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3 你不要生
苏烟染她并不是将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来评定这样一个问题,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她就是个闲散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说是淡漠也好,冷血也好,这不过就是她为人的观念。

苏烟火和这些男人们的纠葛是对是错不需要她来评断,只是她自己讨厌这种事情,站在个人角度,他们的事连累到了她身边的人,这就让她尤为的厌恶起来。

淡淡而慵懒的声音,龙廷烨一双利眸睁大,漆黑的瞳孔一缩,最后眼眸眯起一个危险的弧度,直勾勾的望着苏烟染,似是要将她从外看到里,看个透彻。

她要表达的这个意思他无数次在奏折上看到过,听臣子们劝过,听到私下议论过,但是每次听闻他都是勃然大怒,他是堂堂国君却是连自己的感情问题都不能自处,可是奇怪的是,这些话语由她口中说出,他却没了刚才剑拔弩张的愤怒,反而细细品味起来。

很简单的话语,很简单的劝说,说的还是同一件事,难道他是气到不气了?

楚凤宁将风袍上的帽子扣上了苏烟染的脑袋,宽大的帽檐垂至鼻子,将她的脸庞遮住,遮住了她的视线,也遮住了其余探究的目光。

苏烟染想要伸手掀开帽檐,但是却被楚凤宁的手,手指尖传来的温度,那样的力道,她哑然失笑,垂下了手,他这样的举动她是理解了,原来又是怕他被人看了去。

黑色的细纱遮住眼前,夜风吹的细纱荡起涟漪,倒像是盖着红盖头一般。

龙廷轲将手中的碗递到了在一旁等的已经不耐烦的水萝手里,水萝向来只认人不认身份,即使现在他是比东蓬岛到了不知多少倍的蛟子国的三皇子,依然是不被水萝看在眼里的,因为她眼中的主子只有一个——苏烟染。

水萝快步回了医仙谷的那边,姜茶已经被喝的差不多了,她将东西收拾好之后,静立到了苏烟染身后。

龙廷轲不再让自己的目光向着那边看去,越看越是在心窝子上戳刀子,他没有自虐的倾向,满怀着期待来救她,可是却发现她根本就不需要他来救,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她的能耐,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受制于人。

面对他那暴君皇兄,她都能坦然处之,这样一番话,饶谁说了不是一个死字下场,他之前的心腹可是没少告知他他这个皇兄是有多么的不好认,提醒他放回来要谨言慎行。

他站在龙廷烨的侧边,离着十几步的距离,但是以着他的眼力可以清楚的看清他脸上的表情,震惊,迷惑不解。

他想解些来就会是好奇,关注,然后一颗心就丢了……他的一颗心就是这样遗失……

“啊……”突然一声凄厉的声音传来,高昂而痛苦。

苏烟染身子一紧,这个声音是苏烟火的,怎么突然叫的这么惨烈?

这一声喊,龙廷烨和弱水想也没想,纵身就离开,向着帐篷处而去。

“苏烟火怎么了?”宇文弦凑上来,低声问道。

“你跟过去看看不就知道是什么事了。”苏烟染说道,“叫的这么惨,可能要生了吧……”

闻言,楚凤宁陡然一僵,“生孩子要叫的跟个杀猪似的?”

他虽然在外游历多年,见识的东西多了,但是还真没见过生孩子这种事情,听到苏烟染说这是生孩子,他不禁有点怕呀,刚才那一声喊可比战场上的嘶吼还来的瘆人,他有点不敢想象生孩子是个多么恐怖的事情。

“杀猪?”苏烟染哼声,“杀人呀,不知道女人生孩子是鬼门关走一回啊,多少女人死在产床上,尤其是你们这的医疗水平。”

不过苏烟火刚才那一声真的怪恐怖的,她都有些胆颤了,好像是没必要叫的这样惨的吧,尤其是她这个生过两次的人,不是生一个就简单了。

宇文弦无奈的看了一眼,退了一步和宋承逸站到了一起,两人对视,呵呵的傻笑了一声,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个在一起是容不得任何人,他们还是不要掺和了,掺和也是白掺和,还要被嫌弃。

楚凤宁将苏烟染蓦然抱紧了,“染儿,我们不要孩子了!”

他觉得要是要用染儿的命来换取一个孩子,那他就不要了。

“什么!”苏烟染转身,抓着楚凤宁的领口,仰着头望着他,怒瞪,“你说什么!”

她要给自己的男人生孩子居然说不要,之前还说要生个包子来着,他还答应了,现在居然给她反悔,不知道她已经高龄多少了,想来个儿子耍耍,自己男人的居然不配合了。

众人默然,纷纷再退开五步远,以免打扰了两夫妻的“”,他们不想成为被殃及的城鱼。

对面的龙廷烨和龙廷轲的人离的远,不知道这边是个什么情况,只觉得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人太过亲昵,这样秀恩爱真的好吗?

