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风云再起_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魏修缘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魏修缘

    “师弟,你没事吧?”问天机看到辰天强制性的使用自己的瞳力,关切的说道。

    辰天恢复了原本的神色,刚刚强制性开始银瞳的时间能力,恐怕在接下来至少一个月里面,他无法使用瞳术,这就是过度消耗瞳术所带来的代价。

    不过,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辰天摇摇头,表情显得有些阴沉,房间内的人群也没有说话,满脸的凝重,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

    “侯爷,可以了吗?”率先打破平静的是魏修缘,毕竟这种沉寂的气氛,让他多少有些不太适应。

    辰天点点头,示意已经结束。

    “宗主,您发现了什么吗?”辰天变化的眼瞳,自然也引起了太子北轩的注意,想必辰天一定发动了某种特殊的力量。

    而且,知道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辰天摇摇头:“线索到这里似乎断了,看不到有用的信息,魔头似乎在畏惧着什么,应该逃离了古洛河都。”

    “畏惧?”

    “逃离?”

    众人一脸的不解,能让一个魔头畏惧的还会有什么,他们自然想象不到。

    但问天机却沉默了,若让魔头畏惧的话,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妖女。

    暂时可以猜测出,妖女的实力在魔头之上。

    “宗主,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北轩问道。

    辰天的目光也显得有些凝重,断了魔头的线索,想要找这两人无异大海捞针。

    “我们会先回天剑山,事关重大,各位也不能松懈,若还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必须第一时间告知我们,记住,你们的力量无法对它们造成伤害,只会徒增牺牲。”

    辰天环视一周再度开口道:“绝非我看不起各位,只是这次的敌人,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可怕一些。”

    辰天不是看不起他们,只有拥有镇魔山的他可以封印一切的魔头。

    “宗主放心,我等若有发现,会立刻通知天剑山的。”魏公回应道。

    太子北轩也表示一定会全力配合天剑山,寻找魔头踪迹。

    “宗主,您这就准备离开吗?”魏修缘突然开口说道。

    “是的。”

    “小人有一个不情之请。”

    “小王爷请将。”辰天说道。

    “我想随你们一起回天剑山,寻找这魔头踪迹,弥补我所犯知错,就当是我的救赎。”魏修缘开口道。

    但辰天却没有回答,魏修缘乃是魏家九代单传,魏公视为珍宝一样,他想要加入除魔队伍,此行必然凶险万分。

    魏公脸色有些难堪,他自然不希望这曾孙儿冒险,除魔之重任,从辰天的表情来看便能看出绝不简单。

    “你有心是好事,但此行凶险万分,我还未与魔头交过手,即便是我也无法保证能全身而退。”辰天说的是大实话。

    “请宗主成全……”魏修缘突然跪了下来。

    辰天的目光看向了魏公。

    “修缘,不得胡闹。”

    “太爷爷,修缘是发自内心的。”

    “你要是死了,魏家怎么办。”魏公直接说道。

    魏修缘有些不甘心,突然看向了魏公说道:“太爷爷,我比宗主如何?”

    这话,让魏公无言。

    魏修缘却接着说道:“宗主天赋盖世,我与他年级一般大,但他已经是天剑山之主,而我只是一个不敢走出古洛河都的胆小鬼,我是肩负这魏家的希望,但宗主肩负的却是整个北域的希望。”

    魏修缘的话,让所有人沉默。

    他再度高昂的说道:“宗主也亲口承认,他并不一定是魔头对手,但依然有勇气面对,修缘犯了错,本该以命偿命,但我不想辜负太爷爷希望,所以我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赎罪,太爷爷,请您成全我这一次,在温室中成长,永远比不上那些真正在血火中厮杀的人,想要成为强者,我不能停滞不前。”

    听完,人群沉默。

    所有的目光似乎集中到了魏公的身上。

    魏公看到了魏修缘眼中的决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从今天起,你的路由你自己来选择!”

    “太爷爷。”魏修缘的脸上,写满了震撼和激动的神色。

    “宗主,老夫也有个不情之请。”

    “魏公请将。”

    “修缘从小在我庇佑下长大,涉世未深,还请宗主照拂一二。”魏公说完,便是一礼,神情肃然。

    “天剑山肩负北域重担,任何人都是天剑山守护的对象,魏公即便不说,我也会这么做,修缘你天赋不错,我天剑山正值用人之际,你可愿入我天剑山,发誓永远不背叛宗门和疆域?”

