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学霸说她见鬼了> 72.第 72 章
    ——

    最近楚然公司的员工很浮躁,具体原因是因为频频出入楚然办公室的那个妹子。【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有人说这是大老板的女朋友,也有人说是未婚妻,更有人说是情人……总之八卦层出不穷,每天都在更换新的版本。这也没办法——毕竟老板的八卦不可多得啊。谁都知道楚然年轻英俊,更是青年中的佼佼者,不但是低调富尔丹更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开公司创出自己的事业。重点是他不拈花惹草,没有仗着自己一张帅脸到处勾三搭四——这已经妥妥甩当下男人一条街了。

    于是大家对那名妹子的身份更好奇了。在一片八卦愈演愈烈中策划部成为一股清流,他们每天兢兢业业每天工作勤奋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只因为他们有一个心悦老板的总监。

    “楚总,财务部那边给出新的预算不足以支撑这次的设计方案,所以我们在考虑要求设计部重新规划。”林红拿着财务报表一板一眼得说。

    “预算的问题可以不用考虑,”楚然把报表放到桌上,“不管如何安达的设计要求永远是第一位。”

    和楚然公司合作的公司叫安达,也是因为他们的订单有很多复杂要求所以设计方案上才出了好多复杂的细节。

    林红还想说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

    “在忙?”柳沛敲敲门,头发上绑着一根发带勾勒得她整个人都小巧玲珑,看到她之后楚然冰冷的面部才有所缓解,“你怎么来了?”

    “路过,所以过来看看,”柳沛笑着走进去,像是没有看到林红瞬间拉下来的脸。

    “楚总,我认为我们之间的谈话不应该被外人听到。”林红斜睨着柳沛微微不屑。

    楚然蹙眉,“她没关系。”

    “楚总觉得没关系,可是对方毕竟不是公司的人员,日后难免会带来麻烦。”林红看着柳沛,“这位小姐,我们正在上班期间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请您自便。”

    楚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不满来形容了,眼底的寒气能让人冻上一层。但这都被柳沛挡了下去,她摆摆手示意楚然别说话,旋即把目光对上林红,视线瞄了一眼她胸前的工作牌。

    “林红……是吧?”

    林红冷冷得看着她,“请叫我林总监或者林小姐,谢谢。”

    “哦,林总监。”柳沛从善如流,“你来到这里工作多久了?”

    林红眉心微挑,“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柳沛笑了,“哦,我是说你来的太晚了可能不知道。这间公司早期我也有融资,”说完看向楚然,后者点点头。她走过来看着林红手头的设计方案,“我记得策划部和设计部是独立分开的部门,好像林总监没资格去要求设计部的设计方案。”

    林红脸颊涨红,就在她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柳沛歪着头又说,“我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所以应该能说上话对吧。”

    然握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除了他之外就是柳沛的百分之三十,剩下则是其他董事的零散股份。柳沛接着说,语气渐渐变成肯定,“所以我在这间公司应该也是有说话权利的吧?”

    “设计部的这几个方案和安达的要求基本符合,财务部的预算也不在策划部的管辖范围内。”柳沛敲了敲桌子,“我是不是应该认为你逾越了呢?”

    林红咬着牙,“你以为你是谁,你又懂什么?!就算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不来公司你也不了解这里的发展情况!”

    “哦,我是不太了解。”柳沛说,“但是凭着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也能把你开除。”

    林红愣愣得看着她,旋即气急败坏,“你说什么?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亲爱的,我要把她开除。”柳沛指着林红对楚然说,突然一副小女生无赖的样子眨眨眼,“你说好不好!”

    林红呆呆得看着楚然,对方眉心都不变得点头,“行,随你。”

    “楚、楚总……”

    “林红,”楚然淡淡得看着她,“我说过很多次,我需要的是一个策划部总监,不是一个对公司所有情况都指手画脚的秘书或者助理。你应该知道。”

    “可我也是为了公司的发展,”林红咬着牙,“我为公司做了这么多贡献,你不应该这样对我!”说道最后已然是委屈愤恨的语气,仿佛被抛弃的人般——柳沛打了个哆嗦,这想法不太好。

    “你为公司做的那些贡献我知道,正因如此我才更要提醒你。”楚然冰冷的视线几乎要让她瘫倒,“别忘了你自己是谁。”

    柳沛失笑,“行了,我就那么吓唬吓唬她。”

    楚然板着脸,“我都做好要开除的打算了你说不要,我的威信呢?”

