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魔幻 > 鏖仙> 第二百六十五章 耀海入梦之害怕
    “冥婚”二字,如霹雳在灵宣洛头顶炸响,炸得他晕头转向,怔怔看着莲池中的狞灭,不知该如何是好。

    “姑姑,这……这绝不是师傅生前的心愿,你的固执,究竟是为他人,还是其实,其实根本就是为你自己?”

    绝望再度袭来,烈冰宫里的寒冷带给他的痛感,相比龙牙镜里的烈焰,犹胜千倍万倍。她忽然令他害怕,只想从这空旷的宫殿逃走,可两只脚又似在青玉石地上生根,她若不走,他就没法挪步。

    最后一句话,问得曦穆彤肝肠寸断,却依然面色无改,道:“为谁都好,没有先生代我去死,我的仙元就已经散作了星辰。我与天抗争五百年,最后保全自己而失去了他。不说先生,只说你第一位师傅竹月,不也是同样道理吗?所谓的逃脱厄运获得新生,其实是一命换一命,该死之人不死,就必会由他人替换,以维持天道平衡。宣洛,这种事不可再发生第三次,再也不能有任何人代替我死,绝不会了!”

    她这番道理,是算有理还是无理?灵宣洛浑浑噩噩,无力细加分析,只觉得汗从额角与背脊冒出来,又结成冰,冻得他不停哆嗦。

    他这还算是仙人之躯吗?倒不如去掉仙根,做回凡人,把她从烈冰宫劫走,然后寻一无人之境,守着她终老,等老死而去,也算是还给她灵珠里孕育的一生,之后随便她再想怎样,也与他无关了。

    可是,交还生命容易,感情又如何交还?舍不下她,与她赐命这事无关,全因他心中对她的爱与敬。

    他更不会如她那般走极端。他有执念,也同样固执,可到关键时刻,哪怕再艰难,他也懂得放下,她为何就做不到?

    他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对于她的话,看不出是赞成还是反对,只冷然道:“姑姑,宣洛有要事在身,不能长留烈冰宫,临走还有疑问,不知您能否告知……”

    曦穆彤躲开他的视线,稍一停顿道:“你问吧。”

    灵宣洛道:“雪狼泣月的天象结束后,你隔空传来消息,告诉我香丽与桑雅换魂成功,她们皆已平安,其实是香丽平安,桑雅罹难,是这样吗?”

    曦穆彤肩头一颤,不置可否。

    灵宣洛道:“当时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我作为盟军主力,不可有半点分心。姑姑从大局出发隐瞒实情,我能理解,可此时战火平息,我的心也随之平静,无论有多么不舍桑雅,也得坦然接受现实,所以姑姑可否直言相告,她是真回不来了?”

    曦穆彤不得不走向他,从袖中取出一粒曦穆灵珠,递给他道:“这是灵儿。”

    简单的回答,令他从四肢到心都陷入麻木,木纳地接过灵珠,眼泪已成串打落,“灵儿平安回来了,这……这就好,至少我还,对得起这位朋友……”

    曦穆彤不忍看他,侧过脸道:“世事无绝对,当时我将一粒灵珠抛入褐血潭,香丽若能接到,收进她吐出的蓝孔雀妖元,以及桑雅残碎的灵魂,哪怕仅有一缕,也能助她有一日复生。故而你的疑问,只有香丽能答。你迟早要与她相见,也不急在这一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