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风云再起_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君生不悔
    听到辰天的话,血魔老祖一时竟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辰天的目标不仅仅是他,竟然还包括这妖女。

    一时间,这如何是好。

    本以为能以妖女性命要挟辰天,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毫无作用。

    血魔老祖盯着辰天,从他的言语来看绝不是开玩笑,这小子对他和妖女的事情都很了解。

    “你真忍心这娇滴滴的女子白白送死,啧啧,要知道这还是纯阴处子之血,若是与之修炼的话,将会事半功倍。”魔头猜不透辰天的心思,不过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言语中透着一种荡漾的微笑。

    这女子容貌倾城无双,任何一个男子都会为之心动,他就不相信这年轻人会没有半点想法。

    但辰天的眼中却没有半点犹豫,妖女本就是自己从济州岛放出,若是放任不管,必然会酿成大祸,如今妖女和魔头同在,辰天焉能让他们有任何可趁之机。

    星魂融,两股神之力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辰天的力量成倍的增长,气息更是一瞬间到达圣者境界巅峰,但犹豫神之力的缘故,辰天此刻使用出来的力量,已经形成了真正的神之力。

    这一击下去,足以让血魔老祖和妖女灰飞烟灭。

    “融神,星魂陨落。”

    辰天一瞬间爆发的力量,让十二宫的星魂之力集中在了一处,看到那闪耀着星河的黑暗光球,血魔老祖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撼和恐惧,若是被击中的话,就算是他也会米分身碎骨。

    “小子,这女娃可是百万年不遇的灵体,你当真要辣手摧花。”血魔老祖知道这妖女有多么重要,所以才舍不得杀掉,此刻走投无路,竟是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他此刻更是想要告诉辰天这女娃到底有多大的价值。

    但辰天,却根本没听。

    “死。”

    “混帐东西,你当真以为老夫怕你,今日本老祖燃血也要取你性命。”老祖也是愤怒无比,血魔现,手中一柄血色弯刀更显恐怖。

    血刀入手,老魔头竟然使用出了妖女的血杀刀法,他竟然在这长达数月的战斗中,领悟了妖女的刀意。

    老魔头的领悟能力,也着实可怕。

    不过他是自行推演出来的,血杀刀法品级不及妖女刀法之万分之一,但却创造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刀法,血月刀法。

    这一刀,冰壶秋月,蕴含着凛然杀机,乃是血月刀法最强一招,老祖腾空瞬间,便是想要制服辰天,让其没有机会释放出星魂之力。

    但辰天岂能让其如愿。

    神魂在现,封魂惊天。

    但老祖似乎早有准备:“燃血功。”

    轰然一声,这燃血功发挥到了极致,浑身都是沸腾的血色火焰,怒吼一声,血魔老祖竟是挣脱神魂之力。

    不过辰天并不在意,原本这魔祖修为就在自己之上,之前就已经成功一次,这老魔头自然不会大意失荆州。

    老祖转眼已经来到了辰天眼前,冷笑道,此子刚刚的连环手段差点唬住自己,如今轻而易举近身,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自己手起刀落,寒锋必然饮血。

    可是近身瞬间,看到辰天嘴角那一抹冷笑时,老祖又暗道自己是否太操之过急了。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刻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恐怖一刀杀,那魔头在这一刻倾尽毕生之力,挥刀而下,宛若黄泉碧落。

    “镇。”

    却见耳边传来一道咆哮之声,镇字落下,轰然巨响,一道恐怖威能顿时将血魔老祖打的七窍流血。

    老祖眼见要被镇魔山压制,他竟然化作一道血水,出现在了妖女的面前。

    将妖女再度擎入手中作为人质。

    “不要过来,否则,我真的杀了这女人。”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们都要死。”

    镇魔山之威,便是魔的克星,这血魔老祖没想到辰天竟然还有如此手段,挡下胆颤心惊。

    竟是用妖女做自己的护盾。

    此刻,他喘着大气,浑身都是血,连拖延时间逃跑的力量都没有,不得已,只好将妖女当做挡箭牌。

    就算是死,那也是这妖女先行。

    “都要死,哈哈哈,未必吧,你在山洞内对我出手,莫不是因为我轻薄这女子。”血魔老祖人老成精,他三番五次的如此,就是想要看辰天的反应。

    就在刚刚,他再一次抓住妖女的时候,辰天的脸色很明显的变得不自然。

    虽然不知道这女人和这青年有什么关系,但似乎可以拖延时间,只要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凝聚血遁功法,他就可以离开这里。

