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八十三章 造佛以弘法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陆会收拾停当,换了便服,先把徐佑和杜三省召到二堂,仔细问了缘由。杜三省之前已经听徐佑说了经过,气恼道:“光天化日,竟敢欺辱良民,真是胆大妄为。七郎杀的好!”

    陆会皱着眉头,似乎在心中盘桓什么,好一会才勉强说道:“升堂吧,将诸人带上来,等我问过之后再做处置!”

    审讯过程没有波折,孙平等人早被徐佑吓破了胆,没有勇气说谎,加上苏棠这个苦主往那一站,引人侧目的美貌足以证明苟髦有犯罪动机,另外还有两名匠户做证人,陆会就算想找徐佑的麻烦也无从找起,末了没有当堂宣判,只是将孙平等人暂时押监待诀。

    徐佑没有做声,瞧了杜三省一眼,杜三省微微摇头,也没有说话。倒是苏棠忍耐不住,提出异议,道:“县令可是觉得案中另有内情,需要时日继续察询?”

    “不是!”

    “既然如此,为何不现在还民女一个公道?”

    陆会的目光在苏棠的俏脸上打了个转,一直阴沉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和颜悦色的笑容,道:“死者乃商人刘彖的部曲,依律家奴犯法,主人也要到堂听审。本县心如明镜,绝不会徇私,小娘子可回家静候。你的公道,包在本县身上!”

    这番话不伦不类,实在有损官威,杜三省干咳一声,道:“苏棠,明府如何断讼,岂是你能过问的?先回去歇息,好生将养,此案案情一目了然,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是!”苏棠盈盈一礼,道:“民女告退,静候佳音!”

    临行时悄然回眸,秋水泛波,不经意的扫过徐佑,垂首顾盼之间,说不尽的娇羞与动人。徐佑随即起身告辞,陆会将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中,眉心掠过一丝戾气,笑道:“不急,七郎先留下,我还有话同你说。”

    吩咐李木等人和苏棠先离开,单留左彣随侍左右,徐佑被陆会请进后院的三层主楼,经过门口的铜镜时,突然想起跟顾允在此宅中把手言欢的场景。

    靠东侧的房间光线好,冬暖夏凉,是历任县令会客的地方。里面坐着一人,瘦弱高挑,但面目坚毅,眼神沉稳,透着久历风霜的世故和精明!

    徐佑没想到会遇到不认识的人,微微愣神,笑着点点头算作招呼。

    “两位想必没有见过面,我来引荐一下,这位是聚宝斋的掌柜刘彖,这是徐佑,义兴的徐七郎!”

    徐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刘彖。他心思电转,立刻明白之前陆会借口换衣服,已经派了人去通知刘彖前来,只是公堂上铁证如山,没有争辩的可能性,所以刘彖没有出面,而是等在*,准备私下里做交易。

    “久仰郎君大名,在下早想登门拜访,只是近日被琐事缠身,耽误了。今天托明府的福运,终于得偿所愿!”

    刘彖放声一笑,既不张扬,也不谄媚,让人感觉他的真诚和豪爽。徐佑心中一凛,之前对刘彖的认知太过片面,唐知义固然蠢,可此人却不简单。

    “区区贱名,何足挂齿,刘郎君过誉了。”表面文章,徐佑最是擅长,笑的人畜无害,道:“这段时日倒是经常听到刘郎君独自闯荡广州的不凡经历,徐某打心眼里钦佩。”

    刘彖从一文不名到腰缠万贯,放到后世几乎可以成为励志明星,但在楚国,在这个时代,讲究的是出身和门第,徐佑这样说,有点当面揭人疮疤的意思。

    刘彖笑容一敛,道:“是不是有人给郎君嚼舌根?我知道,因为四宝坊那个老狗,郎君对我有些误会。今日当着明府的面,不管谁对谁错,我先向郎君道歉。”

    说着屈膝一跪,双手交叠行了拜礼。徐佑眼神微聚,刘彖能屈能伸,跪的干脆利落,他也不好表现的欺人太甚,侧身让过,伸手搀扶,道:“些许小事,不敢受郎君一拜,快请起来!”

    入手处猛的一沉,刘彖的身子如同铁铸,纹丝不动。徐佑反应极快,攸忽缩回了手,长身玉立,唇角含笑,道:“刘郎君原来想试试我的功力……”

    陆会不懂武功,满眼疑惑,在两人身上打转,道:“七郎说什么?”

