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傲娇的竹马> 105.故事结束了
    柯兰娘其实已经不抱希望可以嫁给邓轩举了,不说那次在山上狼来时邓轩举的举动让她心里不大得劲,单单是柯兰娘得到邓轩举是一个江湖组织的甚么少督主的消息之后,她就打退堂鼓了。【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她家阿爹是狱卒,哥哥也是狱卒,对这些所谓的江湖人士都不大看得上,说句不好听的,地里刨食的老农都比那些江湖人士来得好,至少他们是安家乐业的。

    等得知许倩娘和程文斌定亲的时候,柯兰娘心里是又羡慕又妒忌的。这程县长现在这么年轻,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的,以后许倩娘就是官家娘子了,自己哪里还比得上她。

    得知许倩娘已经在京城做了捕快,估计以后都不会回到蔺县这个小城市了,柯兰娘心里就是就酸得冒泡了。听见阿兄说邓轩举要去洛阳的消息,柯兰娘忍不住了跑去找他。

    “阿轩哥,我听说你要去洛阳了?”

    “嗯!”,柯兰娘能得到许倩娘定亲的消息,邓轩举自然也得到了。只不过因为那个勾魂使者的事情,还有江湖近来的传言,让邓轩举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半年了。

    柯兰娘咽了咽口水,“我这次也打算去洛阳一趟,不知可否跟阿轩哥同行。”

    见邓轩举皱起眉头,柯兰娘连忙说,“阿轩哥放心,我不是一个人跟你一块去的。这次我阿兄也会一起去,他要帮大人送物件到洛阳去。我只是想着阿轩哥还要带着阿叔,多多少少不方面,不如跟我们一块儿前往,还有个照应。”

    邓轩举的确是不想跟柯兰娘他们一起去洛阳,只是一想现在江湖一片混乱,如果有官府之人一起做掩护倒是省事很多。

    看到眼前的柯兰娘深切的望着自己,邓轩举想了想,“那就麻烦柯娘子和令兄了。”

    一路上邓轩举倒是恪守本分,对于柯石头马车上拉的东西从来不过问。到点了需要做饭的时候,他都会主动下车帮忙做。

    见他人长得好看,又会医术,还会做饭,同行的狱卒都非常的喜欢他,有时候还会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把自家的妹子相给他。

    每每到这里邓轩举都是非常有风度的婉拒了,这让那些狱卒虽然没有达成企图,倒是对邓轩举的态度越发的好了。柯石头也是其中的一个,他知道自家妹子之前一直稀罕着小邓疾医,所以看到他拒绝了别人倒是也挺开心的。

    如果一直是这样的一帆风顺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江湖的打斗越来越激烈,直到有一天也波及到了柯兰娘所在的这支队伍。

    如果是平日看到是官府的队伍,他们自动的会避开的。可是那天他们打红眼了,已经忘记谁是谁了,很快的这些狱卒也被卷了进去。

    柯兰娘不会武术,除了一手厨艺就剩下一手制毒的功夫了,知道自己陷入了危险中,她躲在马车中,一手拿着一只药瓶子时刻戒备着。

    很快的柯兰娘这辆马车被人发现了,一把钢刀就直直的插了进来,柯兰娘咬紧嘴唇,就算已经闻到了流血的铁锈味,她也不敢放松片刻。

    “哟,这里还有的漂亮的小娘子,这群官兵居然公然带着小娘子寻欢作乐,果然官府的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那个男人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布,调笑的对柯兰娘说,“小娘子你还是赶紧出来,跟着我走吧!如果再留在这里,那群人还不知道怎么折腾你呢!”

    柯兰娘两眼泪汪汪的说,“谢谢大哥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大哥我估计就活不下去了,我现在就跟大哥走……”

    柯兰娘说着就下了车,下车的时候那个男人还趁机抓了一把柯兰娘的屁股。柯兰娘眼里的火都烧了起来,整张脸都愤怒的憋红了。那个男人还以为柯兰娘是羞涩,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邓轩举知道这群人是朝着他来的,假装踉跄几下就想逃离人群,把他们引开。可是那群人的武功明显比邓轩举高,接着又有一群不知道是甚么势力的卷了进来,邓轩举一不留神就给砍了一刀。可是他们偏偏不杀他,只是像猫逗老鼠一样的玩着。那两群人又交缠的打在了一块儿,倒是给邓轩举省了功夫。

