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15 公子宁现
马车上还滴着水,马儿身上也是湿漉漉的,雨水顺着马儿的鬃毛滑落,滴滴答答,显然在雷阵雨停之前,这辆马车就已经出来了。

穿着蓑衣的马夫从马车上跳下,掀开了马车帘子,穿着茶白色锦衣的男子缓步而出。

高大的身材,芝兰玉树,犹如雨后的青竹,坚韧而清新。

听到苏烟染的喊声,楚凤宁转过头望了过来,眸若星光,琥珀色的瞳仁中渐渐染上笑意,嘴角轻扬。

熟悉的面容在三年多的岁月中沉淀,越发的沉稳,而且脱了少年的稚气,看起来越来越有魅力。

可是长得太好看就是一个罪过,这三年多来苏烟染体会到了这个时空中的女子的热情。

参加个庙会,引来无数女子狂扔香包,堆起来都可以开一家荷包香包铺子。

应邀去那个府中坐坐,能引来几位小姐的暗送秋波。

遇上劫匪被山大王看上差点被拉去做了压寨相公。

……

要不是他们自保能力强悍,楚凤宁洁身自好加上她看守严密,不然楚凤宁这样的优质男人早就被一群女人给生吞活剥了去,就算是做个侍妾都是心甘情愿的巴巴望着。

苏烟染觉得她是早早的捡了个大便宜,完全是天上掉馅饼那种不劳而获,虽然当时甚是莫名其妙,成为史上最荒唐的一场赐婚,但是结果就是她轻轻松松在七岁的时候就早早的把名分给定了下来,还是明媒正娶的王妃,只是她是占着茅坑不拉屎那个,但是那又怎么样,楚凤宁都没意见谁敢有意见。

楚凤宁缓步进了客栈,众人不禁将视线往这位容貌出色的公子身上投了投。

“公子宁?”突然有人惊喜的喊道。

江湖上没人不知道公子宁是谁,但是却也没人知道公子宁的身份和真名,只知道他就是公子宁。

天下第一公子,今年百晓生信手排了个江湖美男榜,公子宁位居榜首之位,引得江湖上不少侠女争相一睹其容,但是公子宁行踪不定,居无定所,虽然常年在江湖上游历,但是却是无迹可寻,往往听到一个消息说公子宁出现在某处,下一刻就会说他出现在另一处。

说话的是个中年汉子,大概三十岁左右,身量不算高,有些粗壮,他的声音很响亮,一下子将客栈厅内的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纵然没有见过公子宁,但是响亮的命好还是听到过,。

苏烟染怒瞪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好好的喊什么喊,不就是个公子宁吗?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一个中年大叔难道还哈美男不成?

苏烟染特反感这个,搞得跟追星似的,都怪百晓生那个短命鬼,没事排什么美男榜,还把楚凤宁排在榜首位置,这下好了,今年走哪都能轰动一回,就和现代明星出现粉丝蜂拥而上的场景一般让人想要发狂。

楚凤宁只是云淡风轻的走了进来,对周遭的惊讶或是葱白都置之不理,径自往苏烟染的方向而去。

见桌上是空荡荡的,楚凤宁问道:“染儿,可是在等我回来一起吃晚膳?”

“才不是!”苏烟染哼声道,却是向着楚凤宁张开了手,楚凤宁轻笑,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何其,将晚膳送到房间。”苏烟染吩咐道,在楚凤宁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然后命令道:“小宁子,我们回房!”

然后就只见楚凤宁抱着苏烟染很淡定的望着客栈二楼走上去,对周遭各异的眼神目光毫不在意,仿佛当这些人不存在。

何其郁闷,为什么他就做不到王爷和小王妃这么的淡定呢?而且小王妃,你这不是纯粹在耍着他玩吗?让她在屋里吃,要到楼下吃,占了个位置现在又要回楼上房间吃,这不是纯粹就折腾了他……

何其虽然心中抱怨这么多,但是还是立即吩咐小二将饭菜送到楼上去,还加了几个菜,王爷在这个时间点回来肯定是还没有吃过晚饭,话说他这个侍卫做的容易嘛……

两人走过之处,人们纷纷向着两边退去,自动的让出了一条道。

这下他们更加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天下第一公子公子宁了,江湖盛传,三年前,公子宁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七八岁的漂亮男童,有人说这是他的弟弟,有人说这是他的徒弟,也有人说这是他的娈童……

说法不一,但是公子宁却一直都未曾说明这位小公子是他的什么人,公子宁对这位小公子疼爱有加,此时见之,这个漂亮的小公子不就是十岁左右的年纪,而公子宁对他甚是疼爱,那此人是公子宁已经毫无质疑了。

踏上二楼,楚凤宁轻声道:“染儿等很久了?是不是饿了?”

