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风云再起_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再回星痕
    生死不悔,所以取名不悔。

    辰天闻言,眼角的泪竟是不由自主的划落脸颊。

    这句话,仿佛犹如晴天霹雳一样,给他带来了冲击和震撼之色。

    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血浓于水的气息,让辰天看向这倾城女子的神情满脸的复杂。

    “小墨,你有没有见过她。”辰天竟是不由自主的问小墨,或许能从他的身上知道一些事情。

    小墨从一方世界中出现在了辰天的眼前,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莫名的熟悉却又说不上来究竟在那里见过。

    “我的记忆只恢复了一部分,如今我连主人的名字都还未想起来。”小墨摇摇头,这女人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咦,你是谁,为什么我感觉在那里见过你。”少女看着小墨,竟是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辰天和小墨对视一眼,他们几乎可以确定和妖女之间有某种联系。

    “你知道其他的事情吗?”

    不悔摇摇头:“好奇怪,我有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但是脑海中却有许多的画面不断的闪过,我的思绪好乱,头好痛。”

    不悔越是想要去回忆,脑海中就像是某种记忆在压迫着她一样,让他头痛欲裂。

    “如果想不起来就不用去想了吧。”辰天说道,此刻他也有些头疼了,若是不知道他大可坐视不理,可不悔终究是妖女所化。

    “小子,经历了这么多风雨,九年过去了,对待敌人仁慈的话是自己的残忍,道宗,暗界宫我也可以认同你的做法,但只有这个女人,是一颗不确定的因素,现在是杀她最好的机会!”剑老的脸色阴沉着。

    妖女可以说是剑老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具有威胁的敌人,哪怕他还没有成为帝境强者,但剑老能感觉到,妖女的可怕之处。

    辰天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可现在让他去杀一个无辜的人,他做不到,哪怕明知道她就是妖女。

    “你真的不记得其他事情了吗,比如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为何会被魔头所俘虏?”这些也是辰天所关心的。

    以妖女的力量,怎么可能落入魔头的手中。

    不悔似乎想要去回忆,但是那股头痛感便会不断的加重。

    “难道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剑老,如果我们放任不管的话也会很麻烦,不如将她带到我的身边,就算她恢复妖女之身,以我目前的镇魔山力量,妖女不是我的对手。”辰天终究还是心软了。

    “哎。”剑老一声叹息,他太了解辰天,既然辰天已经决定,他也不再多说。

    “只能这样了。”

    “不悔,这万国疆域你不熟悉,不如你就先跟我在一起,等你恢复了记忆在回去好吗?”辰天问道。

    不悔看向了辰天:“可是我想回圣地,你能带我回去吗?”

    “圣地,在什么地方?”

    “你不知道圣地吗,那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世界的中心。

    辰天闻言,心神狠狠的颤动了一下,现在他必须消化掉自己知道的事情,如今连九州还没去,帝城都没见过,现在又出现一个圣地,灵武大陆的世界真有如此浩瀚吗?

    “你放心,等我实力足够的时候,我一定会带你回圣地的。”辰天允诺到。

    “恩,我的记忆中只有对圣地的记忆最清晰。”不悔点点头,微微一笑。

    辰天一时间有些愣神,很难将眼前的女子和妖女的姿态联想在一起,这根本就是两个人。

    “剑老,这种情况你遇到过吗?”

    剑老摇摇头:“这就像是入魔者的两面性一样,魔深似海,就算有那么一段时间的清醒,但很快还是会被魔意所侵蚀,到时候她还是会变成魔头。”

    “你真的要留在身边吗,小天,听我一句话,不如趁早灭了吧。”剑老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我隐隐觉得和她之间有所关联,我无法下手。”实际上从看到妖女那一刻起,辰天有很多次机会都能用镇魔山的力量将妖女置于死地,但每次看到妖女的眼神,他就会变得心软,好像下不了手。

    “算了,冥冥之中天注定,既然如此,当务之急,还是解决掉那魔祖吧,从他的气息来看,好像是吞了亡魂林的魂魄,如果给他足够时间炼化的话,或许对我们就危险了。”剑老提醒道。