    想当年,他屠戮天下群雄无数,豪杰更是不在话下,但依然还能全身而退,靠的就是血遁功法。

    不过因为之前小看这年轻人,所以吃了亏,耗尽了大部分的力量,此刻想要恢复,必须拖延时间。

    辰天没有回答,这老匹夫经验老道,辰天绝不能让他看出什么来。

    “你做什么都没用,镇魔山在此,让你灰飞烟灭。”

    “来啊,我就不信你敢。”血魔老祖也是奋力一喝,他在赌,如果赌对了,自己就不会死,如果赌错了,那就只能听天由命。

    但血魔老祖从来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

    “看来,没办法了。”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妖女,但此刻辰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镇魔山,镇!”

    镇魔山突然幻化,变得巨大起来,犹如泰山压顶,从天而降,根本不给血魔老祖丝毫喘息机会。

    眼见这庞然大物降临,血魔老祖一声哀嚎,大叫不好,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镇魔山对拥有邪念之人,诛杀镇魔,谁也逃不出镇魔山的力量。

    这镇魔山堪称降魔利器,血魔老祖哪怕使用了染血功法都无法挣脱分毫,这镇魔山的力量被北海封印墓碑都还要恐怖。

    “吾命休矣。”血魔老祖还不容易挣脱了那数千年的封印之地,甚至还来不及欣赏这人世间的繁华,却不想惨遭如此厄运,不过临死之前,还有这绝色女人作陪,黄泉路,也不孤。

    就在那镇魔山力量即将落下之时,魔头手中妖女却突然惊醒过来,看到身边的血魔老祖时,竟是发出一声惨叫。

    “嘶!”

    “这是怎么回事!”辰天感受到妖女气息的瞬间,脸色骇然巨变。

    这那里还是他认识的妖女,苏醒的女子褪去了浑身的魔意,连肤色红唇都变成了一般米分嫩的模样,完全没有了往昔的戾气。

    甚至辰天在她身上感受不到半点魔意。

    这特么怎么回事,辰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毁灭妖女和魔头,可是眼前,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救,救救我。”女子看向了辰天,眼中满是柔弱之色,无法想象她会是之前差点屠戮济州岛的魔女。

    女子的呼唤,让辰天心神狠狠一颤,镇魔山在自己的神念下突然停止。

    或许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愣神,血魔老祖仿佛找到了机会一样,血遁发动,身影竟是化为血色虚无,朝着地面而去。

    辰天心神一惊,连忙神念扩散寻找,但血魔老祖为了这一刻,准备多时,辰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

    “草。”辰天忍不住破口大骂,好不容易找到魔头,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留了。

    不过魔头的事情,辰天也无能为力,但自己已经记住了他的气息,下次想要找他,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当下是眼前的问题,让辰天一脸的凝重。

    妖女已经不是他认识的妖女,此刻的女子犹如出尘的仙子,无论气质还是美貌,都倾国倾城,甚至不比柳岩,雪落兮,魅琳他们差。

    妖女更妖艳,而这女子更显得清纯,安静。

    “妖,不,姑娘你还记得你是谁吗?”辰天走到了妖女的身边询问道。

    女子摇摇头:“你是谁,我在什么地方?”

    “这,这里是万国疆域。”

    “万国疆域,这是什么地方,圣地,我要回圣地。”女子说道。

    圣地?

    辰天闻言,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圣地。”倒是剑老倒吸一口凉气,这妖女果然来头不同凡响,竟是从圣地而来,可想而知身份有多么恐怖。

    “剑老,那是什么地方?”

    “你还达不到的地方。”剑老故作神秘的说道,却像是对辰天的某种激励。

    “那现在怎么办?”辰天犯难了,妖女的突然变化让他措手不及,而且还放走了血魔老祖,这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让辰天郁闷无比。

    “你问我,我哪知道,不过不过她变成什么样,毕竟是妖女,不如趁现在了解她的性命,免得为祸人间。”

    “我为什么会觉得在哪里见过你,你的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少女看着辰天,仔细注视下,竟是不由自主的留下了眼泪。

    “熟悉的感觉?”辰天一脸尴尬。

    “这是父亲的气息。”

    嗡。

    辰天听到妖女的话,更是脸色骇然一变,虽然他之前对妖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现在妖女这么一说,却让辰天感觉到一种血肉相连的错觉。

    “你,你叫什么名字?”

    “君生不悔,娘亲临死告诉我,她爱父亲,永生不悔,所以给我取名为不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