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六十三章 权与势的对峙
    “很强!”

    冬至神情严肃,道:“三位大宗师,近十年来出手次数最多的就是元光。他在北疆带兵,跟柔然打了多年的仗,柔然先后派了八位最顶级的杀手去刺杀他,结果全都无声无息的死在大将军帐外九尺的界线边,不多一尺,不少一寸,死状安详,浑身无伤,十分的诡异。”

    徐佑看向何濡,他在魏国多年,对元光的了解应该比船阁更加详细,不料何濡耸耸肩,道:“我又不懂武功,听到的都是传闻,当不得真!”

    “传闻也行,南北闭塞太久了,能够得到的情报实在有限,南人闻元光色变,都说他是无敌的统帅,不败的战神,却没人知道他的武功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何濡执拗不过,只说了一个传闻,就让徐佑久久无语。那就是魏国上层贵族中有流言,说元光要在四十五岁的时候,卸任大将军一职,和天师孙冠约战于鹤鸣山颠,然后亲赴金陵本无寺,再战本无宗宗主、黑衣宰相竺道融!

    南朝两位大宗师,孙冠,竺道融,于武学一道都是天纵奇才,也是万人敬仰的宗门领袖,元光敢以一人之力挑战两人,不说武功修为,单单这份大无畏的勇气,就远超世间无数的蝼蚁之辈。

    徐佑没这个勇气,所以只能无言以对,元光的强横,不在于他的武功,而在于自信。他战胜了所有的恐惧,抛却了所有的牵绊,只为站在绝颠,仰望星空。

    不胜己,如何胜人?

    徐佑脸色变化不定,突然感到腹中绞痛,气息瞬间逆流,那股潜伏在丹田深处的冰寒真气喷薄而出,他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倒地昏迷不醒!

    火光和烟尘交织在一起,刀剑相击的声响,无数人影慌乱的奔跑,凄厉的惨叫,腥红的湖水,倒塌的楼宇,徐佑满头大汗,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咽喉,死死的拉进深不见底的泥潭,他挣扎着,呐喊着,却始终没办法离开,眼睁睁的望着头顶上的光亮逐渐变的黯淡,直到整个世界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啊!”

    徐佑缓缓睁开双眼,浑身大汗淋漓,这才知道刚才是一场噩梦。他痛苦的抱着脑袋,意识还停留在昏迷前,好一会才恢复清醒,抬头望去,床榻周边围着数人,有秋分,履霜,冬至,她们的脸上都无一例外露出狂喜的神色。

    “小郎,小郎醒了。”

    “快,快去请其翼郎君!”

    冬至急急去外间找何濡,秋分过来握着徐佑的手,蹲在床榻前,眼中含着泪花。徐佑示意要坐起来,履霜忙拿了靠枕垫在他的身后。

    “我昏迷……多久了……”

    徐佑气虚语轻,说话时需要履霜把螓首凑到唇边才能听清:“六天了,小郎一直没有醒过来。”履霜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没有变化,可那藏在喉咙里的颤抖,表明了她这些天来的担心,道:“幸好其翼郎君通医理,第一时间喂小郎服食了定金丹,然后请了钱塘名医诊脉,加了几副吊命的药……天公庇佑,小郎总算无恙!”

    徐佑默然,上一次在义兴晕倒,只有片刻就恢复过来,这次竟然足足昏迷了六天。

    难道真如李易凤所说,自己这条命危在旦夕?

    “醒了?”

    何濡走了进来,脸色淡然,似乎并不把徐佑的病情放在心上。其实这样做是明智之举,越是当回事,像秋分她们哭哭啼啼,只会给徐佑增加更大的压力。

    “嗯,醒了!”徐佑打起精神,问道:“这几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变故?”

    何濡在榻边坐下,道:“李庆余找到了!”

    徐佑悚然一惊,身子不由坐直,道:“这么快?谁找到他的?孟行春?不会,司隶府在扬州的布局刚刚开始,情报来源未必有四大家准确和便捷,连顾陆朱张都束手无策,孟行春也不可能做到。”

    “不是司隶府,也不是四大家,李庆余是自行投案的!”

    徐佑刚刚恢复意识,脑子转的有点慢,呢喃道:“投案……”然后才反应过来,道:“哦,他怕死!”

    “谁人不怕死呢?”

    何濡嗤笑道:“李庆余怕被贺捷灭了口,从青州边境私渡魏国的途中偷偷返回了吴县,直接找到孟行春投案,招供了所有事宜!”

    “包括贺捷?”

    “包括贺捷!”

    徐佑笑了笑,道:“那,朱智准备怎么对贺氏动手?”

    “暗中的算计已经完了,自然要堂堂正正之师。刺史府刚刚发了行文,勒令山阴县令贺正带着衙卒到贺氏的庄园去抓捕贺捷。”

    “贺正?贺氏的人?”

    “对!贺氏宗主、开国县侯贺倓的孙子,大禹书院贺纯贺山长的第三子,也是贺捷的嫡亲兄长。”

    徐佑叹了口气,道:“朱智这是想把贺氏往死里得罪啊……”

    何濡淡淡的道:“凡自污欲求自保者,对己要狠,对人更要狠!不彻底得罪贺氏,主上岂能相信扬州八姓真的翻脸?主上要是不信,朱智走这步棋,才真正的成了险棋!”

