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寒门贵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 闲来饮酒
    “简单点说,儒家拿得起,将责任、抱负、理想握在手中,愿意倾尽性命为世间制定行之有效的规矩;道家想得开,出世入世皆在有为无为之中,道法自然,顺天应命;佛家嘛,讲究放得下,功名利禄、富贵得失、悲欢离合、嗔恨嫉妒、忧悲苦恼,世间所有,全部舍弃,一心向佛。”

    徐佑坐在蒲团上,尝着方绣娘刚刚做好的蜜橙糕,钱塘湖雅集中说的那两个佛经故事也早已流传开来,苏棠饶有兴致的讨教,并问到了儒佛道三家的区别。

    听了徐佑深入浅出的讲解,苏棠的神色里暗藏着几分惊讶,道:“听别人讲三家的异同,虽引经据典,千百句仍旧不能说的清楚明白。可郎君短短数言,我却仿佛触摸到了三家的真义。莫非这就是《学记》里说的‘能博喻,然后能为师’?郎君可为百人师!”

    《学记》是《礼记》的一篇,系统而全面的阐述了教育的目的及作用,以及如何为人师表。其中很多理念,跟后世的教学理念十分相近,足见古人的智慧一点都不逊色今人。

    “孔夫子不过三千人师,我岂敢为百人师?女郎谬赞了!”

    “郎君太谦虚才是,能够通晓三家典籍,如何不能为百人师?”

    徐佑叹道:“通晓?谈何容易!儒家既要生前事,也要身后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然后还得青史流传,万世景仰;道家只在乎活的舒坦随意,并不介意死后的日子是什么样的,成仙得道固然好,死后成灰也不要紧;至于佛家,佛家看重来世,不重今生。今生的苦,是上世的业报,今生的善,可为来世积福。所以无嗔无怒,无喜无悲。这三家无不包罗万象,浩瀚如星海,你我所知,只是皮毛,自然不足以为人师!”

    苏棠陷入了沉思,这些年来,儒家渐衰,道家正盛,而佛家奋起直追,三家互相影响,又互相融合,但本质上的区别并不因为谁势大、谁势小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儒,仍是立德、立功、立言的那个儒,要死而不朽;道,仍是法地、法天、法自然的那个道,要归根复命;佛,仍是明心、见性、悟道的那个佛,要普度众生!

    “刚才我说错了,郎君微言大义,对三家看的如此通透,足可为千人师!”

    “越说你倒是越夸!”徐佑失笑道:“这点道理最浅显不过,你啊,就会给我脸上贴金。”

    “脸上贴金?哈,金身佛像,郎君是要成佛吗?”苏棠双手托腮,宽松柔软的香袖褪下,露出皓白晶莹的玉腕,道:“听说大德寺的和尚想度你出家?”

    “没有的事!”

    徐佑断然否认,道:“竺上座同我聊了几句佛法,看我没有慧根,也就不提了。”

    “是吗?”苏棠笑了起来,眸子里闪着淡淡的光,道:“郎君似乎对佛家很抵触啊?是放不下世俗中的名利,还是放不下某位蕙质兰心的美人呢?”

    徐佑端起茶杯,轻轻一摇,闻着扑鼻而来的清气,笑道:“名利我所欲,美人亦我所欲!”

    “若两者不可得兼?”

    徐佑饮了口茶,道:“舍美人而取名利!”

    苏棠扑哧一笑,长长的眼睫毛微微眨动,道:“郎君果然与众不同!但凡男子,都喜欢在女子面前表现的深情款款,不管真假,至少面子上装的很像!你倒好,开宗明义,就是爱名利,不爱美人。如此狠心,难怪连袁青杞那样出众的门阀女郎,也舍得退婚了之!”

    袁徐两家结亲时,天下轰动,到了退亲时,足足过了这么久,才有消息传到钱塘,人无势则无名,这个世界一直都很现实。

    徐佑脸色一正,道:“袁家女郎是天上神仙也似的人物,嫁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本就委屈的很。徐氏突逢大难,家道中落,门第间的差距更是天上地下。退婚,非我对袁青杞不满,而是不能为,不敢为!”

    瞧他说得前所未有的郑重,宁可将自己贬低的一无是处,也不让袁青杞的名声受损,苏棠只觉得心头似乎有某种东西被触动了,柔柔的,连带心情也温柔了起来。

    她歉然道:“是我失言,郎君莫怪!”

    徐佑站了起来,走到门前,看着院子里的景致,脸上挂着笑,却说不出是喜是悲,道:“过去的事,不必提了!”

    苏棠跟着来到身后,感受着冬日的寒风钻进衣服里,让肌肤泛起细小的颗粒,眼眸始终凝视着徐佑的侧脸,轻声道:“郎君其实很喜欢袁女郎的,是不是?”

