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七十一章 惊蛰三候
    “相对可能成为大宗师的诱惑,散功的危险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你向来胆大包天,有勇有谋,绝不是畏首畏尾的性情。至于惫懒,能够在溟海盗里混出名堂,能够不远千里找柳权的麻烦,岂会真的喜欢得过且过?”

    山宗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饶他急智过人,这一刻也着实找不到破解僵局的办法。动手?徐佑的名声放在那,虽然前不久刚刚旧伤复发昏迷了几天,但也没有把握可以拿下他做为人质。最重要的是,拿下徐佑于事无补,他是假死的人,天下之大,除了静苑,根本无处可去。

    徐佑回过头,招呼山宗坐到身前,两人之间的距离触手可及,轻笑道:“你不用紧张,事无不可对人言,既然说开了,我就不会再起杀心。何况在这方寸之间,我不是你的对手。”

    山宗默然,好一会才抬起头,唇角露出几许苦涩的笑意,道:“不瞒七郎,刚听到其翼郎君的话,我确实动了心。但我对天发誓,绝没有背叛七郎的意思,也没有想要泄露这个秘密的打算。”

    “世上能够坐怀不乱的圣人只有柳下惠一个,面对诱惑,动心是人之常情。”徐佑叹了口气,似乎有些自责,道:“我自认不是暴虐的人,平时处事也算得上淡然,但刚才那一瞬间仍旧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贪念,这是我的错!我本该给你充分的信任,而不是妄加猜忌,以至于动了杀心!”

    “七郎……”

    徐佑踞坐于地,臀部压住腿背,双手交叠前伸,伏地下拜,沉声道:“我自家灭以来,从来没给人行过如此大礼。今日之事,是我负你在先,请受佑一拜。”

    山宗急忙跪行退后,同时俯身回礼,虎目微微泛红,声音变得有些沙哑,道:“不敢!七郎言重了!”

    “当日你欠我一命,所以许下了为我效力三年的血誓。今日我既然动了杀心,你那条命就算还给了我,从今两不相欠。山宗,你自由了!”

    徐佑的言辞诚恳之极,道:“我之前说的话依然有效,你若想学,其翼可以将完整的菩提功教给你,我再赠你一些钱财,找个人迹罕至的山村隐居十年。待武功小成之后,天下无处不可去,哪怕被朱氏知道你的身份,到了那时,也已经无关紧要。”

    山宗从一世家子弟沦为抄贼,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每次夜深人静之时还会从噩梦中惊醒。那些背叛、谎言、欺骗轮番上演,曾经的爱怜和温柔化作无情彻骨的恨意,几乎将他自幼读圣贤书学来的对整个世界的认知彻底的摧毁。后来入了溟海,从了抄贼,身边围绕的是天下最残忍狡猾的恶人和凶徒,稍有不慎,就会被嚼碎了骨头,和着血肉吞噬的干干净净。

    信任,对他来说,好遥远,也好陌生的字眼!

    不过徐佑的一番话彻底打动了山宗尘封的心,他眼光毒辣之极,不然也不会在方才那顷刻之间,察觉到徐佑的杀机。正因如此,山宗可以真实的感受到徐佑此刻的真诚和毫无保留的信任。

    久旱之人,乍逢甘霖,先是惊慌,然后就是无可遏止的感动,

    君以国士待我,我以生死报之!

    山宗叩首三拜,泪落如雨,道:“宗,漂泊四海,孤零无依,蒙七郎不弃,先义释于长河津,后度厄于钱塘城,不以抄贼为忌,不以卑贱为耻,折节下交,推心置腹。此恩,生不足以报,死不足以还,若七郎不嫌我资质驽钝,愿甘附骥尾,终生不负!”

    “好!”

    徐佑伸出双手,和山宗紧紧一握,道:“你我江湖相逢,他乡再遇,缘分使然,更难得意气相合,愿祸福与共,终生不负!”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说不尽的豪气干云。也是在此时,山宗才真正归于徐佑的麾下,而不再是单纯的感激和报恩。他日鞍前马后,肝脑涂地,不知遇到了多少惊涛骇浪,再没有退后半步。

    何濡在一旁没有说话,望着徐佑的双眸透着由衷的钦服,他自诩智计无双,可只能作为谋主,不能居于上位。上位者,必须有心胸、气魄和使人归附的独特魅力,就比如他可以轻易的设局杀掉山宗,但没有办法让山宗心悦诚服。徐佑的过人之处,就在于能人所不能,看似行险,却偏偏出奇制胜,看似不按规矩,却恰恰直指本心,不拘泥于形式,不纠缠于末节,所谓君子不器,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解开心结,彼此坦荡,山宗经过慎重思考,最终还是放弃修习菩提功。毕竟散功存在风险,并且成为大宗师只是大多数武者遥不可攀的梦,天资、努力、机遇和时间缺一不可。他有自知之明,天资尚可,却并不出众,努力也有,但不下苦功,机遇固然放在眼前,可要耗费数十年的时间去追求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梦,他没有那样决绝的勇气。

    “我这个人心性跳脱不定,佛门的心法从骨子里就不适合我,勉强为之,只会舍本逐末,得不偿失。到头来两手空空,一无所成,还不如照着现在的路子走下去,真有我的缘法,也未必不能在武道上有些成就。”

    山宗这是聪明人说的明白话,菩提功有受想灭定功的加持,虽具备了参透造化的神通,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窥得登上绝顶的门径。方斯年如同未经雕琢的璞玉,山宗却在这尘世中沉浮了太久,两人天分或者区别不大,但这份心性,却已经是天壤之别。

    佛门最重心性,从佛经中悟出的菩提功更是如此,既然山宗想清楚了其中的利弊,徐佑也不强求,凝视着正在灭定状态中的方斯年,道:“其翼,七身、七手、七安般之后,她又如何行气的?”

