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43 炮轰来袭
宇文筝的病症正是她使用了易髓针,不然以她快病入膏肓形如枯槁的模样,她也没把握将她救回来,替她脱胎换骨,加以药浴让她能够活过来。

针灸之术的博大精深,她真正的体会到了,易髓针比现代的针灸之术神奇的不是一点两点,简直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不过也正是有这样一套针法,她才能挽救了遗憾。

她比师傅幸运多了,重视的人已然香消玉殒,而她时机恰好。

苏烟染在被宋承逸“绑架”来的一路上想了不少,想来想去也就这样一个可疑的地方,能够引起医仙谷足够的关注度,而且宋承逸提到了师祖想要见她,而他并不知道。

老不死的师傅也真是的,偷了一谷之宝就逃之夭夭了,还带着易髓针谱飘洋过了海,要是她没有流落到东蓬岛的话,易髓针谱就只有流落在外的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送回来。

当然也许那些土皇帝家族再摸索个几十年,就能造出大船,带着满载的财富回来,不过以她看到的那个程度,难啊……

师傅是撒手不管了,将东西给她带回来交差也不怕她把命交代在这里。

之前,她不同意宋承逸立即过来,其实有一个原因也是她怕呀,医仙谷好歹也是大派,当年在江湖上的几年她也是听到些名号的,让她单枪匹马送被偷的镇谷之宝过来,谁知道会不会有点问题。

虽然宋承逸表现的那叫一个牲畜无害的逗逼二货,但是谁知道实质里是不是?这货不是也有冷酷的一面,命令杀人也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她虽然觉得自己的武功算是不错的,貌似也挺高强的,但是还没有自大的以为天下无敌啊。

她之前做的打算就是和楚凤宁胜利会师之后,然后再和他一起过来,这样起码还有个帮手,虽然过程有点不一样,但是结果还是一样的,而且还是一次带了俩帮手,楚凤宁和宇文弦,这两个人,医仙谷应该还没有强悍到会做出与他们为敌的决定来,尤其是现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

苏烟染垂首立着,等着师祖激动完了之后说点什么,她这事也算是了结了,至于她的身份是不是被医仙谷承认这问题她是没有想过的,只不过是一个名头而已。

苏烟染连开国女皇的名号都可以抛弃,何以会在乎这么一个医者的称呼,只要医术实用就好了。

师祖轻轻的抚摸着羊皮卷,承载着历史和沧桑的羊皮卷边角已经起了毛,但是却是可以看出这是被妥善收藏保管的,他抖开羊皮卷儿,看着上面绘制的图案,胖胖的脸上堆起了笑意,欣慰的笑意。

“承风那孩子以为我是见死不救,不用易髓针法救治那个女人,其实这套针法我根本就没有学过,此套针法每代只传一位弟子,当年,师傅是还没决定将这套针法传给谁,师弟就将它偷盗出去了,镇谷之宝丢失,对于医仙谷是不可外穿的秘辛,我们只暗中查找师弟的下落,却对谷中之人宣称是由我继承了易髓针……”

说起往事,师祖脸上的笑意和之前的咋咋呼呼都收敛起来,目光沧桑起来,仿佛沉浸在了四十年前发生的事儿,声音也变得正经认真起来。

“现已物归原主,完璧归赵,师傅他不求师伯的原谅,只是想将这一桩困扰经年的心结了结。”苏烟染沉声说道。

“当年就算师弟不偷易髓针谱,师傅也是会将这套针法传给他的,他是我们这一辈中医术最高明的,师傅夸他是天才,不过也是脾气最执拗的,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师祖回忆活阎王年轻时候的事,不禁笑了起来,可是笑意没有维持多久就垮了,感慨道:“人事已苍苍……”

“师伯宽心。”苏烟染还是没有说节哀顺变,“师傅在那边过的很好……”

确实很好,现在的活阎王就像菩萨一样被东蓬岛供奉着,好吃好喝的待着,比之前的土皇帝受的待遇还好。

“烟染,师傅他会来找你算账的,你居然说他死了!”晏霖听着,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你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算了,睁眼说瞎话你一天到晚都在说……”

最后,晏霖觉得自己多嘴了,苏烟染何时在乎过这个……

苏烟染隔着衣袖摸了摸晏霖的身体,“认清了不少嘛……”

“物事已休休,我这老头子现在已经大半只脚踏进棺材里了,半截埋土的人有什么好忧伤的,不用多久我就和他们见面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惩罚你,老头子虽然脑子是不大好使了,但是还是能分清楚是非的,陈年旧事,和你无甚关系,这比账,我下了九泉自是会和师弟他算。”

