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374章 你已是局中人
    帝国,天府皇城!

    倾心酒楼。

    有传闻,八百年前,一位伟大的人曾在这里遇到了一位他心仪的姑娘,但却因为一次意外,那美丽的姑娘永远长眠于此。

    于是,那位强者在这里建立了一个酒楼,便有了八百年后今天帝国最繁华最大人最多的倾心酒楼。

    而在酒楼的墓碑上,篆刻着两人相识相遇相爱的故事,在那落尾处,更是留下了为世人所传诵的千古绝句!

    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

    同死焉能两相见?一双白骨荒山里!

    这两句话,为世人所赞颂,为世人所震惊,短短两句,却是反映出了当初对那女子的感情。

    而那故事,却让魅琳泣不成声。

    辰天一阵无语,但看到了石碑上他们所说的爱情故事之后,辰天也是不由的感慨:"此情可待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而辰天口中吐出的这么一句话,却是让魅琳的眼神再次眼前一亮,这个青年他狂傲,不羁,狂浪,但是所说的话,却又是充满了文采飞扬。

    他时而冷峻,时而帅气,时而狂傲,时而不羁。

    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是魅琳心中无比好奇的疑问,或许,只有跟在这个少年的身边,也许就能知道所有的答案。

    倾心酒楼,辰天要下了最后一间上等客房,可以说他的运气好,在酒楼时争抢的时候还生了口角的争执,不过倾心酒楼却很公证。

    但只有一间酒楼,所以魅琳与辰天同处一室。

    在那月色之下,魅琳显得出落大方,是那么的美艳动人,哪怕是辰天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是一个迷人的妖女,也像是一个吃人的妖精。

    以前,魅琳都在自己的一方世界里面,辰天并未在意,如今这女人跟随着自己,他才现身边跟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简直对身为男人的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要知道,这可是魅琳,她就算什么都不做,那也是媚惑入骨。

    但辰天尽量不让自己多想:"魅琳姐,你睡床上,我打个地铺就行了。"

    魅琳看到辰天的举动微微一笑:"你不上床睡吗?"

    辰天……

    "魅琳姐,您别折磨我了行不?这里也没什么人,你这么使用媚术的话,我怕我保持不住啊!"

    "你不会。"

    "谁说我不会了,我可是男人!"辰天立刻反驳道。

    "我比你强,你敢的话,我会打断你的三条腿。"

    闻言,辰天一阵哆嗦:"魅琳姐,您在这么玩,我只有去一方世界了。"

    "好了,瞧你的怂样,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那个时候,对那清梦佳可是一点都不温柔。"今晚的魅琳,不知为何,格外的诱惑。

    但对于辰天来说,却仿佛致命的毒物,听到她的话,更是一阵无语,在这么下去,辰天生怕这女人就是聂小倩了!

    一夜无语。

    但在梦中,辰天却梦到了许许多多的身影,最后脑海中的画面竟然定格在了雪妮的身上,最后两个身影重合在一起,她却是纳兰云裳……"

    世间,竟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可她却终究不是她。

    黑夜,辰天猛的睁开了双眸,然而,他却条件反射性的拔出了一把普通的剑!

    "我可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人,除非,他东方荣不想活了!"辰天霸道的一句话,那把剑却是对准了虚空之中,房间内,寂静的有些诡异,诡异的有些出奇。

    若是有人看着的话,定然会认为辰天是一个疯子。

    他竟然把剑斩向了虚空,更是对着虚空开口说话。

    此时,魅琳也早已经惊醒,她的目光一直紧盯着辰天利剑的方向,她看不到,但是在这个近距离之下,她能感受到辰天利剑所指的方向有一个人。

    是的,一个看不见的人。

    "三息之内,自己滚出来,否则死!"

    这天下间,没有人可以在接近辰天三米之内而不被现,无论是任何能力,任何隐匿手段,在辰天的面前都是没用的。

    因为,他有看破一切的灵瞳。

    眼前,他的剑正放在那个人的脖子上,只要他敢乱动一步,利剑便会切下他的人头。

    虚空的黑暗之中,那看不见的身影紧握着拳头,手中泛起了冷汗,那黑衣人的心中此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自从八岁那年,他被家族抛弃,所有人坚定他的武魂是废武魂之后,他内心充满了不甘,最后他不断的锻炼自己的武魂,最后在武魂觉醒第二阶段的时候,成功的将武魂的力量挥到了最强!

