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832章 云裳求情!
    轰然一声

    月湖沸腾一片

    天空中凝聚的两道身影映射在了人群心头。猎文网en

    即便是那腾空而来的禹祖都吃了一惊,一个最意想不到的人竟然代替了他救下了禹无天。

    剑流觞

    那一刻,整个帝国的青年天才们都在这这一刻目光一颤,禹无天败,三招已过生死无怨无悔,辰天要杀禹无天,谁也没有异议,甚至他们巴不得这样的两个妖孽同归于尽。

    但剑流觞的出手,却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剑流觞竟然救禹无天

    这两个毫不相干的男人,似乎从出生开始就毫无交集,但不管怎么样,此刻,救下了禹无天的人竟然会是剑流觞。

    辰天目光平静如水似乎并未掀起波澜,只是有些意外的说道:“我以为你至少会等到战斗结束。”

    “我也没想到会是你,不,我早应该想到是你的。”鲨齿在剑流觞的手中与帝灵剑出了惊人的碰撞。

    “你应该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才对吧”辰天看了一眼禹无天,在看了看剑流觞冷漠的问道。

    剑流觞的鲨齿剑则立于虚空之中:“的确,并无关系。”

    “既如此,为何要救他。”辰天目光冷漠。

    人群也朝着剑流觞的方向看去,似乎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在那关键时候剑流觞会救下禹无天。

    剑流觞有些玩世不恭的表情说道:“谁知道呢,或许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吧。”

    心血来潮。

    人们听到这样的理由,无不是流露出了一丝震撼,但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剑流觞刚刚出手,真的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

    毕竟,在所有人的眼里,剑流觞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剑疯子。

    “开什么玩笑,剑流觞,我可没有让你救我”禹无天恢复了意识,全力止住自己胸前的伤痕,那天人合一二重境界下的霎那荒芜,却不是轻易可以压制的,那股力量仍然缠绕在他的胸口之处让禹无天痛不欲生。

    但此刻他更加心寒的却是自己的尊严,他败了,他给了无尘最后居然被剑流觞所救,对于骄傲的禹无天来说这无疑是对他尊严的侮辱,脸上写满了愤怒。

    “看样子某人并不领情。”辰天神色一凛道。

    剑流觞看了禹无天一眼道:“还没醒悟,正因为你的自负才会有眼前的结果,如果你一开始就正视自己眼前的对手,或许结果就不会这般凄凉了,到了此刻,却还嘴硬。”

    “你还没有资格说我,我也没有败”禹无天嘴硬道。

    “连失败都无法接受的男人,根本没有资格追求武道,充其量禹无天你不过如此而已。”剑流觞冰冷的话语刺痛着禹无天的内心。

    “剑流觞,你也想找死吗”禹无天此刻被霎那荒芜的力量缠身,若是强行动用力量的话会对他的身体有很大的负担,可眼前他受不了剑流觞那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目光。

    “我看你是高高在上太久了,禹无天,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剑流觞冷笑。

    “剑流觞,我就算败给无尘,但你休想侮辱我,你还不是我的对手”禹无天叱喝道。

    剑流觞闻言却大笑起来:“自以为是,禹无天,在场能打败你的人你以为就没有吗。”

    剑流觞的话语声回荡,让全场人的目光狠狠的颤抖起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自己或许能赢禹无天,加上无尘,太子帝也就只有三人,但听剑流觞这话,似乎远远不止。

    “你什么意思”禹无天目光凛然。

    “你目空一切太久了,禹无天,能战胜你的人,在场之内除了无尘,我,太子帝以外,能胜你的人,至少还有三人以上。”剑流觞话音刚刚落下,整个月湖之处一片哗然。

    除了他们三人之外,竟还有三人,甚至是以上的人实力在禹无天之上,是谁狂澜楚歌亦或者天晨

    但无论怎样,如此消息,比杀了禹无天还要可怕。

    “简直是笑话,我禹无天还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禹无天就算承认辰天胜了自己,但败北也只是一招之差而已,剑流觞现在所说无异于是在羞辱于他。

    剑流觞笑了:“禹无天,看来你还没有现啊,你这禹家第一人,你以为是谁让给你的”

    “让”这话听起来无比的刺耳,禹无天阴沉着脸,杀意凛然,看向剑流觞似乎在询问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根本就没现,或许连你弟弟的实力也早就在你之上了。”

