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42 镇谷之宝
“好了好了,停吧停吧……”师祖最后无奈的摆手。

医仙谷一众听了大大的松了口气,立即就住手退到了一旁,以后他们再也不围观这种热闹了,真是给自己找罪受。

苏烟染整了整衣裙,楚凤宁走到她身边,伸手理了理她因为打斗而乱了的头发,扶正了簪子。

“我的武功有没有精进?”苏烟染浅笑问道。

修长的手指扫过她的眉骨,将几根青丝掠到了她的耳后,“恩,更厉害了,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苏烟染问道:“这几年你是不是偷懒了?”

“那倒是没有,只是不算勤奋,时间都用来想染儿了……”楚凤宁轻笑说道。

苏烟染对着楚凤宁的胸口一锤,“切,少肉麻哦……我不是和你说过,武功什么的可是保命的最佳手段,要是你身陷危难,我可是不回去就你的……”

“如果真有这样的时候,染儿就先逃,不用管我……你活着就好。”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夫妻有难各自飞的人吗?”苏烟染不满,嘟起嘴,质问。

可是刚刚说不出手相救的是她,所以女人啊都是无理取闹,

“不是,但是我希望你是……”楚凤宁还要说下去,可是唇却被苏烟染堵住了。

当然是用手,她还没忘记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还没有当众上演吻戏的癖好,轻轻的却是郑重的说道:“不会!”

“咳咳……”师祖老人家咳嗽起来,提示自己的存在,这丫头也太目无尊长了,竟然只顾着和情郎,就将他这个师伯忘到了脑后。

虽然他是没有她情郎长得那般的丰神俊朗,那不是他老了,他年轻的时候好说也是江湖上一俊哥儿,有不少女人争着抢着给他做媳妇的,唉,时光匆匆,他现在只剩下一张皱巴巴的老皮了……

苏烟染嗔怪的看了眼楚凤宁,然后转身,丝毫不见窘迫的对着板下脸来故作凶恶的师祖,“师伯,现在可满意了?”

师祖怒瞪了一眼苏烟染,然后转过了肥肥胖胖的身体,“跟我进来!”这个丫头比他的所有徒弟和徒孙都来的讨厌。

师祖跨进门槛,突然想起了很忙,转身,大吼,“只许你一个来!其余人都给我滚蛋!”

宋承逸捂着脱臼了的肩膀子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宋承杰看出了他的异样,过来扶着他,宋承逸感慨,还算是有点良心的,没有只顾着看美人儿。

苏烟染走进了师祖的房间,一挥手,将门给关上了。

师祖已经把外衣穿上了,只是头发还是乱糟糟的没有打理,他就顶着这样一个鸡窝头,盘腿坐在了上方的位置上,看起来颇有几分得到高人的模样。

苏烟染挺惊奇这么肥胖的大腿竟然也能盘腿,师伯她果然是高人。

“哼,他倒是会收徒弟,一大把年纪了,收了个都差不多能做曾孙女的女娃子做徒弟,说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不会真是他曾孙女吧?一来还给我来个下马威,这些年他都死哪里去了?没有在海里给淹死,我早已为他是命丧九泉了,去做了真正的阎王,连牌位都给他立了,和众位师弟放在一起……现在看来我是多此一举了……既然没死,怎么不回来!虽然他是该被千刀万剐,只要他回来,我也会既往不咎的,最多也就在万毒窟里反省上个把年……”

师祖一开口,唠唠叨叨的一个人自顾自的说起来,一边说,表情丰富,动作不断,拍起了桌子。

苏烟染低下头,不去看师祖越说越激动唾沫横飞的模样,还好她站的比较远,不在他的喷射范围内,不然都得那把伞撑着了,他现在完全可以理解宋承逸这个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么就成个话唠,这是被耳濡目染的被熏陶的。

万毒窟反省个把年要有命在可是比较玄的,师傅果然是了解师伯,竟然他对他的惩罚都想出来了。

“师傅他不是不想回来,而是回不来。”苏烟染适时的开口,为活阎王师傅辩解一二,一开始师傅他确实是回不来,流落到东蓬岛,他找不到回来的路,而且能造的船只不足以支撑远程航行,尝试过几次他就死了心,但是现在他是不想回来了,觉得东蓬岛甚好,是养老的好地方,将心结的事托给了她之后他爽歪歪的颐养天年了。

