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七十六章 天工开物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严叔坚的家奴严成风尘仆仆的赶到纸坊,带来的依然不是好消息。他在东市转悠了几天,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匠人和愿意投身的帮工。最可恨的是,连花钱买人都买不到,唐知义一伙已经完全霸占了东市,不许商贾卖奴隶给四宝斋的任何人。

    严叔坚焦虑道:“你没有报徐郎君的名字吗?”

    “报了,我说不是给主人买,是给徐郎君的洒金坊买人,可还是没人敢私下卖给小的。”

    “可恶!可恶!东市是朝廷的东市,又不是他唐知义的东市,凭什么如此嚣张?不行,告于市令,治他个欺行霸市,凌践平弱之罪!”

    “我听人说唐知义跟市令的关系匪浅,就算告发他,市令说是东市的商贾不愿卖,或者商贾推托说手中没有余货,导致无法交易,这都是有的。无凭无据,县令来了也是无用。”

    “哎,钱可通神,钱可通神呐……”严叔坚唉声叹气,自从刘彖重回钱塘,他的厄运接撞而至,不止何时才是个尽头,转头望见一旁没有说话的徐佑,突然眼睛一亮,道:“郎君,不如你去找县令说合,唐知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违背县令的意思。”

    “陆县令这个人,不是很好说话!”

    这就是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是顾允尚在,东市市令知道他跟徐佑的关系,借十个胆也不敢使绊子。现在陆会当权,人又贪财,刘彖说不定早把银子送上去了,所以市令才会为虎作伥。

    徐佑深谙人心,人走茶凉寻常事,并不以为意,道:“现在不缺人手,招人的事可以先放一放,至于刘彖和唐知义,你不必担忧,他们只会暗中搞些小阴谋,妨碍不了大局,慢慢来,总有跟他们算账的那天。”

    “也只能这样了!”严叔坚不敢质疑徐佑的决定,看他胸有成竹,慌乱的心也渐渐安定下来,问严成道:“对了,让你找的厨娘,找好了吗?”

    静苑那边有秋分,加上冬至和履霜打下手,操持十余人的饭菜没有问题。但纸坊这边二十多名健壮部曲,又要出力做工,吃用不是轻易可以打发的,至少也得两个厨娘,四个仆妇才能支应一日三餐。

    “带来了两个厨娘,一个是咱严府的人,跟着郞主十几年了,比较可靠,我同主母讲了,她命我带来,好仔细伺候郞主。还有一个刚死了丈夫,没儿子,孤身一人也不怕游侠儿滋扰,我又许了高价,她才肯跟着来的。”

    上门帮厨的,要么是儿女已经长大的妇人,要么就是这种无依无靠的寡妇,现今因为唐知义的缘故,连厨娘都不好找,严成能在今日带过来两人,已经算是很不易了。

    徐佑抽空见了见两个厨娘,一个叫樊氏,三十多岁,体胖腰圆,粗手粗脚,说话爽朗,是严府仆役的老婆,看起来挺实诚的人。另一个叫余氏,容貌清秀,身姿曼妙,回话时轻声细语,脸色绯红,低首垂眉的样子颇让人怜惜。

    “现在人手紧张,你们两人辛苦些,例钱嘛,照四人份给。等过段时日再找几个仆妇,厨下的活会轻松一点,不会太累。”

    四人份,就是一人领两份钱,樊氏大喜,跪下给徐佑连连磕头。余氏有些不安,什么还没干,就领这么多钱,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她是寡妇,长的又好看,平时有些打她主意的浪荡子,就会使出些小恩小惠,存的却是龌龊的心思,所以遇事总会多想一想,但是见樊氏没拒绝,也不敢开口,同样跪着谢了恩。

    等两人退下,徐佑又吩咐严成到城里采购米粮、肉蛋和蔬菜,至少囤积半个月到一个月的用度,然后让苍处带着人重新加固了洒金坊的院墙,加高加厚夯土层,又堆叠了一层石头,限于人力,没有建成坞堡的结构,但比起以前纸一样薄的防御,却是天壤之别了。

    在苍处忙于这些的时候,徐佑和严叔坚、方亢一头钻进了一个隔离出来的封闭的小院子,开始研究造纸术的改良计划。徐佑知道造纸术发展的历史和大体轮廓,或者说可以提供一个领先时代的创意,但细节部分需要严叔坚和方亢这样的行家来拾遗补缺。就这样搞了十几天,失败了很多次,终于把活动帘床抄纸器造了出来。

    活动帘床的出现,说难也难,说易也易。要说难,难在设计理念,没有几百年的积累和发展,不可能发生质的飞越;要说易,易在工序简单,不需要太复杂的技术含量,只要了解基本原理,像方亢这样的老匠人,就能近乎完美的复制出来。

    但不管怎么说,从固定帘床到活动帘床,是造纸术突飞猛进的一大变革,直接影响了后世一千多年的纸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