    什么。

    人群听到剑流觞的话语声回过头看向了人群中的禹无心,这个男人时至今日也就只有之前与夺命剑尊的战斗中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但在人群心中而言,禹无心怎么可能跟得上禹无天。

    似乎是感受到了人们的目光,禹无心看向了天空之上,他没有躲避他人奇异的目光,对于剑流觞的话既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但是,怎么可能,禹无心怎么可能会在那三人之中

    看到禹无心那张平静的脸,即便是禹无天自己都产生了一股错觉,这一瞬间他现自己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兄弟。

    “剑兄,可否让我先解决这场私人恩怨,之后你要战,我陪你便是。”辰天知道剑流觞动手的想法,当日从他手中抢走了帝灵,以剑流觞的傲气,这一战在所难免,但当务之急,辰天要做的却是杀掉禹无天

    “我也不打算与现在的你一战,你若能杀便杀吧。”辰天如今消耗了过多的力量,就算剑流觞胜了,他也觉得自己胜之不武,至于之前出手,正如他所言,或许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禹无天,三招已过,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辰天的剑凛然而至,没有半点的犹豫,寂灭的荒芜之剑,破碎虚空。

    禹无天大喝而起,天之魂绽放,口中却吐出一口鲜血。

    “死亡之力不好受吧,霎那荒芜岂是轻易可以化解的,去死吧”辰天要杀禹无天之心,没有丝毫的变化。

    禹无天的天魂之力被彻底湮灭,深受重伤的他早已经无法抵挡拥有灵剑之威的辰天。

    “到此为止吧,无尘,你已经赢了”

    一股庞大的圣威之气袭来,但那人并没有对辰天出手,只是化解了那惊天的一剑,禹祖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因为剑流觞的缘故,禹祖及时来到了此处,阻止了那最终的杀人之剑。

    禹祖的到来,辰天并不意外,但这依然不能改变什么:“哼,我也不期待你们能遵守约定,不过就算是你亲临,也改变不了什么,今日禹无天必死无疑”

    辰天的剑依旧恢复,帝灵那庞大的灵力震天,连圣者都要避让三舍,但禹祖岂会畏惧:“无尘,本祖不想伤你,但你别得寸进尺”

    “成王败寇,这是约定,谁也阻止不了。”辰天杀意惊天。

    “可恶”禹祖大怒,但这时两股圣威同时出现在他的左右将他气息锁定,若是禹祖出手,便要遭到拓拔太上和魅琳的同时夹击。

    三大圣升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铁血侯,你非要赶尽杀绝吗”禹祖气息冰寒,将禹无天护在身后,想他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如今却被辰天一个小辈给彻底压制,焉能不怒,只是此刻若激怒于他,禹无天很有可能就会命丧于此。

    “赶尽杀绝若今日败的是我,你们又会对我有半点仁慈吗之前一击本就可以了结,禹无天要将我斩尽杀绝之时,你们怎么不跳出来说话”辰天盯着禹祖,他的话让人哑口无言。

    辰天冷哼:“我命在旦夕之时,拓拔太上与伶月可有出手”

    无人回应,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连禹祖都沉默以对。

    “所以现在,你禹祖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几个字,让开,否则连你也杀”那霸道的话语声回荡,禹祖脸色巨变,他堂堂圣者禹家老祖,却被一个后辈如此喝斥,心中震怒,可他却还真的不敢反驳此子。

    辰天无论从什么目的出,输理的都是他禹家。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侯爷,今日之事就此作罢,算我禹家欠你的如何”

    “老祖,不用你求他,无尘想要杀我,做梦”禹无天何等高傲,如今战败却是要禹家老祖求情才行,禹无天无法接受。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死”荒芜之剑飞奔而来,帝灵之威落下,老祖想要阻止,两大圣者却将其拦住。

    就在此时,远处突然飘来一道空灵之时,话音回荡之时,辰天的剑在禹无天的心口前停止不动。

    “无尘,放了他。”

    辰天回过头来看向了那江面而来的女子,那一刻他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心好似被刺痛了一样。

    “云裳,你让我住手,你可知道,若今日败的人是我,禹无天也不会放过我,从一开始要杀我的人也是他,若非我手中有帝灵剑,死的人是我。”云裳竟然为禹无天求情,这对辰天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