“怎么回不来?你都能来,他怎么就回不来……”师祖吼着,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立即哭丧着脸,“师弟啊,他还是死了呀,他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能教出你这么一个徒弟应该也不会死的太早……骨灰呢?正好灵牌衣冠冢都是现成的,我给他安进去就好了……”

“……”苏烟染不知道该不该解释师傅没死只是不想回来而且现在又是回不来的事情,想想反正师傅在东蓬岛上也回不来了,师祖这么认为倒也是没错,也省的解释起来诸多麻烦,东蓬岛她还是采取保密措施。

这样想着,苏烟染立时答道:“骨灰洒海里了……”

“呃……那就算了……”师祖听了之后,也没有多大的反应了,一个早就以为死了但是突然活过来听说还是死了,他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生老病死他经历多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都经历过,这个早就看淡了。

“他人死了,那东西呢?你是不是学会了易髓针?宇文家那位小姐的病是不是就是用易髓针治好的,”师祖的眼睛立时精光矍铄的注视着苏烟染,“刚才观你的武功,我那不肖徒孙显然是不能拿你怎么样,你是自愿过来的吧?”

人老都能成精,虽然这白白胖胖的师伯看起来是让人不会当回事,但是说起事来可是正经的。

“师伯明鉴,正是如此,此次前来,晚辈特来归还医仙谷镇谷之宝易髓针谱。”

苏烟染从袖中掏出一卷羊皮纸,双手托起,上前一步呈在师祖的面前。

师傅在四十年前偷走医仙谷的镇谷之宝易髓针想要救自己的恋人,可是当他赶到之时,恋人已经香消玉殒,悲痛之余,听闻有人要出海寻找仙岛神药,他激动之余带着恋人的尸体一起出海,那是很大的一批人,有江湖侠士,有富商。

他们在海上漂泊了一年多之后,他们遇到了海啸,他们被风浪卷到了东蓬岛,只是东蓬岛却不是什么仙岛,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岛,而师傅的恋人也被冲散了,不知所踪。

但是东蓬岛之上却是财富丰富,贪婪的同行人仗着武功高强,进行了历史书上提到的侵略殖民,东蓬岛上的居民都是普通的百姓,民风极其的淳朴,不及他们这些人的阴险狡诈,虽然他们没有多少人,但是却很快将东蓬岛给沦陷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师傅和另外两人就不赞同这种做法,但是势单力微,而他沉浸在恋人尸身不再的沉痛悲哀中,而且武功平平,只能庇护自己还有小部分的人。

当年她到东蓬岛的时候,被侵略殖民三十几年的东蓬岛已经成了一个国家体制,当初的那些人成了这里的土皇帝,对东蓬岛原着居民进行奴役。

弱肉强食,这种事情是不分时空不分地域的。

那时候十一岁的苏烟染人虽然长的小,但是却是绝对的美人胚子,极其的漂亮,这样一个外乡人很快就被人给发现了,上头的人已经繁衍了一代又一代,而且因为有了不良风气的熏陶,部分的东蓬岛人也不再淳朴,她所在的小村落就有人看中她,想要将她贡献上去以换取实惠。

她当时重伤刚刚痊愈,但是对付个把个小人还是能够的,只是刚应付完这一波,她被上头的人发现了,土皇帝的子孙想要争夺她,她为了不连累村庄里的人,被当成献祭品一样被献祭了出去。

但是她不是束手就擒的人,一边被送走的途中,她也在渐渐的养精蓄锐,同行的还有一个被土公主看中的龙廷轲,两人一合计之后,就开始了反殖民反侵略的行动。

苏烟染和龙廷轲联手刺杀高层,然后联系盟友,扩充势力,一场浩浩荡荡的革命斗争由此展开,一年的时间,推翻了殖民统治,而她在此之后被拥立为皇,对东蓬岛进行了一番改革。

苏烟染真没想过她也有一次做革命英雄的壮举,还成了一代女皇,想起那段时间真的是热血澎湃,之后她就跟着活阎王学起了医术,并进行造船大业为她出海回归做准备。

师祖看着那一卷小小的羊皮卷,目光不禁有些闪亮,显得激动,他颤抖着伸出胖胖的手。

“四十年,四十年了……易髓针谱,镇谷之宝终于是回来了……好,好……”

师祖的声音也在颤抖,他接过那一卷薄薄的羊皮纸,颤抖的抚摸。

作为镇谷之宝,易髓针谱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就能将人救活,易髓易髓,意思即脱胎换骨,丢失镇谷之宝,所以医仙谷会越来越沉寂,宁愿得个恶名,也不要毁了医仙谷的名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