    “出息不随万缘,入息不居阴界。行气走督脉,通尾闾、夹脊和玉枕三关,经上鹊桥接连任脉,在沿胸腹还至丹田,此为取坎填离之道。周转运行七次,即可完功。”

    “任、督?”

    徐佑记忆中的白虎九劲,行气的诀窍与何濡说的不同,但也十分重视任督两脉的通畅,道:“任督为人身之子、午,乃丹家阳火阴符升降之道,坎离水火交媾之乡,如此说来,佛道两家的功法大有相通之处。”

    “正是!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世间的功法不管出自何教,本源其实大同小异。”

    方斯年忽然有了气息,给徐佑的感觉,就像一个人破开了虚空,乍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何濡大为振奋,道:“眼为神之门,耳为精之门,口为气之门。视之不息,则神从眼漏;听之不息,则精从耳漏;言之不息,则气从口漏。受想灭定的妙用,可以在取坎填离时封了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识,以最大限度将‘数息’汇聚的元气纳入丹田之内。”

    简单来说,别人吐纳时,吸十分,最多入三分,而方斯年却能吸十分,入十分,比起别人多收三倍的奇效,怪不得灵智和尚能够在短短十年内甩开众多同门,一枝独秀,独占鳌头!

    何濡进一步解释道:“丹田藏精,绛宫藏气,升阳藏神,菩提功先练丹田,再练绛宫,复练升阳,然后三者一体,融会贯通,由此生成的真气无比精纯。譬如师尊,他一点武功不会,可要单比真气,恐怕连三大宗师也毫不逊色,正是数十年如一日修习菩提功的结果。”

    “菩提功又分十六重:知息入、知息出、知息长短、知息遍身、除诸身行、受喜、受乐、受诸心行、心作喜、心作摄、心作解脱、观无常、观出散、观离欲、观灭尽、观弃舍。修练到知息遍身的境界,可入九品,至观无常,可晋小宗师,若能达到观弃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大宗师,一品绝巅!”

    徐佑和山宗听的入迷,他们都是习武之人,闻听这世界一等一的内功心法,岂能不心驰神往?要不是个顶个的聪慧,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更明白佛门只渡有缘人,没有方斯年的心性和缘法,冒然修习,只会误入歧途,等到青丝变白头的时候,将悔之晚矣!

    方斯年睁开了双目。

    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徐佑感觉她的眼神比之以前凌厉了许多,但也仅仅是一瞬间,方斯年跳了起来,拉着徐佑的手,道:“小郎,我腹中有小蛇在动,特有趣,我让它去哪,它就去哪,只是不肯出来……”

    徐佑微笑道:“蛇百年变虺,虺五百年成蛟,蛟一千年化龙,你腹中的小蛇现在还在长大,等到化成龙的时候,就会出来陪你玩了!”

    “真的啊?”

    方斯年很开心,不过马上皱起眉头,道:“小郎骗人,一千五百年,我早死的连尸骨都找不到了,就算小蛇真的化作龙,又怎么陪我玩呢?”

    “所以你要努力用功,听从山宗师傅的教诲,日夜兼顾,好好修习,如此,小蛇要不了几年就能出来了。”

    “嗯,我听小郎的,一定好好修习!”

    徐佑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自从某次摸秋分的丫髻被方斯年看到,她也强烈要求同样的待遇,所以徐佑的恶趣味得以扩大到两个小丫头身上了,算是成倍增长了。

    安抚好方斯年,徐佑想起一事,对山宗道:“稍后会有三十名詹氏的旧部入驻静苑,虽然不太可能有人认得你,或者听过你的名字,但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改一个!”

    山宗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我之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不如请七郎赐名!”

    他背弃祖宗,加入溟海盗,也不肯改名换姓,自然是为了坚持心中那点仅余的世家子弟的骄傲。这时却任由徐佑赐名,前后的改变,可见他确实将徐佑视为自己效命的郞主。

    徐佑也不推托,想了想,道:“正月启蛰,言发蛰也。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从今日起,你的名字,叫惊蛰!”

    何濡解释道:“惊蛰有三候,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鸠。鸠,《章龟经》里记载,仲春之时,林木茂盛,口啄尚柔,不能捕鸟,瞪目忍饥,故名曰鸠。等到了秋时,萧杀气盛,鸠振翅化而为鹰,搏击长空,无与伦比。”

    “化者,反归旧形之谓。惊蛰三候,鹰化为鸠,指的是收敛气息,蛰伏于春时,重新归于起始。等到将来,秋风起,鸠又能复化为鹰。”

    “理有常有变,然有变而常者,有变而变者。其在于物,雀变为蛤,鹰变为鸠,此应气之变,变之常也。你要体会七郎的深意,身为鸠,心中常有化鹰之志,不让此名蒙羞!”

    “谨受教!”

    山宗一改平时的嬉皮笑脸,抚衣下拜,道:“惊蛰参见七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