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21 萝莉诱人
苏烟染絮絮叨叨的说着,简短的讲了江淮八艳的事儿,还给楚凤宁科普一下性病的可能性以及危险性。

要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畅所欲言的人,真得挺难受的,就算只有一个也好,而且楚凤宁绝对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虽然对她说的现代好奇,但是他不会追根究底,初听是有惊讶,但是很快就释然,对科技发达的现代没有憧憬。

能做到这样的人,苏烟染倒是觉得奇怪了,问他难道觉得不可思议吗?他仍是淡淡的回答,“当然不可思议,但是想想也就没那么的吃惊了,对那个世界再有所好奇能怎么样?反正他去不了。”

对啊,她回不去了,都已经十年过去了,对于现代的一切只能缅怀着,只是一个少年却能坐到如此的豁达,不能说是老僧入定,但是这心境是在是太平静了……

楚凤宁难道是因为和渡苦那个和尚处的时间多了,被点化了,所以清心寡欲了?

那这样子,他不近女色倒是可以解释了……只是他对她又是一口一个认真的唤着小娘子……

没多一会儿,马车在宇文弦的别庄停了下来。

宇文别庄的管事是凤鸣山庄带过来的,是宇文弦的心腹,此时见到楚凤宁提前到来了,有些吃惊,立即相迎了进去,好在他们早早的就将房间收拾好了。

“宁公子,还以为你要过两日才到,”管事说道:“我们家少爷出去了,我这就派人去将他请回来。”

管事说着就要叫过一旁的小厮让他去将宇文弦请回来回来,但是苏烟染却是出声阻止了。

“不用了,别打扰了你们家少爷的雅兴,既然都来了,不差这么会儿时间。”

她可不想中途打断宇文弦的好事,况且这事要是打断也是极其的不好滴……看她是多么的好心为他做打算。

管事面色为难的看向楚凤宁,他虽知道苏烟染很是有身份,公子宁很是看中,但是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孩子,这事还是得听公子宁的。

楚凤宁淡声道:“听染儿的,不用让人去找宇文弦了,方才在街上我已经见过他了……”

管事一听楚凤宁在路上见过宇文弦了,只当两人必是打过招呼了,也就作了罢。

“公子,可是吃过晚膳了?我这就带公子前去厢房,还需要些什么,尽管吩咐属下。”管事热切的说道,在前方引路。

“还未吃过,准备几个平川城的特色菜,还有热水,我们先洗洗风尘。”

“是,属下这就让人去备下,一会儿就给公子送过去。”

苏烟染泡在热水桶里蒸的满头是汗,小小的身子,沉浸在水里,脸蛋红扑扑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头发湿漉漉的披散在身后,掬起一捧水泼在脸上,拍了拍,往后一躺,靠在了桶沿上,舒服的吐了口气,现在是终于安定下来了。

又坐了好久的马车,身子骨都要散架了,终于是到了目的地,有了着地感,整个人还觉得晃悠悠的,可以歇一歇了,看一场精彩的比赛。

武林大会耶,好让人热血沸腾,沿路走来已经见到不少武林中人了,她只能用五花八门来形容了,应该比现代的那种比赛有看头多了,兵器多了,武功多了,当然人也多了……最主要的是比赛规则没那么死了……

她这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心愿了,原本就是打算离开相府之后闯荡江湖的,一场出嫁就将她原本要几年之后才能实行的计划给提了前,还免费抱了一个大土豪,她的运道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想到楚凤宁,苏烟染的眼眸黯淡了许,他们真能这样一直下去吗?

门被敲响叩叩声,“染儿,好了没?”

楚凤宁淡淡的声音传来,苏烟染微微扬起唇,“好了,小宁子,你进来。”

想那么多做什么,都已经这样过了快十一年了,有什么好担心的,没事就会乱想的毛病真得应该改一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

都是这穿越惹的祸,弄得她如此多愁善感的……他妈的是谁将这本破书放到她的书房里的,搞得她穿越了不说,还是本破书的世界,还有个开满金手指的女主,这不是就是给她添堵的吗?