“师伯明鉴。”苏烟染拱手行了个礼。

“哼,你这个丫头乖觉的可以,”师祖指了指角落处一张乱糟糟的桌子,“那边有纸笔,写上你的名字生辰,既然学了我们医仙谷的绝学,就是医仙谷的人,当入牒牌。”

苏烟染走了过去,在一堆牛黄纸和杂七杂八的药材底下摸出了纸笔,沾了墨,却在想着写哪个名字的时候犯了难,停顿了会儿。

“写你的真名,真正的名字,我人老了,脑子也糊涂了,但是眼睛没瞎,神神秘秘的,宇文家和尧羽门有关系,所以受了他师门的拜托我才让人去给宇文家那个小姐治病,能够让你使用易髓针去救人你和宇文家的关系匪浅吧?”师祖松开了盘着的腿,跳下了榻,扯了扯衣服,“使用一次易髓针必定自伤,和高深的武学一般,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易髓针是救人一千自伤八百,能这样救人,绝对不是宇文家能够用钱买的来的……”

“……”苏烟染已经不想说什么师伯明鉴了,抬笔刷刷的在纸上写下了真正的名字苏烟染和生辰八字,呈上之时,她定声说道:“望师伯不要公布我的名字,不然,这师门我不入也罢。”

“小丫头,你这是威胁吗?”师祖想要伸手抓那张纸条,苏烟染退后一步躲开了。

“不敢,只是说说我的要求而已,虽然我的名字不是什么惊天秘密,只是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你知道的,医仙谷外的人可是冲着这个来的……”苏烟染说的怕怕然,“那个女人有着怎样的势力,她的男人们又都是什么人,我还想有一条小命在啊……”

“呵,你还会怕?我看你是胆大包天的……”师祖冷呵了一声,不过却对苏烟染的话有了几分认同,江湖朝廷为了这女人的惊天动地的事情可不少啊。

“我是不怕,但是我的家人呢?要是满门因此灭口,我的罪过就大了去,要是这样,我这个入门真的没有必要。”

“好了好了,你这样说的我像是要灭你满门的凶手似的,我知道了知道了,算了算了,你也不用给我什么真名了,既入医仙谷,当按着祖谱排名,你和天扬他们是一个辈分的,以天为名,天……”师祖抓了抓鸡窝头。

“天染,染是我名中一字。”苏烟染说道,这样她就显得诚意多了,起码还是真假混合的,她的名字还真的是和天字不打,天烟通天眼,天梓通天子,天书不用通就是天书了,只剩一个天染通天然,还算是说的过去的不错。

“那就这个名字吧,你自己去写了给我,”师祖说着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真是的,一大早就不让人安生,也不知道给我送点吃的,真是一群不孝子孙,想要饿死我这个老头子!”

一边抱怨,他已经一边冲出了门,看也不看,喊道:“快给我准备只烤鸡来!饿死老头子了……”

众人头上一团黑线挂落。

师祖圆圆胖胖的身体堵在了门口,几乎是横跨整个门洞,楚凤宁越过他的头顶向着屋里看去,见到苏烟染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这才放心。

一边吃着药童火速送过来的肉馒头,师祖指了指苏烟染,对着宋天扬说道:“天扬,她是你们的小师妹,入门的事情你给办一下。”

宋天扬应了声是,虽然这个小师妹过分年幼,比自家儿子还小,但是勉强还能介绍,辈分很正常,只是暗骂了一声活阎王收这么个小徒弟。

突然多了个比自己小的要喊小师姑的,宋承逸觉得真正接受起这个事实可比手臂脱臼接回去还要痛苦。

宇文弦看了一眼楚凤宁和苏烟染,转过了目光,看向绿油油的药草田,辈分什么的这两位可是占了个全,一个是尧羽门的小师叔,一个成了医仙谷的小师姑……呃,如果算上苏烟火第一胎的楚云清的孩子,这两个直接已经晋升成了爷爷奶奶辈分了呀……

关于这个问题,苏烟染觉得完全不是问题呀。

“辈分高多好,让一群酷帅狂霸拽的人乖乖的喊叔喊婶,位分尊卑分的那叫一个严格清楚,小辈们就乖乖听话吧,气也得受着!”苏烟染说的得意洋洋。

楚凤宁击了下苏烟染的脑门,“这些小辈们要听话可是难事哦……尤其现在我也成了一个皇位竞争者,各怀鬼胎啊……”

