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382章 花冢葬心之威
    辰天的声音不大,但有着一股穿透力。

    纳兰云裳?

    他的女人?

    这若是在平日里,所有人都会嘲笑恬不知耻狂妄自大,然而今天,这个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意义却不同。

    这句话是在花非花说了之后,他再说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不仅是对纳兰云裳表达爱慕之情,还是正面向帝国十杰宣战!

    "这个混蛋,比花非花还要狂妄,云裳,你别担心,有我在,他不敢做什么。"兰梦心没好气道。

    一个花非花就够了,没想到这个人也是这么狂。

    兰梦心回过头,却见云裳脸色红润。

    这,这怎么可能?

    纳兰云裳竟然因为辰天的那句话脸红了,这根本不是她平日里所熟悉的那个纳兰云裳啊。

    "糟糕了,这小子在云雾山脉的举动,恐怕让云裳对他的感觉不一样,不过,竟敢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来,但是……"荭韵看着辰天的目光有些复杂。

    这个男人,究竟是一时之争,还是他真的有这个本事?

    "但是,你究竟明不明白说出这番话意味着什么啊。"荭韵的目光集中在那个青年的身上。

    花非花笑了。

    声音回荡在整个学院之内。

    "你究竟明不明白,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花非花目光带着一丝不寒而栗的杀意。

    "宣布她是我的女人,不就是这个意思吗?"辰天理直气壮的说道。

    周围人顿时头顶落下了黑线,备受打击,这货是猪脑子吗?难道,他的理解就是宣布这个消息之后,云裳就会成了他的女人?

    "看来,你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你宣布九公主是你的女人,那就是向所有九公主的追求者宣战,这其中,包括贵族,大家族子弟,宗门天才,王侯俊杰,甚至是,帝国十杰!"

    "你不仅仅是挑衅整个帝国的天才,更是在挑战我花非花,帝国十杰之中排行第五的男人,你究竟明不明白,没有本事的话,从今天起,说不定下一秒你将死于非命!"

    花非花的话,回荡在两大学院的上空,无数人目光看向了辰天,想要看看,他是否会因为害怕而露出畏惧的眼神,是否会流露出绝望的后悔。

    甚至连兰梦心,荭韵,连云裳本人都不由看向辰天,想要知道,他究竟是意气之争,还是想证明什么。

    但是,他们失望了,这男人的脸上没有惧怕,只是冰冷的面容,看不清任何的表情。

    人们以为他可能是怕了,可不想辰天怒吼道:"那又怎么样!"

    "正合我意!"

    那威猛的字句,犹如魔咒一样回荡在了整个帝国上空,久久不息,萦绕回荡。

    人群震撼,瞠目结舌。

    "疯子,他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王侯贵族,宗门大族,帝国十杰,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要告诉你们所有人,纳兰云裳从今天起,是我的女人,我想要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辰天的声音仍然犹如魔音缠绕心间,挥之不去。

    这一刻,连纳兰云裳的内心升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她望向那个男人的身影,神色中闪烁着希翼的光芒。

    "或许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你眼前的男人是,帝国十杰,排行第五,吾名花非花,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是杀死的你男人。"

    "现在,给我灰飞烟灭……”

    "轰!"

    冲天而起的血光,完全暴露的惊天力量,人们骇然的看向了花非花的方向,却见整个学院的中心地带就像下起了血色的花。

    "这是,五重武王的力量。"

    "花非花这才多大,竟然已经五重武王了!"

    "不愧是帝国的天才人物,三年前,他才刚刚突破武王而已,这个度下去,他岂不是能突破到最年轻的尊武!"

    "好可怕的人物,还有,更加可怕的武魂!"

    "这已经是武魂具象的领域了吧。"看到惊天的血海浮现,所有可能逃走的路全部都封锁,人们看着飞舞的花朵,只能勉强的看到他们在血花中一动不动的身影,这滔天的血海之力,仿佛要将一切吞噬带劲。

    "婴花血,花冢葬心!"

