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1092章 血纹之死
    冷夜,冷风,冰冷吹。猎文网en

    寒剑,寒风,寒冰意。

    狩猎森林,人群不言不语,但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满了震撼和惊恐。

    事情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人们根本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一瞬间,当黑暗湮灭了血海,天火覆盖了怒血。

    下一秒,人群看到的唯有那一闪而过的黑芒,和那贯穿身躯的凛然寒剑。

    漆黑的夜下,无言更无声。

    唯有心灵震撼的跳动声回荡在人群的耳边。

    那个不可一世的血纹,竟然被人正面贯穿心口。

    苍天啸目光微凝,神色震撼无比,即便血纹不是他的对手,但依然代表着苍蓝帝朝最顶尖的天才一列。

    此刻无尘的表现,无不是在触动人群的内心。

    “领域的力量”

    “一个来自附属国的参赛选手,竟然掌控了领域之力。”一浪盖过一浪的惊呼声,传遍了人群的耳边。

    “就算有领域血纹也不应该会被击中才对。”独孤绝冰冷说道。

    “这只有一种可能,对方的域过了他。”残阳天在一旁低语。

    人群闻言,无不是流露出骇然神色。

    怎么可能。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生。

    附属帝国之人,怎么可能掌控拥有域如此高级的力量,一个人从最初的剑势,到入微,到圆满,到意志,这需要多少付出,多少磨练。

    这不仅需要强大的意志力,更需要越所有一流天才之上的天赋。

    换句话说,拥有域之力的人,毫无疑问是最顶尖的天才。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来自于天府帝国的无尘,同样拥有了和他们并驾齐驱的资格。

    开什么玩笑。

    天府帝国有一个纳兰帝天就够了,现在还要出现同样的绝顶天才吗

    “血纹,你在做什么,还是说要让我替你出手”漆黑的夜空之下,传来苍天啸那冰冷的声动。

    被贯穿心脏的血纹闻言,原本模糊的意识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他宁愿被所有人唾弃,但有一个人他却绝对不愿意被他鄙视,那就是苍天啸,这个被他视为一生去追逐之人,他绝不愿意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流露出懦弱的部分,更不可能在他的面前败给其他人。

    血纹的身躯化为了血水,在辰天的不远处再度化为人形,他胸前的伤害更是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愈合,只是眨眼,便又恢复了之前的神采。

    “半域之力,也敢猖狂”血纹不得不正视自己眼前的对手,就在那一瞬间,对手的域跨越了自己的防御,打伤了自己。

    但是在这股力量中,血纹却感觉到了异样,辰天的领域之力并不成熟,否则自己绝对没有机会逃脱刚刚那一剑。

    这家伙将天火和域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才出现了刚刚的那一幕。

    即便如此,血纹也收起了小觑之心,因为他意识到这个男人拥有杀他的能力,并非是妄言。

    若自己大意的话,像刚刚的那种事情还会生。

    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血纹绝不容许自己在有失败。

    “怒血狂化,神血战甲”血液滔天,却是在爆的瞬间有全部浓缩到了他的体内,一层血色的战甲包围了血纹的身躯,手中一柄血色的长剑,更是晃晃入眼。

    “血纹居然用上了他最强的力量”人群震撼莫名。

    一旁观察的羽尚,苍天啸等人也倍感震惊,血纹居然用上了融魂之力。

    “融魂吗”辰天见状也微微一惊,高阶位的强者融魂之后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一层血色能覆盖的战甲,竟是铮铮亮眼。

    不过即便如此,也难让辰天杀敌决心有分毫之变。

    眼前的人,目光对峙,剑意碰撞。在血红黑墨的夜空之下,摒绝旁骛无人,静待着启战的一瞬。

    人群凝住呼吸,就在墨光和血光晃动的顷刻,双方同时出剑。

    血纹之剑蚍蛉,出幽幽剑吟,绵如春蚕呕丝,钢若百炼之刃,刚柔并济之中,奏著血红的死之哀歌,折剑瞬间又是一道道怒之咆哮。

    一剑如血,宛若残阳

    再观辰天,壮怀开阔,锐锋起手间,怵目银芒,宛若过眼流星,天火之威磅礴交迸着黑暗墨剑之凶,剑即火焰的缩影,绽放瞬间又是万千剑芒的光影掠过。

    但是就在辰天舞起剑化的那一瞬间,墨剑的剑尖竟是蜻蜓一点嫣红,霎那,连他自己的身后都染红了一片夕阳

    “怎么回事”人群惊呼起来,这两道如血残阳的光辉分别映照着不同的两人。

    一个残阳如血,一个夕阳西去。

    两种不同的意境,同时绽放在人群的眼前,辰天虽然是半域,可是夕阳之剑的剑意,天火的燃烧,墨剑的狰狞,这重重力量叠加在一起,竟是盖过了那霸道无边的血液之力。

    这一瞬间,血纹彻底的意识到对手不可小觑。

    但为时已晚。

    因为辰天的剑已经寒芒逼近。

    “你知道吗,你今天必死无疑。”那平静的话语,在人群中掀起了心灵的涟漪。

    “就凭你”血纹不屑的说道。

    辰天剑意挥散,在人群中跨出一步:“你犯了两个错误”

