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重生之着魔.> 113.番外三
    wap.jjwxc.net  仲道南转眸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布放在旁边的水桶里清洗一番,干净了再拿起来继续给石头擦洗。【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石头是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些从石头上留下来的水全都汇聚到小院周围的沟渠中流走。仲道南擦的很认真,看着石头的眼神极为专注,在擦到石头上的那些划痕的时候,还会格外仔细的清理。

    天渭真人见仲道南不理自己,也不着急,就站在一旁看着。

    若是仲道南愿意,他自可以使用术法直接将这石头清理干净。但他却没有使用术法,而是亲力亲为,一点点的擦拭。石头是给擦干净了,可他自己身上的衣服脏了,仲道南却没有在意。

    “你这模样若是让他人瞧见了,只怕眼睛都要惊的掉下来。”天渭真人轻轻摇头。

    天渭真人是问天宗的宗主,问天宗的名字起的霸气,却不过是修真界中一个普通门派。

    三十年前的问天宗因为一条突然发现的灵脉被十几个宗门围攻,距离灭门不过朝夕的时间,仲道南却突然出现,只以一剑便逼得那些宗门高手纷纷败退,不敢再来,而仲道南也在那之后留在了问天宗里当了客卿。

    没有人知道仲道南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他的修为到底有多高,但仲道南留在了问天宗后,问天宗确实安稳了下来。

    天渭真人为感谢仲道南,将灵脉上最好的一处山峰送给了仲道南做道场,仲道南却给这山峰起了个“十绝”的名字,不收任何弟子,也不与他人来往。

    也就是天渭真人心大,完全不在乎仲道南身上的冷意,时不时到十绝峰上看望他,后来两人也经常会在一起下一会棋,简单的说上一些话。

    也是在二十年前,仲道南突然要离开十绝峰的时候,天渭真人才知道,仲道南一直在寻找一颗石头。

    天渭真人以为那石头定然是什么旷世罕见的珍宝,可以拿来炼器或有其他功效,却没想到不过是个还算不上成精的石头,只是有了懵懂神智罢了。

    石头精虽然罕见,但跟修真者所追求的天材地宝相比,修真者们可不会多看石头精一眼。

    天渭真人在一旁看着仲道南擦了半天石头,硬是将那颗灰扑扑的石头,擦成了一颗在太阳下面仿佛会发光的灰扑扑的石头。就这样,仲道南还没有罢手的样子,天渭真人知道自己今天在这里不受欢迎,于是道:“要不要给你安排一些弟子过来,也好为你将琐事做了?”

    仲道南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天渭真人道:“不需要。”

    天渭真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天渭真人前脚刚走,仲道南就感觉到眼前的石头好像放松了许多。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若不是他对这颗石头着实了解,只怕也难以察觉。

    仲道南忍不住的勾唇,冷清的面容多了许多温柔,他换了干燥的布一点点将石头身上的那些水渍擦掉,一边擦一边说:“刚才那个人是天渭真人,是个比较豁达的好人,你不用感到害怕。以后你留在十绝峰上,应当时常会见到他。”

    “十绝峰上灵气充沛,对滋养身体和增进修行都极为有益,你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炼、不可懈怠……”仲道南顿了一下,改口道,“……不用太着急,慢慢来就好。”

    “你以后就住在此地,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便不会有人伤你。我也不会将你削开,所以不用担心。”

    “以后便唤你为小石头吧,我是仲道南,你未来的道侣。”

    仲道南一个人跟眼前的石头说了不少话,等他说完,也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之前被他带回来时,除了个头略大,看起来跟路边石头并无两样的巨石,此时看着已经非常干净了。

    就算是作为一颗暗淡的石头,也能够感觉得到它的干净。

    仲道南盯着石头看着,不知不觉便看了许久。有很多纷乱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交错,温暖的、甜蜜的、痛苦的、酸涩的、撕心裂肺的、充满血腥的……

