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307章 天宗之罪
    人们看着眼前的一幕,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空间,被撕裂了!"

    "剑气,把虚空斩断了!"

    哗然之声瞬间响彻了整个擂台,人们惊骇万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沉寂过后的惊呼就如同奔雷一样回荡在了整个未央城内。

    这一次,就算是宗门之主也坐不住了,辰天的实力乎了他们的想象。

    特别是他释放出来的那股力量,让他们感觉到了一种仿佛根本不存在却又存在的异样感。

    事实上,正因为是属性力量,所以才会让他们震惊。

    属性还未大成,所以他们无法真切的感受到罢了。

    当然,他们的内心也不敢去想象,有人会领悟了新的属性。

    甚至有人怀疑辰天的修为绝对不是武宗这么简单。

    "这小子,不可能只有武宗一重的修为,他肯定是修炼了什么功法,可以隐匿自己的修为,这威能起码是一个武王啊!"

    人群不断传来震撼声。

    但是,不管辰天是什么修为都不重要了,原本在他们看来绝对无法打破的局,竟然在此刻被辰天绝强的姿态撕裂了。

    并且,缭绕着黑色的剑气,让整个擂台充斥着一道深漩,那能量潮汐也是不停的从擂台上震动出来……

    "怎么!"

    "我最强的一击,为什么会这样,你究竟做了什么!"看到自己的底牌攻击竟然被辰天用一剑化解,逆流云的内心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要知道,这可是他的天赋武技啊!

    这也是他创造出来最完美的天级武技,将所有的空间压缩。

    用力量来静止,对方逃不了躲不过,只能等待死亡。

    他想要这样的一击,来让辰天彻底后悔。可是,却没想到他竟然挡住了,而且还正面将自己的攻击给狠狠的撕裂。

    辰天擎剑而立,大步走向了逆流云所在的位置,看着五孔流血的他,辰天的脸上并没有一丝的怜悯。

    "你,你想做什么!"因为释放出了武魂最强的力量,此时此刻逆流云体力几乎消耗殆尽,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来战斗,反观辰天,连番战斗之后,竟然没有半点喘息。

    这已经大大的说明,辰天的真实实力完完全全的在逆流云之上。

    很难想像,一个小小的武宗竟然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做什么,你认为呢?"辰天不想给天宗半点机会,当死亡之剑释放抵挡那武魂力量之后,他有的只是想将逆流云铲除的心思。

    对方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杀死自己,怎么可能放过他。一道凛然剑气爆,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辰天竟是要杀逆流云!

    "混账!"

    "你敢杀我莫擎天的亲传弟子,你当本老祖不存在吗!"就在辰天提剑霎那,莫擎天早一步提防辰天。

    他虽然也不敢相信辰天敢真的出手,可此子桀骜不驯,浪荡不羁,不能用常人眼光对待。

    也幸好莫擎天先一步有所警觉,在辰天那一剑刺向逆流云的霎那,天宗老祖插手了,一股浩瀚的圣者之力瞬间将辰天弹了出去。

    铿锵之声回荡,辰天手中利剑震断,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全场人都是一惊,天宗老祖竟然出手了!

    之前他还阻止过其他宗门出手,此时此刻他居然违反自己定下的规矩。不得不说讽刺,但是,却没有人敢说出来,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是圣者!

    "堂堂天宗老祖也只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吗?对我出手,你不觉得羞耻吗?"看着手中残剑,辰天却丝毫不惧这天宗老祖。

    那眼神,太像了。

    此时,高台上的天宗老祖与辰天的眼神对视,实在太像了,若不是这小子使用的套路招数完全不同,天宗老祖此刻都要杀人灭口了。

    面对辰天的质问,他却不以为然:"你已经赢得胜利,还想如何?再者,我并未对你出手,只是用圣者之威震碎了你手中的剑而已。"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天宗老祖仿佛为辰天的未来着想。

    人群都看向了辰天,心理面虽然不平,可没办法啊,现在天宗势大。

    莫擎天是个老怪物,其他宗门都不敢说什么。

    辰天若是还不知道进退,天赋惊天也枉然,因为以天宗的手段,必定会斩草除根。

    "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刚刚战败的是我,敢问一句,天宗老祖您会告诉您的徒弟同样的道理吗?"

