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七十四章 改良
    天边升起第一道璀璨的金光,驱散了彻夜的严寒,整座静苑如同一幕动态的画,从东至西,一寸寸,一分分的明艳了起来。

    最好的时光,最美的画,

    在钱塘!

    左彣站在门外,小声的向秋分询问,道:“郎君醒了么?”

    “刚醒,还没起床呢!”

    “那我再等一会……”

    “风虎,进来吧!”

    徐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秋分吐吐舌头,俏皮一笑,侧身让过,请左彣先行。左彣对她和善的笑了笑,进了外间等候。过了片刻,徐佑掀开帘子从卧室走了出来,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后,懒洋洋的伸了伸腰,笑道:“还剩几个人?”

    “二十三人!”

    “哦,只走了七个?挺好,比我预料中的要好的多!”

    “不过,剩下这些人的身体不算强健,一夜时间竟然冻的昏迷了五个……”

    寒气入骨,最是无情,没有通过水火关的人,就算会些武艺其实也很难抵挡的住。徐佑关心的道:“怎么样,不碍事吧?”

    “不碍事,等下请秋分去厨下熬点姜汤,让他们喝了,出身汗就行!”

    “最好找大夫开张风寒的方子,既然肯留下来,今后就是咱们静苑的人了,要尽量避免非战斗减员。”

    左彣一脸懵逼,徐佑解释道:“每名部曲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死在战场上,是他们死得其所。可要是死在操练中,就属于非战斗减员,得极力避免。”

    “诺!”

    接下来的事徐佑没有再参与,交由何濡和左彣去办。他俩通力合作,先论神骨,再看刚柔,观其色而察其心,两天内筛选出了八人。这八人的修为不算部曲里最好的,但为人忠厚,心思单纯,甘于服从命令,尽忠职守,在部曲中的口碑尚佳,所以用来护卫静苑的日常安全。其余十五人随徐佑前往郊外的纸坊,在那里要开始他们人生的第一场巨变!

    纸坊里的景象已经跟上次来的时候大不相同,不仅两侧的十七间房舍做了翻修,周边也建起了栅栏,将沿着溪流南北十余亩的地全都圈了下来。

    纸坊原先挂着的门匾也摘了下来,改成了洒金坊三字。世人以金为贵,洒金,自然是纸中最最上品。四宝坊虽被徐佑买下,又暂时歇了业,但严叔坚仿佛焕发了年轻时经商的冲劲,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到纸坊的改造中来,短短月余,成效显著。只是招不来技艺精湛的老纸匠,为了此事,严叔坚头发都快愁白了。

    “钱塘本地的纸匠不敢接受咱们的聘请,连毗邻的西陵和娄县也得到了消息,就算给出三倍的酬劳也没人敢冒险前来。我又到诸暨、乌程、海盐等地去请人,没想到仍旧空跑一趟。不仅如此,别说纸匠,就是打下手的学徒也请不来,周边村落的少年几乎都受到了游侠儿的逼迫,传出话去,不许到这里做工……哎,都是受我连累,唐知义这是摆明不要咱们好过……”

    徐佑心生疑惑,道:“唐知义不过钱塘一县的行主,充其量带着一帮游侠儿在本县作威作福,其势绝不可能囊括五县,横越两郡。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刘彖……只是,刘彖区区商贾,怎么拥有这么广泛的人脉,或者……所谓商贾,只是一种掩饰……”

    言外之意,刘彖的身份可疑,徐佑目光清净,若有所思。严叔坚没有听清他的喃喃低语,,道:“七郎说什么?”

    “没什么!找不到熟练的纸匠不要紧,方亢一人足可顶十人,至于学徒,我来想办法。再者,改良后的造纸术也不需要太复杂的手艺,只要手脚利索,随便找人来教两天就可以操作。”

    “改良?”

    严叔坚惊的张大了嘴巴!

    造纸术的发展其实极其的缓慢,自东汉蔡伦发明以树肤、麻头、敝布及鱼网等造纸之后,这种技术坚挺了数百年,直到六朝时期才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徐佑之前问过严叔坚,楚国的造纸业只是在蔡侯纸的基础有了少许的提高,诸如桑皮纸、藤皮纸等的出现,促进了经济文化的流通,但抄纸器跟汉魏时没有区别,固定的尺寸,固定的模板,效率极其的低下。

    方亢之所以被徐佑说服出山,就是被他口中各种新颖的奇技淫巧所吸引,严叔坚却是第一次听他提起要改良造纸术,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徐佑笑道:“没你想的那么夸张,譬如蔡侯纸之后又有左伯纸,只是改良一点小技巧,大的方面并没有区别……对了,老姜呢?”

    “在坊里给新造的由禾纸砑光,他也闲不住,这个月已经造了百余张新纸。”

    “走,瞧瞧去!”

