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你们真的不知道她吸。【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iao/shuo/c/o/m】毒的事情?”穆清不厌其烦地第三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任一的态度已经从一开始的吃惊到了现在的不耐烦以及无语,“警察姐姐,你已经问了好几遍了,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最起码我肯定是不知道,我要是说谎,以后就一辈子娶不到老婆!”

    任一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十分坚决,好似不能娶老婆还不如给他一刀算了。

    穆清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合上了手中的钢笔盖子好像也是不打算再继续废话了,“就算是不娶老婆,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嫁人。”

    “……”任一用一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看着穆清,难道现在这个世界真的已经要走向大同了?

    出了审讯室,唐子烬立刻快步走了上去,打算跟穆清两个人一起去吃饭,现在饭菜都已经快要凉了。但是谁知道穆清却似乎是有些不耐烦地把他推了开去,“别闹,我这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那小子都已经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唐子烬气得就想要踹桌子,但是一想起来要是桌子踹坏了,恐怕回头警局追究起来,责任还是在穆清的头上,因此就硬生生忍了下来。

    穆清站在原地想了想,却好像没听见唐子烬的话似得,摸着下巴轻声道,“总觉得应该有什么事情是被我们遗忘了的……”

    听到这话,唐子烬的眉毛都快竖起来了。他一转头瞪向了叶勤,“听到没?”

    叶勤十分了解地一点头。随后警局里面的众位工作人员便都十分吃惊地看着唐子烬带来的这些五大三粗的保镖呼啦啦都涌进了审讯室内,将对比之下身体明显显得十分单薄的任一给围在了中间。

    任一吓得脸色都白了,“各,各位大哥……你们要干什么啊?”

    唐斯年双手插兜在外头看着想笑,感情这位看起来拽的二五八万的,其实骨子里还是个胆小怕死的没出息富二代啊,败家子一个嘛。看样子他们家到了他这一辈,也算是完了。

    带头的保镖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发出了咯吱咯吱的骨头摩擦声,“我们唐总交代了,让你重新仔细地想一想,最好是把你脑袋里能想到的东西都一五一十说出来,否则,说错一句话就剁你一根手指。”

    “啊?!”任一吓得双腿都快要都成筛子,抱着最后一丝丝的希望问道,“那,那我要是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呢?”他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光是关于苏慧文去卫生间的事情他也是半醉半醒的时候瞄了一眼才知道的。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真的记得那么多东西?

    可是这几个保镖很不给面子,“那就全剁了。”

    “……”任一投降了,双手抱着脑袋仔仔细细想了好几分钟,这才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哦对了,她去洗手间之前好像还给一个人打过电话。”

    “谁?”穆清的问题直截了当。

    任一却又哭丧了脸,“我的姑奶奶你快别逗我了。我跟苏慧文从认识到现在也没多少的交情,她跟什么人打电话,都说了什么,我上哪儿知道去?”

    任一这话说的倒是没错,而且根据他的回忆,苏慧文就是接了这个电话才走的。只是就把那种地方实在是太过于嘈杂,就连苏慧文说了什么都听不太清楚。更何况任一总觉得苏慧文似乎是一直都在压低声音不想让人听见。

    穆清的眼睛一亮,立刻让人去找苏慧文的手机。可是警局的人几乎要把整个现场都给翻个底朝天了,就连卫生间里面都去检查了一下,却根本就找不到这个手机。

    “怎么会这样……”刚刚得到的线索竟然又这么断了,让穆清很是恼火。叶勤看着唐子烬更加上火的神情,只能无奈地选择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本来是想帮着多问一点儿线索出来,现在倒好,是的的确确地给穆清增加了更多工作量出来。

    唐子烬大概是生平第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情绪很是低落,索性也不吃了,只陪着穆清。

    任一在一边看着,忍不住有些嘴贱地说道,“会不会是去卫生间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马桶里面了……”

    “……”众人都回头看他,一个个都是神情严肃,看得任一倒是不敢开玩笑了,只能呵呵笑道,“那什么……我随便一说,你们别当真……”

    谁知道就在这时,在一边已经围观了许久的唐斯年却淡淡开口,“我看他说的不一定全错。说不定还真是在洗手间里面丢的呢?”

    “虽然说在洗手间丢手机的确是概率不小的事情,但是很明显她却洗手间不是去方便的,还是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既然如此,手机又怎么会丢了呢?”

    穆清的问题也是大家都想问的。

    唐斯年点了点头,“你这句话是说的没错,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这种包厢里面出小偷的概率是很低的,因为家都是有钱人,谁也不会想要去偷一个手机。而且在这里服务的侍者,若是运气好的话,随随便便的一笔小费就可以抵得上一个手机的价格。大家都喜欢听话的侍者,偷东西的是一定会被惩罚的……为了这不一定能成功的举动,放弃眼前的一切,包括金钱跟这份工作,我不觉得这人会是这里的侍者,因为其实这里的人都很聪明。”

    唐斯年的话没有说错,这种有钱人专用的包厢,不管是在洗手间,在走廊上,在包厢里,出现小偷的概率都很小。

    那么是自己不小心弄丢的?酒吧前台几乎每天都有各种客人的失物招领,可是却并没有苏慧文的手机。反复想想,最有可能的就是被人拿走了。

    “拿走了?为什么要拿走?因为不想让人知道她最后一个联系的人是谁么……那么这个人就一定跟她的死有关系,而且还是她死之前最后一个联系的人!”

