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 “第二十二章·意外之战”
    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印度诗人、哲学家和印度民族主义者)

    三月之末,寒意渐散的帝国北方,贝桑松行省的乡村田野已经开始出现点点绿意;树木枝头的嫩叶和农田庄稼的新芽,无一不再昭示着冬天的远去和春天的来临。

    冬去春来的季节变化,是不会因为战争的爆发而停止,同样也不会因为任何人类的意志而发生改变;尚未做好战争准备的白峰,仍没有率军发起对朗香行省的反攻,但战争却已不可避免。

    忍耐了整整数个月的女真骑兵们,终于克制不住他们内心蠢蠢欲动的掠夺**,将他们肆意掠夺的范围由朗香行省慢慢延伸向星月河南岸的贝桑松行省。

    星月河,是一条东西流向的仓罗河支流,宛如一条玉带横在贝桑松行省与朗香行省之间;虽说星月河只是一条仓罗河支流,但河面宽度依旧长达百米,必须通过桥梁才能通行。

    隔开贝桑松行省和朗香行省的星月河上,共有三座大型精铁桥梁和十余座普通木质桥梁;为避免女真骑兵大局南下,十余座普通木质桥梁,早在朗香行省沦陷之初,便已被帝**队摧毁。

    剩下的三座大型精铁桥梁,都是从上古时期沿用至今的魔法桥梁,仅凭帝**队根本无法将其摧毁;就连实力境界为五级火系剑圣的白一和白二,都撼动不了这三座坚固无比的精铁桥梁。

    所以,贝桑松侯爵受命担任贝桑松行省总督之后,便派出了三支规模不大的军队驻扎在这三座桥梁的南岸;白峰率军来到贝桑松行省后,这三座桥梁的驻军又得到了新一轮的加强。

    三千战斗力一般的城防军将士,加上一千五百本就驻扎在桥梁的守军,共同构成了三座精铁桥梁的驻军;用一千五百将士驻守一座桥梁的岸头,这种配置白峰还是比较放心的。

    要知道,这一千五百守军将士的主要职责,不是正面抵挡女真骑兵的大举进攻;而是在女真骑兵大举进攻的时候,一边先守住桥梁岸头,另一边赶紧向后方的主力军团通风报信。

    驻地已经从贝桑松郡城移至星月河以南五十余里处的大军,最多只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便可以火速驰援任何一座遭受攻击的桥梁;这个时间,完全是桥梁守军能够坚守的时间。

    谁都没有想到,意料之外的战斗会爆发的如此之快;正当白峰在第十四军团与路易斯将军商议军情的时候,有六千正白旗骑兵对第二座桥梁发起了猛攻!

    八旗骑兵的基本编制是牛录,每三百八旗骑兵组成一个牛录,设牛录额真亦称佐领;然后五个牛录编组成一个甲喇,设甲喇额真亦称参领;每五个甲喇编组成一个固山,设固山额真亦称都统。

    按照这个编制,满编两万骑兵的正白旗应该有三个固山,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以部落为聚居单位的女真人,习惯了以部落之别来编组军队,八旗中的编制也是如此。

    执掌正白旗的旗主是索尔果贝勒,处理正白旗日常事务的固山额真则是努尔哈赤亲自任命的扈尔汉;换而言之,正白旗的旗主贝勒和固山额真,都只有一人而已。

    旗主贝勒和固山额真之下,便是一个个以部落为单位的正白旗甲喇;浑河部首领索尔果贝勒,既是正白旗的最高掌权者旗主,又是浑河部下属各个部落的效忠对象。

    在正白旗中,真正属于浑河部的骑兵仅有一万左右,另外一万骑兵全部都来自于浑河部的附属部落;他们追随在索尔果身边为浑河部而战,浑河部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给他们足够的战利品。

    资源有限的朗香行省,被镶黄、正红、镶红、正白、镶白五旗掠夺,平均每旗能抢到的财物都不会太多;贪婪的正白旗骑兵们,第一个将他们的掠夺范围,主动延伸向星月河南岸。

    拥有很大自由行动权力的正白旗参领们,经常会聚在一起共同寻找新的掠夺目标;因为一个甲喇的实力太弱,不足以与其他旗竞争,最少需要两到三个甲喇联合起来,才有更强的掠夺竞争力。

    在天龙帝国的朗香行省内,四处掠夺的八旗骑兵们,所需要担心的不是天龙帝国的反击,而是互有矛盾的其他旗骑兵的争夺;这不得不说,确实是天龙帝国的悲哀,也是所有帝**人的耻辱!

    实在找不到什么好的掠夺目标后,四个有过数次合作经验的正白旗参领,一顿大吃大喝后决定联手向富饶的贝桑松行省发动一次掠夺作战,为各自的部落再抢些财物。

    当六千汹涌而至的正白旗骑兵出现在星月河北岸的时候,一直严阵以待的桥梁守军立即做出反应;数名报警骑兵,带着女真骑兵大举来犯的急报,快马加鞭朝大军驻地狂奔而去。

    驻守第二座桥梁的一千五百名将士,则是分成三支作战部队;五百步兵迅速冲上桥梁,以密集阵型堵在桥梁的南端,五百弓箭手分列桥梁两侧,张弓搭箭等待着敌军骑兵的到来。

    充当后备兵力的五百步兵,以备战姿态留在了桥梁南岸;一旦桥梁上的五百步兵被敌军骑兵冲锋击溃,他们的任务是冲上去继续堵住桥梁,直到后方的援军赶上来。

    精通骑射的正白旗骑兵,弓箭射程只有短短八十余米,根本无法在桥梁之外对桥梁上的守军步兵实施箭雨攻击;可冲上桥梁后,正白旗骑兵们的冲锋优势又会失去,这倒是个两难的选择。

    不过,对自己麾下骑兵充满信心的正白旗参领们,可不会认为对岸的区区一千五百名步兵,能够挡得住己方六千骑兵的猛攻;没有丝毫的犹豫,这四位参领就决定对守军发起硬攻。

    来自于四个甲喇的一千二百名正白旗骑兵,以牛录为单位做好进攻准备后,便发起了对桥梁守军步兵的冲锋;有限的桥梁宽度,让进攻的正白旗骑兵,不得不将松散的冲锋阵型变得密集起来。

    第一个牛录的骑兵们刚冲上桥梁,做好齐射准备的五百名守军弓箭手即刻松开了他们拉着弓弦的右手;五百弓箭手的齐射,对阵型密集的骑兵来说,能够造成的伤亡不在少数。

    只是,区区百米左右的距离,这些普通的弓箭手又能齐射出几轮箭雨呢?仅仅两轮箭雨过后,士气高昂的正白旗骑兵就冲进了守军步兵群中,直接将最前排的守军步兵践踏成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