远在九重天上的琉素自是听不到苏烟染此时的心声,她接过司命递过来的酒杯,还没喝就打了个酒嗝,眼神迷离,脸上露出了憨笑,她的酒量很浅,才喝了没几杯就已经受不聊了,这要怎么将司命拖住啊……

流苏悄眼看了一眼身旁的黑衣男子,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去,“阎君,你喝,你难得上来一次,这天庭琼浆玉露你可是很难喝到的,小仙就将这酒让与你了。”

琉素笑的眉眼弯弯,因为喝了酒,漂亮白皙的脸蛋上浮起两抹红晕,此时的模样看起来比这酒还要醉人,只是她自己一味的憨笑,即使被称为阎君的黑衣男子冷飕飕的眸子瞪了一下,她也没有收回手去。

她不是怕他吗?怎么这会子不怕了?阎君咬牙说道:“那就多谢仙子的美意了……”

闻言,琉素立即将手中的酒杯递到了阎君的手里,转过了头,暗自抚了抚心口,哎呀,阎君真得是太可怕了,好冰冷啊,怪不得是从地狱来的,虽然长得很是好看,可是还是太可怕了,她是怎么和他相识的?

琉素有些记忆不起来,好像是通过芷蘅认识的,可是两人交集多起来的时候竟然是因为芷蘅出了事……

她宁愿不是这样,天上一个时辰,地上一年,不知道这几年芷蘅怎么样了?不知道这个身份是不是可以让她得到些庇佑,好好的长大……

唉,芷蘅怎么又是个傻子呢?她怎么会变傻呢?她现在还是不是傻子?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她好想要打开水镜看看芷蘅现在怎么样了,按照凡间算算也有十岁了吧,一定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娃……

琉素悄眼瞄了一眼对面抿着酒杯,一手撑着腮,歪倚着身子很没有形象坐着的红衣女子,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棋盘,思考着下一步路该怎么走……她突然想到难道只要将司命拖住就好吗?

好烦啊,芷蘅啊,你怎么不在啊,她脑子不好使啊,最讨厌想这么多事情啊……

同样,早就没有了芷蘅记忆轮回了十几世此时的苏烟染也是听不到琉素的心声。

楚凤宁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脸颊红润,水珠滑落的小脸蛋,小小的身子坐在浴桶里,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怎么看都还很小,她经常抱怨自己长的太慢,可是却老是哼一首名为“不想长大”的歌儿。

“小宁子,帮我把衣服拿过来,我忘拿了……”苏烟染抬出胳膊一指床的方向,她把她的包袱往那里一扔,不一会儿热水就送过来了,她连衣服都忘了拿就迫不及待的脱衣服进了浴桶,洗去一身的黏兹兹。

泡的太舒服了,刚才想要起身的时候才想起没拿衣服。

纤瘦的小胳膊上滴着水,手臂到肩膀处都泛着粉红,是在热水里泡过的缘故,楚凤宁看了看床上还没打开的包袱,“要是我没来,你要怎么办?是不是不打算从浴桶里出来了?你的皮都要泡皱了……”

“你会不来吗?”苏烟染昂起头,得意的笑,“你这不是来了吗?”

她知道她长时间不从房间出来,楚凤宁肯定是会过来找她的,而这不过没多大会儿的时间,他就已经来了,所以她怎么可能一直泡在浴桶里,而且她也可以光着身子从里面出来啊,反正又没人看,只是会弄得一地都是水。

楚凤宁宠溺一笑,“你倒是吃准我了……”

然后认命的走到了床边去拿包袱,身后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他从包袱里拿出一套衣裙,回头,目光一紧,整个人都怔愣了。

浴桶里,漂亮的小小少女亭亭而立,白皙的皮肤犹如上好的羊脂玉那般奶白,黑色的长发湿漉漉的从圆润的肩头滑落,顺直而下,从两侧绕在胸前,遮住了毫无隆起的两点朱点,露出了平坦的小肚子,戛然而止在她小小的肚脐眼处,以下被浴桶遮掩住了。

小小少女的双眸晶亮,眼角上扬,带着浅浅的笑容,竟然有几分妖娆的媚色,拨弄人的心弦。

小小少女唇角的弧度勾的越来越起,漆黑的眼眸中流动着狡黠。

苏烟染扭了扭腰,手指绕着一侧的长发,甜甜的笑着,“夫君……我美不美……”

娇嗲嗲仿佛能掐出水来的声音,有些童音的软糯,荡漾和,绝对比妓院女子的那般声音来得更勾人……

楚凤宁虽然和苏烟染同床共枕很久,但是她也没在他面前这般袒胸露乳过,虽然她也没胸没乳可露,就算是在炎热的夏天,她会穿着她露胳膊露腿的新式睡衣说是比较凉快,他也能适应她这种开放,可是这般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还是没有过的事情。

虽然她还小,身子还没有变化,但是此时这样的她却是有着风情,有些诱惑。

楚凤宁不否认,他被震撼到了,琥珀色的瞳仁闪动着异彩。

------题外话------

尘今天很倒霉很倒霉,很点背很点背~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