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465章 羞愤之心的暴走
    "轰!"

    人们的目光都伴随着这一道轰鸣之声而猛的颤抖了一下,这一击,着实让他们吃了一惊。

    无尘不是不行了吗?

    当他们听到那句话的时候,这才一瞬间想起,这个男人到对决开始之后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他不曾出过一次手!

    是的,谁说他无尘就败了?

    哪怕离恨天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但谁能又证明那个男人已经全力以赴了?

    "呵呵,这家伙总算要认真了,离恨天若是不能看清无尘的话,这场战斗,怕是要对他不利了。"

    圣院这边,与辰天交过手的花非花微微一笑,离恨天之前说辰天能力刚好克制自己,根本就是放狗屁!

    他的能力,克制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所有人!

    "这场战斗,离恨天一直占据上风才对吧?那无尘虽强,但是花兄也看到了,似乎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啊。"圣院一干人等听到花非花的言论,当即有些不服气,他们认为,花非花这是嫉妒离恨天的才能。

    听到这话,花非花笑了。

    反倒是那洛无道幽幽开口:"事情不能看表面,离恨天的确很强,实力哪怕是我们十杰也不容忽视,但真正可怕的却是那家伙,从战斗到现在,你们目睹离恨天出手多少次了?"

    "记不得了吧?总共三十六次,招招致命,而无尘中了三十二招,其中躲过的四招,再看那无尘,中了这么多招,却仍然脸不红、气不喘,也就是说,那个家伙气息一点都没变,反而是离恨天的气息消耗过多。"

    "倒也不是我故意这么说,抵触大家的士气,这一点,你们大可问问龙阡陌。"洛无道虽然心有不甘,不愿承认辰天的强大,但他眼前看到的却是事实,而且心中已经在与自身比较,这场战斗换做自己,胜算又是多少?

    一旁的辰月听到这样的话,都是微微一惊,目光又好奇的看向了无尘,她总觉得这个人的眼神和一个死去之人很像。

    听到洛无道这番话,众人的目光又看向了龙阡陌,那可是封王战上的天王榜之人。

    龙阡陌没想到洛无道会这么说,他也毫不介意的开口道:"虽说如此,不过离恨天毕竟是我学院天榜之人,最后结果如何,还要看那无尘能否击败离恨天。"

    虽然说的中肯,但人们已经足够震惊了。

    战斗到现在,他们都以为辰天处处被压制,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听到眼前的分析,他们这才意识到,事情远不是他们想象这般简单。

    "双方的试探,差不多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那个男人的反攻了。"花非花兴奋的看着擂台,辰天这根本就是在试探离恨天的实力而已,而他现在出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已经有战胜离恨天的必胜把握!

    "出手?在我所有的压制之下,你根本没有出手的可能!"

    "战魂之怒!"

    "战王拳!"

    "轰!"

    度暴走,离恨天动反攻,可怕的一拳以惊人的度在场中掀起一阵音爆,人们只看到他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辰天的眼前,紧接着便是那滔天一拳。

    "呵呵,你似乎还没有觉,我的身体早已经适应了你的度,并且,已经完全可以看清你出拳的轨迹了!"

    "死亡之拳!"

    蕴含着死之奥义的拳头释放而出,那股力量直接吞噬了空间,起初战魂武装增幅了离恨天的度和力量,让辰天短时间内没能适应,但现在,挨了这么多拳之后,辰天早就已经可以看清他战斗的轨迹了。

    那瞬间释放出来的拳头,在离恨天击中辰天之前,砰的一声打在了他的脸上。当人们看到飞出去的不是辰天,反而是离恨天的时候,他们的眼中剩下的除了惊讶,还有震撼。

    "怎么可能!"

    一阵阵的惊呼声不断的传出来,只是眨眼对决便生了变化,原本还是离恨天占据上风,可现在立刻转变成了无尘压制了离恨天。

    看台周围的人们都是一惊,看向辰天的目光也逐渐的生了变化,原本以为此子已经被压制,却没想到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实际上,辰天如果想要暴露自己的实力的话,打败离恨天根本没什么问题,但是今日来的人之中,不少人都是他的敌人,自己的底牌绝对不能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所以雷属性也一直被辰天所雪藏。

    直到现在,他也只是使用了剑道意志第二重而已,谁都不知道,辰天在剑道方面的天赋才是最为可怕的。

    "就算你能跟得上我的度,你也依然没有胜算,凭你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我造成伤害!"战魂武装之下的力量,让离恨天根本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哦?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麒麟臂!"

