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章辰天的决意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章 辰天的决意!

    “我为了今天,等待了足足思念,我只是一个回来讨债的人。”

    辰天的话语声回荡在虚空之中,让莫问天和莫问路两人震颤不已。

    当辰天表达出他自己的意思时,莫问天知道,他们已经无法化解辰天的恩怨了。

    莫问天沉默着,过了许久抬起头来说道:“辰天,当年我们对不起你,你还活着,我没有一点意外,甚至有些开心。”

    “宗主,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吗?”辰天打断了莫问天的话。

    虚空一度凝结,狂刀在一旁不语,却是严守待阵,他们已经知道了辰天的身份,那就更加不可能让他们或者离去。

    “辰天,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杀要剐随便,能否放过天宗。”短暂沉默之后,莫问天突然开口说道。

    “宗主,不夸张的说,现在的你们已经没有可以和我谈条件的资格了,天宗有多强,有多少底蕴,我一清二楚,我能灭了落霞门,一样可以灭了天宗。”辰天看向了莫家兄弟。

    “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当年我们对你给予厚望,因为一念之差却酿成了现在的模样,辰天,非要成为敌人吗。”莫问路一阵痛惜。

    至少在他的心里,他是真心对待辰天的。

    当年那件事情,也一直让他难以忘怀,如今辰天还活着,正如莫问天所说的那样,他们的内心竟是有小小的激动和开心。

    “四年前,天宗想要杀我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如今的结局。”辰天的话,越来越冰冷。

    “若我的死,可以让你放下仇恨的话,你尽管动手吧!”莫问天毫不畏惧的说道,甚至走上前,来到了辰天的身前。

    “你必须死,天宗失去了宗主,定然会慌了神,我若率领大军,顷刻间可踏平天宗,当然,圣祖一样要死!”辰天目光冰凉。

    “侯爷,你还年轻,武道一途,莫要仇恨蒙了心。”

    “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我,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废物!”辰天一拳狠狠的打在了莫问天的身上。

    恐怖的神魔之力,几乎让莫问天五脏错乱。

    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莫问路心神震颤:“大哥!”

    “不要过来!”莫问天制止道,忍着伤痛朝着辰天再度走去。

    “如果这样能让你消气的话,你尽管动手吧。”

    “事到如今,你满口仁义道德,装作深明大义的样子,简直令人作恶!”辰天这一拳,霸道无边,蕴含三千神魔佛功,威能惊天,力量爆发之下,拳意轰然,落下瞬间百里动荡。

    仰息之间,恐怖能量冲击莫问天身躯。

    这一次,他没有被击飞,但是那巨大的力量却在他的腹部贯穿。

    整个身体内部,翻江倒海。

    恐怖的鲜血,从口中吐出,哪怕是曾经的一代枭雄,莫问天也忍不住身躯颤抖,那一瞬间差点意识崩溃。

    但为了心中的信念,他愣是扛下了辰天这恐怖的一击。

    “为什么不躲!”这一次,莫问天有机会可以躲避的。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不是吗?男子汉,就应该面对自己所犯的错误。”莫问天说道。

    “很好,那就用你的命来偿还!”墨剑在手,天下我有,恐怖黑气缠绕剑身,一声叱喝之下,剑意绽放而来。

    恐怖的力量瞬间席卷莫问天周身,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大哥!”莫问路心头震撼不已。

    “这是我的事情,如果这样可以化解他心中的仇恨,死又何妨?”莫问天托着染血的身姿,一步一步的站了起来。

    辰天神情动容。

    “侯爷,来吧,我早已经做好了死亡的觉悟,若我之死,可以让你放下当年的怨恨,值。”莫问天面带着微笑,但整个人却已经奄奄一息。

    辰天的力量,连圣者都能重创,更何况只是天尊境界的莫问天。

    如今他连站起来都十分勉强了,接下来这一剑他根本就无法躲避。

    “你想死,我成全你。”

    “一剑百万魂。”鬼泣亡魂,万魂奔丧之曲,恐怖的魔气绽放的瞬间,墨剑的力量仿佛要吞天灭地。

    剑出,夺命而来。

    “莫问天,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夺命墨剑,撕天裂地。

    “大哥。”莫问路在最关键的时候,挺身挡在了辰天的眼前。

    但是剑并未贯穿身躯,而是在他们的身前停止。

    莫问路看向辰天:“辰天,我求你,不要杀我大哥,你若是想要泄恨,我现在就可以死!”

