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一百一十章 围观
    新定品的二十人,有十七人都是盘踞在二楼和三楼的士族子弟,一楼那些人里,只有三人入品,分别是徐佑、胡信、纪英。

    观壶吟诗的关卡,陆会选了五人的诗,张墨本来就有资品,撇开不说。其余四人,胡信虽然素质差了点,但诗才不错,被张紫华选中在情理之中。谭乐和姬玉堂纯属凑数,一到张紫华面前,口齿不灵,文才更差,立刻被刷了下去。倒是纪英,因为陆会说了好话,文才诗才也过得去,被定为下下,虽是九品,可好歹算是入了品级,堪称大喜。

    同舟而来的五人中,白承天被挡在了第二关,徐佑、张墨、纪英都或入品或升品,只有陈谦没能让张紫华看重,落的郁郁寡欢。

    在徐佑两人闭关的七日,张紫华也没闲着,和士子们游山玩水,或出题考究,或暗中观察,对他们的水准了然于胸,所以没有耽误太久,天光一亮,定品结束,由徐佑提议,请顾允作画,以兹纪念钱塘湖雅集的盛事。

    顾允慨然答应,命顾马取来画纸,摊开在长长的案几上。人群中也有雅善丹青的画师,名为杜安,是东阳郡的士族,见状大吃一惊,急忙凑到跟前,以手抚摸,确定不是几张画纸 桥 接而成,惊道:“府君,这样规制的画纸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何处得来的?”

    “此为由禾纸,九尺长,四尺宽,是钱塘县洒金坊的匠人所造。我也是偶然得来的,因为此纸可以保持墨迹经年不散,既不会皲裂,也不会脱色,比起缣帛,巧夺天工,实为我辈作画的至宝!”

    顾允打起广 告来不遗余力,反正徐佑交代他的事,一定要做的尽善尽美。杜安啧啧称奇,候在案几边,时不时的伸手摸上一摸,如同遇到了国色天香的美人,恨不得抱在怀里须臾不离。

    其他人也都围拢过来,但凡读书写字,都要跟笔墨纸砚打交道,看到这样稀奇的大纸,跟多年来工部规定的规制完全不同,立刻来了兴致,这个问问怎么造出来的,那个问问洒金坊在哪,新鲜事物的吸引力非同一般,要不是顾允忙于作画,他们真可能问出十万个 为什么。

    两个时辰后,一幅钱塘湖雅集图画成,从缥缈荡漾的钱塘湖,到独立湖心的孤山,再到山中小道,万株梅花,听涛竹海,无所不容。然后是孤山山巅的雨时楼,楼内高朋满座,胜友如云,或席卧于地,举杯换盏,或结伴凭栏,远眺江河,意境深远含蓄,气韵生动传神,无不惟妙惟肖。更难能可贵的是,画面长而不冗,繁而不乱,严密紧凑,如一气呵成,流畅无比。

    杜安惊叹道:“意存笔先,画尽意在。府君,以我拙见,比起你早前的山水和人物画,似乎这半年来又有不小的精进。”他的画作在扬州名气不算小,东阳郡又是顾允父亲任太守,彼此相熟,算是神 交的画友,眼力和见识都在水准线以上。

    顾允笑道:“多亏了一位朋友的提醒,让我领悟了迁想妙得的境界,所以这段时日略有寸进……”

    徐佑对他有过交代,迁想妙得的事不可对外人讲,全当是他自己的体悟,要不然顾允急着为徐佑扬名,哪肯把功劳独占?

    “迁想妙得?”

    杜安心痒难耐,这是什么高深的境界?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正要继续追问,张桐拉开了他,道:“杜彦先,画作的事我们不懂,你私下里再向府君请教。现在先让我找找,看自己在画中何处……”

    杜安笑骂道:“就你性急,不必找了,三楼东侧那个尖嘴猴腮的人,就是你了!”

    “是吗?我瞧瞧,嘿,府君妙笔生花,画的可真像!”

    又是一阵大笑,凡是有张修永在,就不会觉得烦闷。大伙纷纷发表己见,自然都是溢美之词:“笔迹周 密,紧劲连绵如春蚕吐丝”、“画人物衣纹用高 古游丝描,线条紧劲连绵”、“春云浮空,流水行地”、“敷染容貌,以浓色微加点缀,不求晕饰,更显精致”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等赏过了画,众人请张紫华在画上题诗,然后收集这几日来所有士子吟唱的诗赋,整理成册,只等下山之后,结集对外发行。

    文人雅集,既为定品,也为扬名,更为传唱,所以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结订成册的诗集要在市面上流传,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热度不减,有热度就有人气,人气日积月累,就有了名声。

    文人重名,所以此事很是要紧,张紫华交给陆会操持,算是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又是一番热闹,已到了午后,浩浩荡荡一群人从孤山下来,走段家桥上岸。还没到岸边,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要不是钱塘县的衙役拦着,估计徐佑他们连桥头都过不去。

    顾允笑道:“这都是为了看你而来……”

    话音未落,响起震天的呼喊声,“徐郎君,徐郎君在哪?”

    “快看,快看,哪个是徐郎?”

    “人面桃花,自是人中至美的那一个!”

    “诗至美,人未必!”

    “暗香浮动月黄昏,此句道尽了世间的诗情,可想是个温柔君子!”

    “徐郎,可有妻室了吗?”

    各种杂音钻入耳中,甚至有大胆的女郎也不管不顾谁是徐佑,拿着贴身的丝帕、香囊和水米分往这边扔过来。大多士子抱头鼠窜,只有张桐恬不知耻的捡起扔到脸上的丝帕,放到鼻端嗅了嗅,还不停报以微笑,状极酣畅。

    好不容易从人海中脱身,大家一个个狼狈不堪,有几人的腰带都被扯掉了,互相指着大笑一番,然后就此辞别,各奔东西。折腾了一日夜,谁也撑不住了,早点回去休息才是正经。

    顾允公务繁忙,耽误这些时日,回吴县之后不知要忙成什么样子,也就没有和徐佑同回静苑,只是交代他过了年到吴县一晤。其他人也纷纷来跟徐佑道别,不少脾气相投的人还约定了再见之期,比起雅集前在西村渡口无人搭理的窘境,几乎天壤之别。

    曲终人散,徐佑正要离开,左彣带着吴善和李木出现在身后,齐齐喊道:“郎君!”

    徐佑回头,笑道:“你们可算是追过来了,刚才人太多,还怕你们没跟上。走,回家去,一晚没睡,眼皮子都睁不开了!”

    “郎主,不可”

    吴善和李木同时阻止,徐佑奇道:“怎么了?”

    “何郎君交代,让郎主先去找家逆旅避一避,等晚上无人再悄悄回府!”

    徐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风虎,什么情况?”

    左彣苦笑道:“静苑门口也候了不少人,争相目睹郎君的风采……”

    徐佑愕然,道:“我在山上这七日,到底发生了何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