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灵武帝尊> 第980章 墨亦在与墨倾池
    “忘心,这究竟怎么回事?”墨清神色复杂的看向了忘心,心理面却不是滋味,先忘心这个时候来墨府,他本身也是反对的。

    因为现在的墨家是敏感时期。

    另一点则是忘心来路不明,晕倒的位置正好在他们回来的道路之上,如果忘心来到他墨家真的是处心积虑计划好的话,那么墨清也不得不佩服敌人的可怕。

    用生命来作为计划中的一个环节,若当时他们没有理会晕倒的忘心,那结果又会如何呢?

    可现在,忘心却来到了侍从禁止入内的铸剑重地,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墨清,他真的是你的侍从?”墨倾池道。

    墨清正色道“毋庸置疑,他就是我的侍从。”

    “那他是谁?从何而来?”墨倾池询问道,现在墨家正是敏感时期,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整个墨家人显得有些紧张。

    “这。”墨清无法出来,毕竟忘心忘了自己是谁,更不知道他从何而来。

    “他是我们在路上带回来的,当时的忘心深受重创,而且他没有修为,所以我们将他带回了墨府,我让他跟在墨清的身边做了侍从。”墨晴主动道。

    人群看着墨晴,但却告诉所有人一个讯息,人是她墨晴带回来的。

    “糊涂,你们怎么能如此糊涂,此人来历不明,你们竟然将他带入墨府,如今他却闯入我墨家重地,你两姐妹难道真不知道现在墨家什么情况吗?”墨家一个中年男子开口叱喝,而他便是墨芸的父亲,墨家老三。

    “来人,将此子拿下,宁杀错不放过!”墨老三开口叱喝,墨家上前几人,便是要对忘心出手。

    “住手。”墨晴两姐妹同时叱喝,忘心毕竟是他们的人,怎么能任由墨老三如此猖狂。

    “大哥!”墨老三看向了墨亦在,显然是想把这件事情交给墨亦在定夺。

    墨亦在目光变幻“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究竟怎么回事,大家听听当事人解释不是更好吗?”墨晴冰雪聪明,与其大家在这里猜测,他们问问忘心本人不就好了吗?

    “问他?他不是哑巴吗?”墨芸冷漠的道,显然因为之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哑巴?

    “什么哑巴?”墨清一脸无语的看向了墨芸,又看了一眼忘心。

    “忘心,你解释一下吧。”墨晴看向了忘心。

    忘心一脸无语,却还是不言。

    周围人都有些生气,墨清也急了“臭子,你聋了不成,让你话。”

    闻言,忘心总算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话了。”

    “嗯?不是哑巴?”墨倾池和墨芸面色一凛,之前无论他们怎么问,这忘心就是不开口,现在墨清让他,他这才开口。

    “哼,果然是一个贼子,之前我询问,他不开口,现在证明他根本就不是哑巴。”墨芸怒道。

    但这次,其他人还没开口,反倒是忘心怒了“我来之前答应了墨清没有他的允许不准话,你这女人我早就想你了,你好生无礼!”

    “混账,你竟敢数本姐无理,不管你是谁,你身为墨家侍从竟敢顶撞主人,就该死。”墨芸大怒。

    “哼,人美肤白,心如蛇蝎,亏你有一副好皮囊,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林泉没有带我我住的地方,第一次来墨府,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少爷不让我话,我就只能一个人走,走着走着就来了这里,至于你之前的我偷看铸剑,这一点我并不否认!”忘心道。

    “看吧,他承认了!”墨芸刁难道。

    “不过我没有半点偷学的意思,我无意间来到这里,也是被这铸剑的手艺所吸引,但你不由分,却恶鞭相向,你这女人,好狠。”忘心指着墨芸怒骂道。

    忘心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责墨芸刁难狠毒,心如蛇蝎,这让墨芸自然心生不满。

    “墨芸,够了,我的人轮不到你来教训。”墨清大怒,此刻若是在不作为一个男人挺身而出的话,那么他就不是墨家人了。

    “大伯,二叔,父亲,你们要为我做主啊!”墨芸做出委屈的模样。

    “好了,墨芸,你就不要在这里演了,忘心根本没有修为,你灵境巅峰,你的紫霄鞭有多强,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我没追究你用死刑殴打我的侍从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若在纠缠不清,休怪我墨清很辣。”墨清也是一个有魄力之人,一声叱喝,吓得墨芸花容失色。