    柯兰娘小心的跟着在那个黑衣人后面走着,看见邓轩举被砍了一刀,她惊呼了起来,趁着那个黑衣人回头看的时候把手里一只瓶子的药水撒了过去。

    那药水进了眼睛,马上就见骨头。黑衣人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嘴里大骂臭女表子,却是一时顾不上柯兰娘了,因为他只是在地上挣扎几下就断气了。

    柯兰娘喘着气连忙朝邓轩举的方向跑去,她制出这个药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找人试过,她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的歹毒。现在这个效果真的吓了她一跳,不过这也好,那些人都警惕的看了她一眼,一时间没有顾得上来收拾她。

    看到邓轩举倒在地上,柯兰娘尽管知道他只是装的,他本身也是会功夫的,可是十几年的感情哪里说是没有就没有的,“阿轩哥你怎样了?天啊,这都流了多少血!”

    柯兰娘连忙抬起邓轩举的上半身,从怀里拿出一条帕子包扎了起来。

    邓轩举本来伤的手臂是有点深,倒不至于起不来,可是看到柯兰娘的举动,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个地方软了,“我没事,你别担心。我们赶紧避到那边去,他们一时半会的顾不上我们。”

    之后邓轩举偷偷的吹了一只口哨,柯兰娘没有听见声音,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听见的,很快的又有一群人加入战斗中。

    邓轩举看到风云楼的也就松了一口气,看着忙里忙外的柯兰娘,他阿娘模糊的身影慢慢的似乎又清晰了起来,如果阿娘还在,她肯定也是这样照顾自己的吧!

    等那群人都走了,那些狱卒才来得及收拾残局。令人惊喜的是,这支队伍的狱卒尽管有受伤的,还是重伤的,却没有人丢了性命。

    反而是那些黑衣人死的不少,被砍得面目全非的都有。尤其是被柯兰娘洒了药水的那个,整只头皮上的头发、脸上的肉都没有了,只剩下深深的两只眼骷髅,让看到的人都头皮发紧。

    有些人是看到那个黑衣人之前和柯兰娘走在一起的,可是突然倒了下去,心里都猜测这是不是柯兰娘动了甚么手脚。

    只是一方面她的身份是柯石头的亲妹子,她爹还是前狱卒的头子,有着几分香火情,另一方面柯兰娘平日的表现就是一个温柔的小娘子,他们打心里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看见没有人问这件事,干脆都不提了,倒是给柯兰娘省了不少麻烦。

    之后的一路简直是让柯兰娘大长见识,刀光剑影的世界,让她迫切想回归她想要的生活。途中,柯兰娘还被迫跳河一次,是被邓轩举救了起来的。

    柯石头虽然感激邓轩举,可是众目之下自家妹子的清白已经是没有的了,加上他知道兰娘心里一直惦记这小疾医。于是柯石头在到达洛阳之后,亲自上门去拜访邓通,暗示他们家能上门提亲。

    而到达洛阳因为确定许倩娘早已跟程文斌定亲,邓轩举气得连杀三人,风云楼被他重新整顿了一番。

    邓通觉得邓轩举气性太大,而他在一路也暗暗的观察了柯兰娘,知道她会制毒,不是一般的小娘子,倒是真的考虑起她来。

    邓通第一次跟邓轩举提起的时候,邓轩举不同意。第二次的时候,邓轩举的态度就有点犹豫了,他知道自己是甚么身份,柯兰娘给他的感觉已经不再是那个蔺县的小娘子了,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拖累她。

    柯兰娘经过一路的风霜刀剑,对这些生活真的完全没有兴趣了。可是之前她加入了许仁兴所在的那个组织,于是她亲自去找许仁兴,把话给说明白了,“阿叔,请看在倩娘的面上放我一把吧!我不想再过胆战心惊的日子。”

    许仁兴这会儿是妻儿都在身边,看着不远处的妻子和两个龙凤胎在嬉笑着,他的心平和了很多,“好!我自后不会再和你联系,但是你不能伤害我的倩娘一分一毫。”

    柯兰娘有点苦涩,尽管许倩娘死了阿娘,阿爹又娶亲生子,可是心里还是惦记着她的,“好,我答应你!”

    可是柯兰娘不是单面间谍,她是双面间谍。另一方并不大想就这样放过她,可是柯兰娘执意不愿意的时候,对方甚至想把她给杀掉了。幸好邓轩举及时出现了,柯兰娘才得救。

    “你想过平静的日子?”,邓轩举看着柯兰娘。

    “嗯!”

    “如果两年后,你愿意嫁,我就愿意娶!”