    仲道南垂下眸子,将这一切全部掩在眼眸深处。

    转眸扫过院落,轻轻挥手,小院变得干净整洁,再一挥手,石头便飞到了院子正中,落在了阵眼玉座上面。

    原本洁白的玉座,因为石头遮蔽了光线,看起来有些暗淡起来。

    仲道南跟石头说了一声:“你先在这里晒会太阳,我去换个衣服。”便进了屋子。他这个院子设了阵法,只要不是比他修为高或者有他许可,便没有人可以进入院子里。

    仲道南进了屋子,那边落在玉座上的巨石有些别扭的扭了扭硕大的身子,听着从玉座上面发出的摩擦声,小石头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从它来到这个院子里后,便注意到了院子中间放着的这个玉座。

    小石头见识不多,但它却看得出这玉座极为精美漂亮、通体莹白,里面更是充满灵气,让小石头羡慕得紧。结果没想到,它竟然被放在了这么漂亮玉座的身上,真是……真是让小石头有些害羞又高兴。

    自从拥有神智以来,它还没有跟这么漂亮的玉石接触过呢。

    不过小石头高兴了一会,神思便忍不住回到了仲道南的身上。

    仲道南非常厉害,这是小石头见到仲道南的第一眼便知道的事情。小石头没有眼睛,在他“眼中”的世界,自然与普通人略有不同。

    它能看见“气”。

    在它眼中的仲道南,身上围绕着极为磅礴的气,那些气形成气流笼罩着整个山峰,也更远。在仲道南有意隐藏的时候,这些气是安静的、清灵而又难以察觉的,但是当仲道南有意调动的时候,这些气便会飞速运行流动,画面非常震撼。

    自从仲道南把它带回来后,小石头一边不敢吱声,一边又忍不住盯着仲道南身上的气看。

    那些气虽然极为磅礴霸道,但从它的身上拂过时,却格外温柔。就像是仲道南抚摸它的手,很轻柔……有一种被珍惜着的感觉。

    从来没有人给过小石头这种温柔珍惜的感觉,从它还没有神智的时候开始,它从来都是在山上任由风吹雨打,后来那些上山搬石头的人,不但拿东西砸它,还想要把它削开,让它变成很多块。

    小石头很害怕,可是它没有脚,就算想跑都跑不了。

    不过仲道南救走了它,还给它洗干净身体,跟它说好多话,抚摸它的手也特别温暖又温柔。

    不过未来道侣是什么啊?

    小石头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想了一会,很快就睡着了。对于一个石头来说,大部分的时间除了睡觉,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等到它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又变了。

    这让小石头顿时紧张了一下,它观察了一下四周,在发现坐在不远处的仲道南后,紧张的情绪才平缓了下来。

    这是一间屋子,跟外面的风吹日晒、草香虫鸣不同,屋子里没有风、没有太阳也没有青草的味道和近在耳边的虫鸣。

    小石头巨大的身体被放在一个圆凳上,它的身前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有一个发光的烛台。手里拿着一本书的仔细研读的仲道南就坐在小石头旁边,除了仲道南手上拿着的那本书,他的手边还有许多看着模样差不多的书。

    小石头不识字,对仲道南手中拿着的书不感兴趣,它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烛台上。

    火对山林里的草木动物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小石头曾见过不止一次,天空中落下电火山林被烧焦的模样。原本生机勃勃的山林,在大火过后变得死寂。青色的草木只余焦土,活泼的小动物们也都被烧成灰烬。

    它也被烧过,被火烧的感觉很不好,但因为它是石头,所以没有被烧死。

    小石头也曾见到过在深夜里深入山林的人类,手里拿着火把。不过它跟“火”如此接近,却没有被灼烧,还是第一次。

    如果火焰不会烧毁山林的话,它看着还真美丽。

    小石头着迷地盯着烛台上的火苗看了许久,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旁边的仲道南见时间不早了,放下手中从寻常百姓手里买来的杂书,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该休息了。”他说。