“别这么自要好,我才不是特意等你,我都已经点了菜了,没有你的份,那什么前辈会没有留你吃山珍海味?”苏烟染哼声道,可是心里却是舒畅的,楚凤宁这是特意赶回来和她一起吃晚饭的。

“留了,但是我没有留下,”楚凤宁缓声说道:“亏得我冒着大雨也得回来和你一起用晚膳,你倒是好,还嫌弃上了,你个小没良心的……”

苏烟染推开了门,“谁小了?你知道的算起来我的年纪都能当你娘了……”

闻言,楚凤宁脸色一黑,他讨厌苏烟染拿出年纪这一点来说,她的灵魂年纪确实是大了,但是她这种说法让他心里别扭。

“在我眼中你就只有十岁,灵魂的年纪不能作数。”楚凤宁将她放在桌边的凳子上坐好。

确实不能算,她只能算是带着记忆重活了一世,她现在可是嫩得很,苏烟染仰起脸,眨了眨眼睛,道:“我是只有十岁啊,你哪里看我像是老太婆了?”

她现在是天山童姥,孩童般的身形,成年的心智,不过她还是会长大,会变老,只是现在还是稚龄期。

楚凤宁不和苏烟染争辩,反正她歪理很多,只要顺着她就好,明明是她自己说年纪大了,但是又不准别人说她老,明明说她自己是个比他还年纪大的人,可是行为什么的又颇是幼稚。

习惯了之后,对她这种表现,楚凤宁不过是一笑置之,将之归为苏烟染的小性子。

客栈是宇文家的,对于楚凤宁自然是有特权的,住的是最好的上房,想要吃什么吩咐一声就是,绝对是优先对待的,没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苏烟染先夹了一只炸鸡腿放到楚凤宁的碗里,“喏,这个奖励给你……还知道回来陪我吃晚饭……”

“谢谢小娘子……”

“你要死啊,外面这么多人,还这么喊,要是被人一不小心听了去让人怀疑了怎么办?”苏烟染喝道,她还想用着这身份混下去呢,要是被人揭穿了去,多没意思,听听江湖人士的对他们关系的各种不靠谱猜测和八卦还是很有意思的。

“他们听不到的,小娘子放心好了……”楚凤宁好笑,给苏烟染夹了菜,“外边有人守着,而且这间房间是独一处的,隔音很好,外边没人靠近又怎么会有人听到?”

“那就好,”苏烟染拿起筷子吃饭,确实是等了很久了,她已经很饿了。

两人用过了晚膳,何其这才进来将楚凤宁回来之前那短短一会儿发生的事告诉给楚凤宁听。

“你说我抢了位置的那个黑不溜秋的酷哥可能是天下第一杀手宣丙?”苏烟染激动,她居然就这样毫无所觉的错过了这样的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小公子,这是杀手,不是花魁,”何其说道:“方才属下都快被吓死了……”

“你不是说你不怕的吗?”

“小公子,属下不怕宣丙杀了属下,但是怕宣丙灭了小公子。”何其郑重的说道。

“果然是忠心耿耿的好属下,”苏烟染感慨道,“但是没事儿,本公子是个明事理的人,要是没几分把握是不会去招惹别人的,何其,你看,我们这不就是没事吗?那什么宣丙不还主动给我们让了座?”

何其:“……”小王妃果然是他不能理解的存在……

“今日我前去拜访的那位吴展前辈他和我所说之事和宣丙有关……”

楚凤宁淡声开口插入两人的对话之中。

“所以说今天这个黑不溜秋的酷哥真得是宣丙?”苏烟染说道,“他来这里杀谁?”

“不知道,染儿,你可以不用这么激动,和宣丙交手不是什么好事……”楚凤宁打消苏烟染的兴味,“宣丙的武功高强,至今和他交过手的除了已死之人外就是重伤生不如死,所以一般人遇上宣丙都是能躲则躲开,不过宣丙除了要杀之人外从不主动出手……”

“哦,那就没什么了啊,他肯定不会被买来杀我,我也不会去攻击他,这样不就是相安无事了?”苏烟染无所谓的摊摊手,感慨道,“人家赚钱吃饭也不容易啊……”

“染儿……”楚凤宁轻声唤了一声,目光看向苏烟染。

“好,我不插嘴,你接着说。”苏烟染拿起着上切成薄片的西瓜,一副乖宝宝状等着楚凤宁继续说。

十日前,吴展在道上收到消息说宣丙将到漠城执行一场刺杀行动,但是对象是谁,却是无人得知,吴展在漠城也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为人义气,但是行事却是霸道,早年也是有些仇家,近几年来才淡了下来,所以此时听闻宣丙要在漠城刺杀,他就提心吊胆起来,生怕自己是那个要被刺杀的人。

“贪生怕死……他未必还够得上宣丙刺杀条件呢?就先给自己抬了身价……”苏烟染嗤声道,“所以我们一进城,他就着急递了请帖过来是想让你去做保镖?”