    莫问路往前一步,剑刺心而来。

    辰天的心神微微一颤,身躯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对莫问路,辰天根本无法下手。

    “问路,你还不明白吗?”莫问天笑了。

    莫问路一脸的迷惑。

    莫问天深吸一口气,再度看向了辰天所在的方向:“从一开始,辰天的剑就没有杀意,他从未想过要杀我们。”

    “住口!”辰天神情冷漠的说道。

    “辰天,你在怎么掩饰自己的冷漠,可你的心终究是当年那个善良的孩子,你的剑没有杀意,你的拳只有恨,你恨的是当年天宗对你的所作所为,你恨得是天道不公,你恨的是当年的你无能为力。”

    “住口!”剑气狂掠,从莫问天耳边震荡。

    “当年,你听到天宗危难,万里奔走归来,我就知道,你的心向着天宗,只是一步错,步步错,一念之差,却酿成了天堂与地狱,这是我天宗的不幸。”莫问天回忆着当年的事情,满脸的悔恨。

    “我让你住口。”

    辰天这一剑,疯狂而来,猛然朝着莫问天杀去,当场卸下莫问天左臂。

    但是,莫问天就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他笑了:“辰天,我只有一个请求,我死了,请你放过天宗!”

    “不可能。”辰天充满了戾气的说道。

    “你们说我不想杀你们,错了,我只是不想让你们死的这么干脆,我也要你们尝到生不如死,肝肠寸断的感觉。”辰天的剑,再度挥舞。

    莫问天的身躯已经成了血人。

    那接连不断的攻击,如风凌快,如雷疾走,不到眨眼,莫问天已经动弹不得,但是他的双眸却始终看着辰天。

    “够了,辰天,快住手,当年,你真以为大哥什么都没有做吗。”

    “当初我与大哥二人,极力反对他们这么做,可是老祖出面,圣者会意,我们没办法啊,我们没有办法去改变啊。”

    “这四年来,大哥不止一次提起你,每次提到你的时候,都充满了伤心,悲伤,他不止一次的责怪自己,若是当年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就可以改变一切,更可以阻止一起的发生,可是我们做不到啊。”

    莫问路悲痛欲绝,将掩埋在心中的话发泄了出来。

    说完的时候,他堂堂七尺男儿,却已经满是泪水。

    “你知道吗,你还活着,我不知道多开心,你是我曾经视如己出的弟子,你是我天宗当年最重视的人啊。”莫问路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莫问天,悲恸不已。

    “辰天,若我兄弟二人的死,可以化解你心头的恩怨,我义不容辞。”莫问路擎剑在手,朝着自己的脖子而去。

    但辰天却先一步斩断了对方的剑。

    莫问路一脸诧异的看着辰天。

    “唯有莫叔你们两人,我无法狠下心来,当初你们如何对我,辰天岂能不知,你们走吧。”辰天一声叹息,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狠下心来战斗,但发现最后还是做不到。

    “侯爷,不可,他们知道侯爷的真实身份,此刻放他们走,后患无穷。”狂刀说道,眼下的关头,侯爵府和辰天不能出现半点差池和错误。

    因为,那可能是致命的因素,狂刀活了大把岁月,深知放虎归山的可怕,毕竟在天府帝国,天宗可是最强大的宗门。

    辰天当然明白这一点,可是他到最后终究下不了手。

    莫问天见状,知道自己赌对了,辰天还是当年的辰天,这一点他很欣慰。

    “侯爷,可以放过天宗吗?”莫问天祈求的眼神说道。

    “让你们走,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三日之内,宗主和峰主离开天宗吧,三天之后,天府再无天宗。”

    辰天冰冷的说道。

    莫问天两兄弟闻言,神情震颤。

    他们想要阻止这一次的发生,辰天却已经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身影一闪,已经和狂刀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哥,怎么办,以辰天现如今的力量,天宗在劫难逃。”

    “生为天宗人,死为天宗魂,不行,我一定要让辰天改变主意。”莫问天心中悲凉,却不愿意见到惨剧发生,天宗传承千年的火焰,怎么可以在自己这一代熄灭。

    ……

    荒林之内。

    狂刀跟在辰天身后。

    “侯爷,男人有的时候,注定要背负许多。”狂刀说道。

    辰天点点头:“我明白,但的确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沉重。”

    “侯爷,接下来怎么做。”荒林之内,窜出无数人影,冷魂,南岳山他们率领的五百尊武强者,出现在了人群的眼前。

    辰天神色一凛,看向远方:“回落日城,集结大军,挥军天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