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一百零三章 金刚怒目,菩萨低眉
    竟是竺无漏!

    徐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那个踏雪而来、一身白衣的秀美和尚,眼波澄净若春水,肌肤晶莹如温玉,一颦一笑,足以颠倒众生。

    这样一个和尚,要是真的破了淫 戒,想要什么样的女郎找不到?为什么会对一个农家女用强动粗,乃至于闯下不可收拾的弥天祸事?

    “无漏法师?你会不会听错了?”

    徐佑望过去,记得此人字修永,善谑,曾调笑说竺无尘是个小沙弥,跟所有人的关系都挺好,看他所站的位置,应该是张氏的人。

    “我也不信,要说别的法师或有可能,但竺无漏,绝无可能!”又一人站出来,振振道:“我曾跟无漏法师彻谈竟夜,他佛法精湛,学识渊博,见人见事,无不秉承慈悲为怀,清旷超俗之心,非世间凡夫可比。如此人物,你告他奸污良女,莫说陆明府要治你诬告之罪,就是我也恨不得掌你的嘴,让你这刁民胡言乱语!”

    “诬人易,唇舌一碰,就可以指黑为白!可你仔细想过没有,被你诬告的人,却因此名声受损,清誉不再,一生抱负付之东流,甚或丢掉了性命。所以自秦汉以来,朝廷重责其罪,正是为了惩戒你这样的小人!依我的意思,陆明府三十杖打的轻了!”

    陆续有人出来指责高惠,徐佑没想到竺无漏在扬州士林的人脉这般广阔,或者不能说人脉,而是名声在外,誉满扬州。名声这个东西,说无用,也无用,说有用,千金难买。比如此时,高惠指控大德寺的僧人犯案,并没有人出来质疑,大家都在观望和审视,说明内心深处对大德寺的操行并不深信。可一旦事情牵扯到了竺无漏,立刻有人站出来打抱不平,可见名声好与不好,关键时候区别极大,名声好的,能拉来人墙挡住四面八方射来的风刀霜剑!

    “我,我没有……没有……”

    高惠拙于言辞,见众人纷纷指责他,仿佛都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只能拼命的蜷缩着身子,委顿于地,却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来。他的心中既迷茫又困惑: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不都是高门世族的贵人吗?他们读圣人书,知晓天上地下的道理,可妹妹被僧人奸污而死,父母气绝而亡,连他这个不识字的田舍汉都知道谁是对的,谁是错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怎么到了这里,在这些高高在上的门阀眼中,反倒是他有了不可饶恕的罪呢?

    慢慢的,高惠的眼前失去了光明,耳朵失去了声音,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似乎被囚禁在一个不知所在的奇怪房子里,然后砰的一声,变化出无数头上生角、满嘴獠牙的鬼怪,在房子里上下飞舞,挥着尖尖的刺,扎着他的脸,他的手,他的脚,他的心!

    “啊!”

    “啊!”

    “啊!”

    高惠猛的站起,双手撕开沾染了鲜血的衣襟,露出精壮的胸膛,双目流着泪,指着大厅内的所有人,状若疯癫,道:“我看到了,你们,你们,都是鬼,都是鬼!鬼……”

    周围的人顿时散开,或嫌弃,或鄙夷,如同看着发病的禽畜,以手遮鼻,敬而远之。高惠的后脑突然受到重击,嘶声力竭的呐喊戛然而止,软绵绵的倒在了千叶的怀中。

    千叶抬起头,他的脸上满是说不尽的哀怜,低声道:“大中正,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可是,将人生生的逼成了鬼,难道就是主上赖以君临四方的凭籍吗?”

    这是《大学》里的经典论述,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背。忠孝仁义信,国才赖以为国,如今将生人变鬼,国将安在?

    张紫华默然!

    顾允闻言,站直了身子,一字字,掷地有声,大声道:“不然!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民心若是变成了鬼魅,哪里还有什么大楚,哪里还有什么主上!”

    他衣袖翻飞,冠带巍峨,凛然正气不可侵,径自走到竺法言跟前,道:“上座,请即刻召来竺无漏,我要当众验他的伤!”

    竺法言依旧闭目不语,从高惠出现开始,他就坐禅入定,再无分毫的动静。竺无觉站在竺法言身侧,双手和什,神态恭敬,可说出的话却分明没把顾允放在眼中,道:“顾府君,高惠小人,他的话岂能听信?何况验的地方太过不雅,有辱斯文。若是当众验过无伤,无漏师弟日后何以自处?”

    顾允怒道:“还来饶舌?方才大中正斥责你,是给上座薄面,一个小小的僧人,胆敢数次干扰官府查案,其心可诛。来人!”

    一花眼的工夫,常跟在顾允身边的那个贴身部曲出现在竺无觉跟前,身手之敏捷,让徐佑暗道一声好。竺无觉倒也镇定,不进不退,反而上前一步,直视着顾允,冷冷道:“顾府君,你要想明白了,我就事论事,何过之有?看看这厅内,有几人信那高惠的话?你年少而居高位,难以洞悉世情,情有可原,可要是一味的逞弄官威,千万别事后后悔!”

    “恫吓我?”顾允气极反笑,道:“顾马,掌嘴!”

