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黑化男配才是主角真爱[穿书]> 169.番外:小天蛟童言童语黑历史
    艾玛,亲亲不好意思,你中弹啦,蠢作者在测试**的防盗新功能~  可惜晕乎乎的酥麻感没有持续多久,印青一晃脑袋觉得话的内容不对,于是非常严肃地转身拍了拍楚江的肩说:“瞎想什么,死不了,没有十足把握不会带你们闯阵的。【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iao/shuo/c/o/m】”

    楚江:……

    无间血踪阵没有再留给楚江和师兄腻歪的机会,在穿过金光巨人的瞬间,大阵终于发动了唯一的攻击。虽说无间血踪阵主要是幻境,但也并非真的没有任何攻击手段,只是被无限削弱了而已。

    这最后一道攻击依旧凶险。

    攻击本身只是炼气巅峰的水准,换作平时印青他们四人联手足以破除,但幻阵中五感受限,连敏锐的灵兽都没感觉到身体下方,南悦泽水正掀起的无数水刃汹涌袭来。

    千钧一发时,紧盯着系统的印青还是发现了异状。

    “快,防护!”

    情急之下印青只来得及出言提醒楚江他们,顺带出手将第一波水刃冻结成冰。所幸接下去楚江反应极快,用炎爆术接下了剩下的水刃,顷刻后幻阵中的水汽散去,露出了南悦泽的部分水面。只见那一小块水面居然变成了沸汤,浮起片片死去鱼虾的鳞光,看得银铃两女孩倒抽冷气。

    原来,这金光巨人就是无间血踪阵地阵眼所在。

    但凡是个阵眼都会有一点攻击防护的手段,一般只要破了这攻击,困在阵内的人就能云开霁日,无间血踪阵也不例外。让开光期修士自豪的幻境,在印青系统外挂导航歪打正着之下,竟然连百分之一的作用都没发挥,让几个炼气期顺利脱逃。

    岛上邪修要是知道印青有定位地图这种东西,一定气的吐血。

    不过这次出阵也让印青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方才最后一击让他原本虚弱的气海被完全透支。本就不算清醒的大脑宛若蚂蚁爬过,印青眼前阵阵发黑,狭窄昏暗的视野中只有楚江担忧到近乎扭曲的面孔,急切的呼唤声越来越远。

    然后,印青不争气地失去了知觉。

    “师兄?师兄!”

    任凭楚江如何呼唤,怀中人都没再睁开眼。这时迷雾深处响起了开光期修士的怒吼,楚江面色阴沉地回头望了一眼水汽弥漫的岛屿,搂着昏迷的人,再次催动翅犀兽拼命逃窜。

    翌日,南悦泽西北角的某个小镇今天炸开了锅,有仙人带着灵兽降临在码头的流言不胫而走。

    “哎呀,你爹我可是看到真的仙人了,那头长着翅膀的灵兽可大了,足有十头牛那么大,从天而降的时候还在发狂,好像被其中一个女仙人用冰封住了……”

    这不,渔夫打扮的父亲一回家就向幼子显摆白天的经历。

    “哇,女仙人好看么~?有隔壁家的小岚姐姐漂亮么?”小孩儿对灵兽没什么兴趣,立刻就抓住了女仙人这个兴趣点。

    “傻瓜蛋子,小岚姐那能和仙人比么?”

    听了这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渔夫张旺亲昵地削了下幼子的脑袋,但很快就露出了古怪的表情。要说女仙人很美那是肯定的,但张旺却没来的看清两个女孩的容貌,脑子里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另外两个少年。这会儿回忆起来,依旧觉得像是见到了一幅动人心魄的画般。

    当时灵兽高速接近码头,张旺和同伴们见了都大惊失色,纷纷纷想躲避小山般的恶兽。结果众人眼前只闪过一绺冰花,庞然大物就定格在泽水上空彻底成了冰雕,没有破损码头分毫。

    就在这时,恰好在冰雕下方的张旺就看见有身影从灵兽背上飘然跃下。

    竟是眉角入鬓的英气少年拥着个白衣人在空中飞驰,黑色的锦缎与洁白的羽纱相互交织,踩着快到化作虚影的翠绿法器,在烈火般的晚霞映衬下一闪而过。虽然两人的衣袂都有些破损,却无损缥缈凌空、蔑视众尘的仙家气象。

    张旺只来得及看清黑衣少年微蹙眉峰下的双眸,那双眼望着怀中人,焦急、担忧却无比温柔。看了那双眼睛,张旺不知为何脑袋里蹦出了茶馆说书先生提过的词:‘一眼万年’,虽然他根本不知道那词是什么意思。

    而黑衣少年凝望的人,张旺只能惊鸿一瞥。

    翩跹雪袍在烈烈风中拥簇着没有任何杂质的绝世惊容,白衣人安详的闭着双睑,随风飘散的银色发丝宛若三月里纷飞的梨花瀑雨,却被夕阳染上了美不胜收的绯色,绝景转瞬即逝却此生难忘。

    “那人,的确是个男的呀……仙人就是不一样。”

