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12 失眠之症
宇文筝的身体虽然恢复的很是不错,但是受不了长时间的舟车劳顿,所以队伍行的缓慢而悠闲,白天赶路,晚上就找好客栈歇下,因为队伍的庞大,所以每一次都要包上一整间客栈。

宇文弦看了看他们轻装简出总共不过七个人,但是再看看苏烟染另一边浩浩荡荡,为什么每一次掏钱的都是他?

几次下来,苏烟染自是看出了宇文弦心疼的眼神,心疼银子,他那点性子她还是了解的,初时会非常大方,但是时间一长或是超出了他的预估,他就不满起来,当然一般人不会探到他的这个底线,但是好巧不巧,喜欢探他底线的人正是她,看他对着她这个“陌生人”能忍耐到何时……

“小染,宇文公子一路对我们颇多照顾,他已经帮了我们,我们不能一味的让他来承担我们的开销,我们又不缺银子,接下来就由我们来负担开支。”

龙廷轲开口道,一路上都由宇文公子来买账,不管什么花费都是来自宇文公子,这让他有种小白脸的感觉,他们又不是没钱,为什么要花其余人的钱,像是吃软饭的似的,他怎么可能是个要被人接济的人。

苏烟染用看怪胎的目光看着龙廷轲,“莱哥,你脑子真没问题?”难道不是应该本着亏别人不亏自己的精神来享受宇文弦提供的付出吗?

“……小染!”龙廷轲瞪了眼苏烟染,“失忆算不算问题?”

“果然脑子有问题!”苏烟染点头,很是认真的应道,问他脑子有没有问题,他说失忆,诚然脑子是有问题,果然脑子真的有问题了。

“……”龙廷轲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他觉得宇文公子对他的同情他还真是需要,不过他也同情宇文公子,他也被苏烟染刺激的够呛,近段时间尤胜,而他越发肯定一点,她是没有心的。

龙廷轲觉得和苏烟染无法沟通了,甩袖起身,直奔门外,却听到背后苏烟染嚷嚷着道:“能省则省呀,你可别犯傻,花钱我心疼,花别人的钱让别人肉痛去……”

龙廷轲的脸色变得极其的不好,抽动着嘴角看着在左前方站住脚的宇文弦,对方的神情可以说是只比被雷电劈过稍微好那么一点。

他应该都听到了吧?他有种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不相信苏烟染会不知道门外有人走近,所以她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说这样的话出来的。有没有搞错,这么明目张胆的说“我就是要花你的钱让你肉痛”,这难道不是裸的挑衅吗?

苏烟染挑着眉,看着龙廷轲僵掉不动的背影,然后转眸看着门框上倒映出来的黑色剪影。

“真是不禁逗……”苏烟染在脑海中说道。

“是你逗的太过分了,我猜他们现在非常想要揍扁你。”

晏霖懒洋洋的说道,最近的日子过的太舒坦了,以前出海他每晚还要飞上一飞,但是现在他的日常生活除了吸灵气就是睡觉玩小海龟,连吃饭的权利都剥夺了,而且现在连灵气都能足不出户的感知,他是更加不需要动了,所以他最多的时间就是无聊的用来睡觉。

“我现在很想揍你!别给我一天到晚的睡,长多了肉就给你割掉。”

晏霖小小的龙头噌噌了苏烟染的手臂,讨好的说道:“你不会……”对付苏烟染就该来这套软乎的,反正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到时候你看我会不会。”和晏霖说完这句话,她对着龙廷轲的背影低吼,“你要不要出去,站在门口当门童也要跨出去两步再当。”

宇文弦默默的掬一把泪,这是他见过花别人银子花的最理所当然而且义正言辞的人,而且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看着被呵斥的龙廷轲,难兄难弟啊,这真是脾气一来,管你是谁都要被烧上一把,连哥哥都不例外,只是以他最近的观察,两人怎么看都不像一对兄妹,不管是从长相上,还是从脾性上,还是从相处模式上,感觉像是主子和下属,但是这位水东莱又不像是水萝一般的下属,好像还是有点主子的样子……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龙廷轲对宇文弦扯了扯嘴,表示抱歉和让他节哀,苏烟染的决定他是没法改变的,他怎么会活的这么窝囊?一点做主的权利都没有……

龙廷轲走了,苏烟染眯眼看着还呆站着没有离开的宇文弦,“宇文公子要不要进来坐坐?”