    辰天目光显得凝重,放走了魔祖,下一次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就能抓到他的。

    不过幸好自己事先留了一手,在魔祖的体内种下了魂印,以魂印和寻魔阵联合起来感应的话,就能知道魔祖的气息。

    甚至只要魔祖接近辰天附近,魂印就会有反应。

    当务之急,是返回天府帝国。

    “不悔姑娘,一起吗?”辰天看向不悔。

    不悔点点头,看着茫然的环境,辰天毕竟救了自己,她站在原地犹豫了许久,最终点点头。

    辰天带着不悔返回天府帝国,而此刻,一方世界的尽头。

    这里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就如同深渊一样,越往深处无数的链条就像是蜘蛛网一样开始蔓延开来。

    深处突然睁开了一道银色的眼瞳:“命运的齿轮终于开始转动了……”。

    ……

    天府帝国,落日城。

    辰天身边突然带回了的女子,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出去一趟,竟然带回一个倾国倾城的姑娘,任谁都会怀疑。

    特别是柳岩看向辰天的眼神,恨不得将他生吞了一样。

    而辰天现在还没解释,而是召回了所有出去寻找魔踪的剑流觞等人。

    众人回到大殿的时候,看到这突然多出的女子也是震撼不已。

    但剑流觞回来之后,神情顿时一变,甚至霎那拔出了利剑,虽说气息有所改变,可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女子。

    辰天挡在了眼前,摇摇头。

    “这到底怎么回事?”

    剑流觞一脸诧异的询问道,妖女竟然和辰天一起出现在了天府帝国,虽然气质改变,但剑流觞敢肯定他就是妖女。

    “说来话长。”辰天把自己去了亡魂林的事情说了一遍,与魔祖大战虽然轻描淡写的说过,但人群知道那必然是一场生死之战。

    虽然魔祖逃走了,但是妖女却没有了魔意。

    “这。”剑流觞也一时哑然,但还是提议现在就杀掉妖女,永绝后患。

    “暂时不急,我在魔祖的体内留下了魂印,只要他出现我就能感应他的位置,而且,魔祖绝对不会让妖女落入我们手中。”辰天看了一眼不悔,此刻的不悔一脸胆怯的看着人群,眼中还闪烁着戒备。

    “哦,为何?”剑流觞和辰天私下交谈。

    “魔祖被封印数千年,修为消耗殆尽,在那北荒之地饱受煎熬,他想要变强,必然会夺了妖女的力量,所以就算我们不找他,他也一定会出现。”辰天断定道。

    “可是这样一来,妖女若是在你身边,最危险的人反倒是你了?”剑流觞又说道,脸上有些担忧。

    “放心,我有镇魔山,天下魔头能耐我何?”辰天自信的说道,虽然会很棘手,但镇魔山的力量对邪魔的镇压比想象的还要恐怖的多。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继续盯紧血魔老祖,对了,道不孤前辈那边有消息吗?”

    “道不孤好像回了原来的皇城。”剑流觞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想了想又开口说道:“他现在应该在星痕学院的古林吧。”

    辰天的心也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似乎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

    “你要回去看看吗?”辰天说道。

    剑流觞看了一眼妖女:“我陪你走一趟吧。”

    辰天回星痕学院,自然不会是为了缅怀过去那么简单,如今古疆域内,两大老祖已经开始冲击神境,而天府帝国却无一人。

    整个天府帝国,辰天能信任的只有一个,就是道不孤。

    当然,曾经还有云霄,老院长,但现在一切都硝烟云散了,纳兰晴天为了一己私欲吗,毁了整个星痕的千年基业。

    当辰天,柳岩,剑流觞,雪落兮,甚至还有不悔等人再度出现在原皇城的时候,他们的内心都是感慨万分的。

    昔日十方势力都要将天府帝国置于死地,内忧外患,若不是以辰天之死结束,恐怕那时候的天府帝国都已经灰飞烟灭。

    “纳兰晴天,这比仇我迟早要和你们算的。”辰天凝视着昔日的土地,虽然杀人凶手是冷寒天,但他们终究是一个人。

    “辰天,有件事情,其实你误会了纳兰晴天。”

    “什么事?”

    “纳兰晴天并没有屠杀星痕学院的人,不过玄宗确实有出手,楚南公和云霄院长为了保护他们牺牲了,但大部分人都活了下来。”剑流觞回忆起战后星痕学院的弟子导师们从地底出现的那一刻起,连他都激动万分。

    “你说纳兰晴天并没有斩尽杀绝?”辰天的目光泛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

    “不管如何,无论是纳兰晴天还是玄宗,注定早已经是敌人。”云裳死去的那一刻起,他和纳兰晴天的关系,早已经恩断义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