“确实有这个意思……”

“不做不做,这什么人啊,又不沾亲带故,又没恩没惠的,就要让人给他去送死,想的倒是美,”苏烟染扔下西瓜,站了起来,怒道:“他凭什么让你去做保镖!”

苏烟染真后悔没有跟着楚凤宁一起去吴展的府上,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不先一掌扇了他再说,自己结了仇还要别人给擦屁股,还是他们这种无甚关联的人,怎么好意思的啊……

“你不会答应了吧?”苏烟染眯眼问道,觉得楚凤宁答应这件事的几率应该不大,虽然江湖上对他的评价颇高,但是却不是个管闲事的,那些事迹听起来英勇无比大仁大义尽善尽美的,实则是因为这些事恰好招惹到了他们头上才会顺手给解决的。

比如前年云苍国赤州轰动一时的娈童案,就因为他们不长眼的要抓苏烟染去做娈童,然后很不幸的就被整窝给端掉了,整个赤州的官场重新洗牌,可是谁知道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苏烟染想吃夜宵,大半夜的在外面小摊上吃小馄饨,然后被那些手下看中想要抓了去。

苏烟染是谁?一看几人贼眉鼠眼的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那两下子拙劣的骗小孩子伎俩,在她面前立即就看穿了,想起刚进赤州就听到的传闻,赤州城内常年都丢失童男童女,案子一直悬而不破,赤城旁边靠山,百姓们以为孩子们是外玩耍的时候不幸被野狼什么的叼走了,有着祥林嫂这样的例子,她就随便听听没甚在意,但是见这几个上前,她就觉得事有蹊跷起来。

她让周边的暗卫不要轻举妄动,将计就计的就跟着几个自以为很成功很顺利拐骗到一个质优上乘的娈童,却不知道这是他们走向毁灭的开始。

赤州娈童案整体归纳总结说起来就是一场有官府保驾护航的大型人口走私案件,而被贩卖的孩子的用途就是给有特殊癖好的达官贵人做娈童或者在妓馆里做童妓。

“没有,”看着苏烟染露出严厉的训人表情,楚凤宁拿起桌上的帕子替她擦了擦了沾着西瓜汁的脸颊,“他邀我前去他府上做客几天,我没答应他,为了他和宣丙对上我又不是闲得慌……”

“就是啊,小宁子,我告诉你啊,生命诚宝贵,只有自己的命是最重要的,千万别为了什么义气道义这种事情豁出自己的命,这样不是自私,你说命都丢了,义气道义还值个屁,死后留个好名声,我还不如多活个几十年享受生命,所以啊,什么都能丢,命不能丢,活着就是最好的,而且还是这种恣意的活着……”

生活在现代这个越来越凉薄的社会,好心帮人却能落个惨死的下场,又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生死穿越,苏烟染觉得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活着才是最实在的。

楚凤宁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声,他的眸中是释然的浅笑,是啊,只有活着就是最好的……

而他为了能活着已经经历了付出了太多,而他现在更要好好的活着,为现在恣意的欢乐以及将来他们的幸福而活着……

“这样才对嘛……”苏烟染弯唇得意的笑,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看着楚凤宁。

楚凤宁眼角的余光看着呆愣在那里不知作何反应的何其,淡声开口,“不过按着小娘子这般的理论,怕是这天下没有哪家能有忠心耿耿的侍卫和暗卫了……”

大难临头各自飞,要是侍卫也这种自保的心理,怕是这每国的主子都得三天两头换上一波。

何其立即回神,单膝跪地,面色冷肃,沉声道:“属下誓死效忠王爷,王妃。”

自从进了暗卫营,他的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而是王爷的,王爷让他生就是生,让他死就是死,这是成为一名合格的暗卫的宣誓,誓死效忠王爷是誓词。

第一次听闻这般的理论,小王妃的话语颇是触动他,但是他却是不能做到那样,主子就是主子。

“何其,起来吧,”楚凤宁说道,“下去休息吧……”

“是,王爷。”何其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苏烟染拿起一块西瓜递给楚凤宁,看着外面漆黑的天色,说道:“我想,宣丙要杀谁可能今晚就有结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