    徐佑咳嗽了几声,胸腹间的共振依然有些疼痛,他对体内的这股诡异真气一无所知,平时也感觉不到,之前是运功时才会冒出来,这一次却不知为什么突然现身,毫无征兆,折腾的他死去活来。

    三颗定金丹,一颗为了救左彣,在明玉山中已经用了,这次又用了一颗,只剩下最后一颗保命。人生在世,若是将活命的希望,寄托在仅有的一颗药丸上,未免太悲哀了一点。

    但徐佑别无选择,他不可能离开钱塘,远赴万里前往鹤鸣山。李长风更不可能违背誓言,在孙冠的监控下从鹤鸣山赶来钱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像极了他和李长风此时的境遇!

    “这种事让江左诸葛去头疼吧……风虎呢?”

    “之前顾允派人送来了一些珍贵的药材,我让风虎回礼代为致谢。这会估计快要回来了。”

    徐佑望向窗外,道:“几时了?”

    “将近午时!”

    山阴县是会稽郡的治所,也是贺氏的大本营。贺正在山阴县令的任上干了四年,官声斐然,很受民众爱戴,大有可能在两年考绩期之后高升。他接到刺史府的行文,在廨署里枯坐良久,起身将大堂、二堂和各曹各房重新视察了一遍,眼中的留恋和不舍挥之不去,然后召来县丞、县尉,当着他们的面脱了官服,封了官印,其他一应库房和仓储全都封存不动,就此辞官。

    会稽郡接到奏报,不敢迟疑,立刻上禀刺史府。胡谨本就不同意朱智的做法,让亲兄去抓亲弟,虽然合法,却不合情,太强人所难,也欺人太甚。不过朱智坚持,他身后站着吴郡四姓,孟行春又不置可否,胡谨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他们去闹。这下好了,一拍两散,贺正宁可辞官,也不肯自绝于亲族。

    谁想朱智依旧不愿善罢甘休,又让刺史府行文,由山阴县丞暂代县令一职,前去抓捕贺捷。县丞左思右想,还是性命要紧,学着贺正辞了官。县尉一看,了不得,不跑等死吗,不等刺史府再发文,也告病离任。

    几乎瞬间,山阴县衙为之一空,剩下那些不入流的吏卒瑟瑟发抖,不知如何自处。接着,刺史府再令会稽郡,择一优者前往山阴,暂代县令一职。会稽太守点了一圈的将,结果没有一人愿意往火坑里跳,甚至闹出了有官员以自杀相威胁的丑态!

    抓捕贺捷,在朱智的操作下,似乎变成了一场闹剧!

    胡谨终于按捺不住怒火,道:“朱侍郎,你到底想干什么?李庆余既已到案,我们人证物证俱在,直接带兵抓了贺捷就是,何苦难为山阴县?山阴是贺氏的老宅,关系盘根错节,这些人官卑职微,谁也没那个胆子去得罪贺氏。难不成将事情推到了这一步,你反而怕了吗?”

    朱智笑道:“长史息怒!”等安抚了胡谨,他转头对孟行春道:“假佐,你看到了吧,会稽郡上至太守府,下至山阴县,已经成了贺氏的私器。贺捷触犯国法,天人共愤,刺史府明文下传,却指挥不动任何一名当地的官员,这等情形,只在东汉末年礼崩乐坏之时出现过。如今圣天子在朝,怎么,贺氏想割据不成?”

    此言一出,胡谨立刻闭嘴,抓贺捷还算师出有名,任谁也不能说什么。可朱智扣的这个大帽子,却要把整个贺氏往死路上推。

    “侍郎言重了!贺氏深受皇恩,应该不会如此糊涂!”孟行春笑道:“当然,侍郎有专折上奏之权,此间发生的事,都可以密奏主上,由主上裁夺。”

    “这样触目惊心的大事,我自然会奏报主上。不过,我想劳烦假佐一同署名……”

    孟行春拒绝道:“侍郎独奏即可!司隶府自有规矩,不能和大臣联名奏事。你放心,会稽郡的情况,我会如实奏报主上知道,这是我的份内事。”

    “好!”

    朱智故意将抓人的权力下放到山阴县,为的就是让贺氏肆无忌惮的展现着身为皇亲的权势,然后在皇帝和朝臣心中埋下一颗猜疑的种子!

    是夜,扬州刺史府调动了三百名府州兵,还有从吴郡四姓借调的五百名部曲,司隶府卧虎司的十五名徒隶同行,从三面扑向山阴县,将贺氏建在会稽山下的坞堡团团围住。

    坞堡依山而建,四周院墙高筑,墙正中为院门,门上筑两层式门楼,院墙四角分别筑有双层角楼,均为五脊庑殿式顶。整体规模宏大,具有军事防御功能,是庄园经济的典型器物。

    扬州司马邱原勒马矗立,高声道:“我奉命来拿贺捷,不是要与贵府为难,请贺县侯开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