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武帝尊> 风云再起_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曾经的传奇
    “这星痕学院,我北玄宗就收下了。”

    “收星痕,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但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打破平静的声音传到了所有人的耳边。

    人群的目光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围观的人群远处,一行数人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走在最前面的几个男子,浑身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气息。

    而他们身边的女子,虽然蒙住了面,却掩饰不住那妖娆的身姿,只是一眼足以让任何人血脉贲张。

    “混账,什么人敢管我北玄宗的事!”

    “就是,北玄宗如今加上落尘玉少主已经有四位圣者坐镇,就连天府帝国落日城都没有这个数量。”

    “这些家伙,分明就是找死!”

    他们还以为会是什么大人物出现,却看到几个完全没有见过的年轻人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只是看了一眼,就能感觉到他们的修为平淡无奇。

    当然,只能说他们太弱,连辰天等人的修为都感觉不到,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是修为太弱的缘故。

    北玄宗和其他宗门的人叫嚣了起来,但站在星痕学院中少有的几个人,却浑身颤动着说不出话来。

    他们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几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影,眼神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甚至,他们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这群人,自然就是从落日城来到古皇城的辰天一行人。

    辰天走了过来,目光看向了荭韵,又看向了问子白,在转头看向别出,也发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

    不过让辰天诧异的是,没想到连禹墨也在星痕之中,他竟然没有跟随禹家去青云宗。

    “你,真的是你吗?”荭韵娇躯颤动的看着辰天,又看向了他身后持剑的青年。

    虽然他们对于辰天的真面目很陌生,可是对于剑流觞,整个天府帝国都不会忘记。

    辰天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走过了问子白的身前,走过了荭韵的身边,朝着擂台径直走了过去。

    月登风看着辰天每走一步,他的心脏仿佛都在颤动。

    他对辰天的记忆并不深刻,但是在参与最后那场战斗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三位一体灵武双修的辰天,最后的面容。

    和如今的有几分相似,但是数年光阴流逝,哪怕眉宇间如此的相信,月登风依然不敢相信,那个曾经他们亲眼目睹死亡的男人,还能活着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不止是月登风,整个星痕学院凡事见过辰天真面目的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若非剑流觞和辰南等人的同时出现,他们甚至会怀疑这是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一个曾经死去的人,又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要知道,当年他们亲眼目睹了辰天修为被废,惨死在神境强者的手中。

    可如今,他回来了。

    道宗和暗界宫被毁灭的消息,虽然已经开始传了出来,但天府帝国这种小小帝国想要得到消息的话,却不是那么简单。

    而最近辰天归来的消息,也被天府帝国高层刻意隐瞒,所以整个古皇城,乃至天府帝国仍然有不少人都不知道。

    而星痕学院最近因为各大宗门抢占星痕的原因,早已经操碎了心,帝国中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不知道,更何况是帝国之外,一个疆域这么大的事情。

    “是,是你吗?”月登风忘记了屈辱,忘记了悲愤,眼前只剩下无法忘却的震撼。

    辰天笑了笑,点点头。

    那一瞬间,月登风的内心无比的震撼起来,遥想当年,辰天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强大。

    中天域大比第一,灵武双修天才,屠圣如屠狗,最后若非那神境强者插手,天府帝国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星痕学院又怎会变成如今模样!

    但月登风却突然传来一声参加,原来那落尘玉一脚踩断了他的手臂,但是很快月登风却忍住了那扎心一样的剧痛,看着落尘玉的眼神,竟然诡异的笑了。

    “死到临头,还笑的出来?”落尘玉怒吼道,看到月登风的笑容,更是气愤无比。

    月登风的确在笑,他的目光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死的是你!”

    “找死。”落尘玉利剑一出,欲要斩杀月登风。

    但就在那一瞬间,辰天迈出步伐,就如同瞬间移动一样,一只手握住了斩下的利剑。

    嘶!

    人群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那落尘玉手中之剑可是王器,削铁如泥,岂是肉身可以抗衡?

    可现在,这样一把杀人利器,竟然被人随手接住了。

    全场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辰天的身上,难以置信的表情,让他们的心脏都不断的跳动。

    然而,更加震惊的却是落尘玉本人,当他的剑被对方握住的霎那,就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锁定了一样,他想要挥剑,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但落尘玉心高气傲,只认为对方空有力量而已,索性他突然放弃了自己的剑,手中一股源力波动,汇集的力量凝聚拳头之上,这一拳猛烈的朝着辰天而去。

    “崩天九转。”

    “嘶。”

    “这是落尘玉击败圣院圣子的绝招,当时那圣子可是被打的吐血身亡。”

    “没想到一瞬间就发挥出如此力量!”