    "这是他的花冢葬心,花非花最厉害的绝招,一旦进入这个范围之中,没有人能活着出去,将会被那血色的花朵吸食掉全部的生命。"

    人群看到花非花出手便是全力以赴,骇然不已,尤其是星痕学院的人更是吃惊,这就是帝国十杰的力量。

    完全出了他们的想象。

    "无尘兄弟……"南山看着眼前的一幕,爱莫能助。

    "这就是花冢葬心,隔得这么远,却依然能感受到那可能的威能。"兰梦心脸色惨白无比,可以想象,花非花所造成的威能多么可怕。

    "不仅仅是如此,他曾经凭借这个能力,打败了一名半尊境界的强者,那还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花冢葬心,不仅仅吸食生命,花朵中已知的剧毒便有三种,可以让人四肢麻痹,出现幻觉,全身腐烂。"

    人们听到荭韵的话,一个个的心情更加沉重。

    "这么说,他岂不是没有机会,师尊,你救救他好不好?"云裳急了,花容失色竟是想荭韵求情。

    这一举动,让兰梦心和荭韵一惊,但后者却摇摇头:"已经晚了,现在就算是我,想要闯入这里面想要救他都难,一切只能靠他自己。身为一个男人,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他应该早就有觉悟做好承受一切的准备了吧。"

    "帝国十杰,果然名不虚传。"凛冽的血海之中,辰天能感觉到那可怕的花朵所带来的威能,虽然他狂傲,但从一开始他并未小看花非花。

    而辰天愿意主动出击的原因,他早就想知道,十杰的水准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如今,亲身体验之下,果然非比寻常,花非花所释放出来的力量,完完全全的过了一般王级的水准。

    "好好感受一下吧,这里将会是你的葬魂之地。"

    "花冢葬心,动!"

    花非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事实上,当在这个领域的时候,花非花的身影已经与花的世界融为了一体,好像每一处都有他的存在一样。

    "我已经感受到所谓十杰的力量了,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我可就要失望了。"辰天微微一笑。

    就在他笑容凝固的霎那,一把血花形成的利剑猛然贯穿了他的身影,那些花瓣幻化成花非花的模样,咧嘴露出狰狞的笑容。

    "怎么可能……"辰天低头看向自己的心脏,血剑缓缓抽出,疼痛让他脸色苍白。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想到,还会给对方给了他致命一剑的机会!

    血泊之中,辰天一动不动,意识不断的消失,双眼的瞳孔放大,但是他的内心却充满了不甘。

    很快,他的身躯开始腐烂,浑身麻痹的不能动弹,而等待着他的只有死亡和绝望。

    "师尊,他怎么了?"纳兰云裳看着那血海之中的辰天一动不动,担忧无比。

    看到云裳的反应,荭韵心中一声叹息,恐怕连这丫头自己都没现,她的心中已经有这个人的身影。

    "他中了花冢葬心的心术,恐怕已经陷入了幻觉之中。"

    "那他醒不来会怎样?"兰梦心问了一句。

    "两种可能,等着被花非花杀死,另一种则是在花非花杀死之前,意识先崩溃而死。"

    闻言,兰梦心他们脸色巨变:"这花冢葬心的威力竟然如此可怕?"

    "如果他不用那么着急,或许也不会死的这么早,说到底,终究还是太年轻。"荭韵一声叹息。

    辰天死了,对于星痕来说并没有什么,也不至于为了辰天去得罪一个十杰,所以全部人都袖手旁观。

    南山想去帮忙,但这是属于男人之间的对决,如果他去帮忙的话,对他是一种侮辱。

    "结束了,本以为,还会有什么意外的惊喜,看来,也只是一个为了提高自己的名气,哗众取宠的垃圾罢了……"

    "就这种程度,居然妄图挑战十杰,真是不知羞耻。"

    "唉,原来是一个软脚虾,还以为有多厉害,人家花非花还没出手,就结束了。"人群看着一动不动的辰天嘲笑道。

    花非花走到了辰天的身前:"没想到还有意识,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一个哗众取宠的悲哀之人罢了,不过结束了,不会有疼痛的,你会在自己的意识中死去……"

    致命的攻击,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