    “修缘定不辜负宗主厚爱!”破裂成为天剑山弟子,哪怕是在这种非常时期,也难能可贵。

    魏公不是没有想过让魏修缘去天剑山,只是宗门历练,危机重重,他生怕修缘卷入宗门纷争之中。

    但今日他都看明白了,修缘已经有了自己的觉悟,他作为一个长辈,再也不能干涉他的武道之路。

    “太子殿下,魔头之事,暂且不用宣告天下,但是通知各州府城主王族,让他们加强戒备,不能做任何隐瞒,若有隐瞒,论罪处置,朝廷之事,我天剑山不想多做插手,但此事重大,本宗相信太子之能。”

    “宗主放心,北轩虽然是太子,但也是天剑山弟子,北域和宗门之事,北轩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北轩回应道。

    “各位,我等就先告辞了,修缘,你随我一起回天剑山吧。”辰天见魏修缘是一个可造之材,天剑山又是用人之际,所以才有了招安的想法。

    魏修缘自然是喜出望外,虽然魔头之事让辰天忧心忡忡,但目前来看,两大魔头都没有联手,甚至彼此对立。

    这样一来,辰天也能少一些压力。

    不过最不愿出现的状况就是让他们任何一方吸收了对方。

    魔头和妖女,都能让对方功力大增,说不定妖女吞了魔头就能恢复到神境巅峰,那种实力绝对可以碾压整个九州。

    神境巅峰,这种级别,哪怕是九州也少之又少。

    辰天他们离开了古洛河都,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凝重,显得心事重重。

    或许唯一开心的应该是魏修缘无疑了,毕竟他为自己的人生迈出了第一步。

    一路上,木槿,问天机,武龙,敖三笑,雪中剑他们都没有说话,直到彻底的离开了古洛河都后,问天机才开口:“这件事情,接下来如何处理?”

    “魔头之事,不能马虎,但天剑山的力量还不足以影响到全部疆域,召开百宗大会,也是时候和北域各大势力的大佬亲自见个面了。”辰天一脸正色道。

    他必须告知所有人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知道了,我会让人去安排这件事情的。”问天机点头应答。

    辰天也点头回应。

    “修缘,你与魔头交过手,是什么感觉?”雪中剑他们则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魔头如此可怕。

    修缘回想起来,整个人脸色巨变:“只是看了一眼,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修缘你身上的玉符从何而来?”辰天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魔头之所以没能杀掉修缘,是因为修缘身上的一道玉符。

    “这个吗?这是我太爷爷在战场上捡回来的,后来我出生以后,就挂在了我的身上了。”

    “这玉符对你有什么影响,或者你感受到过异样吗?”辰天问道。

    魏修缘一愣,想了很久:“感觉修炼的时候,这玉符似乎有一股热能,让我修炼的力量能变得更强。”

    众人一听,皆是震惊。

    “这件事情,除了我们可还有人知道?”

    “我太爷爷。”

    “修缘,以后你不准向任何人提及,明白吗?”魏修缘和自己一般大,但是从小在呵护下长大,天真且没有心机,这样的秘密竟然就说给了辰天他们。

    “宗主是怕别人对我不利?”

    “你明白就好。”辰天说了一句,魏修缘虽然涉世未深,但他的确很聪明,基本上能理解你想表达的意思。

    魏修缘点点头,看了一眼这玉符,又看了一眼辰天:“宗主,您怎会突然提起这玉符?”

    “这玉符救了你的性命,否则你和那几个年轻人,应该一起死了。”

    “玉符救了我的命?”这次,轮到魏修缘震惊了。

    “恩,这玉符应该有大用处,你好好研究。”辰天并没有半点贪恋之心,他身上重宝多不胜数,这玉符虽然特别,但辰天也绝对没有其他心思。

    至于问天机,一人身怀三大密地帝境强者重宝,世俗的宝物他更没兴趣了。

    “修缘,此乃奇迹丹,在你成为圣者之前,都可以有起死回生之效,你有心诛魔,但危机重重,关键时刻以保命为主知道吗,哪怕你看到我在生死边缘,也不要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为什么?宗主?”魏修缘不解的说道。

    “若宗主和天机师兄都无法解决的对手,十个我们也无法战胜,明白吗?”雪中剑在一旁解释道。

    究竟是有多强大,才能给人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震撼,这一刻,魏修缘看向辰天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憧憬之色。

    在虚空中,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

    但问天机心头却始终有一个疑惑,他走到了辰天的身边:“你留下魏修缘,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魔头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印迹。”辰天的传音,在两人的心里掀起了彼此不同的震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