    "你不会!"还没等天宗老祖如何回答,辰天却突然斥声厉喝道。

    "所以,你让我此刻住手,岂不是笑话?"

    "年轻人,你竟然已经赢了,何苦咄咄逼人?"天宗老祖怒急,却是没有立刻作。

    区区一个武宗小辈,竟敢与他如此说话,仅凭这一点,就足够他死上千次万次,不过此子天赋若是能为自己所用,那将会是如虎添翼。

    "咄咄相逼!"

    "天宗老祖,莫不是你天宗都这般无耻不成?"

    "嚷着要杀我的人是你天宗弟子,要灭我的还是你天宗弟子,最后那一击如果我未能挡下,那么死的人是我,天宗自己定下的规矩,你自己却要打破,岂不是一个笑话?"

    "天宗若是连一言九鼎都做不到,如何在这偌大的帝国立足,如何妄称天宗?"

    "况且,认输或者跌出擂台才算结束,逆流云并未认输,你天宗老祖擅自出手就是对自己、九大宗门、对皇室、对王族的不敬!"

    "第二,你阻止他人出手,却在关键时候亲自对我一个小辈动手,这是无德!"

    "你亲传弟子尚未认输,你却出手让他毫无尊严可言,这是陷你弟子于不义。"

    "你侮辱这宗门大会定下的规矩,这是不仁!"

    "若天宗老祖你都不仁不义无道无德,天宗号称天下第一宗,岂不是笑话!"

    "难道老祖要看到天宗背上这些罪名不成?"

    辰天站立擂台,身影挺立,那桀骜的双眸看向了高台上的天宗老祖。

    所说言语却是让人震撼不已,各大宗门都是吃惊的看着辰天,这些事情他们都知道,可是却没有人敢说出来。

    而且,辰天的话语很巧妙,几乎将所有人都卷入了其中,就算是皇室王族都无法独善其身。

    一句话,牵扯太多,天宗老祖此刻已经气的一肚子怒火。

    "你,你,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儿,流云,认输,男子汉大丈夫,没有经历挫折怎能成长为一方巨擎,今日这个青年给你带来的耻辱,希望你好好的记在心中,君子报仇,百年不晚!"天宗老祖虽然不想咽下这口气,但此时此刻他必须忍住,至少忍到宗门结束,再动手也不迟,到时候必定要此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认输!"

    辰天早一步动瞬足,就在对方刚刚张口的时候,一拳给打了过去。

    看到眼前这一幕,不少人都是大快人心,但他们却不敢表露出来。

    但辰天无论是言语还是行动,都赢得了其他宗门的重视,就连皇室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辰天。

    若是此子能为皇室所用的话,必定能遏止住天宗这一个庞然大物!

    不过要说最开心的就是战武宗宗主宇文昊了,他把那些宝物全都收到了囊中。皇浦硕虽然败了,可他却得到了更大的利益,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天晨的少年啊。

    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一定要拉拢这个叫天晨的青年。

    事实上,不仅是宇文昊有这想法了,这几乎是所有宗门大佬各大势力领心中的念头。

    "混蛋小儿,你竟还敢出手!"老祖肺都气炸了。

    但是皇室那位的代表却是开口了:"老祖,慎言慎行,虽然天宗光明磊落,但若是传出不好的名声怕是也有损第一宗的颜面。"

    "可恶!"天宗老祖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现在恨不得将辰天抽血扒皮。

    不过此时此刻,他必须做点什么,否则,逆流云会在这擂台之上被辰天活活打死!

    此时擂台上生了戏剧化的一幕。

    那高高在上的天才逆流云,每次刚要开口却是被辰天一拳打到脸上,让他说不出话来。

    突然,一道凛然的气息笼罩了辰天的身上,辰天看向了四周。

    周围人似乎都没有现,但是他可以确定,自己若是在出手,会死。

    "我…认…输。"这三个字仿佛万斤般沉重的从逆流云口中说出,几乎在开口的同时,天宗老祖的身影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你知道拒绝天宗的后果吗?好好考虑一下吧,如果你答应成为我天宗弟子,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如此无耻,若是拜在你的门下,我只会觉得恶心。"辰天冰冷的回答,却是让天宗老祖的脸上闪烁出一丝凛然的杀意!

    "那你就只能死。"这句话,回荡在辰天脑海之中经久不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