    张旺晃了晃脑袋,把思绪抛到脑后,用笑脸迎上自家的糟糠之妻,将白天的见闻告诉妻子,毕竟能遇到仙人总是件沾福的好事儿。随着饭菜的香气逸散,一家人其乐融融。

    类似的一幕在小镇无数角落上演,而这些凡人眼里的仙人,也就是印青等人此时下榻在镇中央最好的驿馆中。他们四人一到,立刻惊动了十里八乡的地主们,待绯颜拿出尉迟家族的皇室佩玉后,就直接被当地里正请到了驿馆,受到贵宾级的待遇。

    一番梳洗后,夕阳西斜,繁星印空。银铃和绯颜经历了死里逃生的变故,身心俱疲早早歇息,楚江、印青房里却依旧点着灯。

    “楚上仙,这些是本镇医馆药铺送来的珍贵药材和一些补气疗伤的成药,希望能上仙们能用得到。”

    “有劳了。”

    楚江挂着招牌笑脸,客气的接过门外乡绅打扮的中年人递来的木盒,却在关门转身的瞬间,望着里屋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小江你不用叹气,凡人这些药给炼气期用足矣。”

    似乎是为了安抚这声叹息,屋内传来温和的声音,不过任谁听都会发现音色里透着虚弱。楚江目光幽幽,最终却还是挂着如常的笑容,端起桌上的药盒以及一碟精心烹煮、香味四溢的养生粥,向屋里走去。

    这粥是楚江不顾驿馆侍者们惊异的眼光,亲自去伙房熬得。为了让粥的口感更加滑腻,他甚至施展了火系法术,看得一干厨子眼睛都直了。

    里屋,床榻上幔帐轻垂,烛光中人影绰绰。

    虽然口头说着安慰楚江的话,印青自己却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番,此时坐在床上披着外袍的场景简直就是他上辈子的复刻。倘若此时有个高阶修士内检印青的气海,一定会大吃一惊,原本印青快达炼气大圆满的境界,居然硬生生跌落到了八层修为。

    此时系统喋喋不休的话语反而成了印青的慰藉:

    【宿主宿主,你别担心~!境界跌落只是暂时性的,你这次透支法力一点都没伤到灵根,而且再练一次不会再遇到瓶颈,所以宿主你只要花点时间就能练回去啦!而且散功有散功的好处,你冲击筑基期的成功概率会更高。】

    大概是怕印青受打击,系统难得贴心,完全没提起刷好感度这档子事儿。

    不过系统没提,印青自己却忍不住看了下。银铃和绯颜的好感度都有了大幅飙升,到了1000和760,而印青最在意的男主好感度,这次涨的更有点吓人,直接飙到了1200。

    此时坐在床前追溯白天发生的一切,印青依旧心有余悸。听说在他昏迷后,楚江等人将所有激发潜力药丸都给翅犀兽服下,居然硬生生奔了一夜才逃脱邪修的锁定,这么看来以三个境界换取性命真心很划算的。

    然而印青依旧在心里不甘的咬起小手绢。

    他是什么人呀?他是看过前半本书,有剧情外挂的人!居然还硬生生去提前招惹了男主筑基期才登场的Boss,简直是活的作死典范。问题他看书又不可能把架空的地理也一起背下来,想到未来还有剧情反串的情况。辣鸡系统又专注好感度一百年,根本不会及时提醒。

    想到这里,印青心里不免浮起乌云朵朵。

    进来里屋的楚江正好撞见印青的表情变化,看着师兄苍白的精致脸孔染上阴霾,楚江自然以为印青是在因为境界跌落而伤神。思及方才自己叹气师兄居然还安慰自己,心里更是针扎般难受起来,恨不得受伤的能是自己。

    端着粥碗一步步走向床边,楚江缓缓跪在地上,仰头望着床前那个能牵动他全部心绪的人出神。

    这一次,这人为了护住自己而跌落境界。

    下一次呢?

    楚江从小坎坷,自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次邪修之难只是漫漫仙途中的下插曲,要逆天而行势必会遇到一道道坎。

    下一次自己能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这个人么?

    不知不觉中,楚江那只没有端着粥的手紧紧握拳,指甲竟在掌心掐出了四道血痕。

    翅犀兽熟门熟路地穿过山门,依循平素训练的路线往伏凶峰的栏舍飞去。不想翅犀兽飞到一半,便撞在了一张蛛网状的结界上。这让连日劳顿的几个炼气期心下一惊,都摆出了防备姿势。然而一阵悠扬的啸声响起,结界立刻散去,山道两旁各飞出青衣飘飘的身影。

    “几位是参加‘后秀聚’的玄字辈师弟师妹们吧?”

    “这几天可把我们等坏了!”

    只见山道两边两位修士各自御剑悬停在半空。中年人形貌温润如玉,让人一见便生好感;青年看起来颇为伶俐外向,此时露出大松一口气的逗趣表情。两人的腰佩上都纹着带着灵气波动的‘地’字。

    “见过,两位师兄!”

    印青四人一见那腰佩,纷纷敛衽行礼。这两位是山门‘天地玄黄’地字辈的师兄,但凡到能升到这一辈的师兄必然已经在开光期,他们也是千灵斋真正的核心弟子。果然,印青眼中的系统面板上都写好了‘开光期’的修为介绍,中年名叫季月,青年是思古。

    “都是同门不用多礼,我二人来自研兽峰。你们参加后秀聚,却迟迟没有返回山门,掌门师尊唯恐诸位有难,特遣我等在此守候。”稳重温文的中年修士季月,三言两语就说清事情起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