    柯兰娘有点惊讶,“不了,阿轩哥还是另娶她人吧,我配不上你。”

    邓轩举深深的看了柯兰娘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这一走,就是两年。

    等他回来的时候,是带着让蔺县女人都羡慕的聘礼上门求婚的。柯家又怎么会拒绝这样的一个女婿,柯兰娘在半推半就中就嫁了。

    嫁了人的柯兰娘虽然觉得邓轩举有点冷漠,可是他却尽了一个丈夫的责任,必要的细心体贴从来没有少过。因为邓通在洛阳,所以婚后不久柯兰娘就跟着邓轩举去了洛阳。

    开心的日子似乎总是短暂的,婚后不到半年柯兰娘就发现了邓轩举的不妥之处。他经常在她睡着的时候出去,柯兰娘问过一两次之后,他居然就开始给她下迷药,在她睡死之后再出去。

    这只会加深柯兰娘的怀疑,在制毒方面邓轩举根本就比不上柯兰娘,加上柯兰娘有意引导,邓轩举根本就没有发现柯兰娘的举动。

    后来柯兰娘发现邓轩举居然是前朝一个谋反的大臣的儿子,根本就不是邓通的儿子。他还勾结那个叫林雄之的男人想要谋权篡位。

    柯兰娘的心都在冒冷汗,她不能让阿轩哥做成这件事。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愿意伤害他,他是她说过要一生相伴的人。

    直到,她有次听见那个人说,“你居然愿意娶一个狱卒的女儿,那样低贱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你?等本王登基之后,自然会为你家平反,到时候公主都可以。”

    “谢王爷!”

    “不过你愿意娶那个女人也怪不得你,她倒是一副好颜色。”

    “如果王爷喜欢的话,等王爷归来,她自然就会出现在王爷的府上……”

    柯兰娘知道阿轩哥有野心,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把自己送出去,深深的绝望让她窒息。

    “哈哈哈,你果然通透。至于你岳父那家你找时间收拾下吧,虽然说可以断了联系,但是人死了,不是更好吗?”

    “是!”

    一个是字,深深的压断柯兰娘最后一丝情义。

    等邓轩举喝下柯兰娘的□□的时候,柯兰娘笑了,既然不能相伴生,那就相伴死吧!

    柯兰娘其实已经不抱希望可以嫁给邓轩举了,不说那次在山上狼来时邓轩举的举动让她心里不大得劲,单单是柯兰娘得到邓轩举是一个江湖组织的甚么少督主的消息之后,她就打退堂鼓了。

    她家阿爹是狱卒,哥哥也是狱卒,对这些所谓的江湖人士都不大看得上,说句不好听的,地里刨食的老农都比那些江湖人士来得好,至少他们是安家乐业的。

    等得知许倩娘和程文斌定亲的时候,柯兰娘心里是又羡慕又妒忌的。这程县长现在这么年轻,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的,以后许倩娘就是官家娘子了,自己哪里还比得上她。

    得知许倩娘已经在京城做了捕快,估计以后都不会回到蔺县这个小城市了,柯兰娘心里就是就酸得冒泡了。听见阿兄说邓轩举要去洛阳的消息,柯兰娘忍不住了跑去找他。

    “阿轩哥,我听说你要去洛阳了?”

    “嗯!”,柯兰娘能得到许倩娘定亲的消息,邓轩举自然也得到了。只不过因为那个勾魂使者的事情,还有江湖近来的传言,让邓轩举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半年了。

    柯兰娘咽了咽口水,“我这次也打算去洛阳一趟,不知可否跟阿轩哥同行。”

    见邓轩举皱起眉头,柯兰娘连忙说,“阿轩哥放心,我不是一个人跟你一块去的。这次我阿兄也会一起去,他要帮大人送物件到洛阳去。我只是想着阿轩哥还要带着阿叔,多多少少不方面,不如跟我们一块儿前往,还有个照应。”

    邓轩举的确是不想跟柯兰娘他们一起去洛阳,只是一想现在江湖一片混乱,如果有官府之人一起做掩护倒是省事很多。

    看到眼前的柯兰娘深切的望着自己,邓轩举想了想,“那就麻烦柯娘子和令兄了。”

    一路上邓轩举倒是恪守本分,对于柯石头马车上拉的东西从来不过问。到点了需要做饭的时候,他都会主动下车帮忙做。

    见他人长得好看,又会医术,还会做饭,同行的狱卒都非常的喜欢他,有时候还会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把自家的妹子相给他。