    也不见仲道南如何,被放在凳子上的小石头便被抬了起来。

    身形巨大的小石头满脸问号,不知仲道南要做什么。然后它就看见自己被仲道南放在了不远处的床铺上。

    仲道南将小石头放在床铺上后盯着小石头看了一会,又伸手将小石头横着放倒,再将床铺变得略宽一些。终于满意的仲道南脱去外衣躺在了床上,与横躺着的小石头躺在了一起,房间里的烛火也跟着熄灭。

    若它化形了,就能够偷偷亲亲阿南,而不用担心往阿南身上一滚就把阿南压在了身子下面。

    这真是让石头都感到非常困扰呢。

    困扰的小石头盯着阿南的睡颜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等到阿南睁开眼睛与它道了一声早安,小石头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傻乎乎的应了一声。

    仲道南见此面上挂着柔和的笑意,倾身在小石头的身上吻了一下,然后起身。

    才反应过来的小石头,被这么亲了一下,又亲得晕了半天。回神的时候发现,阿南已经把房间里全都收拾妥当,它也再次被阿南用真元托了起来。

    “阿南,我们今天要继续往前走了吗?”

    “不,今天我们不离开。”

    小石头来到外面的时候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整颗石头好像都轻了不少。

    院子还是熟悉的院子,只是周围的风景与十绝峰并不相同。

    小石头在来到院子里后,注意力很快就被院子里的马儿吸引了过去。

    这匹马长得非常精神,浑身雪白,身材高大。那双大大的眼睛极为灵动,看起来充满灵性。它并不是一匹成精的马儿,只是一匹凡马。放在修真者的面前,没有人会多看它一眼,但它无疑是一匹好马。

    走了这么远的路,小石头也跟它熟悉了许多。

    马儿见飘着出来的小石头,立刻亲昵的靠近。仲道南并未阻止,小石头还跟马儿打着招呼,“小白早呀。”小白是小石头给马儿起的名字。

    以前在山里的时候,小石头可从来没有见过马,后来见着了,便极为喜爱小白。

    喊了这么久,马儿也知道小白是喊自己的。它轻轻的吁了一声作为回应,然而就绕着小石头转了起来,好似在寻找什么。

    小石头见此,立刻从阿南那里要来了一些可以给马儿吃的鲜嫩多汁的青草,用自己微薄的真元,把这些草托着,送到了马儿的身边。

    这些草不是普通的青草,却也比不上修真者所种植的灵药。它们在充满灵气的山峰上生长,身体被灵气洗涤,自然与普通的青草有些差别,但要说它们有多珍贵,却又谈不上什么了。

    这些对修真者来说不会多看一眼的“青草”,拿来喂小白倒是正好,也亏得仲道南的身上竟然会有这些。

    不过小石头对阿南从来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在看见阿南拿出这些青草后,小石头只是变得更加崇拜阿南。它的阿南真是太厉害了,好像什么都会,好像什么都有,而且还能够知道它到底想要什么、需要什么。

    喂完了马儿,小石头就跟着仲道南出了门。

    清晨的念清村要比晚上的时候看着热闹些,小石头站在高处,就看见念清村里有许多老人手里拿着扁担和水桶走了出来。

    那些老人在相遇的时候,有些会相互打一声招呼,更多的则是相互点点头,然后沉默的往念清村外面走去。

    因为年龄大了,老人们的行动并不算快。有一些身体强健的中年男子,同样手里拿着扁担和水桶,从他们的身边快步超过去,并没有跟这些老人聊天的心思,当然也没有想着帮这些老人一把的想法。

    小石头站在山头吹着风,看着那些往村子外面走的老人,又把注意力转到不远处的小河上。

    正如昨天遇见的那位老伯所说,念清山上有一条非常美丽的河。

    小河距离念清村也不算远,站在高处看着,波光粼粼,美丽极了。天空中的云彩还有碧蓝的颜色,都被倒映在清澈的河面上。流动的河水,让周围的景色,也变得更加生动。

    小石头哇得赞叹一声,但是很快,它就奇怪的问道:“阿南,那条河里的水不能喝吗?为什么大家全都往下山的路走呢?他们是去山下挑水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