    原来这名部曲叫顾马,徐佑见过他三四次,名字这么怪,应该有什么说法,改天要问问顾允。至于顾允出面整治竺无觉,徐佑虽然觉得没有必要,可也没什么打紧,竺无觉不是竺法言,打就打了,佛门不至于因此跟顾允这个正当红的太守结怨。

    “阿弥陀佛!”

    顾马正要动手,随着一声佛号,心口攸忽剧痛,双手双脚仿佛被无数条丝线束缚,然后一股若有若无的柔和真气包裹着他的身子,将他轻飘飘的荡开,到五步外方才落下站定。

    竺法言终于睁开了眼,昏聩溷浊的眸子里满是洞彻一切的光芒,道:“府君莫恼,高兰之死,虽有缘由,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大德寺难辞其咎,老僧自当还高氏一门公道!”

    张紫华没有制止顾允的冲动,因为他心里清楚,顾允的脾性见不得不平,制止也没有用,再者他也想看看,到底竺法言什么态度,是决定包庇到底,还是挥泪斩马谡?

    跟那些士子们不同,张紫华早就能够肯定竺无漏就是元凶,不是因为他信任高惠,而是因为都明玉。天师道今日摆下这么大的阵仗,都明玉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要怎么收场?仅此一条,就能明白,竺无漏的阳峰定然有短时间内不可恢复的伤势,要不然跟随竺法言前来参加雅集的,不会是竺无觉和竺无尘。

    这几个月,竺无漏四处交好扬州名士,谈佛论玄,吟诗作文,雪僧的名号越来越响。不问可知,身为竺法言最器重和疼爱的弟子,将是本无宗这一代无字辈里领袖群伦的重要人物,像这种最适合扬名借势的雅集,他怎会不来?

    不来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受了伤!

    “这样说,上座是承认竺无漏的罪行了?”

    顾允的质问如同重锤,敲打在那些替竺无漏出头的人的心上,一时面面相觑,震怒有之,惶然有之,还有人垂头丧气,用吃瓜群众徐佑的话说,估计三观都崩塌了!

    正当众人各有心思的时候,竺法言却摇摇头,道:“不是他!”

    “嗯?那是谁?”顾允正色道:“请上座明示!”

    竺法言叹了口气,道:“无觉,跪下!”

    “啊?”

    竺无觉张大了嘴巴,浑然失神,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跪下!”

    竺法言瘦弱身躯,老朽枯干,可这一声跪下,却如同狮子怒吼,雷动九霄,震得人人脚下不稳,几乎摔倒。唯有都明玉屹立不动,稳如泰山,他身边的千叶脸色微微一白,又恢复了原状。

    徐佑强撑着没有摇晃身子,但他被誉为少年天才,眼力绝到,竺法言这一声的威力虽是冲着竺无觉去的,其实有大半攻向都明玉,算是小小的教训和反击。只是没想到都明玉的修为如此深厚,负手而立,轻描淡写的化于无形。

    其他人文弱书生,没有武学根基,仅仅声波入耳,就受了池鱼之殃。徐佑幸好站的离都明玉稍远,否则的话,什么年轻一辈中武道第一人的传说立刻就得破灭。

    竺无觉扑通一声,双膝着地,骨头已然尽碎。他的脸扭曲成了可怕的模样,然后从耳鼻口眼七窍中流出血迹,顷刻间染透了白色的僧袍。

    “师尊?你,你这是……”

    竺无尘吓的手足无措,跟着跪下,双手伏地,颤颤不敢言语。竺法言站了起来,沛然不可御的强大气息弥漫四周,让人不敢仰视,他淡淡的道:“无尘,念《萨婆多部十诵律》!”

    “是……弟子遵命!”

    竺无尘盘腿跌坐,口念《十诵律》,煌煌梵唱,威自佛出,使人心生敬畏,俯首帖耳,不敢逾矩。

    竺法言缓缓道:“竺无觉假冒竺无漏之名,奸污良女,以致三人丧命,此罪为波罗夷,永堕不如意处!”

    波罗夷为佛门戒律中六聚罪之首,含杀、盗、淫、妄之恶行。《十诵律》规定,永堕不如意之处,也就是所谓的“弃”,困于阿鼻地狱,永生永世,不复为佛门清众!

    竺无觉有杀、淫、妄三罪,称三波罗夷,对佛门而言,已然罪无可恕!

    “弟子知罪,求师尊,师……”

    竺无觉竟体会到了高惠昏死前的那种压抑惊恐的感受,失去了六尘六识,看不见人,听不到声,闻不到味,只有嘴巴勉强能够吐出几个字,却只是下意识的想向师尊求饶。

    虽然,他浑浑噩噩,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知罪”这两个字,已经足够了!

    竺法言再不看一眼,长长的僧衣袍袖一甩,转身往门口走去,道:“比丘犯法,于民同罪,今日逐你离开大德寺,交给官府惩处。无觉,你修的不净观,当知如何解脱烦恼!”

    话音刚落,竺无觉双齿猛的一咬,舌头齐根而断。

    竺法言闭目,垂眉,脚步不急不缓,黑色的僧衣消失在楼梯尽头,只留下一声阿弥陀佛,回荡在所有人的心头。

    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这才是真正的佛法,

    除此之外,皆为邪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