“水姑娘,话不可以这么说,带你们一道回云苍本就是在下应承下来的,而这笔费用是回报姑娘救家姐一命的恩情,”宇文弦跨进来,正了正脸色说道,“虽然在下家中有些财产,但是支出的数额大了,心痛那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赚钱不容易。”

宇文弦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番,不然倒是要落下一个小气鬼给名声了,只是他可以肯定他在她的信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形象,总觉得她不知何故故意针对他,非常想让他不痛快。

“宇文公子家里肯定是家大业大,用的药材都比平常好上三分,所以这点小钱你不需放在心上。”苏烟染倒了杯茶推到宇文弦面前。

宇文弦对苏烟染戒慎三分,只是到了声谢,却是不打算碰这杯茶的。

“宇文公子怕我下毒?”苏烟染挑眉,她都露了这么多破绽给他了,对他可是如以前一般,他倒是眼拙的可以,还是说六年的时间已经完全抹杀掉了她的存在?

“没有,只是方才在家姐那里已经饮过,夜间喝太多的水不好。”

“也就多跑几趟茅厕的问题,”苏烟染一拂袖,茶水就尽数倒砸了地上,杯子收回,随意道:“宇文公子的失眠之症要不要我给你治治?”

宇文弦一惊,“你怎么知道……”不过随即闭了嘴,宇文筝的病群医无策,但是她却治好了,她的医术有多高已经用了事实说话,能看出他有失眠之症一点都不为过。

失眠,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少有安睡,夜半总能惊醒,他从来没想过他竟是如此的胆小,竟是将这件事情当成了永久的噩梦,但是到底不是他的胆小,他的梦中惊扰的不是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海浪翻滚,而是那个坠入海中的身影。

小小的身影落入广阔大海,那个总是用一种不属于孩童的目光看着他,总是喜欢用言语刺激他看他跳脚难堪的女童,被吞噬进海水之中。

梦境的结尾都是那一具从海中浮起的苍白尸体,她转过头,睁着眼睛,死不瞑目,仿佛来自地狱的冰凉嗓音,“是你害死了我……”

是啊,要不是他恳求小师叔和苏烟染两人留下来一起陪他上船参加祭祀活动,他们就会早早的回了别院,接下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小师叔也不会……这么的疯狂……

他从这位水姑娘的身上看到了苏烟染的影子,毒舌而嚣张,话里带着刺可是却并不全是恶意,三姐和他说了刺激她想要活下去给了她求生意志的正是她的一番讽刺的话……

他也曾侥幸的怀疑过她是那一位,只是可能吗?不管是谁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也许最初的时候还认为是有可能的,但是六年的时间都过了,寻了六年,找了六年,还有生还希望吗?

小师叔不愿相信,也从不相信,所以他疯了……

她比苏烟染更加的嚣张,更加的张扬,而偶尔流露出的气势过于凌厉,似是一方霸主,竟是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也许苏烟染没有死,或许现在的她也会是如此吧,但是没有也许。

可能是因为这一分相像,所以他才会对她诸多忍让吧,不然即使她是三姐的救命恩人,即使他有所求,宇文弦也不可能被人欺负如斯。

身为第一首富,没点魄力,如何管理偌大家业,如何撑起一个家族,在乱世之中还能求得安存。

宇文弦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恍然而沉闷,只丢下一句,“不用。”

苏烟染低眸看着杯中水,一愣,随即抬起头来看着宇文弦,看他是不是在说笑话,但是他此时的面容是她重逢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正经模样。

“有病不治,你想早死,还是想让你家娘子给你守活寡?”

失眠症并不算是什么疑难杂症,但是难就难在难以根治,只能开凝气安神的药和安神香来助眠,一段时间也能减轻症状。

他以前没有失眠症,她不清楚他的失眠症是何时所得,因何而起,不过失眠症多与心理问题挂钩,如果真是心理问题造成的失眠症,那就得做心理辅导,这个有难度,她现在也就是个中医,还没有心理医师上岗培训……

“我尚未娶亲,这事无需担忧,不劳水姑娘费心了。”宇文弦的态度变得冷淡,不想和外人多说此事。

“你都二十四了,还没成亲?”苏烟染诧然惊声道。

“你怎么知道我二十四?”宇文弦的目光倏然变得凌厉,望着苏烟染,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几岁,而他的这张脸往往让人错以为他不过十七八岁。因为

------题外话------

尘说声抱歉,时断时更的,没有个准点的,颇是不负责任来着,但是有时候也无奈,尘会努力更新的~望谅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