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848章 道是无情胜有情
    月光幽微照路吟,天风徐疾引迷途。猎文Δ网en

    皇城之外,一条境外境道之上,一道身影,悄然无声,御空而行,转瞬间来到了不归山头。

    徐徐微风的夜下,灯火通明的阑珊。

    清幽的小村,与世隔绝,没有纷争,没有血雨,世间仿佛唯有此处一片安静,夜间盛开的花朵,四溢出那弥漫在鼻尖的幽香,沁人心脾。

    一抹身影划破黑夜,寂静夜空之下,剑流觞目光凌天,仿佛一柄锋锐之剑要破云穿天。

    “无尘亏你剑道意志如此强大,却为一个女人而放弃大比,你莫不是没有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不成”剑流觞离开了皇城,甚至没有赴约三皇子,却只是因为无尘弃战而走。

    要知道,无尘可是答应与他一战。

    但那家伙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离开,对于剑流觞这种一心只有剑道的男人来说,无异于是一种耻辱。

    不得不说,剑流觞是一个固执偏狂的男人,他出手阻止无尘杀禹无天没有理由,如今为辰天不战而走竟然无法释然。

    但对于剑流觞来说,从无尘拿出帝灵剑的那一刻起,剑流觞便已经将其认定为了对手。

    当年,帝灵在他的手中被无尘所抢走,对此剑流觞便一直将此事烙印在心头,他进入皇城也是为了寻找此人。

    寻寻觅觅两年,却不曾想到那个人竟然会是无尘。

    若早知道,剑流觞早就想要与之一较高下。

    “那家伙很强,下一次见面或许就会是在万国疆域的战场之上了,纳兰帝天,也变得更强了,我的剑道还不够。”黑夜之下,剑流觞的目光看向了不归山的山巅。

    他从未去过那里,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但现在,他必须登上不归山,因为是时候了。

    散漫寒夜,挥洒月光。

    一个人,一条路,漆黑夜下,如行尸走肉。

    帝国大比一战,高高在上的十杰第二强者禹无天,尝到了败北滋味,他无颜留在皇城,只身而走,沿途风景,犹如过往记忆,来到的地方,连他禹无天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处。

    他没有目的,也没有任何的想法,眼神中唯有那颓废的茫然和无法释然的心情。

    与辰天一战,他虽然一招之差败北,但败却是不争事实,九公主为她请求,但谁都能看到的出来,那只是公主的一丝怜悯。

    禹无天的内心,实际上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的,昔年他高高在上,立于神坛之巅,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从这神坛下来,竟会是如此的狼狈。

    眼前的路没有尽头,他的脑海中仿佛只剩下大比的回忆。

    “禹无天,你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太久了,又怎么可能看到别人的努力。”一战金身,虽然辰南败给了他,但辰南却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禹无天,你高高在上,说我不配做你的对手,可现在你三招一过,而我还剩下一招,你却不敢接我最后一招。”

    “你败了,禹无天。”

    “这里能打败你的人,更是有好几个,甚至,你以为你这禹家第一人的位置究竟是谁给你的”

    萧萧话语,晴天霹雳

    留给禹无天的只有烙印在心头的震撼。

    “轰。”

    “让开,让开”大道之上,一群策马之人飞奔而来,禹无天却神游外空好似没有听见。

    为之人,一声大喝,却是策马沸腾而来,从那禹无天身上飞跃,他回头生气无比:“你这混蛋,难道没有听见不成”

    禹无天,没有半点回应。

    那尊贵青年大怒:“找死,给我狠狠的打”

    手下之人对着禹无天拳打脚踢,但禹无天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的言语,更没有半点的回应,直到他们打累了,连那些出手的人都不再打了,方才停止。

    “白痴吗”

    “疯子,我们走。”那尊贵青年扬长而去,回头看了一眼禹无天所在的位置,那男子,犹如傀儡。

    马蹄散去,人影不再。

    却见禹无天忍不住仰天大笑:“哈哈,什么十杰第二,什么禹家第一,都是狗屁,我连自己的对手都无法打败,我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无法得到,禹无天,你算什么东西。”

    帝国月湖。

    “不凡,怎么又回到了这里”瞑夜与禹无心有些诧异的说道。

    “两位跟我来就是,这里是我月家的地方,我带你们去的也是我月家曾经的遗址,那里可以让我们尽情战斗。”月不凡突然撑起了一道屏障,夜色下宛如月光。

    屏障照耀三人,月不凡主动跳入了月湖水中。

    身后,禹无心和瞑夜紧随其后,漆黑的夜里,他们看到的却是深海的画面。

    三人就这么一直下潜,突然黑夜下的海水之中多出了一丝亮光,他们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失控一样,眼前的画面带给了瞑夜和禹无心的震撼。

