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历史 > 大宋小郎中> 第770章 无颜见父母
    对于相对势力弱一些的另外两个王国来,这确是个好消息,他们结成联盟之后,确实可以保证自己这一方的平安。另外一方作战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采取消极对待的办法,对第三方,依旧保持着战略威慑,以换取继续的和平相处。

    这也是马儿敢国王心中打的如意算盘,所以他一听到这个消息,当真是心花怒放,道:“我的儿,你的这个决定为父完全支持,你需要为父帮你做什么?为父马上派人护送你去迎亲,并且将我国内高手都通通带上,一定要办成此事。”

    扎桑王子想了一下:“这场比试不能够由别人代替的,必须要亲自上阵,所以你派再多的高手去也没什么用处,最后还得你的儿子我亲自上马才行,高手要带的,但是他们只是要办些琐事,最终还得我亲自出马,我来找你商量是一个,还有一个棘手的事情需要让你知道,那就是多玛的王子,肯定也会前往迎亲的。这个家伙是我的老对头,我得想些办法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才好。”

    马儿敢国王点点头:“多玛国王的这儿子的确有些才能,不过他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太注重面子,你只需要当众扫他的面子,他很可能就会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扎桑王子不由一愣,随即欣喜问道:“父王,你是如何知道的?”

    国王得意洋洋的一捋花白的胡须,道:“上一次我们与他们讲和之后,双方歃血为盟永不开战,谁都知道那是屁话,当时喝酒的时候,那位多玛王子好酒贪杯,了些让他爹听着不舒服的话,结果他国王老爹也是喝醉酒了,便当众呵斥了他。这位王子恼羞成怒之下,竟然差点自杀了,幸亏侍从阻止的快,但还是把他脖子划到口子,看得出来这子的确很重面子,你只要当众羞辱他,这子指不定就抹了脖子,不就灭掉了你眼前的障碍了吗?哈哈哈哈。”

    扎桑王子也捧着大肚子仰天大笑,嘴角却充满了狰狞。

    ————————

    杨仙茅带着叶多离开了马儿敢皇宫走出老远之后,叶多才凑上前低声对杨仙茅道:“公子,这件事我没做好,没能达到您的要求,实在抱歉,这马儿敢国王十分倔强,老是觉得我们买马是为了对付他,不肯多卖,无论我如何做担保都没用哎,这没办法。”

    杨仙茅好整以暇的吐了口气:“无妨,这条路走不通,我们换一条走也就是了,不是还有多弥和多玛,还有吐蕃的众多的部落王国吗?我们挨个的去,总能找到我们满意的结果。”

    叶多却没有杨仙茅这么自信,他挠挠头道:“据我所知,反正根据我跟他们打交道的结果,这多弥王国的国王和多玛王国的国王跟马儿敢的差不多,同样心存警惕,不愿意多卖战马给我们的,充其量能拿到几百匹就不错了。”

    “事在人为吧,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杨仙茅心中有些无奈,这是他出发前可没有料想到的,原以为凭借凌霄尊者弟子这么强悍的地位出手的话,对方不看僧面看佛面多少会给些面子的,却没想到还是基本算得上铩羽而归,只希望后面的行程不至于像这一次那样令人沮丧。

    不过,既然对这一去的结果并不抱多大希望,所以杨仙茅也就懒得日夜兼程了,几乎是信步由缰的往前走,沿路的看看风景,也可以让他紧绷的心神得到一些松弛。吐蕃的异域风光的确与众不同,若只是为了欣赏这美丽的景色,倒是足以让人心情愉悦的,可是到底心中还夹杂着沉重的心事,所以景色看在眼中也就没有那么出彩了。

    这一日,他们游游晃晃,终于来到了多弥国的都城。

    远远看见都城的杨仙茅有些感叹,多弥国在吐蕃的众多部落中算得上比较大的,可是这楼实在是无法让人恭维。除了城门楼还略有些雄伟之外,其他的城墙只能叫做土墙而已,也就两三丈高。

    再往前走到了城门楼下,忽然,杨仙茅咦了一声,因为他惊讶地发现居然有人站在城门楼上迎着寒风,衣服猎猎作响,跟城楼上插的旗杆的锦旗一般,却不知在哪干什么,城楼下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的异动,也仰着头在那里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那人却兀自不直不觉,只是满脸悲切,仰望远方嘴唇蠕动,不知所云。城楼上距离他几丈之外,数十个随从正苦苦哀求他冷静。

    叶多也看清楚了城墙垛上站着的那个年轻人,不由大吃了一惊叫到:“王子殿下,他是王子殿下!”

    杨仙茅大吃了一惊,忙问道:“哪位王子?”