    活动帘床抄纸器多用竹,三年以上的细竹最佳。江东多竹林,钱塘也有不少,洒金坊后面的小曲山上就有成片的毛竹。毛竹又叫青龙,将其刨去青皮,也就是民间常说的去龙皮。然后劈成六七分左右的宽度,舍弃篾黄,采最细嫩的蔑青制成厚度不足寸许的薄片。再经过反复抽刷,把薄片变成细若毫发的竹丝。用布把竹丝包捆,放在石板上,再用脚踩住滚动,除去竹丝上的细毛和凸起。

    数尺长的竹帘,需要连接成的竹丝约千余根,普通四五天可以完工,徐佑他们直直搞了半个月,才勉强搞定了第一床竹帘。这种活动抄纸器一般由竹帘、木架和帘尺三部分构成,再用两根边柱让它们紧贴在一起,可合可拆,修补和清理都很方便。

    方亢十分激动,握着架子的手轻微有些颤动,如果真像徐佑描述的那样,由禾纸必定能够加大产量,早晚有一日超过剡溪纸,成为藤纸中的最上品。

    毕生心血,全仰仗今日!

    他走到事先准备好的水槽边,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将帘床放入纸浆,全神贯注,双臂舒展,来回反复荡料。

    荡料入帘,是最考校技术的一道程序,所有的纸匠区别于其他帮工的地方,就在于此。

    整张帘床加上纸浆,约有二十斤左右,手劲小了,连握都握不住。但也不是越用力越好,用力猛了,抄出来的纸张太厚,用力弱了,抄出来的纸张太薄,只有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才能抄出厚薄粗细均匀的好纸。

    少顷,方亢捞出抄纸器,滤水后将竹帘反过来,其上的湿纸掉落在木板上,再将抄纸器放入水槽,重行捞纸。

    如此重复,不到一个时辰,已经抄出来几十张纸,这样的数量,放在以往,至少要十几天。技术的进步,归根结底是缩减人力,缩减时间,缩减工序,以达到提高质量、缩减成本的目的。

    这就是活动帘床抄纸器的妙用!

    一直忙到天黑,仔细数了数,竟抄出来七百一十张纸,要不是纸浆准备的少了,估计可以达到千张。严叔坚彻底呆在当场,他从事纸业几十年,自家也开着纸坊,却从来没想过一人一日可以抄纸过千数。

    这是什么?

    道家的法术吗?

    方亢老泪纵横,屈膝跪在地上,摸着厚厚的由禾纸,仿佛抚摸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山宗一直站在徐佑身后,亲眼目睹了这神奇的一幕,心中的震撼不亚于严叔坚和方亢。他出身河内山氏,世代书香,对纸的感觉和认知要远远大于一般人。也是在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徐佑要放下静苑的一切,委身待在这个四处透风,寒冷无比又简陋破败的纸坊里。

    以这样的效率造纸,就算山宗不懂商贾事,也知道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了!

    不过,让徐佑惊讶的是,首先意识到需要防止这种抄纸器泄露的是五溪蛮苍处。

    他凑到徐佑近前,低声道:“郎君,此物妙夺造化,谨慎起见,要不要让所有人封口?”

    徐佑眼眸深处闪过一道异芒,不过苍处低垂着头,没有发觉,他微微一笑,道:“造化说不上,不过是个小玩意,没必要太过小心翼翼!”

    苍处恭声道:“诺!”他已经领会了徐佑的意思,不要太过小心,但该有的防范还是要的。

    山宗离得近,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对苍处大感好奇。一个蛮子,就算在士族门下做了多年部曲,可一不识字,二不读书,这份玲珑剔透,究竟是天生,还是后来养成的?

    怪不得徐佑对他这么的看重,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至少连他都没有想到活动抄纸器会被别人盗取,尤其外面还有个刘彖在虎视眈眈——那个家伙不仅是敌人,还是同行!

    抄好了纸,接下来就要榨干水份,将叠在一起的湿纸上面放置一块同样大小的席片,席片上放置木板,木板上放一粗横木。另将数米长的梯杆一端插入千斤桩,再压上横木。在梯杆另一端堆上七八百斤重的板石,压一夜即可。

    弄好了这些,樊氏和余氏也做好了丰盛的晚膳,这是徐佑为了今天庆功特意让她们准备的。天寒地冻,以酒助兴,徐佑先饮了三杯,然后碗口下扣,不再多喝,任由众人畅饮,一直闹腾到午夜才尽欢而散。

    山宗既然对苍处有了兴趣,开始暗暗的观察他,发现此人虽然嗜酒,但极其节制,学着徐佑的样子只饮了三杯,然后带着轮值守夜的小队在外面巡视,不曾有丝毫的大意。

    有趣!

    实在有趣!

    七郎呢,是不是也觉得此人很有趣呢?

    山宗合衣躺在徐佑卧室的外间床上,明月被乌云悄然遮盖,隐去了最后一点光亮,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