“小宁子,你怕?”苏烟染眨了下眼睛,问道。

“怕他们伤害你呀……”楚凤宁将躺在身边的苏烟染给揽到怀里,认真的说道。

“没那么容易的。”苏烟染含笑说道,拉过楚凤宁的手臂,枕在头底下,靠着他的胸膛,“天气正好,景色正美,不要说这么扫兴的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碧草蓝天,微风吹过,拂动了碧绿的药草摇曳,两人躺在药草田里,两人的青丝飞舞纠缠。

在外边的医仙谷一众都心痛的看着被压坏的一片药草,可是敢怒不敢言,谁让这位是小师姑,除了师祖,一个谷主,三个长老之外辈分最高的一位,而且师祖对她可是喜爱的紧。

在这个接近冬天的季节,药草还能生长的如此好,是因为医仙谷中有温泉眼,还不止一处,药草受温泉滋养长的更好更茁壮,而温泉受药草影响也是越发的滋养,知道了这样的好去处,苏烟染自是不能浪费,要来泡上一泡,享受一番,而比她更享受的是晏霖,他已经好久没有自由自在的玩水了。

宋天扬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就将入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那速度让人以为他时刻都在准备着迎接小师姑。

师祖,宋天扬和宋天阙她是见过的,然后见到了素以拿来作为威胁手段的三长老宋天明,一身黑衣,瘦瘦的中年人,浑身散发着阴暗的气息,听闻他住在万毒窟附近并喜研究药人,怪不得一个个最怕提起他。

不过宋承逸却是和他多有亲近,而他喊他是三师傅,而不是师叔也不是三长老。

入门仪式后,苏烟染问宋承逸,“为什么你独独叫他三师傅?”

“三师傅不喜欢我叫他师叔,叫三师傅才能说明他教了我东西……”

好吧,恕她有点弄不清楚这样的逻辑关系。

“你记着别忘了我们的见面礼。”宋承逸提醒道。

听他提起这茬,苏烟染怒视,“你们人口真多!”

做长辈的坏处就是下辈太多,见面礼要给的太多,而她之前根本就没有预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什么也没有准备,只能先欠着,等出了谷再给送来,真是大出血呀……

易髓针谱送还了,小师姑的名分也坐实了,那就没她什么事情了,他们决定再留两日就离开医仙谷回云苍国,本来都是欢欢喜喜的事情,可是事与愿违,第二天晚上,苏烟染正在和晏霖泡温泉泡的尽兴,突然就是“轰隆”一声巨响,大地都在摇晃,温泉里也是一个震荡翻涌。

晏霖刷的一下缠上了她的手臂,躲了起来,她也不及思索太多,连忙从水里出来,匆匆的将衣服穿上,这时候楚凤宁也从另一侧的温泉过来寻她,见她无事才放心。

只是两人还没站到一起,又是一声轰隆巨响,大地震颤,苏烟染脚下一滑,向后仰倒,想要稳住身形,可是脚下的石头太滑,地又在晃,她庆幸背后是温泉,都是水,可是没有预期的摔进水里,而是被一双强壮有力的手臂给接住。

楚凤宁打横抱着苏烟染,一个蜻蜓点水,飞了起来,落到了一旁平坦空旷的药草田里。

四周尖叫声此次彼伏,大家都被突然的轰隆声给吓到了,这种事情医仙谷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过。

今晚的月光皎洁,星子闪耀着光芒,是个静谧而美好的晚上,可是借着这光亮向着谷四周的山看去,碎石滚落,轰隆的声音又起。

苏烟染皱起了眉头,不可置信的质疑出声:“是大炮?他们想要轰平医仙谷?”

楚凤宁轻应了一声“恩”,将苏烟染抱的更紧,胸口跳动的心脏剧烈,生气与愤怒。

“看看,还是小看了苏烟火的无上魅力……”苏烟染感慨。

环视四周,他们要从谷中离开并不难,他们可以用轻功飞出谷外,只是还有医仙谷这么多人,此时听到惊吓,看着惊慌跑出的身影,有些已经被滚落的山石砸到,受了伤。

“小宁子,他们真得很可恶是不是?”苏烟染的手环紧了楚凤宁的脖子,埋在他的胸前,低声说道:“你以后绝对坚决不能为了我做出这样的事来,这不是你对我的爱,而是对我的孽,我承受不起。”

为了一个人就要生灵涂炭,她从来不认为自己圣母,但是却做不来这样的事,更不希望有人为她做这样的事,她可以冷眼旁观别人的生死,因为那与她无关,可是一旦有了联系,她做不到冷血,她就是个自私的人,自私的只为自己只为自己在乎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