    "轰!"

    辰天以最直接的方式近距离的出现在了离恨天的面前,蕴含着惊人能量的麒麟臂散出了银光色的力量,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白色的光圈涟漪震荡,整个擂台仿佛被一股无形波澜折射,那一霎那,感觉整个擂台都有所变形。

    卡擦。

    一道清脆的响声几乎在那力量落下的瞬间响起,那强大的战魂武装竟然出现了一丝缝隙,很快,缝隙蔓延,霎那龟裂,这一幕让的离恨天目光狠狠一颤。

    "给我碎!"

    死亡力量蔓延,侵蚀一切,哪怕是战魂武装都在顷刻间犹如玻璃破碎开来,辰天字音吐出的霎那,毁灭和死亡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擂台之上。

    离恨天引以为傲的战魂武装防御,竟然被辰天以血肉之躯的力量所破解!

    看到这一幕,人们浑身颤抖了一下,离恨天的防御,居然被一拳击碎了!

    好可怕的一拳!

    竟然蕴含着一股无法言语的力量。

    而离恨天心中更是大骇,这一拳贯穿了他的战魂武装,随后轰向他的身躯,这一拳他无法闪避。

    "不,我不可以倒下,我离恨天绝不可以倒下!"

    "砰!"

    这一拳击中了离恨天的腹部,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离恨天竟然生生的硬抗了下来,他的身躯退后了数百米,但他却忍住了剧痛,一只手握住了辰天,一脚踢了过去,同样击中了辰天的头部。

    看到这一幕,全场都沸腾了起来,这近战肉搏简直让人看的大呼过瘾。

    "好厉害!"

    "他们两个都好厉害。"

    那离恨天不愧是经历了战场洗礼的男人,无论无尘怎么攻击,他都倒下,反倒是那无尘身上的伤越来越重!"

    "真的如此吗?"花非花目光眯成一条线,他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战斗!

    "难道不是吗?"人群反问。

    "你们忘了什么吧?仔细看看吧,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场战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离恨天已经输了。"花非花开口道。

    什么!

    人群一惊,却是不明白他所说的话什么意义,所以再次看向了擂台。

    两人的拳头都彼此呼啸,身体上都各自不同的受到了伤害,但是久而久之,让人们的内心,有了一种无言的震撼,因为,看到辰天那悍死不畏的攻击方式时,他们的脑海中似乎想起了某个重要的因素!

    从始至终,他们都未曾看到辰天用他最擅长的剑和风属性,眼前这个离恨天近战肉搏到难舍难分的青年,他只是一个二十岁的灵王而已!

    一个肉身如此强大的灵王!

    而离恨天不同,他本身就是武王,拥有越常人的身体强度,更拥有适应性极强的特殊战魂武魂,但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击败辰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败了!

    "可恶,可恶,为什么他还不倒下?"

    "给我倒下!"轰然一拳再次击中了辰天的身躯,离恨天的执念爆出来,所有的伤害犹如暴雨一样的倾泻,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辰天所有的伤害都只是表面的而已,武魂力量已经暗中将他内部所受到的伤害完全恢复。

    是的,从一开始,辰天就是这种目的,他要用对手最强的战斗方式将其击垮,一来,可以不用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二来,可以彻底的摧毁离恨天那高傲的自尊!

    双方都是第二重的意志,在意志方面谁也奈何不了对手,他们拼的就是谁能坚持到最后!

    这是一场硬战,男人之间拳头的硬战!

    离恨天不甘心,他很清楚的意识到了一点,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二重灵王,而他是武王境四重!

    在这持久战中,对手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力量战斗,对他来说无异于是一种侮辱,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没有击败对方!

    这才是让离恨天心中真正抵触的地方。

    在这耻辱之心的驱使之下,离恨天的双目猛然变得赤红,原地爆喝:"无尘,你少瞧不起人了!"

    "我要你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绝脉经!"

    一声叱喝,巨大的皇城演武场上传来了一股微妙的变化,一股另类的毁灭气息充斥在了整个擂台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