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405章 星痕天才的碰撞
    星痕天塔第六层!

    "麒麟臂!"

    "擎天印!"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间,辰天在修炼塔中已经花费了四个月的时间。

    现在第六层的灵源体几乎已经无法伤害到他的肉身,反而是辰天,在完全近身战斗的情况下,依然游刃有余。

    而且,麒麟臂的力量慢慢的被浓缩,那股血脉的符文现在只会出现在他的手臂上,别人不会轻易注意到。

    辰天为了掩盖自己可能被现的气息,在这一个月里面也是做足了功夫。天灵战甲更是经过剑老的改造之后,一般人不易察觉。至于东皇钟,只要不是万分紧急的情况下,辰天自然也不会暴露出来。

    在第六层的这一个月里面,不但锻炼出了强悍的身体,也让辰天对力量运用的把握更加完美。

    "如果继续留在这里的话,突破王级应该没什么问题。想不到,这星痕学院还有这么好的地方,难怪,圣院无论怎么打压,星痕学院却始终都屹立不倒。不过,即便有着浑然天成的先天优势,随着人才的流逝,年轻一代没有人能支撑起星痕学院才是关键吧。"辰天这般想到。

    十年前,帝国最强年轻的一代进行了十杰大比。九大宗门,占据八大名额,皇城之内唯有帝国太子纳兰帝天与花家花非花争夺一个名额。

    然而,十年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光影?

    ……此时,在辰天不知道的星痕天塔第七层。

    这第七层王体的实力几乎都是半尊境界或者尊武境界,在这里,稍有不慎便会死亡。所以,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但此时,第七层之中,一道黑衣的身影在寒风中行走。身高一米八但身形瘦弱,面色苍白如纸,仿佛能被风吹到一样。

    黑暗中,那头苍白如雪的头显得额外的醒目。这个青年,连眉毛都是白色的,白色的眼瞳之中映照出来的东西,只有死亡和孤寂,在这寒夜中是那么的诡异和惊悚。

    突然,一道可怕的半尊灵体,带着一声呼啸杀之而来。

    青年浑然不觉,就在那半尊境界的灵体快要接近的瞬间,荒古的土地中竟然不知道怎的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

    唰的一下,那半尊境的灵体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下一声耐人寻味的惨叫声……

    黑夜仍在继续,那青年仍在朝着前方而行。

    许久,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那虚空中开口说道:"找到他的位置了吗?"

    虚空中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

    青年抬起头:"带我去。"

    说完之后,果然,黑暗中似有无形的东西动了一下,而那白瞳青年也紧步跟了上去。

    时间悄然无声的过去。

    此时此刻,在第七层的中心深处。

    眼前的一幕,若是有人看到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一个年轻的学院学生,被三个尊武境界的灵体所围杀。

    然而,诡异的一幕生了。

    当其中一个灵体的一击重重的落到了那个青年身上的时候,却是突然半个身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大尊级灵体暴走,但是,却在连青年一根汗毛都没有触碰到的情况下,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所有的灵体也被那青年所吸收。

    在那寒风的黑夜下,这里的天空映入了一抹月色,这才看清青年的头竟是一头妖异的紫色。那是,皇族之下四大家族某个家族中标志性的象征。

    青年盘膝入地,竟是在原地选择炼化能量,不过这也可以说明,青年对周围似乎十分了解。

    三大尊级灵源体的力量,需要时间来炼化,但是,只要成功炼化之后,他就可以成功的突破到地武王的境界。

    到时候,即便在年轻一代之中他也是佼佼者了。这一次入选十杰也有更大的希望,而且,青年对自己充满了绝对的信心。

    炼化灵体和吞噬灵体是两种概念。

    辰天的灵武诀,是直接吞噬别人的修为占为己有,所以必须注重根基。而炼化灵体则不同,不会一下突飞猛进。

    青年花了九个月的时间也才仅仅晋级了两重而已,但即便如此,这种修炼度也堪称逆天。

    他这一次入定,花费了足足是半个月。

    忽然,一千米之外多出了一个不之客,白的青年站立在风中,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等待紫青年的突破。

    终于,又过去了半个月。

    这星痕天塔之内一道能量突然爆出来,惊人的力量围绕这那紫青年的周身,霎那,那青年猛的睁开双眸,妖异的眼眸显示他竟然也修炼了瞳术!

