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他的媳妇他的崽儿> 68. 番外2 孙洋篇
    八十七平米的两居室并不大,客厅里的家具也是崭新的,阳台上放了两盆绿萝,正生命力旺盛的向周围伸展着叶子,一只巴掌大的乌龟缩着头,懒洋洋的趴在阳台上晒太阳,地板擦的干干净净没留下一点水印。【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张平安拎着行李箱站在门口,环视一周,暗暗咂舌:今后的工作不好做啊!最后目光落在给他开门的男人身上,面上挂着三分笑,懒散中透着几分随意,据以往经验判断,这样的雇主最不挑事,顿时让他好感大增,欢呼雀跃的给对面的男人打了90分。

    “进来吧”男人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拖进客厅,放在沙发边上的小茶几旁:“你叫什么名字?”态度温和而友好。

    他紧随其后,趁着男人走在前面的空挡,转着脑袋左顾右盼恨不得把整个房子里的角角落落都研究个遍。

    男人毫不在意的嘴边挂着笑,一脸兴味的看着他东张西望。被当场抓包,张平安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那个……我就看看,以后也好打扫不是嘛……我叫张平安……呵呵”蹩脚的借口并不能掩饰他对房子的好奇,干笑两声来缓解此刻的窘迫。

    男人不置可否,开始交代他的工作内容:“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以后还有你,保持室内整洁干净,早晨六点半吃饭,午饭和晚饭什么时候做我会提前告诉你,要注意安静,平时最好呆在你的房间里不要出来……”

    balabala一大堆的注意事项说下来无比顺溜一点停顿没有,张平安听的迷迷糊糊晕头转向,默默的把第一印象的90分,涂涂改改最后在男人停下来的那一刻改成了25分!在数不清的雇主中男人十分荣幸的得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分!

    “我叫李牧,那是你的房间,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抬手指了指旁边的房间,风轻云淡的语气里带了一点儿体贴,好像刚才那么苛刻的人的人只是他的一种错觉!

    走进房间,放下行李箱,张平安扑到床上翻来覆去兴奋的打了好几个滚,“这床,太舒服了!”为了这么柔软的大床,明亮的卧室,他一定要好好工作,争取不被辞退。

    他有这样的顾虑实在是之前被辞退的经历太多了,数不胜数。

    张平安从事家政这个行业1年零3个月,期间家政公司换过七家,这并不是他主动提出离职的,而是领导的推荐,是单位将他送出去的。每到一家新的家政公司他都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绝对服从领导安排,不挑主顾,不计较收入,领导也曾多次在开会时表扬过他的这种精神。虽然领导们都一致认为他是个很不错的员工,但是雇主们似乎并不太喜欢他。

    他在家政公司里接到的第一份工作是照顾一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人一上了年纪子女有不在身边,就算是物质生活条件再好,也难免会觉得孤单,大概这就是别人所说的空巢老人。他除了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之外,还格外尽职尽责的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变着花样地逗老人开心,今儿个讲笑话,明儿个歌唱曲儿,后个儿有带着去公园散心。老太太也是一个劲而的夸他,一个星期之后,他带着老太太的额夸奖被退回了家政公司。理由是:这小伙子真不错,可年纪大了消化不好,吃不了夹生的米饭和煮不熟的菜。

    张平安开始苦练厨艺,终于有了那么一两道拿得出手的家常菜了,可也只限于这一两道,在换个别的还是不行。紧接着又被退回来很多次,词退回来都是对他一阵夸奖,

    领导一看,这么好的小伙子,既然初夜不行,那就换个用不着厨艺的。于是,他接到了照顾宠物的工作。

    按理说这份工作不涉及到厨艺,他总能胜任了吧!但他却把人家的名犬弄怀孕了,带出去溜达的时候这条名犬跟一条土狗好上了,本来就是在一起追追打打玩玩闹闹的关系,谁知道一来二去,他一个没看住,两条狗就这样那样了!名犬主人一气之下要求索赔,可他太穷赔不起,好在公司出面安抚住了雇主,又免费给名犬配了个人过去照顾。

