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灵姬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灵姬

    古疆,凌天宗。

    凌天宗本来是没有囚禁俘虏之地的,不过常年的战斗中,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随后就在凌天宗的后山,山水苑修建了一处监牢,专门关押一些俘虏或者敌人。

    当然,在灵武大陆里面,基本上都不会留下活口,但也有类似眼前的情况,比如想要从敌人的身上知道哪一些信息的时候,这些地方就会派上用场。

    辰天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里面传来的都是痛苦无比的惨叫声,凄惨无比。

    刚进大牢,就感觉到那冰冷的寒意扑面而来,就连辰天自己,都听的一阵胆颤心惊。

    “喂,我这师姐不会玩出人命来吧。”辰天还不想让他们死,留着还有用呢。

    两人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囚禁那些圣王所在的地方,因为他们实力强大,所以辰天也用了一些特殊手段,封住了他们的修为。

    不过当看到他们的惨状时,辰天竟然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

    看向木槿的眼神,充满了复杂之色。

    这群人只留下了一条外裤,基本上都被一层又一层的寒冰封住,而且木槿本身有火属性的宝物,简直是冰火两重天的折磨。

    如今他们修为被封印,但正因为如此,肉身依然强大,简直被木槿折磨的痛苦不堪。

    此刻,他们已经奄奄一息了。

    “师姐,他们说了吗?”敌人,辰天不会同情,换做他来或许会更残忍。

    木槿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有,嘴硬的很,什么都不肯说。”

    “好吧,师姐休息一会儿,让我来。”辰天说道。

    木槿点点头,虽然很想为辰天做点什么,不过他什么办法都试过了,没有用。

    辰天的出现,让这些圣王脸上更是充满了绝望之色:“你杀了我们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想知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比如,侵入你们的神识,让你们彻底的成为废物。”辰天目光冰冷,言语更加冰凉。

    只是一句话,便让他们心凉到了谷底。

    木槿他们或许还不忌惮,但眼前这个斩杀了血候大人的青年,的确拥有这种实力。

    “哈哈哈,你可以试试,不过我保证你会很惊喜的。”一名圣王大笑起来,充满了不屑。

    “他们的头部应该植入了神念指令,一旦触碰到敏感话题,会立刻神念溃散,成为废人。”剑流觞已经尝试过了。

    辰天走到了他们的眼前,趁着这群人不注意的时候,发动了银色的眼瞳:“告诉我,你们来这里的目的。”

    “不好。”其他人反应过来,但已经有两个人中了幻术。

    但就在他们要开口瞬间,他们的眼瞳瞬间变成了血色,下一秒,眼球竟然渗出血,他们的眼睛瞎了。

    “这是什么瞳术,竟然如此厉害。”辰天心神一凛,这瞳术居然可以留下特定的指令发动,只要有人对他们用幻术的话,血瞳就会自动出现。

    “剑老,这不会是……”

    “不,我妻子他们家族的眼瞳是赤红色,但并非瞳术,但却天生不惧怕瞳术,拥有其他特殊的能力,并非是幻境操控人心这一类。”剑老说道。

    辰天应了一声,神情变得更加复杂起来,看来血魔教主早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不想让他们的计划泄露,但这么谨慎,却更让人好奇,他们来古疆域的目的了。

    “杀了吧。”辰天对这剑流觞说道。

    剑流觞皱了下眉头,看辰天的神情可不像是开玩笑。

    “这杀了,那想知道的信息怎么办?”木槿见辰天如此轻易的下断定,她还想试一试。

    “这些家伙都是死士,实际上也是血魔教的弃子,如果真的重要的话,就不会在他们的身上设下这样的幻术。”辰天看的透彻,这些人都不怕死,也不畏惧严刑拷打,而且自愿被种下了瞳术之力。

    想要从他们的身上得到答案,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了。

    他们在古疆域杀人如麻,辰天也不可能留他们性命,就算他们想要效忠自己,辰天也不会答应。

    唯一的办法,便是斩尽杀绝。

    剑流觞明白了他的意思,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这些圣王强者便倒在了血泊之中,辰天大手一挥,他们的躯体全部消失。

    用这些人来炼制神躯,虽然手段有点邪魔之道,但弱肉强食本就如此,辰天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

    “这努力不都白费了吗?”木槿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师姐,并不是这样哦,你难道忘了,还有一个人吗?

