在这养病,朱氏肯定也留了不少人。整个钱塘,再没有比县衙更安全的地方了!”

    人比人气死人,左彣羡慕的回头看了看县衙大门,道:“静苑要是有这么多部曲……”

    “会有的!”

    路上遇到了巡夜的衙卒,徐佑亮出顾允给他的棨牌,这种棨牌可以在宵禁时自由在街道上行走。路过一条小巷时,却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小乞丐,数九寒天,蜷缩在路边,浑身上下只有几块破布遮羞,头发散乱的盖住了双颊,看不清楚脸面,不过手上的冻疮接近腐烂,离着有数米远,都能闻到身上的臭味。

    天上明月高悬,人间贵贱有别。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谁之过?

    徐佑停下脚步,道:“带钱了吗?”

    左彣摸了摸钱袋,道:“只有五六十钱……”

    “全给我!”

    左彣将钱袋整个放到徐佑手中,目光死死盯着那个小乞丐道:“郎君,我之前没见过这里有乞丐。”

    徐佑明白他的意思,却没有迟疑,走到乞丐跟前,将钱袋轻轻放在地上。左彣寸步不离的护卫左右,右手握住了剑柄,只要对方有异动,立刻就能将其诛杀剑下。

    暗夭,始终是笼罩在左彣心头的巨大阴影,从晋陵到钱塘,从来不曾消散!

    小乞丐猛然惊醒过来,连滚带爬的躲到角落里,黑漆漆的双眼满是对整个世界的惶恐不安,警惕的望着突如其来的温润少年。

    月色下,徐佑的容颜,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

    “拿这点钱去买套棉袄,再买些药治一治手上的伤,耽误下去,手指保不住,更难活下去。”

    小乞丐似懂非懂,直到徐佑和左彣的身影消失在巷子的尽头,才慢慢走了过来,拿起地上的钱袋,在手中掂了掂,噗通跪下,双目泛泪,死死咬着下唇磕了几个响头。

    左彣悄然折返,藏在暗处,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终于放下了怀疑,掉头离开!

    回到静苑,徐佑让秋分把冬至叫起,问道:“之前让你跟风门打探李庆余的情报,有没有进展?”

    “前几日才拿到了李庆余的资料,此人年过五十,会稽郡余姚人,家中妻子早亡,没有续弦,起先作些茶叶生意,后来开始跑船运,出过几次外海,积攒了不菲的家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