    他还负责过接送一对双胞胎上下学,也深得小朋友的喜爱。而小朋友表达喜爱的方式就是他有什么给你什么。张平安当然不会拿小朋友的东西,当小朋友把零食送到他嘴边的时候最多也就尝一下!有时候碰到爱吃的,就尝一下,尝一下,再尝一下……再他快把人家小朋友的零食尝没的时候对上了家长哀怨的眼神……

    他也不是没想过换一份工作,可能提供食宿不让他饿肚子的职业少之又少,他又什么都不会,最后只能又回到家政这一行业了。

    就再他穷的叮当响山穷水尽的时候,终于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了,公司给他安排了一位雇主,还是活少钱多的一份工作,但就是没有人愿意去,之前有人去了两天也都不愿意继续干,这才轮到了他,听说脾气比较古怪,但这都不是事,有吃的有住的,他就很满足了。

    初次见面印象不错,总之不能再搞砸了饭碗,否则,他乞讨都穷的没有家伙事了!

    看着拖着行李箱离开客厅的小家政,李牧心情不错的回了房间,时隔这么多天终于又有家政愿意上门了,真是不容易!

    太过简洁的房间显得有些空旷,一张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小木桌靠墙而放,不算大的双人床上套着洁白的床单被罩,床的一侧正躺着一个被洗的干干净净却略显破烂的玩偶,确实是在躺着,因为还没有一个成人手臂长的玩偶正枕着一个同样白色的小枕头。床的对面摆着一个木质的书架,上面已经挤的满满当当的全是书。

    李牧走到桌子前,打开最上边的一个抽屉,摸出了一把十几厘米长的小挫,一边随手把玩着,一边走向书架,但他的目标却不是书架上的书,而是书架左侧与墙之间的空隙里摆着的那具人体骨架。骨架并不完整,一只手臂的小臂已经没有了,大臂也只剩下了一小半。骨架被书架当住了一大半,如果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这里还放着一具拼凑好的人骨。

    小挫被他拿在手上把玩,一会儿抛起来再接住,一会儿又在食指和拇指之间转着花,嘴边始终挂着笑,看着那具立在地上的骨架好一会,才缓缓的的抬起手,用手背亲昵的抚着骨架上的头骨。

    “刚刚又来了一个小家政,你说,这次来的,能不能陪我久一点呢?”他认认真真的看着头骨上的两个眼窟窿,好一会儿没在出声,就像是在等着眼前的这具骨架回答他一样!

    “哎,大概也不会陪我多久!”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嘴角却一直在上扬着,脸上挂着笑,温声细语的继续跟它聊着天:“这都是因为你呢,妈妈!”

    骨架当然不会给他任何回应,而他这次也没有再等它回答,动作轻柔的将那根只剩下半截的大臂骨卸下来,坐到小木桌旁开始一下一下的拿着小挫不急不缓的摩擦起手中的半截大臂骨,挫下的骨灰落进了臂骨下面放着的玻璃杯里,偶尔有飘到桌子上的,也都被他小心翼翼格外珍贵的重新收拾进玻璃杯里……

    第2章

    “懒虫起床,懒虫起床,懒虫起床”床头柜上的小黄鸭正在尽职尽责的做一个合格的闹钟。

    床上的人整个团在被子里,一拱一拱废了好大的劲才探出一个脑袋,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一脸烦躁相。

    “啪”的一声,手掌重重的按在了小黄鸭头顶凸起的按钮上,卷着被子滚了两圈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了起来!

    李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着手里的杂志,听到开门声,抬起头十分随意的对还处在半睡半醒间的张平安说:“快去做饭吧!”

    半眯着眼睛一步三晃的往厨房走,路过沙发时被摆在一边的小茶几绊了一跤,被坐在沙发上的李牧拦腰扶住,险些跟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张平安瞬间清醒了,不好意思的站直了身体:“我这就去做饭!”一溜烟的跑进了厨房!

    叮叮当当的切菜声,锅盖撞到锅沿儿的碰撞声,以及厨房里传出来的长吁短叹的叹息声,李牧勾着嘴角,放着杂志,不时看一眼厨房的方向,心中感叹:这样的房子里才有点儿人气儿!

    张平安在厨房干的十分卖力,煮了一锅虾仁蔬菜粥,又蒸了一屉猪肉包子,拌了几样小咸菜!

    他是想法很不错,落实下来却是无比艰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