    方亢正在埋头砑光,没有注意到徐佑他们进来。桌面上放着木板、衬纸、砑石、角刀等器具,将要砑光的由禾纸平铺在木板上,执角刀轻轻刮去纸面上的细小颗粒和杂物,使其平整光滑,上面铺一层衬纸,然后再用砑石从右至左,从下至上,轻轻碾压。每一次都可以往左边移动寸许,保持受力均匀,不可或轻或重,让光痕衔接完美。每砑一段,都要停下来检查,如有明暗相间的地方,则要重新砑过,直到肉眼看不出破绽。

    “这就是砑石?”

    徐佑站在方亢身后良久,等他连续砑了两遍,准备收工的时候开口问道。方亢吓了一跳,转身看到徐佑,忙屈膝下跪,道:“郎君!”

    “快起来!”

    徐佑温声道:“看你专心,没敢惊扰。”他拿起砑石,入手稍沉,不过能够感觉到一丝润气,应该常年被人握在手里:“就是这种石头给新纸砑光的吗?”

    砑石就是卵形、元宝形或弧形的石头,巴掌大小,方便把握。方亢回道:“郎君说的没错,这是碧幽石,石质坚硬,纹理简单,用来砑光十分的顺手。”

    “碧幽?倒是好名字!”

    方亢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哪能取来这样的名字,都是老掌柜给取得!”

    旁边的严叔坚解释道:“坊后的那座山叫小曲山,山涧有清泉飞流直下,绕着纸坊往东流入钱塘江水。此泉水碧清幽,因此被称为碧幽泉。老姜的砑石是他潜入山脚的深潭里千挑万选才寻来的宝贝,所以叫碧幽石。”

    “原来是有来历的石头,果然不同凡响。”徐佑打趣了一句,道:“砑石的选取也有讲究吗?”

    “那倒不是!”方亢道:“石头不能太圆,周身光滑就好。只是碧幽石在泉里沉的岁月久了,似乎有了灵性,用它来砑光,由禾纸更紧密,也更亮眼。”

    “山石皆有灵,老姜此言,技进乎道了!”

    徐佑夸赞了两句,手指在砑光好的那张由禾纸上轻轻抚过,入手紧致、洁净、柔软,比起在四宝坊看到的左伯纸更胜一筹,怪不得严叔坚大力推荐。

    “好纸!可惜,竟被剡溪藤埋没了!”

    方亢的老脸泛起了光,由禾纸是他一生人最大的成就,得到徐佑的欣赏,比任何事都让他开心,道:“总归事因为造起来太慢,黑藤皮比起紫藤皮要韧,由于加了秘法纸药,浸塘要十余日,蒸煮还要十余日,舂捣更费时费力,一张黑山藤纸造成要比剡溪藤纸张多用半数的时间……”

    时间意味着成本,成本增加直接影响售价和市场占有率,方亢虽然不知道彼此间的经济联系,但也本能的意识到,不解决产能,很难跟剡溪纸正面交锋。

    “所以,要改良造纸术!”

    话题又绕了回来,见严叔坚和方亢都急不可耐,徐佑卖了个关子,道:“先不急,来,我给你们介绍几个人认识!”

    苍处带着十五名部曲候在院子里,没有徐佑的命令,他们一动都不动。昨夜的风霜刺骨,即是去芜存菁的考验,也是这群人跟在徐佑麾下的第一课:令行禁止!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只是无处可去,又知道徐佑这个新郞主不好糊弄,从众心理,暂时不愿被当做出头鸟而已。

    “严掌柜,这是苍处,今后纸坊这边的安全都由他负责。”徐佑指着苍处,道:“若我不在,掌柜有事可找他商议,他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严叔坚立刻明白此人在徐佑的心中十分要紧,他是读书人不假,但也经商多年,迎来送往首先要态度亲善,走上前去,施了一礼,笑道:“鄙人严叔坚,洒金坊的大掌柜,以后请苍郎君多多指教!”

    不论南北,军人都为贱役,骂人时说的老革,指的就是老兵,都入选骂人的词汇里了,可想而知地位多么的低下。

    苍处被徐佑当众视为腹心,饶是他为奴多年,心如木灰,这会也难禁潮思涌动,抱拳道:“不敢,今后当听从大掌柜的吩咐!”

    两下熟识,徐佑又指着方亢对苍处说道:“这位是方亢,洒金坊的大匠,你们歇息一晚,明个起跟着他学造纸。记着了,要以师礼敬之”他临时起意,给了方亢一个大匠的职称,日后想要把洒金坊作大,笼络住匠人的人心,必须给他们设置合理的晋升途径。也就是说,职务分高低,层级有顺序,以此来调动下面人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

    “啊?”

    苍处没有做声,身后的部曲里却不知谁人发出了惊呼。由部曲转为纸匠,徐佑料到他们不会那么老实,双手负后,踱前两步,微微笑道:“谁有意见,出来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