    “多玛国的王子,名叫普布,他怎么跑到多弥国来了?而且还在多弥国的城门楼上。”

    杨仙茅立刻凝神静气仔细倾听,他的修为远超常人,只要用心倾听,很快便听到了城楼上站在那满脸凄然的普布王子所的话:“爹娘,孩儿辜负了你们的期望,丢了我们多玛国的脸,实在没脸回来见你们,儿子还是以死谢罪吧。”

    刚刚听到他嘟囔的这几句话,还没等杨仙茅出声阻止,就见城楼上的普布王子从腰间仓啷一声抽出一柄长剑横在脖子上,就要抹脖子。

    杨仙茅早已知道他要做什么,嗖的一声,一枚梅花针划空而去,正中他的胳膊肘。

    普布王子手中长剑拿捏不住,当啷一声坠落城楼之下,嗖的一下插在了泥土之中,剑柄兀自轻轻颤动。

    普布王子惊讶不已,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手臂一麻,握不住手中长剑,待到他仔细一瞧,才发现右臂赫然插着一枚又细又的梅花针,原来是有人阻止了自己的自杀。

    能够将一枚入水不沉的梅花针射上数丈高的城楼,准确命中自己的穴道,这等本事当真让人瞠目结舌。

    普布王子又惊又喜,目光望向城下,在稀稀落落的散落四周仰头望着他的众人,期待找到那个武功绝顶之人,若是能拜此人为师,未必不能找回面子。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射出了这枚梅花针,但是他猎豹一般的感觉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人群中的杨仙茅那超出常人的气势,于是目光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杨仙茅淡淡一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若是这就要去死,那你永远长不大的。”

    杨仙茅这几句话声音并不高,却已经清楚的传到了普布王子的耳朵中,他惊喜交加,果然就是这个人救了自己,立刻抱拳道:“多谢少侠救命相劝,少侠稍等我这就下来相见。”

    这普布王子倒是性情中人,要死马上死,不死马上又不死了,他快步如飞三步并作两步登上城楼,沿着台阶飞速奔下,穿过城门洞来到城外,杨仙茅的马前抱拳拱手深深一礼道:“请问少侠尊姓大名?”

    叶多一见这个情景,立刻发现了,这是重要的商机,因为多玛王国虽然比多弥王国要一些,但是也有众多战马,如果能够跟这位王子扯上关系,或许能从他们那得到更多的战马,于是他赶紧上前解释道:“王子殿下,这位是大宋来的一文道长,署名杨仙茅,乃是大名鼎鼎的凌霄尊者的亲传弟子,到吐蕃来游玩的,多弥国也是我们去的目标,没想到在这竟然遇到了王子殿下,不知王子殿下这是所为何故?”

    普布王子来不及回答叶多的问题,他已经被叶多所介绍的杨仙茅是凌霄尊者亲传弟子这句话所震撼,惊骇无比,还有满心欢喜上下再次打量了一遍杨仙茅,随后抱拳拱手一躬到底道:“原来是天地间第一修仙高人凌霄尊者的弟子,难怪如此了得,请受王一拜。”

    杨仙茅忙翻身下马,将他双臂托住道:“殿下不必如此客套,你我兄弟相称即可。刚才我听殿下所是与人争斗时受挫,却不知是怎么回事。”

    到这事,普布王子脸上满是羞愧,左右扫了一眼,见还有不少人在那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便压低声音道:“请道长与我进城,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聊。”

    杨仙茅点头答应,普布王子将地上长剑抽出,还回剑鞘,领着杨仙茅进了城,他的随从惊魂未定地跟在后面。来到城里一处豪华客栈,点了一桌酒席,临街而坐,并叮嘱店家不许任何其他人上来打扰,酒楼之上便只有他们三个。”

    坐下之后,普布王子端起酒杯先敬了杨仙茅一杯,之后才叹了口气:“来惭愧,我也知道这多弥王国的公主殿下比武招亲,四海不少豪杰前来应战,我受父皇之命也来想把公主迎娶回去,结果不料今日上午一战,对手却正好是马儿敢的扎桑王子。原本我的武功与他相差无几,真要平时搏杀,鹿死谁手也未可知,偏偏这子诡计多端,要与我打赌只能点到为止,而且谁出第一招谁就算输,要向对方磕头认输,退出竞争,我并不知道他有什么阴谋,认为这个赌注倒也无妨,于是便答应下来。没想到这子不知道从哪学了一个怪招,一招使出竟然将我打翻在地。”

    “出其不意是有些难以防范的。”

    “是啊,他那一招只是招数巧妙,并没有真正伤到我的性命,真要心生死搏杀,就算中他这一拳,我一样可以再战,而且我也有信心能把局面扳回来,但是先前的赌注已经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他逼着我磕头认输。我怎么能向他这种卑鄙之人磕头。悲愤之下,我决定自刎城楼,无颜回家乡见父母,所以才跑到城楼之上想自杀,没想到遇到了少侠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