    每每到这里邓轩举都是非常有风度的婉拒了,这让那些狱卒虽然没有达成企图,倒是对邓轩举的态度越发的好了。柯石头也是其中的一个,他知道自家妹子之前一直稀罕着小邓疾医,所以看到他拒绝了别人倒是也挺开心的。

    如果一直是这样的一帆风顺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江湖的打斗越来越激烈,直到有一天也波及到了柯兰娘所在的这支队伍。

    如果是平日看到是官府的队伍,他们自动的会避开的。可是那天他们打红眼了,已经忘记谁是谁了,很快的这些狱卒也被卷了进去。

    柯兰娘不会武术,除了一手厨艺就剩下一手制毒的功夫了,知道自己陷入了危险中,她躲在马车中,一手拿着一只药瓶子时刻戒备着。

    很快的柯兰娘这辆马车被人发现了,一把钢刀就直直的插了进来,柯兰娘咬紧嘴唇,就算已经闻到了流血的铁锈味,她也不敢放松片刻。

    “哟,这里还有的漂亮的小娘子,这群官兵居然公然带着小娘子寻欢作乐,果然官府的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那个男人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布,调笑的对柯兰娘说,“小娘子你还是赶紧出来,跟着我走吧!如果再留在这里,那群人还不知道怎么折腾你呢!”

    柯兰娘两眼泪汪汪的说,“谢谢大哥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大哥我估计就活不下去了,我现在就跟大哥走……”

    柯兰娘说着就下了车,下车的时候那个男人还趁机抓了一把柯兰娘的屁股。柯兰娘眼里的火都烧了起来,整张脸都愤怒的憋红了。那个男人还以为柯兰娘是羞涩,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邓轩举知道这群人是朝着他来的,假装踉跄几下就想逃离人群,把他们引开。可是那群人的武功明显比邓轩举高,接着又有一群不知道是甚么势力的卷了进来,邓轩举一不留神就给砍了一刀。可是他们偏偏不杀他,只是像猫逗老鼠一样的玩着。那两群人又交缠的打在了一块儿,倒是给邓轩举省了功夫。

    柯兰娘小心的跟着在那个黑衣人后面走着,看见邓轩举被砍了一刀,她惊呼了起来,趁着那个黑衣人回头看的时候把手里一只瓶子的药水撒了过去。

    那药水进了眼睛,马上就见骨头。黑衣人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嘴里大骂臭女表子,却是一时顾不上柯兰娘了,因为他只是在地上挣扎几下就断气了。

    柯兰娘喘着气连忙朝邓轩举的方向跑去,她制出这个药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找人试过,她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的歹毒。现在这个效果真的吓了她一跳,不过这也好,那些人都警惕的看了她一眼,一时间没有顾得上来收拾她。

    看到邓轩举倒在地上,柯兰娘尽管知道他只是装的,他本身也是会功夫的,可是十几年的感情哪里说是没有就没有的,“阿轩哥你怎样了?天啊,这都流了多少血!”

    柯兰娘连忙抬起邓轩举的上半身,从怀里拿出一条帕子包扎了起来。

    邓轩举本来伤的手臂是有点深,倒不至于起不来,可是看到柯兰娘的举动,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个地方软了,“我没事,你别担心。我们赶紧避到那边去,他们一时半会的顾不上我们。”

    之后邓轩举偷偷的吹了一只口哨,柯兰娘没有听见声音,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听见的,很快的又有一群人加入战斗中。

    邓轩举看到风云楼的也就松了一口气,看着忙里忙外的柯兰娘,他阿娘模糊的身影慢慢的似乎又清晰了起来,如果阿娘还在,她肯定也是这样照顾自己的吧!

    等那群人都走了,那些狱卒才来得及收拾残局。令人惊喜的是,这支队伍的狱卒尽管有受伤的,还是重伤的,却没有人丢了性命。

    反而是那些黑衣人死的不少,被砍得面目全非的都有。尤其是被柯兰娘洒了药水的那个,整只头皮上的头发、脸上的肉都没有了,只剩下深深的两只眼骷髅,让看到的人都头皮发紧。

    有些人是看到那个黑衣人之前和柯兰娘走在一起的,可是突然倒了下去,心里都猜测这是不是柯兰娘动了甚么手脚。

    只是一方面她的身份是柯石头的亲妹子,她爹还是前狱卒的头子,有着几分香火情,另一方面柯兰娘平日的表现就是一个温柔的小娘子,他们打心里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看见没有人问这件事,干脆都不提了,倒是给柯兰娘省了不少麻烦。