    刘彖有些尴尬,跪在地上,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他听闻徐佑一招杀了苟髦,震惊之余,也想试试徐佑,看他是不是如同传说中的少年武道天才。但刚才一触即分,不仅没有探知徐佑的底细,反而搞的自己进退两难。

    徐佑淡淡的道:“这个明府就要问刘郎君了!他渊渟岳峙,不动如山,我功力浅薄,怕是扶不起来。”

    陆会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悦的看了眼刘彖。他自降身份,请徐佑到后院私下商谈,为的是安抚和收买,以免误了镜丘佛像的工期,可不是让刘彖来肆意卖弄的。

    刘彖脸皮倒也够厚,没人扶就自个起来,只是再笑的时候,浑没了刚才刻意营造的洒脱风姿,歉然道:“徐郎君误会了,我这点微末伎俩,哪里是郎君的对手?如何大胆也不敢撩六品高手的虎须,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徐佑懒得跟他纠缠,道:“明府召我同行,定是有事吩咐,还请直言!”

    “坐坐,坐下来慢慢谈!”

    等徐佑入座,陆会犹豫一下,有些话本来应该由刘彖先说,然后他再敲敲边鼓,量徐佑也不敢不从。只是刘彖自作聪明,和徐佑闹的有些不快,没办法,只能由他亲自上阵了。

    “七郎跟苏棠是熟识吗?”

    徐佑笑而不语,陆会初来乍到,没听过之前那些绯闻,刘彖接话道:“明府有所不知,徐郎君跟苏女郎何止熟识,两人称得上天作之合……”

    他的表情和语气都透着几分下流的暧昧,陆会暗哼一声,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道:“这样就好办了!七郎,今日的事,若是细查,牵扯到的人太多。既然苏棠没有受到伤害,苟髦也以命偿之,不如……”

    他言犹未尽,但凡识趣的,听到这里,肯定会说一句任凭明府处置,但徐佑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故意装傻,依旧没有开口。陆会心中升腾起怒气,他肯好言劝说,已经给足了徐佑面子,义兴徐氏,破败门阀,还摆什么臭架子?

    “不如郎君和苏女郎分说厉害,让她撤了讼案,我另外奉送五千水米分钱,咱们两清了如何?”

    刘彖适时开口,打破了屋内的僵局。徐佑沉吟片刻,道:“苏棠性子烈,在堂上竟敢质问明府,可见一斑,我的话她未必肯听。至于苟,贱民之属,死不足惜,难以弥补苏棠受到的伤害。不过,如果明府真有什么不得不撤讼的理由,我想,她知书达理,深明大义,绝不会让明府为难。”

    “如此甚好!”陆会也不避讳,或者说他并没有把徐佑真正放在心上,道:“开凿镜丘佛像,虽是刘郎君为了祭奠双亲、慰藉祖先的孝行善举,但也到大德寺征求了几位高僧的意见,至于选址和佛龛的形态更是由大德寺的高僧经手设计。鉴于刘郎君虔诚向佛,造佛像的具体花费用度,大德寺也出了一大部分。而本朝以孝治天下,县府念及此为不可多得的教化人心的好事,所以指派了百工院的一些匠户给刘郎君驱使。不幸发生了今日的冲突,如果苏女郎坚持追究,孙平等人被问罪事小,百工院的匠户却必须离开,正在开凿的佛像也得暂时中止。这样一来,四十九尊佛像无法赶在明年浴佛节前完工,也无法在大德寺建成时为弘扬佛法尽一份心……七郎,你要明白,镜丘佛像已经不仅仅是刘郎君的一己私事,而是牵扯到了大德寺弘扬佛法的决心和本县敦行教化的政令,苏棠揪着不放,于人于己,都没有好处!”

    徐佑恍然大悟,刘彖真是好筹谋,以他的能力,自然不足以开凿这么大规模的佛像。但是老话说的好,只要肯动动脑筋,办法总比困难多。他先是投其所好,攀附了大德寺的粗腿,以信众自居,扬佛法为名,拉来了大笔赞助。又通过大德寺说服陆会违法出借百工院的匠户,名义上为了利用官家匠户的精湛技艺,其实将陆会也牢牢的捆在了一条船上。

    有大德寺的财力,又有钱塘县的人力,刘彖几乎是空手套白狼,不仅实现了祭奠亡父母的心愿,还跟大德寺和陆会有了过硬的交情,简直一石二鸟,妙不可言。

    厉害,厉害!

    徐佑神色如常,可心中却佩服之极,不说别的,单单从造佛这个切入点着手,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眼力、心计、胆魄和世故缺一不可。

    可是看着眼前的刘彖,甫一见面,就按捺不住试探他的武功,城府和修养差了些,实在不像是这么了不得的人物,说不定在他背后还藏着高人。

    徐佑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低估了刘彖,这次回去,必须让冬至加大对聚宝斋的情报投入。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而他,对刘彖的了解太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