    “好吧,那就降职。”柳沛立刻明白楚然的意思,对着林红柔声说,“你这个总监位置也别要了,我看你们部那个长头发娃娃脸的女孩不错。让她来做吧。”

    楚然看着她,表情平淡,“才来几天,连公司的员工都记住了。”

    “脑子好,没办法。”柳沛摊开手一脸这又不是我的错。

    林红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她觉得心情忽高忽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但她立刻就明白了一件事,他们在用实际行动告诉自己,她在公司是可有可无的,而面前这个女人却不一样。她是有地位的,她是能决定自己位置的人。

    林红才发现自己办了多么蠢的事。

    “没事就出去吧。”楚然似乎才注意到她,“工作的交接交给你们部的袁潇。”袁潇就是刚刚柳沛说的那个娃娃脸女生,林红再怎么骄纵也知道现在只能出去顺应楚然的要求——否则自己会被开除的。

    柳沛很聪明,她一开始就提出开除自己后又改为调职,让自己明白就算不接受也没关系大不了直接离开。而这一切都是在楚然的眼睛下进行的,更进一步表明自己的地位。林红想着,慢慢得走出办公室。

    就算她不想也没办法,工作不能丢。

    “怎么突然想到把袁潇调职成总监?”楚然漫不经心的问。

    柳沛笑笑,不置可否。“随便说说,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做了。”

    “真的?”楚然挑眉,摆明了不信的态度。

    柳沛沉默了一会,宣布败阵。

    “好吧,林红不能再担任这个职位了。”

    “为什么?”

    “她刚打完胎,再继续劳累下去会出毛病。”

    楚然的表情微微动了动,“你看出来了?”

    “当然。”挂在她肚子上那个娃娃可不是假的。

    楚然低低的笑出声,引来身边人的不满,“怎么?”

    “没什么,”他搂住柳沛的腰肢往自己怀里一带,“就是觉得有个这么厉害的夫人,是我的荣幸。”

    ——

    程泽刚从办公室出来,一扭头就瞥见黄奇的身影还是和以前一样,毛毛躁躁的。

    “嘿老大!”黄奇跑过来被程泽侧身躲开,“我刚听了个大新闻!”

    程泽斜睨他一眼不说话,点根烟放到唇边,如果楚然属于翩翩公子类型的,那程泽就属于风流倜傥型,还捎带着些凌厉。

    “柳沛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程泽抽烟的动作稍稍一顿,很快又恢复成漫不经心的模样。

    “那怎么了,难不成让老子去接她不成。”

    “接什么接啊,人前几天就回来了,现在早就在楚然那边歇着了。”黄奇看看程泽冷沉的面色,叹了口气,“我说老大这都多久了,咱能不能放下那小丫头,你说你这么大了不找个对象,前儿老爷子跟我说了再不找对象就把我妹子拉出来塞给你了!”

    程泽嗤笑一声,“拉倒吧,你妹子早就有男人了。”

    黄奇一愣,立刻就炸了,“什么?!我靠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程泽淡淡得看着他在那跺脚没出声,心思却放远了。柳沛回来了,其实他早就知道。不过因为这些年不去想,所以也就觉得无所谓。但黄奇一说,他就又想起来了,那个小小的身影所在墙根后面,后来又笑眯眯得阴了自己一把。

    那么多年过去很多画面都变得模糊,唯独这个情景怎么都消失不了。

    “草。”程泽掐灭烟,半晌回到了办公室。

    那边黄奇还在念叨,“我就说这半年她总躲着我,是不是?你说到底哪个男人她能看上……她能看上什么男人草哪来的崽子我掐死他去……哎老大?老大你怎么走了老大?老大!”