    “可是要这样的话,我们就必须要从昨天在那一层楼的每一个包厢开始查起。”警员们的表情都有些犯难。

    大家都知道,在那儿吃喝玩乐的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他们都心高气傲,可不一定会真的配合警方的调查。

    时间已经快要到下午三点了。唐子烬实在忍无可忍地拉起了穆清的手前往休息室,“就算查案也得先吃饭!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调查,让我的人出面,自然不会有人敢不配合。”

    哦?唐大总裁果然是很有男子气概啊!威武霸气啊!一干人等纷纷用十分羡慕的眼神看着穆清——有老公如此,夫复何求啊?

    穆清见到眼前这些人的样子,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你们都快别闹了……”

    唐斯年陪着自己的大哥大嫂一边找线索,一边等着谭瑧下班。

    只是后面一连过去了两三天,都没有任何结果。

    反倒是另一件事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

    有人在苏慧文出事的那家酒吧拍到了原本应该已经被雪藏了的程家禄竟然在哪儿驻场。而且据说唱得还是他这段时间在家里自己创作的曲子,偏偏这首曲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比他之前写的还要好听许多,而且程家禄被人也跟开了挂似得,唱歌的状态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得多。

    也许是没有了大舞台跟米分丝们对自己的束缚,程家禄现在的歌曲显得更有灵气,表演更是引人入胜。甚至还有人在听了他最新的歌曲之后有感动哭了的。

    而且程家禄自己填写的歌词也让人十分意外,竟然是用来纪念跟谭瑧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的。这可是公开跟唐二少叫板啊?这程家禄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了吧!

    “真是没想到啊,现在程家禄的状态好像比之前传闻当中的要好多了啊?”路边,已经开始有各种各样的路人开始讨论起了程家禄。

    甚至还有人说,从程家禄现在的歌曲了里面听到了忏悔与感动。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唐斯年平时跟谭瑧是怎么相处的,只知道这两个人莫名其妙就成了搭档关系,又莫名其妙就突然间订了婚。可是他们最了解的却还是谭瑧以前跟程家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

    于是,不少人已经开始表示,说不定程家禄当初只是一不小心犯了错,。现在迷途知返,也已经粗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应该得到一个被人原谅的机会才对。

    这些话,看得陈果儿气得几乎要拍案而起,“这些吃瓜群众都太没有节操了吧?程家禄之前都做出那种事情了,现在竟然还能有脸来跟你乞求原谅?我要说,他怎么不干脆上天去呢!”

    知道陈果儿说的是气话,谭瑧却还是稍稍拦住了她一点,“你这话啊咱们在家里说说就算是完了,万一以后被人听见了,可就有的说了。”

    一想起谭瑧好不容易在娱乐圈里面摸爬滚打到今天,陈果儿也有些心疼,知道祸从口出,干脆也不多说什么没用的话了,只是依旧有些不平,“我就觉得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凭什么善良的人一定要被欺负?犯了错的人却那么容易被人原谅?”

    道理大家都懂,但是若是谭瑧铁了心要跟程家禄撕破脸破老死不相往来的话,只怕大家就要说谭瑧小气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好了,先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没看他现在还被雪藏着么?最多也就蹦哒这么一两天就会没事了,不会有人再记得他的。”

    谭瑧的话算是给了陈果儿挺大的安慰,她点了点头,信誓旦旦到,“恩,就算是他们这的想说什么也没关系,咱们还有唐二少呢!”

    看着岑果儿得意洋洋的样子,谭瑧反倒是开始有些犹豫起来。

    这到底是一次巧合?还是程家禄真的要时来运转,又或者是程家禄自己想办法在背后想了什么法子组合团队去炒作……这种可能性,谭瑧不能完全确定。

    不过,如果程家禄真的是重试了以前的自信,可以从阴影里走出来重新开始的话,倒是的确是一件好事。

    相对于谭瑧此时心中对程家禄的期望,现实却是大相径庭。

    “不……不要……”程家禄趴在冰冷的地上,脸色苍白,脑门上全是冷汗,双手像是爪子一样在磨蹭着地板,真是要把指甲都给磨破了,“给我!我求求你了……不,放我走……”

    他此时语无伦次,似乎整个人都已经失去了属于自己的意识。他此时眼中只有那个人手中的那根针管,眼神中充满了渴望,但是却又似乎隐藏着巨大的恐惧。

    男人坐在沙发上,翘着腿似乎很轻松,将眼前的针管放到了程家禄的面前晃了晃,“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你要是不说清楚,我怎么能知道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程家禄咬着牙,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像要被人撕裂一般。他摇着头,汗水从额头上不断地留下,进了眼睛里,感觉涩涩的,但是他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似得,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根针管,“给我……我求你,给我……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只要给我一点点……”

    他说着说着,甚至哭了出来,样子狼狈得让人看了就想要发笑。

    “对嘛,有话就说,你说出口了我才能明白呀。”不怀好意的笑声从头顶传来。程家禄在迷迷糊糊当中感觉到冰凉的针管似乎已经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随即就好像是一股冰水流入了自己的身体内,滚烫的身体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他摇着头,长叹了一口气,突如其来的舒爽几乎要让程家禄马上晕死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