    “你说那个女人吗,哼,别提了,从昨夜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话。”木槿有些生气的说道,那女人无论说什么,都不开口,任何威胁他都无动于衷,甚至就算真的动用酷刑,她仍然可以不吭一声,所以最后没办法,他们才会在这些圣王的身上寻找突破口。

    “让我来试试吧。”那个女人,是他们唯一的突破口。

    灰暗的房间内。

    那如火一样的妖娆身躯,坐在角落一旁,绝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双眸只剩下悲凉。

    当房门开启的那一霎那,她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出现的人群。

    “是他。”灵姬看到辰天的瞬间,神情变得激动起来。

    “我们公子,你把他怎么样了。”这是灵姬见到人说过的第一句话,她的声音很好听,充满了魅惑之音。

    “看来,你很在乎你们公子。”辰天微微一笑,似乎是看穿了这女子的心神。

    女子下意识的躲开了辰天的眼神,这男子的神情很犀利,仿佛能把一个人看穿一般。

    女子不敢开口,辰天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僵持下去。

    辰天突然拿出了一个玉佩,放在这女子眼前。

    “公子的玉佩,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灵姬的眼神,瞬间慌乱起来,但是不可能的,公子实力在同龄人之中几乎无敌,就算神境强者想要杀他,公子也有逃离这里的手段。

    所以,灵姬才会选择沉默,因为他坚信此人留不下玄虚。

    但是当看到公子的贴身玉佩之后,他却没有之前那么自信了。

    辰天不语,只是面带笑容。

    这种神情,却让灵姬更加不安。

    “你想知道你们公子的下落,可以,你也必须告诉我,我想知道的答案。”辰天循循渐进的说道。

    “不,我不会说的,你杀了我吧。”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灵姬的态度突然变得坚决起来。

    “你不想知道你们公子是生是死吗?”辰天询问道,脸上带着一丝冷笑。

    “你不是公子的对手。”

    “哦,那他的玉佩又怎会在我这里?”

    “你这无耻之人,肯定是战斗中偷来的。”灵姬咬唇,看向辰天的眼神充满了恶意。

    而辰天却是撩起她的下额,因为衣着暴露,辰天能看到那呈现在自己眼前的雪峰:“你不觉得,让你这么死了很可惜吗?”

    “滚开,不要碰我。”灵姬下意识的退后。

    她是公子的女人,她的身心都是属于玄虚公子的。

    “你很关心他,说吧,你们血魔教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那血潭究竟有什么用。”辰天冷冷的问道。

    灵姬低下头,她绝不能说。

    “说了,我就让你离开这里,并且告诉你们公子的下落。”

    陷入爱情之中的女人,果然在大局面前,看到的也只是属于自己的爱情,因为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但如果自己说了,公子恐怕会大发雷霆,她绝不能说。

    “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公子已经死了。”这时候,辰天突然开口道。

    灵姬的身躯,狠狠的一颤:‘你撒谎,不可能的,公子武功盖世,天赋绝伦,就凭你不可能杀了他。”

    “是吗?”辰天嘴角上扬着微笑,让灵姬的内心更加的不安。

    “武功盖世,天赋绝伦,就因为他是玄家之人,所以我不是对手吗?”辰天冷笑。

    “玄家,你怎么会知道的,你究竟是谁。”

    “你觉得我会是谁呢?”辰天突然凑近了灵姬的身体,辰天的眼瞳变成了银色。

    在银光转动的霎那,灵姬的眼神变得呆滞起来。

    辰天微微一笑:“果然,作为血魔教主最亲密的女人,你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他没舍得在你的身上留下幻术啊。”

    灵姬没有回答,因为当她的眼眸也出现银色光芒的时候,她已经被辰天的瞳术所控制。

    “看样子,是成功了?”剑流觞也开门进来。

    “哼,你这禽兽,刚刚是不是做了什么?”木槿则是一脸气愤的看着辰天,辰天自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这妮子。

    “成功控制了,接下来就看他是否知道了。”辰天目光一凛,神情凝重。

    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这女人的身上,那火辣的身材,让所有的男子无法直视,但此刻,剑流觞,辰天他们却更想知道,血魔教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们来古疆域,究竟有什么目的。”当辰天开口询问的霎那,整个空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