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八十二章 见官
    这次带来的三个部曲,李木沉稳,吴善机灵,严阳敦厚,看到苟髦授首,众游侠儿心惊胆颤,吴善马上擎刀上前,大喝一声,道:“还不弃殳?要随这狗才同死吗?”

    孙平早就丧了胆气,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刀尖,扑通跪了下来,俯首雨水满溢的泥坑里,颤声道:“郎君饶命!”

    咚,咚!

    一支,两支,三支……短殳散乱了一地,所有人毫无反抗,弃械投降。李木使了个眼色,吴善心领神会,将地上的短殳收集起来,放到一侧看管。没了武器,这帮人就是没牙的兔子,严阳找来绳索,把他们背缚双手捆了起来,以防再有反复。

    左彣走到苟髦的尸体旁,佯作泄愤,用剑在他腹间一绞,顺势取走了破入体内的四粒小石子,这样就算最精明的仵作验尸,也看不出来任何破绽了。

    山壁旁的匠人们早看傻了眼,一个个呆立不动,既不敢逃,也不敢做声,木然如行尸走肉。徐佑现在顾不得他们,将孙平带到旁边的茅屋里,问道:“唐知义为什么要在此地凿佛像?”

    “不是唐行主……是刘,刘郎君……”

    “刘彖?”

    徐佑皱了下眉,这个答案并不出乎意料,开凿佛像是一件极大耗费人力财力的事,唐知义没这个境界,也没这个财力。孙平吓的又要下跪,徐佑伸手制止,道:“你不要怕,我只诛首恶,余者不究,先将此事的前因说明白了。”

    “是,是!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听行主说……”

    原来刘彖幼年丧父,孤苦无依,一朝衣锦还乡,存心要扬眉吐气,加上为了祭奠亡父的在天之灵,准备在镜丘的山壁间凿出七七四十九尊佛像,但工期却赶的异常的急,严令在明年四月初八浴佛节时完工。所以唐知义纠集了一大帮游侠儿,驱使匠人如牛马,动辄鞭打辱骂,没日没夜的凿石劈山,苦不堪言。

    这些匠人有从人市买来的奴隶,有无籍无户的流民,也有朝廷钦定的匠户,或生死操于人手,或惧怕游侠儿的淫威,或习惯了逆来顺受,虽然被奴役的极惨,却没人敢于抗争。

    徐佑让孙平找了两个平素里有些威望的匠户,但都是脸色苍白,跪地不敢抬头,支支吾吾,战战兢兢,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不过,徐佑最擅长跟人沟通,温声和语,宽慰有加,很快让他们平静下来。然后吩咐秋分和冬至等去烧点热水,让方绣娘几人熬些粥汤,这间屋子是游侠儿的据点,里面过锅碗灶具一应俱全。等热乎乎的粥汤下肚,浑身暖和起来,再问他们,说话终于流利了许多。

    “你们不是应该在百工院服役吗,怎么来给刘彖造佛像?”

    “回郎君,小人也不知,院里派了我等十四人来此造佛,说可以抵免官府的差役。”

    徐佑问了左彣有关楚国的匠户制的情况,心中有了成算。匠户和兵户、吏户、杂户、乐户、佃客、部曲等都属于贱民,匠户世代从事营造﹑纺织﹑军器﹑工艺品等各种手工业生产﹐父死子继﹐役皆永充,由百工院直接管理。匠户们每日绝早入院,抵暮方散,除了官府发放的盐米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收入,还要承受各级官吏的蚕食,生活很是艰难,时不时的还会发生典质子女之事。他们的身份属于农奴,按照朝廷律法,不能被自由人雇佣,也不能自由出卖自己的生产品,但鉴于国情和传统,各种潜规则横行,百工院的官吏们常常私自役使匠户们给士族和富商做点手艺活,从中捞取好处,上头大都睁只眼闭只眼,一般不予深究。

    但是,严格来说,刘彖没有资格雇佣这些匠户来镜丘造佛,完全是违法行径!

    “方才死了人,你们都在现场,怕是无法善了,不如随我回县城去见官。”两匠户手脚一颤,捧着的汤碗摔倒地上,啪的米分碎,蒸腾的热气转瞬消散而去。

    徐佑忙安抚道:“不要怕,人是我杀的,跟你们无关。只是回去做个见证,把你们看到的一切实话实说即可。这样一来,签字画押,依律结案,官府的人再不能以此来要挟你们。”

    两人中那年长的毕竟多吃了几斗米,见识要明白些,知道徐佑其实是为了他们好,人命案子,当面锣对面鼓的弄明白了,可免去日后无穷无尽的麻烦,跪下来磕了个头,道:“我们愿随郎君见官。”

    “好,起来吧,让其他人收拾器具,先来屋内避避风雨。你们两人简单休息下,随我动身回城。”

    跟着徐佑回城不单单两名匠人,还有孙平等十几个游侠儿,苟髦的尸身也用破苇席裹了,也一并押回城去。在众人忙碌安排的时候,徐佑走到茅屋外面,左彣陪侍在侧,他轻笑道:“我当时在想,要是你没有出手,今天这个脸可就丢的大了。”

    “我听郎君特意点出苟髦通了水火关,就已明白郎君的意图。还好,幸不辱命。”

    经历了这么多事,两人的默契不说通融无碍,至少合作无间,徐佑转过身,突然道:“身上带钱了吗?”

