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02 失忆故人
吃过点心,苏烟染靠在床头看着书,突听一阵脚步声,她眼皮抬了抬。

在水中欢快欺负小海龟的晏霖听到声音,立即从水中钻了出来,就要盘上苏烟染的手臂,但是却被兜头一块白色帕子给兜住了。

“擦擦干,一身的水,脏死了。”苏烟染没有动唇,而是在脑海中和晏霖说道。

她真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进入了玄幻小说的世界,这不就是灵宠和主人之间的沟通吗?

晏霖哼哼着,在手帕上打了几个滚,赤金色的细长身子拧巴了好几下,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嗖的一声钻进了苏烟染的袖子里,在她小手臂上盘了三道。

手臂上一阵凉意,苏烟染一个哆嗦,“你就不能把身子捂热了再来,幸好现在不是冬天,不然非得把我冻死。”

“没关系,你这么热一会儿就能把我给捂热了。”晏霖洋洋得意,在苏烟染的手臂上游走了一圈,定在了那里不动了。

苏烟染放下了书,沉声道:“进来。”

房间的门被从外向里推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她就知道是他。

来人看到斜靠在床框上的红色人影,长发仅用一只红珊瑚簪子松松垮垮的上盘着一部分,其余的头发自然垂落到胸前,纤长的手指压在一本书上。

从脸颊侧滑落的长发越发衬的她白皙妍丽的脸庞小的犹如巴掌一般大小,那双眼黑沉黑沉的发亮,此时微微阖目,并未将目光定在他身上。

明明姿态慵懒,可是自有一股威势,让人不容小觑,他也不敢小觑,这几年她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长大,可是他却是发现他对她的了解少之又少。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她就在眼前,什么都展示在他的面前,可是就是看不透,从她只是一个小女娃的时候他就看不透,是他太愚蠢了吗?

他的眼帘垂了垂,目光黯然,缓步走过去,如果他没有失忆是不是就会想通很多事?就不会这样的迷惑了。

他到底是谁?之前他是不是真得不认识她?

苏烟染撇了撇唇,看着在桌子旁站定的俊秀男子,青绿色的长衫,衣襟衣摆处绣着云纹,看起来犹如青竹一般挺拔,但是俊秀的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看起来很是沉稳。

每次看到他,苏烟染的心里落差就很大,什么叫做差别待遇?什么叫做运气好到爆表?

她和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但是她是那个倒霉蛋,龙廷轲是运气好到爆表的那个。

想想都悲哀,她在海里漂了半个多月才到了东蓬岛,磕磕绊绊的被人给救了回去,可是倒好,在她终于喝上一碗热汤的时候,冷不然的看到龙廷轲人模人样的出现在她面前,可是一开口就问她他是谁。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算是熟人的龙廷轲,只回了句不认识,她对他知之甚少,后来了解情况的时候,她非常想把晏霖给一脖子给掐死。

龙廷轲比她早来了十几天,也就是说当时晏霖一击之下,他没两日就被海水冲到了东蓬岛之上,真是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了,昏迷一下醒来就到了世外桃源,哪里像她一样近距离和鲨鱼亲密接触,被海水泡的差点成浮尸,失忆神马的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现在还真得出现了一条真龙,难道蛟子国的皇室还真得是什么龙的后代,所以才会在海中如此优待?

这种问题是肯定想不出结果的,她不多想,作为外来人群,他们两人自是被安排到了一处,也许是同病相怜,亦或者失忆的影响,龙廷轲这人对她是颇多照顾,后来的事情证明虽然龙廷轲失忆了,但是作为皇子该有的能力和手段一点可没少。

“小染,你这样头要被磕疼了,有软榻不躺,就靠在硬板子上。”龙廷轲脸色稍缓,关怀的说道。

“就靠一下看会儿书,”苏烟染坐直了身体,笑眯眯的说道:“莱哥,你怎么也和水萝一般啰嗦了。”

龙廷轲失忆了,自是不记得原来的名字,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辨别的物件,被救他的人取了个新名字叫水冲,被海水冲过来的意思,真是一个形象的好名字。

当然龙廷轲只是失忆了,并不是个真的脑残,在初时的迷茫期一过,他立时对这样一个名字表达了不满,这名字实在是太掉价了呀。

这就和当初她对阿珠这个名字也是接受无能一般,更何况龙廷轲此人有高大上的名字,还有个高大上的皇子身份,对这种名字会接受就真得奇怪了,起码她是听到一次想要笑一次。

东蓬岛山的岛名都以水为姓,龙廷轲给自己取名水东莱,其实她很想说这个名字也没好到哪里去呀,还紫气东来被,而且每每看到这三字写在册子上她都会看成是“水东菜”。

莱和菜实在是太像了,尤其是书写者还写的一手好行书,莱莱菜菜,傻傻分不清楚。

这些都是前尘往事了……

“我好心关心你,你倒是竟然埋怨起我了,还将我和水萝相提并论。”