    “那小子死定了!”

    人群惊艳不已,在他们看来落尘玉太厉害了,瞬间放弃了手中的剑,改为使用最得意的强大技能,他这么做就好像是故意碾压对手一样。

    拳风所致的方向,是对手致命的心脏。

    “当心!”整个星痕学院都忍不住呐喊起来,就连月登风都为辰天捏了一把冷汗,他虽然很强,但那是四年前。

    如今他面对的对手是一个货真价实突破成圣的青年天才。

    他们不知道辰天究竟有多强,可是他们却知道落尘玉有多么的恐怖。

    这一拳,足以致命。

    轰然的一声巨响,沉闷的重拳之声回荡在人们的耳边。

    但是却并没有看见那血光飞溅,四肢崩离的一幕。

    那一道拳光还弥漫着烈火一样的硝烟,但当人们转化位置看过去的时候,这一拳却被辰天轻松的挡在了自己的掌心。

    “怎么可能。”

    “不。”落尘玉突然运起一脚,猛烈的朝着辰天踢去。

    辰天却不为所动,目光转动的霎那,挡住拳头的手再度挡住他的踢技,而辰天的脸上始终是平淡没有波澜的面容。

    众人看到这一幕,已经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接住那一剑,只是巧合,挡住那一拳只是意外,但这第三次,他们又该如何解释?

    人群的内心,看着那青年的身影已经荡起了无法平息的波澜。

    “怎么可能,圣院圣子还有星痕学院的人都不是我的对手。”落尘玉无法相信的看着这一幕,这个和他年级差不多大的青年竟然接住了自己的攻击。

    要知道他发挥出来的力量,都拥有圣威。

    “井底之蛙罢了,圣者就代表无敌了吗?”辰天握住他的退,突然将他狠狠的朝着地面砸去,轰然巨响还未落下,又是一道响彻响彻全场。

    人群便是看到强大如落尘玉这样的天才,竟然被辰天任意的来回敲打,那地面都龟裂成了碎渣。

    “混账,住手。”北玄宗的一名长老腾空而上,看到落尘玉竟然吃了如此大亏,当即已经按耐不住欲要出手。

    可刚刚腾空还未到擂台,一柄利剑便挂在了他的颈脖之上,剑流觞站在他的眼前,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就这么侧身冷冷的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的剑不长眼。”

    本来这个圣者是要大发雷霆的,可是当剑意袭来全身的瞬间,他发现不是自己不想动,而是根本无法动弹。

    他的眼睛看了一眼这青年,竟是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太上!”整个北玄宗欲要出手。

    “都住手,别过来。”北玄宗太上大吼了一声,他的话让全场人都震惊不已,被人拿着剑放在了脖子上,但他却不敢动手,甚至让北玄宗之人不要轻举妄动。

    到底怎么回事?

    此刻,只有那北玄宗太上才明白,这青年剑上所蕴含的力量,同时他也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感觉,如果他往前一步,自己便会死。

    是的,他清楚的预见了自己死亡的画面。

    仅仅是这一剑的气息,便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

    而这时候,擂台上的轰然似乎尘埃落定,那不可一世的落尘玉被辰天扔到了擂台之上,落尘玉此刻混身染血,穿着粗气,勉强的站在辰天的眼前,半跪着身躯,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可恶,可恶,我要杀了你……”愤怒化为了力量,极致的怒吼爆发出了圣者的光芒,落尘玉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了一处。

    “去死。”恐怖能量爆发,足以毁灭一切。

    但是就在落尘玉出手的瞬间,辰天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砰的一声,整个地面凹陷了下去,而落尘玉也在这一拳的威能之下失去了意识。

    嘶。

    “落尘玉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他可是天府帝国的第一天才。”

    “北玄宗的少主,怎么可能,一拳就被击败。”

    在场人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而整个星痕学院更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他究竟是谁?”

    人群的疑惑,回荡在耳边。

    这时候,荭韵颤抖的娇躯凝视着辰天的背影,喃喃道:“是他,真的是他回来了。”

    “谁?”人们满脸好奇。

    “天府帝国,曾经的传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