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不过,在很多情况都不明朗的情况下,这一切仅仅只是构想,还不能当做实践。【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但是,纪秋年作为一个穿越者,他从来不缺乏冒险精神,更何况用他的话来讲,主角就在他身边,把主角保护好了,怕个啥?

    不服来战啊!

    只要你干得过主角的无敌光环!

    基于这样的心里,纪秋年的胆子的确大了不少,再加上他所推测出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纪秋年已经大致猜出些许,反正已经是一个崩坏的甚至是可以说是阴谋的世界,他就让这个世界更加崩坏又有什么不可?

    就在纪秋年用这样的借口劝解自己时,许久不出现的大保健再次出现了,特殊的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金属音回荡在纪秋年耳边,那声音带着浓浓的劝诫,或者说警告。

    【大保健:宿主,虽说你的那个姊妹篇的设定很好,我相信如果将这个那个书的设定沿用到云梦仙宗上,绝对会给云梦仙宗得到更多的利益,或者是傲视整个九州大陆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宿主你有没有想过,那种体系再好,也终归不是这个世界现在能够出现的,难道你就不担心,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吗?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那么做。】

    纪秋年眉头一凝,声音有些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道:“你知道我的新书,果然这一切都是阴谋,对吧?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会答应你。”

    说完后,纪秋年笑了笑,重新看向白夜,问道:“酒池肉林你通过的速度让我震惊,不过,你知道酒池肉林中不只有通关印章吧。”

    也许由于纪秋年因为确定了所有一切都是阴谋后,内心处潜在的忧虑让他玩世不恭的笑容卸下,多了几分认真,让白夜也有些熟悉,旋即放下心房。

    白夜从怀中掏出一样玉质的小瓶子,摇了摇,里面发出叮咚的脆响,听起来里面装了某种液体,不过不是很多。

    就在那个白玉瓶亮出来的那一刻,纪秋年的眼睛立刻亮了,对着白夜笑了笑,道:“对,就是这个,一梦万年,这里面装了我亲自酿的酒液,喝下后,大概会让你立刻悟道吧,不过看来你也不像是我所认为的君子啊,我可是把这个玩意放在酒池肉林中蛇姬的被子底下,那种私密的地方通常都是蛇姬主动带人进来,光凭着自己根本不能进去。看来,我没看图像的时候,错过了很多好事啊。”

    听到纪秋年以为自己和女子有染,白夜就算再怎么觉得眼前人极为陌生,也忍不住有些惊惶,道:“我绝对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什么也没做,我说的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秋年!你怀疑我什么都行,可是你绝对不能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白夜腼腆的脸因为着急竟然有些狰狞起来,看起来焦急万分,不过纪秋年倒是非常平静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略有些欣慰的道:“不过我很开心,最起码你身体没有毛病,不是我说,实在是我那炼药师叔脾性太差,我真的不想和他面对面,那样我会发疯的。真得不知道以他那种心性,怎么登上元婴期的,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直到纪秋年说出这番话后,白夜才如梦方醒,立刻平静下来,不过还是带着一点担心和焦急,道:“秋年,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纪秋年摇了摇头,将自己的秘密掩埋,不过心中却有些疑惑,既然白夜和他另一个人格在一起,按道理来讲,另一个人格才是主人格,对于幼年或者长大的事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但是,主人格却没有他们的秘密告诉白夜,那是不是说明主人格还不是真正信任对方?

    纪秋年脑海中千回百转,不过还是回道:“我没有发生任何事,只是突然感悟了一下人生,觉得之前的自己太无趣了,打算重新换一种活法,倒是你,这个东西你为什么不喝?”

    白夜神色焦急道:“不,我还是喜欢原来的你,为了我变回来好不好?”

    纪秋年眨了眨眼睛,神情有些无奈,道:“这个恐怕不行,因为我选中的道不再是原来的了,二十一种更轻松的,这种道才是最适合我的,如果硬要变成以前,我绝对会变成一个废人。”

    白夜抓住纪秋年的肩膀,狠狠摇晃,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是原来的我,绝对不会因为你变成废物而有所舍弃。我知道,你还没有原谅我是不是?!所以才找这种借口!可是我当时真得有难言之隐,所以一切都不是我所愿。”

    不过却没等白夜继续说下去,纪秋年就打断了对方的话,道:“不管咱们以前到底有什么恩怨,我其实一直都不会怪你,说真的,以我现在的立场来说也没有必要怪你,你明白吗?我是这里的大师兄,我要以宗门为第一要事,不想说什么爱恨情仇。”

    白夜不敢置信地抬起头,道:“难道他就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就在纪秋年头疼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从远处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紧接着是一阵山崩地裂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穿青衣的人影从其中跳了出来,仰天长啸中带着让人沉迷的豪情,却又夹杂着几分潇洒不羁。

    那个人自然就是第一关试炼的第二名李天笑,李天笑浑身带着一股让人心惊得杀气,不过跟奇怪,这股杀气中并没有丝毫的暴虐,反而是一种悲悯却又带着凌厉的强势。

    李天笑挥了挥手中的青锋,冲着纪秋年极为潇洒的一笑,然后不见他有什么动作,纪秋年身边突然出现了一股风,紧接着李天笑的身影显现了出来,手中的青锋指向纪秋年的脖子,微微笑道:“谢谢你给我的机缘,让我悟出了青莲剑的真正含义,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陪我练上几把,让这柄剑变得更加锋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