龙廷轲在桌边坐定,目光炯炯的望着苏烟染,盯着她笑的明媚的脸庞,想要看出些不一样的东西来,但是却是徒然的。

两人虽然以兄妹相称,但是关系并不亲厚,龙廷轲觉得很是挫折,像他一般的大好青年,虽然失忆了,但是也是年轻有为的,这东蓬岛上对他表达好感的女子是多如牛毛,颇受欢迎,但是就这个苏烟染一点都不识货。

“水萝怎么了?莱哥你是看不起水萝?我这就去和她说道,小心你的食物……”苏烟染坏笑道。

和一众皇族一般,龙廷轲骨子里的等级观念是深深的刻进去的,就算是失忆,也一点不妨碍他高高在上之姿,但是因为处境不明和救命之恩,他也没有将这份高傲发挥的淋漓尽致。

“别,我怕了你了……我哪敢看不起水萝,就算看不起我自己,我也不敢看不起水萝大侍女长呀……”龙廷轲立即阻止,水萝是唯她命是从,只要她说的,不管是会得罪什么人亦或者会给自己招来什么麻烦,她都是按部就班,真得是没有比她更加听话的仆从了。

如果苏烟染说不给他饭吃,在这船上他别想找到一星半点的食物。

“人为食亡呀……”苏烟染站起身,在龙廷轲对面的桌上坐下,“要喝茶吗?水萝刚送来的新茶。”可别指望她给他端茶送水。

相处了这么久,她的有些性子还是摸的清的,要让她给他端茶送水那是做梦,能被这样的也就是一人而已,更何况他哪能让她给沏茶,被水萝看到了,他有得被唠叨个没完,他以前的人生是不是也是如此的悲催?

龙廷轲倒了杯茶先递到了苏烟染的面前,苏烟染道了声谢,他才给自己倒了杯水,茶温恰好,不烫不凉。

“莱哥,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我要见你一面还非得找个事的托了吗?想当初咱们也算是难兄难妹的,住在一处……”

“莱哥,你说水萝啰嗦,你难道就没觉得还有人比她啰嗦?”貌似之前见到龙廷轲没看出他有话唠的本质啊,是当时没有发挥出来,还是失忆之后开发的新技能?要不在开头阻止他的话,他可以唠唠叨叨的从初开始说道现在,一件件事的粗略数过来,让她恨不得将他给甩到海里去。

龙廷轲一噎,“谁啊?你是想说为兄吗?小染我只是说了你两句,就惹你嫌了?摆起架子了?”

得了,对于话痨这一点上,龙廷轲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的,他是死也不会承认他有啰嗦这个毛病的。

“怎敢啊,莱哥,小妹错了还不成,莱哥找小妹聊天,我感到非常之荣幸。”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啊,她不想听些可有可无的罗里吧嗦的废话呀,反正真把他给弄死了,蛟子国的人也不会找他报仇。

在那样的狂风暴雨中落海,有几人相信他们还是生还着?还好端端的活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岛上?她甚至不敢去想那天最坏的结果。

她要相信她还活着,小宁子他们一定也好好的活着,他们找不到她,她就回去找他们,可是六年的时间,一切可还如旧?

“烟染,虚伪。”晏霖如是说道,这个对他来说犹如蝼蚁一般的凡人真的是令龙都觉得汗颜呀。

“闭嘴,再说话就把你炖汤喝了,龙肉汤大补。”

苏烟染心情不好,因为她害怕呀,原本以为她只是过客的世界却在四年的时间内有了深深的眷恋,但是六年比四年的时间长,她是不是已经湮没在他们的记忆里了。

晏霖打了和哆嗦,耷拉着小脑袋,枕在苏烟染的手臂之上,好凶凶,他要找姐姐,姐姐,你一定要保护晏霖……可是姐姐你在哪里?

没了灵力,只有作为龙的本能飞行技能,他要到哪处去找姐姐?就算是姐姐就在他的身边,他都不能感知到啊,想到这里,晏霖也觉得悲哀了,叹了口气,吹的苏烟染的袖子一阵涟漪。

龙廷轲诧异的看着苏烟染突然鼓了一下的袖子,船舱里没有风,她也没见动,这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