    *

    柳沛和楚然的婚期定了以后就通知了几个关系不错的人,柳沛这些年也结交了不少朋友,基本什么行业都有。但柳沛不打算通知那些人,像是沈露露和邵阳肯定会给通知。楚然那边通知了不少商业好友,本身在商场婚礼也是一次交友机会,柳沛也不避讳这个。

    就是结婚当天各种习俗各种折腾让她苦不堪言,本来以为结婚是件挺容易的事儿,没想到折腾来折腾去还是累到了。一直到了晚上两个人洗完澡裹着被子就睡着了——真的是盖着棉被纯聊天得睡了过去。

    这时候楚然公司的员工才惊悚的意识到原来妹子并不是什么情人女朋友,那可是正儿八经的老板娘,老板夫人!没听说吗还是个知名专栏作家,上本书还和大明星合作要出电影了呢!

    这下子大家再看到柳沛的目光就不那么含糊了,带着尊敬和震惊老老实实的打招呼,“老板娘好!”吓得柳沛直接就跑进楚然办公室了。

    “程泽?”柳沛想了想,“哦我记得,前些天碰到还说了会话。”

    “碰到?”楚然挑挑眉,松领带的手顿了顿,再看过去已经带了点翻滚的情绪,“在哪碰到的。”

    “你公司门口呗,”柳沛走过去替他解开领带,一边解一边说,“那么长时间没看见了我都不知道他还和你公司有合作。”

    “嗯,有几次。”楚然目光有些迷离,任由柳沛对自己折腾。

    “不过我看他比以前好太多了,”柳沛放下领带坐在床上想了会,“哎你还记得不,当初他还是学校的校霸呢,”说完摇摇头,“谁说差生不行的。我这些年碰到好多年轻有为的人以前都学习不行,脑子这个东西和学习可没太大关系。”

    楚然这才看向她,“你这会说的可都是程泽。”

    “嗯?”柳沛恍然间抬头,疑惑得问,“怎么了?”

    “没什么。”楚然走过去直接把人扑在床上,柳沛还能感觉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楚然干脆直接把头埋在她脖子里。

    “干嘛呀,”柳沛愣了愣,这才回过神,“吃醋了啊?”

    楚然抬头,寒星般的双眸闪现出几分恼怒,柳沛笑得乐不可支。

    “还真吃醋了……”

    话音未落对方的唇已经烙上去,接下来就是关灯盖棉被了。

    第二天柳沛起床免不了又要腰酸,和穿好衣服站在床边神清气爽的男人形成鲜明对比。

    “无耻!”柳沛泪眼汪汪得裹着被子。

    “嗯,”楚然若有所思得想想,“我自己的老婆,天经地义。”

    柳沛气得直接把被子扔过去,“去你的!”

    楚然嘴角挂着戏谑的淡笑躲过去,上床给她盖好在柳沛额心轻轻一吻,“等我回来。”

    柳沛红着脸把他推开,就算过了多少年看着楚然总觉得还是忍不住害羞。

    “行啦,你快去吧。”

    “嗯。”

    柳沛被检查出怀孕的时候是在2月份,天气还没回温。

    两边家长知道了高兴地忙都忙不过来,一会说要买东西购置各种孕妇必备的物品,一会拉着柳沛问楚然工作太忙要不就先歇一阵子等她养好了再说,楚然的爸爸干脆直接把他叫到自己家语重心长的说实在忙不过来先让底下人管管,儿媳妇向来独立能力那么强怀了孕难保就不脆弱什么的,搞得小两口哭笑不得。

    那边沈露露已经生了孩子,是个俊俏的小公主。知道柳沛怀孕后赶紧说,“一定要生个帅气的男孩,我家等着收女婿了。”

    邵阳抱着闺女翻了个白眼,“我才舍不得我家闺女……”换来孩子妈狠狠的瞪视。

    米雅和绛桃当然是最先知道的,米雅说看你这阵子这么忙,交换行的事就算了。颇有种大义凛然的错觉,倒是杨菲在旁边笑着说其实老板早就准备好了东西……绛桃和小白天天围绕在柳沛身边,就生怕她一个不注意碰到摔倒,这下子柳沛可真是被所有人严严实实得保护起来了,无奈的同时也觉得大家忧虑过分了。