    徐佑对袁青杞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她在袁氏女郎的身份之外,还一定掩藏着某种神秘和复杂的背景。

    漂亮的女郎惹人遐思,神秘的女郎惹人好奇,而漂亮又神秘的女郎,注定对一般的男人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幸好,徐佑并不是一般人,他对袁青杞虽然好奇,却足以克制,而且漂亮又神秘,在某种意义上,预示着难以估测的危险。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徐佑岂肯轻易的以身犯险?

    “莹心炫目袁青杞,世间应该没有人不喜欢她!”徐佑转过身,目光在苏棠脸上打了个转,道:“只是你……”

    苏棠一愣,道:“我怎么了?”

    “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也对这些俗不可耐的儿女情事感兴趣。”

    “哦?”苏棠奇怪道:“那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你啊……”

    徐佑笑而不语,正好有枯叶吹落肩头,拿在手中轻轻一弹,化作了满地的尘埃。

    苏棠被他吊胃口吊的越发急切,追问道:“说啊!”

    徐佑拍了拍手,双手抱臂,好整以暇的道:“想知道啊?那先告诉我,晚膳有好吃的吗?”

    苏棠发了会小呆,玉手扶着门框,遏制不住的娇笑起来。直至笑弯了腰,连垂下的秀发散乱也不知晓,柔软的腰身在襦裙的包裹下露出不可遮掩的曲线,微微隆起的臀部透着让人食指大动的媚态。

    徐佑移开目光,干咳了两声,道:“有这么好笑吗?”

    苏棠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郎君就是惯用这种法子来骗吃骗喝的吗?”

    “读书人的事,怎么能说骗呢?”徐佑叫屈道:“绣娘做菜好吃,我这人又不喜欢吃白饭,所以得靠智慧赢取在镜阁吃饭的机会!你入了我的套,愿赌服输,不许反悔!”

    苏棠又笑不可遏,道:“好了,我已经吩咐姊姊准备晚膳,你在孤山多日,想来也没吃好。等下管叫你大饱口福!”

    苏棠没有说谎,方绣娘的厨艺实在过硬,做的晚膳丰盛又美味,徐佑放开肚皮,胡吃海塞,浑不把自己当外人,也顾不得什么仪态风度,风卷残云,一扫而光。苏棠陪着吃了少许,便放下了碗筷,笑吟吟的看徐佑狼吞虎咽,若是别的人如此,或许会显得粗俗不堪,但徐佑毫不遮掩的对美食的欣赏,加上爽朗的笑容,倒是真性情的可爱!

    时间慢慢的流逝,等天色渐暗,围在静苑门外的人群终于散去,左彣过来接徐佑,和苏棠告辞离开。从后门跟做贼似的溜进院里,何濡、山宗、秋分、履霜、冬至等人都等候在暮色下,看到徐佑,秋分本能的想要冲过去,脚步迈出却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何濡他们,忍住了心中的思念和冲动。

    现在的小郎不是在义兴时的小郎了,他的身边除了自己还有很多的人,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不能再同过去一样任性和妄为了。

    “恭喜七郎,载誉归来!”

    何濡心情略有些激动,他跟徐佑谋划这么久,终于不可能之中打开了一扇可以容纳一人踽踽而行的生门,道:“孤山一行,七郎大才天下咸知,我们在静苑之中也感同身受!”

    徐佑走上前去,轻轻的抱了下何濡。只有他们两人才明白,此次钱塘湖雅集的真正影响,隐藏在表面的风光之下,将成为今后的重大转折点,路该如何走,不再浑浊不清,而是有了确定的方向和目标。

    山宗抓了抓头,苦恼着道:“就是外面那群如狼似虎的女娘们让人受不了……”

    众人大笑,徐佑拍了拍他的肩头,调侃道:“养精蓄税,改明再有女娘们聚集门前,我准备让你出面应对!”

    “啊?”山宗傻了眼,道:“七郎,我不行,我这人太老实了,若被那群女娘围住,除了一死,再没有第二个可能!”

    “那就美人裙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徐佑一边说一边笑着走到秋分身边,随手揉乱了她的发髻,柔声道:“我回来了,不必担忧!”然后一挥手,道:“摆酒,今晚咱们和明月同醉!”

    想法是好的,但老天爷有点打脸,晚上无星且无月,黝黑不见五指。但是并没有波及众人的心情,点燃了白烛,所有人坐在厅堂中饮酒作乐,久不曾唱曲的履霜抚琴高歌,听的李木吴善等部曲如痴如醉,徐佑向来有节制,酒不过量,保持绝对的清醒,只是今晚实在是自离开义兴之后最舒心惬意的时光,短暂的放纵了片刻,悄然醉去,如飞上九霄,飘飘欲仙!

    (这几天一直在医院,老婆生孩子,万幸母子平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