    之后的一路简直是让柯兰娘大长见识,刀光剑影的世界,让她迫切想回归她想要的生活。途中,柯兰娘还被迫跳河一次,是被邓轩举救了起来的。

    柯石头虽然感激邓轩举,可是众目之下自家妹子的清白已经是没有的了,加上他知道兰娘心里一直惦记这小疾医。于是柯石头在到达洛阳之后,亲自上门去拜访邓通,暗示他们家能上门提亲。

    而到达洛阳因为确定许倩娘早已跟程文斌定亲,邓轩举气得连杀三人,风云楼被他重新整顿了一番。

    邓通觉得邓轩举气性太大,而他在一路也暗暗的观察了柯兰娘,知道她会制毒,不是一般的小娘子,倒是真的考虑起她来。

    邓通第一次跟邓轩举提起的时候,邓轩举不同意。第二次的时候,邓轩举的态度就有点犹豫了,他知道自己是甚么身份,柯兰娘给他的感觉已经不再是那个蔺县的小娘子了,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拖累她。

    柯兰娘经过一路的风霜刀剑,对这些生活真的完全没有兴趣了。可是之前她加入了许仁兴所在的那个组织,于是她亲自去找许仁兴,把话给说明白了,“阿叔,请看在倩娘的面上放我一把吧!我不想再过胆战心惊的日子。”

    许仁兴这会儿是妻儿都在身边,看着不远处的妻子和两个龙凤胎在嬉笑着,他的心平和了很多,“好!我自后不会再和你联系,但是你不能伤害我的倩娘一分一毫。”

    柯兰娘有点苦涩,尽管许倩娘死了阿娘,阿爹又娶亲生子,可是心里还是惦记着她的,“好,我答应你!”

    可是柯兰娘不是单面间谍,她是双面间谍。另一方并不大想就这样放过她,可是柯兰娘执意不愿意的时候,对方甚至想把她给杀掉了。幸好邓轩举及时出现了,柯兰娘才得救。

    “你想过平静的日子?”,邓轩举看着柯兰娘。

    “嗯!”

    “如果两年后,你愿意嫁,我就愿意娶!”

    柯兰娘有点惊讶,“不了,阿轩哥还是另娶她人吧,我配不上你。”

    邓轩举深深的看了柯兰娘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这一走,就是两年。

    等他回来的时候,是带着让蔺县女人都羡慕的聘礼上门求婚的。柯家又怎么会拒绝这样的一个女婿,柯兰娘在半推半就中就嫁了。

    嫁了人的柯兰娘虽然觉得邓轩举有点冷漠,可是他却尽了一个丈夫的责任,必要的细心体贴从来没有少过。因为邓通在洛阳,所以婚后不久柯兰娘就跟着邓轩举去了洛阳。

    开心的日子似乎总是短暂的,婚后不到半年柯兰娘就发现了邓轩举的不妥之处。他经常在她睡着的时候出去,柯兰娘问过一两次之后,他居然就开始给她下迷药,在她睡死之后再出去。

    这只会加深柯兰娘的怀疑,在制毒方面邓轩举根本就比不上柯兰娘,加上柯兰娘有意引导,邓轩举根本就没有发现柯兰娘的举动。

    后来柯兰娘发现邓轩举居然是前朝一个谋反的大臣的儿子,根本就不是邓通的儿子。他还勾结那个叫林雄之的男人想要谋权篡位。

    柯兰娘的心都在冒冷汗,她不能让阿轩哥做成这件事。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愿意伤害他,他是她说过要一生相伴的人。

    直到,她有次听见那个人说,“你居然愿意娶一个狱卒的女儿,那样低贱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你?等本王登基之后,自然会为你家平反,到时候公主都可以。”

    “谢王爷!”

    “不过你愿意娶那个女人也怪不得你,她倒是一副好颜色。”

    “如果王爷喜欢的话,等王爷归来,她自然就会出现在王爷的府上……”

    柯兰娘知道阿轩哥有野心,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把自己送出去,深深的绝望让她窒息。

    “哈哈哈,你果然通透。至于你岳父那家你找时间收拾下吧,虽然说可以断了联系,但是人死了,不是更好吗?”

    “是!”

    一个是字,深深的压断柯兰娘最后一丝情义。

    等邓轩举喝下柯兰娘的□□的时候,柯兰娘笑了,既然不能相伴生,那就相伴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