    事实上还真管用,柳沛这怀胎十月没出什么状况,直接安全得到了生产期。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露露的话应验了,柳沛还真生了个儿子——其实她更喜欢女孩,不过楚然也说了,男孩女孩都好。反正他们两个基因好还怕孩子继承不了吗。柳沛想了想,最后又笑了。

    小包子叫楚梵,性格还算开朗,因为有楚然的基因在所以样貌比一般的小朋友要更出色。不过性格又中和了柳沛和楚然,小小的人儿总是莫名其妙的思考着什么。沈露露喜欢的不得了,回回看到都抱着亲几口,就是邵阳在旁边酸溜溜的,“长得好看怎么了,我家霖霖还不稀罕呢……”

    沈露露又是一瞪,他闭嘴了。

    打从楚梵很小的时候楚然就有意无意得培养他自己思考的意识,这是他自己从小的习惯。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和自己一样不管什么事都有自己的看法,柳沛则不同,他希望楚梵能更多融入集体,不过这也和楚然的想法不冲突。

    “妈,我爸每天都很忙吗?”楚梵抱着气球在书房嘟着嘴看楚然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得看公司内网,旁边窝在沙发里看书的柳沛笑了,对着楚然抬抬下巴,“问你呢,你这爸没听见吗?”

    楚然掀起眼皮瞅了瞅儿子,“当然不是,还有,叫爸爸和妈妈,这么小那么老成干什么。我和你妈妈还年轻呢。”

    “嘁。”楚梵玩着气球,不搭理这个啰嗦的老爸,但还是乖乖换了称呼,“妈妈,我想听故事。”

    “好呀,妈妈给你讲。”柳沛带着他回到房间,“梵梵喜欢什么样的故事?”

    楚梵想了想,“我想听鬼故事。”

    柳沛脚底一哆嗦,差点没摔倒。她回头瞪着楚梵,“从哪想的?怎么突然听这个?”

    楚梵拉着她撒娇,“就是想听嘛……”

    “你这孩子,听点什么不好。”柳沛无奈得拿出童话话本,“我给你讲阿拉神灯的故事。”

    楚梵瘪着小嘴,吧嗒半晌不情愿的点点头,“好吧。”

    柳沛笑着摸摸他的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内心总觉得有点担忧。

    “这孩子怎么会突然想听鬼故事呢?”晚上柳沛挨着楚然的肩膀想了半天不明白。

    楚然还在看笔记本,“是不是学校小孩子说起来的。”

    “可能吧,”柳沛叹了口气,偏过头去,“你说梵梵这性格跟我也不像,跟你也不像,随谁呢?”

    “谁说不像?”楚然放下笔记本搁到一边揽住柳沛,“我看他就挺像我的,聪明。”

    柳沛瞥了他一眼,“自恋吧你,上学那会你就这样,觉得自己最了不起了。”

    “难道不是吗?”楚然挑眉,“不然你为什么看上我?”

    柳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干脆直接盖上被子。“睡觉!”

    楚然低沉的笑声又响起来了,这几年柳沛习惯了这种声音,每当听到就意味着接下来的不爽,果然身边人把自己搂在怀里,耳边是熟悉的热气。

    “睡前做点运动有助减肥。”

    “我才没减肥。”

    “我看到你晚饭少喝了一碗汤。”

    “呸,就你眼神好。”

    “呵……”

    第二天,柳沛拉着楚梵去上课。

    途径人行横道,川流不息的人群隐藏了各种各样的味道和身影。其中出现一个诡异的虚影慢慢覆上某个身穿红衣的少女,那团几乎能把人吞噬的怨气将整个少女裹入其中。

    楚梵停下脚步,看着那边脸色苍白开始冒冷汗的红衣少女不明所以。

    半晌,他晃晃柳沛的胳膊,指着那边只有一个少女的地方,“妈妈,那边在姐姐身上的黑色东西是什么?”

    柳沛望过去,摩肩接踵的人群中,能清晰看到趴在少女身上那个漆黑的怨灵。一股冷气缓缓从脚底升起,她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渐渐变成不可置信。

    “……什么?”

    ——EN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