    “胡,他怎么能没有修为,我之前的攻击他可是全部躲开了,若不是二叔释放出剑道意志,我根本就伤不了他,而且,若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我的紫霄鞭早就要了他的性命,不信你们可以问二叔!”墨芸怒道,但是她刺眼不无道理,人群的目光再度集中在了那青年的身上。

    墨倾池点点头“芸没有谎。”

    人群闻言,目光一变,对忘心顿时警戒起来,但墨倾池又开口了“不过,墨清也没有谎,这青年的确没有半点修为。”

    实际上,这一点,墨家的几个长辈都已经知道,他们早就查看了忘心本人,连墨亦在都清楚的知道,忘心没有半点修为,他不是灵者,更不是武者。

    “可是,这依然不能排除他没有图谋不轨,不定就是叶家派来的奸细呢?”墨芸不依不饶。

    “够了,芸,他不会是墨家的奸细,不可能,也不会,甚至叶家现在也根本不必多此一举。”话的是墨亦在。

    墨家族长开口,全场人只能沉默。

    “不过这家伙的确可疑,墨清,他交给你,若是出现半点问题,唯你是问?”墨亦在冷漠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墨清。

    墨清点点头“父亲,我知道了。”

    误会解除,但忘心嫌疑仍在,而且墨芸对他很是不满,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当然,忘心并不在意。

    倒是墨倾池对忘心很是好奇“你叫忘心吧?”

    忘心没有话,看向了墨清,墨清点点头。

    忘心才道“嗯。”

    “你刚刚看到了我铸剑的过程,你想铸剑?”墨倾池问道。

    忘心点点头,没有犹豫“想。”

    “那好,我准许你进入这铸剑之地,你若喜欢的话,可以天天来。”墨倾池并不在意忘心的身份,他更在意的是这个青年的神秘。

    没有修为的他,却能抵挡自己的剑道意志,而墨芸若不是忘心有意没闪避,他根本伤不了分毫。

    “真的可以吗?”忘心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很干净,眼神也很清澈。

    “可以,我让你来没有人会阻止的,也没有人会怪罪你。”

    “还不快谢谢我二叔。”墨清道。

    “多谢前辈。”忘心躬身道。

    “好了,都散了吧,晴儿,这把剑就给你吧。”那纤细的绿剑,竟有神秘的火焰纹路,十分美丽,和墨晴相得益彰。

    “二叔,这把剑还是留给族里能用之人吧。”

    “不,这把剑,没有谁比你更合适。”墨倾池肯定的道,墨晴没办法只好谢过,接了过来,墨芸生气的离开了,却对忘心更加痛恨。

    众人相继离开,而忘心也是有惊无险。

    “忘心,你这子怎么搞的,你早点解释不就好了吗?”墨清有些生气的道。

    忘心抬起头,眼中闪烁着清澈“少爷,没有您的允许,我不能话啊,这是你的。”

    “可是,你看看你身上的伤,被打死,你也不话吗?”墨清有些生气。

    忘心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因为这是和少爷之间的约定啊。”

    闻言,墨清心神狠狠一颤,他看着忘心前进的身影,心中竟是荡起了涟漪,忘心为了和自己的约定,宁愿死也不愿意破坏,而且他没有修为,从现场的伤来看,忘心没死是算他命大,可想而知,忘心当时的内心多么委屈。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贼人?

    若真是,墨清也认了,他只能,自己看错了人。

    而另一方面。

    墨倾池,墨亦在两人同行。

    “二弟,这不像你的作风啊。”墨倾池对忘心的邀请,让墨亦在有些奇怪。

    “这青年能在不被我察觉的情况下进入剑冢之内,老实,我十分在意,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接触一下就算他在完美,也会露出马脚,大哥,这个时候,我墨家可经不起折腾了。”墨倾池的出点,自然一切都是为了墨家。

    墨亦在闻言,也深吸一口气“马上就要到约定的时日了,晴儿的毒还是不能解除,难道真的只能像叶家妥协吗?”

    “哼,他们想要墨剑,那就要用命来换,我墨家传承数千年,岂能被他叶家所压倒,唉,只是苦了晴儿这丫头,她本可无忧无……”

    “这就是墨家人的性命,若是墨允还在的话就好了。”墨亦在叹了一口气,却是仿佛提到了墨倾池的伤心事,连忙闭上了嘴。

    “叶家,允儿之死,和叶家一定有关系!”墨倾池的眼中,闪过惊天的怒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