    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到天色将暗才抵达县衙。守门的衙卒认得徐佑,忙不迭的迎了过来,问明了事由,为难道:“好教郎君得知,明府此刻真不在府内。”

    “去哪里了?几时方回?”

    “这个……”

    徐佑咳嗽一声,左彣挡着身后诸人的目光,从怀里掏了百文钱递了过去。衙卒顿时笑逐颜开,偷眼瞧着徐佑,见他微微点头,赶忙收了钱,凑过来低声道:“去了大德寺……”

    大德寺?

    徐佑稍微走了走神,这时候陆会去大德寺干什么,衙卒继续道:“好似那边出了点事,明府被和尚们请去断讼。”

    这就稀奇了,大德寺是佛门在扬州扩张的根本,竺法言亲自坐镇,能出什么案子,竟劳驾陆会去断讼?

    徐佑没有再追问,这衙卒知道的不多,问也问不出什么内幕,道:“杜县尉呢?”

    “县尉也同明府一道。”

    “李县丞在不在?”

    “县丞近来身体不适,已经快半月没来视事了。”

    徐佑无语,杀了人想投案都没地方投,道:“毕竟出了人命,还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耽误了怕出乱子。你看能不能派人去大德寺请明府回来一趟?”

    “这样,我马上找黄贼捕禀告,由他作主,郎君觉得如何?”

    上次那个郑贼捕得罪了徐佑,被顾允拿下,换成了黄贼捕,徐佑还没有打过交道,不过今日的事正归贼捕管辖,找他也是找到了正主。

    “也好,你去吧!”

    “是,郎君稍候!”

    衙卒正要离开,听到人群后传来人声,道:“尔等为何在衙前聚众?”

    徐佑回头,看到一人从牛车上下来,梁冠、黑裳、素革带、乌皮履,正是县令的官服,拱手施礼,道:“见过明府!”

    陆会身材适中,脸庞红润,双眉弯弯如勾,将昏黄的眼珠点缀出几分谑态,唇上留着两道淡淡的胡须,单从样貌而言,算不得出众,但也不算稀松平常,至少让人看一眼,就能记在心里。

    在古代做官,长的相貌堂堂是很占便宜的,不过相貌是爹妈给的,真长的不帅,也得有点个人特色,这样容易在上司和皇帝面前混个脸熟。

    “你是?”

    杜三省跟在牛车旁,先对徐佑笑了笑,然后恭谨说道:“明府,这位是徐佑,义兴徐七郎!”

    “哦,是你啊,久仰久仰!”

    陆会神情冷淡,扫过门前乌压压的人群,不耐烦的道:“七郎率众叩门,可是有什么冤情要诉?”

    徐佑摆了摆手,道:“抬上来!”

    吴善和严阳抬着破席放置于地,解开草绳,苟髦的尸身显露出来,头颅搁在胸口,眼珠子外凸,从上到下满是血污,真是说不出的惊怖。

    “啊!”

    陆会冷不防看到这个画面,脸色大变,踉跄后退几步,要不是杜三省眼疾手快,扶住了他的胳膊,恐怕立刻就要出丑。

    “徐佑,你好大胆子!”

    陆会缓了缓神,气急败坏,指着徐佑斥道:“竟然敢用死人戏弄本官,来人,给我拿下!”

    “明府息怒!”

    左右衙卒没人动手,齐齐望着杜三省。杜三省好言劝道:“徐郎君的为人我是知道的,绝不敢对明府稍有不敬,此事定有内情,何不听他解释解释,若真的心怀叵测,再行发落不迟!”

    陆会胸口起伏,怒视徐佑,好一会才勉强同意,道:“也罢!我先回府,你带他们到大堂候着。”

    “诺!”杜三省满脸堆笑,道:“明府请!”

    “哼!”陆会甩了甩袍袖,迈步要走,犹豫了一下,绕过了地上的尸体,快步消失在衙门之后。

    “县尉,看来明府对我很不满啊!”徐佑心知肚明,陆会今日发作,不单单因为苟髦的尸体,而是之前帮詹泓出头,折了陆会的面子,他憋着一肚子气,终于挑在今日借题发挥发作了出来。

    杜三省一笑,道:“没有的事,明府前日还同我说起七郎,赞不绝口呢!”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