    五重武王!

    远处的白衣青年微微感受了一下,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从武宗一重巅峰到了武宗五重的境界,不得不承受,他拥有着相当高的天赋。

    白瞳青年皱了皱眉头,却悄然无声的向前走了一步。他的脚步声很轻,轻的很诡异。

    "五重武王,这天府帝国,必有我萧九歌的一席之地!”青年成功跨越五重武王,此时内心掀起沸腾的战意。

    这个紫青年,竟是星痕学院口口所说的天才,萧九歌!

    "嗯?是你,呵呵,这里,似乎也不会有别人了,你这家伙,找我有事吗?"虽然那白瞳青年的气息压制到全无,但萧九歌却依然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猛的一回头。

    白瞳青年缓缓开口道:"我只是来打听一个事,辰南,是不是已经死了,你杀了他?"

    青年,简单明了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这让萧九歌有些不满,随后冷笑道:"怎么,那种废物,难道也值得你去在意吗?"

    "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瞑夜!你不要太猖狂了,别忘了,我才是星痕第一人!而现在,我已经五重武王,你才三重武王而已,说话的时候,你应该客气一点!就算我与你平级,你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萧九歌的怒意写在了脸上。

    原来,这个白瞳青年,便是学院的天才之一,瞑夜!

    "我只想知道我想要的答案。"瞑夜依然是那么几句话。

    "你知道吗?你这个性格真的让人讨厌。正好,我刚刚突破五重武王,可以拿你来试试!"萧九歌的身后浮现出了一道可怕的鬼脸,但一瞬而逝。

    与此同时,整个地面出现了苍白的血手,足足数百只,场面看起来骇然至极。

    两人的气息也在不断的攀升,萧九歌狂傲尽显,而瞑夜的森然气息释放,让整个空间不寒而栗。

    "那家伙应该和你没有关系才对!"萧九歌冷冷的问道,别看瞑夜所释放出来的东西包围了全场,但实际上萧九歌的武魂早已动,瞑夜也不敢轻举妄动,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交手,只是这么多次,都没有出个结果……

    "萧九歌,我们的战场不在这里,告诉我,辰南的下落。" 瞑夜依然是这句话。

    "我明白了,是因为兰梦心吧!"

    "哈哈,瞑夜啊瞑夜,枉你是一个天才,可你却始终得不到那女人的心。你现在找辰南,恐怕也是受到那个女人的嘱托吧?"

    "没想到,连你这么冷漠的人,也会对女人动情呢?"

    然而,就在那话音落下的瞬间,瞑夜的身后浮现出了一具可怕的骸骨,这骸骨手臂如同枯木,那骷髅头更是显得狰狞无比。

    "你如果想死的话,可以再说一句试试。"

    "你真以为我怕你不成?"萧九歌神色一凛,怒目凶光。

    就在霎那之间,萧九歌的武魂爆,寒风之中,百鬼疯狂而窜,看起来与瞑夜比起来不相上下,两人的气势竟有相似之处。

    周围的空间,仿佛自成一片。两人的气势将周围的一切事物隔绝,唯有那森然的白骨,和地面晃动的手臂,以及那空中飞窜的鬼头。

    时间悄然,两人对峙。

    但就在此时,突然,第七层的某处一道霞光闪现,这冲天而起的光束,让的两人脸色同时一变。

    "星痕逆流!"

    "那东西要出现了!"

    "瞑夜,我们的事情先放一放!"几乎同时,这两个对峙的星痕天才的目光毫不犹豫的看向了光束所在的位置。

    而那光束依旧持续冲天而起,就好像有什么惊人之物要出现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