龙廷轲走过来的步子一顿,孩子?呵,原来都进展到这一步了。

公子宁,倒也是个奇人,他真会干巴巴的等一个生死未卜的孩子六年?龙廷轲不知可否……

他眸中闪过一抹暗光,停顿不过一瞬,抬步间仿佛刚才那一顿是从来没有过的,嘴角也噙起来一抹笑。

“染儿,痛……”楚凤宁脸色有些骇然。

除了刚才那一声喊,苏烟火不再出声,但是已经给楚凤宁留了心里阴影。

苏烟火是什么人?虽然名声不好,男女纠缠之事错综复杂,但是也是个铮铮铁骨的女子,凛然霸气,那得多大的痛楚才会让她喊出声。

“我又没打你,你痛什么痛!我抓的是你的衣服,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不要孩子!”苏烟染觉得眼前的黑纱碍事,一扬手掀了开来,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冷光,睨着楚凤宁,小嘴一撇。

楚凤宁看着怒火腾腾的苏烟染,垂下头来,“我是不想你痛……更不想你死……”

苏烟染松开了手,整了整楚凤宁胸口被她拉皱了的衣襟,低声道:“谁说我会死了,痛也就那么一阵……你是被苏烟火刚才的那一声杀猪一样的叫声给吓的?”

楚凤宁点头,抓住了苏烟染的手,苏烟染呵呵的笑,之前的凶光一瞬间都没了。

“不怕啊,哪个女人生孩子不叫那么几声,你看苏烟火不都生了两个了,都第三个还活的好好的,所以,你看,生孩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我身体康健生那么两个是妥妥的,绝对不会有问题。”

越说,苏烟染的声音也变的小了,真是的,这是他们两个的事情,怎么弄的要在这光天化日,几千号人面前上演,真是亏了,让他们白白看了他们一场戏。

被这么一说,好像也没有多么的恐怖了,楚凤宁只是微微点头。

见楚凤宁不情不愿的表情,苏烟染嘟唇,告诫道:“不许扼杀包子同学的到来!不然,你也给我一边去。”

楚凤宁逐渐展露了笑容,重新将苏烟染纳入怀中,他是该高兴的,自己心爱的女子要给自己生孩子,两个人的孩子,软软糯糯的小娃娃,会喊他爹会喊她娘的包子,他是很向往的,之前听她说起,他就很是兴奋,只是还是心有余悸。

“这还差不多……”苏烟染喟然。

“小染。”龙廷轲走近,轻声唤道,语调亲昵,仿佛他们关系很是亲密一般。

苏烟染从楚凤宁的怀中退了出来,只道:“没想到水大哥你会是蛟子国的三皇子,身份高呀,以后我可是要靠三皇子来罩着了。”

楚凤宁看着龙廷轲脸上的笑容甚是碍眼,尤其是那熟络劲儿,不断的提醒着就是这个男人,在他不再染儿身边的六年都是他陪在她身边。

“小染,你说笑了,我这三皇子现在不过是捡来的便宜,凭你的本事哪里需要我来罩,”龙廷轲笑道,“你呀,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敢和一国之皇较量,我皇兄被你噎的说不出话来。”

半开玩笑的套话,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个大陆三国并立,可是不比东蓬岛这样一个蕞尔小国,那里民风淳朴,就算苏烟染被奉为女皇,在这边算起来也就算是个大家族的族长一样的地位,皇者为尊,她会只是一个江湖人吗?

她的性格他了解,虽然闲散,但是嫉恶如仇,性子坦率直朗,但是却不是鲁莽,做事必是考量,即使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流露出比一般成年人都来的成熟的感觉,有时候甚至有种沧桑的感觉,仿佛历经世事,但是却没有看破红尘,因为她很贪玩,而现在,他又见识到了她的另外一面,温情而甜蜜……

“那是因为他不占理……”苏烟染说道,“龙廷烨也知道他攻打医仙谷是没理的,自然说不出话来,不过他没有下令炮轰医仙谷,我倒是出乎意料,他呀,还是不够暴虐啊……”

说着,苏烟染摇头叹息。

还不够暴虐啊?宋承逸看了一眼宇文弦,“还要怎么暴虐?直接炮轰,我们现在已经被活埋的没气了……”

“如果龙廷烨够狠,确实这样做比较好,”宇文弦低声道:“但是有谁会诊的做到不被人威胁,人……都是有弱点的……”

------题外话------

尘周末来万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