    “诸葛无名之死,怨不得人,但你不该侮辱他,这一剑,是替他讨还公道的”辰天话语声一落,极而来,快若雷霆。

    那犹如光的飞剑,更是凌空一闪,血纹的用剑之手,当场断臂。

    “怎么可能,我的血色战甲,无坚不摧”血纹骇然无比,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对方的剑意完全凌驾于自己之上。

    “没什么好惊讶的,因为我的力量比你更强”辰天剑意压制,同时一拳轰出,砰的巨响回荡人群耳边,这一拳没有将血纹击飞,却是直接贯穿他的身躯。

    他身后的一座山林被这贯穿出来的力量集中,霎那间灰飞烟灭,化为米分碎

    “苍蓝帝朝的血纹,被压制了”人群看着眼前的一幕,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此人的实力,他们可是知道的,所以即便是血纹独自一人追杀元泱帝朝,也没有人会担心。

    实际上,九成的元泱帝朝参赛之人的确死在了他的手中,但是谁也没想到,天府帝国之中竟然还有一个如此恐怖的存在。

    “第二,你不该对我最亲近之人出手,所以,你非死不可。”

    又是一剑,另一条手臂当场斩断。

    血纹怒了,在如此多的人面前,辰天的举动无异于是对他的侮辱。

    狂暴,怒吼,恐怖的血海凝聚双手,这一次他彻底的愤怒了,他绝不能败给这个男人,更不能在苍天啸的眼前战败。

    那愤怒的心情,竟是让他的力量不断的升华,血海一怒,天地变色。

    “我要你死”跃空一喝,恐怖力量汇集于剑尖之上,那苍天一血之剑,划破虚空而来。

    黑暗之下,辰天竟是一动也不动。

    人群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却见辰天在剑意降临瞬间,神色凛然一变:“你似乎对你的力量很有信心,倘若你的力量无法使用的话,你又算什么”

    “神魂之力,封”神魂之力,引动封印,魂力乍现,只是一瞬血色之间在触碰辰天额前崩坍。

    血纹那凝聚于全身的血色战甲,更是犹如残花凋零。

    不急人群反应,辰天再度上前,墨剑黑芒一闪,血纹双臂以残

    惨叫声回荡,冠绝于耳,久久不息,人群看到此景,神色骇然巨变。

    “生什么事了”

    “血纹的武魂之力竟然被压制了”

    “给我跪下”就在人群为之惊讶万分的时候,辰天一念出,神念天下绽放,那恐怖神念震撼全场。

    这一怒之下,血纹双腿竟是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

    眼见血纹支撑不住。

    “血纹”同样恐怖的神念降临,竟是将辰天的念力瞬间击溃,辰天目光一变,却见眼前横出一道身影,措不及防之间,恐怖一拳正中胸口。

    轰隆一声巨响,辰天口中竟是吐出鲜血。

    “苍天啸”馗一声怒吼,天地风云变色,腐朽之力降临天地之间。

    同一瞬间,战神之躯猛然释放,羽尚横刀抵挡在前:“馗,我应该告诉过你,不要轻举妄动。”

    “苍蓝,第一。”辰天抹去嘴角的血迹,神色未有丝毫变动。

    “你知道那最好,三息之内,滚,否则,死”苍天啸更是霸道无边。

    辰天冷笑起来:“杀了他,我自会走。”

    “有我在,你杀不了任何人”苍天啸狂妄说道。

    “是吗”辰天身形一变,瞬足一出,度快至闪电。

    苍天啸神情一凛:“冥顽不灵,找死”

    却见他出拳瞬间,天地一道剑芒,凛然而至,拳意和剑意碰撞,竟是掀起大气震荡,虚空宛若撕裂。

    “动手”迟来之人,一声大喝,绽放出无情之道。

    趁着绝佳机会,辰天杀至血纹身前:“你应该庆幸,你死的没有痛苦”

    天火燃烧的拳意,直接贯穿了血纹的身躯,烈焰如火,黑莲焚心,血纹瞪大双眸,凝望虚空,满是不甘

    “血纹,死了”人群看到这一幕,说不出话来,那个苍蓝帝朝不可一世的冷面人血纹,就这么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