    “这里是”

    “这就是我月家遗迹。”

    深海之中,映入他们三人眼帘的是一颗苍天大树,而大树之中却有完整的府邸保存完好,那是,月家曾经的遗址

    帝国皇城

    夜下一道身影飞逝。

    自帝国大比过去了三天之后。

    “帝国大比之上,禹无天,无尘,剑流觞之辈实力强悍,我的剑道意志还不够,看来还需要回深山之中修行一番才行,至少在万国疆域的大比上,要将自己的剑道意志觉醒到第九重才行。”

    帝国大比一战,让天晨感受到了这世界之大的广阔,当年他为天岳宗一个小小的大弟子,如今他拥有了与天下群雄争夺的资格,天晨绝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已经两个月时间了,他的名字应该也传遍帝国才对,可是仍然没有小师妹和师尊的消息。

    难道他们真的死了

    这一点,天晨无法相信,他决定再度返回天岳宗看看有没有留下的消息,二来,他打算猎杀天宗门的人,血债血偿。

    当然,最重要的是,天晨想要闭关提升自己的实力。

    想到这里,他便欲要离开帝国。

    前行不足百里,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怪异的气息。

    “谁,出来”黑夜之下,天晨一声叱喝,剑光已现。

    漆黑的夜里,身后空无一人,天晨目光凛锐:“不出来,死”

    一剑划破黑夜,修罗之威震荡。

    “不愧是修罗剑狂天晨,这样都被你现了。”这是一道妖异空灵的女子声音,那黑袍身影出现时,带着丝丝笑意。

    “女人你为何要跟踪我。”天晨剑意凛然,并未放松警惕。

    “呵呵,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秘密,我没兴趣,滚。”天晨不想与任何人有瓜葛。

    “这个秘密,你一定会感兴趣的。”女子那极度诱惑的话语声回荡,空气弥漫着一股魅惑气息。

    不归山

    山顶之上。

    “你曾誓,不入山顶,不入无情,今夜连夜登顶,倒也并不意外。”一道幽幽之声传来,却是响自四面八方。

    “何为无情,无情又为何,剑道为何无情。”剑流觞看着那终日在不归山面壁思过的男人,心中却有一口怨气。

    “剑道为何无情”面壁男子微微一笑:“你无情剑意练到几重了。”

    “七重。”剑流觞冷冷说道。

    “七重,不错了,在你这般年纪的时候,我也只是领悟到了六重而已。”面壁男子低声说道。

    “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剑流觞冰冷的说道,哪怕眼前这个面壁男子,是闻名天下的无情剑魔,亦是他的父亲也如此。

    “你想要的都在这石壁之上,这二十多年来,我早知有一天你会上这不归山的,所以我将毕生无情之道刻在了这岩壁之上,能参悟多少,那就看你自己。”面壁男子回头,俊秀潇洒,目光更是犹如鹰目般凛锐,他的左眼一条剑痕伤疤,更显男子气概。

    此人便是闻名天下的魔剑无情

    “哼,我一定会全部领悟,并且越你。”剑流觞上前一步,无情剑道传承,似乎已经全部刻录在这石壁之上。

    “这石壁上有我毕生心血,唯有我父子之血才能看到。”剑魔无情正色道。

    “你自行参悟吧。”说完,便是要离开此地。

    “你要离开这里”剑流觞微微一惊,二十多年来他的父亲不曾离开这里半步,现在,他却要离开。

    “啊,二十年了,也差不多该放下了,那家伙肯定去了神州,我又岂能独活。”

    “二十年前,究竟生了什么事,你左眼的伤从何而来。

    “有一天,你会明白,但不是现在,我走之后,不归山的人由你来照看。”魔剑无情,剑势一出,毁天灭地。

    “我还能见到你吗”剑流觞的心中流出一股悲凉,看着父亲的背影,他觉是如此的陌生。

    无情回头,露出了宛如父爱的慈祥:“也许,不会,也许,会。”

    说罢,一抹剑光冲天。

    但天地中,却在那一霎那,留下了一道震撼人心的话语。

    “这些年来,我一直参悟无情剑道的最高境界,也许,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无情剑道道无情,为何不能是剑道无情胜有情。”

    剑道无情胜有情

    那一霎那,这句平凡的话语却仿佛撕裂了剑流觞的内心,剑无情、胜有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