    他将这武魂的力量命名为【隐匿武魂】这些年来,凭借着这个武魂,无论是皇宫内幕还是深宫大院,只有他不想去的,没有他去不了的!

    他虽然没有真正的在圣者的眼皮底下验证过,但他对自己的武魂很有信心,恐怕是圣者也难以现。

    这些年来,他出生入死,都是凭借着这个武魂的能力而活了下来,为他的主子,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偏偏就在今日,他失败了!

    就在他扬起自己手中匕的时候,那个男人猛然惊醒,只是一瞬间将手中的剑对准了自己。

    可他依然不明白,这个男人如何能现自己?

    于是,他不甘心的尝试用手中的短剑作出了一个细微的举动,然而却是这个举动,那男子猛的将他的短剑打飞了出去。

    残剑,在虚空中暴露了身影,断成两截的利剑刺入了地面。

    "看来,你是想死了!"辰天的剑动了。

    "不,不要杀我。"那人匆促间露出了自己的身影,倒是一旁的魅琳一惊:"你居然可以瞒过我的双眼?这是你的武魂?"

    "这样的人,不能让他活着。"魅琳便是要出手。

    辰天的剑却拦住了她:"不急,我不想无缘无故的被人惦记,说吧,你是谁,东方荣派你来的?"

    黑衣男子脸色刚毅,即便暴露了身形却依然沉稳,没有半点的惊慌,听到辰天所言之后,他脸上满是不屑之色:"东方荣?他还不配!"

    "你的骄傲,会要了你的命,我不喜欢听废话!"辰天释放的一股寒意,让那黑衣男子感觉到颤栗。

    他能够感觉到,如果自己在多说一句的话,这个男人就会要了自己的命。

    "我名北风,是我家主人让我来找你,不过我很好奇,我对自己的武魂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就算是圣者也很难现我……"

    "那是因为,你一直没有遇到我而已,我对你是谁没兴趣,你家主人又是谁?"辰天打断了对方的话。

    北风沉默了,随后抬起头开口道:"我家主人的身份不能说,而主人让我来的目的,是希望可以与公子见一面。而且,我并没有想真正的要公子的性命。"

    "我知道,所以,你还能活到现在。"辰天收回了剑,他对于敌人从不手软,不过这家伙哪怕把剑对着自己,却没有杀意,这也是辰天手下留情的缘故。

    "公子,我在皇城之前看到您的实力,我家主人对您很有兴趣,不知公子可否……"

    "滚吧,我对你,对你的主人都没有兴趣,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后果自负!"辰天不等他开口,却已经下了逐客令,已经不需要多说明,他已经明白,这人是来拉拢自己的。

    不过,此人的主子,倒是一个人物,仅凭自己在皇城之外的表现,却是要拉拢自己,但来皇城之前,左老曾告诫过自己,绝不能卷入皇室纷争,而刚刚黑衣人的话明显说明,他的主子是皇室之人,无论是谁,辰天都没有兴趣。

    见到辰天竟然如此果断的拒绝了自己,北风却是不甘心:"公子,若您愿意帮助我家主人,荣誉,地位,权力都不在话下!"

    "噌!"

    回答那人的是一道手中凝聚而成的剑意,剑气划破脸颊,梢在空中飞舞。

    "滚!"

    "我明白了,公子,是我冒昧。"

    "公子,能否容我最后说一句。我家主人,不希望与公子为敌,若是可以的话,希望公子不要加入帝国圣院,既不能共事,主人也希望不是敌人。

    "学院招募,若公子有兴趣的话,可以考虑星痕学院,不管公子如何置身事外,从您进入皇城那一刻起,您已经是局中人!"

    说完,那黑衣人纵身一跃,彻底的消失在了黑夜之中,至于,辰天会如何抉择,这也不是他北风可以左右的了,因为他在留下去,或许就会成为一道冰凉的尸体。

    "需要跟上去吗?"魅琳在辰天的身边说道。

    辰天摇摇头:"不用,我对皇室的争权夺利没有什么兴趣,至于我是否会加入学院,恐怕这里面还有更深层的含义吧?"

    对方从自己的年龄,和入皇城的时间推算,不管自己是否是想要入院之人,那黑衣人的意思便是不希望自己加入圣院。

    "不管如何置身事外,都已经是局中人吗?"

    "你不想知道是谁吗?"魅琳感觉辰天的性子应该比较想要弄清楚事情才对。

    辰天笑了笑言语充满了自信:"只要我还在皇城,迟早会与那所谓的主人见面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