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3 欺人太甚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龙廷烨和弱水回了营地之后,就没了动静,少了对阵的敌营,苏烟染他们在这边站着就显得傻乎乎的了,但是现在折返也不行,这种关头最是危机,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爱的发狂发痴的男人们。

“三皇子……”

龙廷轲打断道:“小染,你怎么这么生分,刚才还叫我一声水大哥,现在就变成了三皇子,你唤我名字即可。”

看着不断套近乎觊觎他夫人的龙廷轲,楚凤宁一向淡然含笑的眸子此时依旧淡然含笑的弧度,但是眼底的冰渣子却是冻人。

苏烟染也不拒绝,“龙廷轲,你那边搭帐篷没?有坐的地方不?”

龙廷轲嘴角微抽,点了点头,她是让他喊她名字,不是让她连名带姓的喊,“你还是叫我大哥吧……”

“我有大哥了,怎么才一个多月没见,你就变得这么墨迹?一个称呼都要纠结这么久,”苏烟染嫌弃道:“一个称呼而已,叫什么不是叫,我叫你龙三哥吧……龙廷烨去看生孩子了,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不要再站在这里吹冷风了,你不会介意我去你那儿坐着等吧……”

龙廷轲没有再就称呼问题发表意见,楚凤宁让何其注意这边举动,对于何其,他是全权放心,宋承逸没有跟着去,他还是不放心,决定留在这里守着。

几人进了龙廷轲的营帐,龙廷轲命人送了茶水糕点过来。

“这边的食物不比周叔的手艺,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小染就将就点吃点,等回到我的府邸,我再让人给你置办好的。”龙廷轲招待道,一点都没在乎楚凤宁冷淡的神色。

“龙三哥,抱歉,医仙谷的事情一了,我就要跟着我夫君回云苍国,”苏烟染对龙廷轲的热情招待看在眼里,明在心里,他打的主意她知道,对于感情这种事情,她向来认为说清楚比较好。

她居然连停留几天都不愿意,就这么急着要回云苍国?龙廷轲抓着杯子的手轻轻晃动了下,杯中的茶水漾点涟漪。

苏烟染拉着楚凤宁的手,甜甜一笑,“龙三哥,忘了给你介绍了,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夫君。”

苏烟染这么说是为了安抚从见到龙廷轲开始就一直处于戒备状态的楚凤宁,她可是一直都有说她是有夫之妇的,是他不相信她这么小就嫁做人妇,她可是坚贞不移的,绝对可以立牌坊来表彰。

听苏烟染说以前就提过他这个夫君,楚凤宁心情稍霁,点头颔首,“三皇子,多谢你六年来对内子的照拂。”

简单的道谢,没有其余的赘言,龙廷轲微微拧眉,公子宁不是一般人物,气度风华仿若天成,一种说不清的感触在他心头萦绕,他笑道:“宁公子,客气了,无需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应该!这个词听在楚凤宁耳朵里就像是挑衅一般,他凭什么应该?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小小伎俩而已,他想那么多干什么,染儿爱的是他,她是他的,他只要守着染儿,至于觊觎者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来从他的手中抢人。

苏烟染低敛了目光,龙廷轲的话昭示了他已经调查过了他们了,只是他们的消息埋的深,他也就知道公子宁,按照联想,可能也会知道当年公子宁身边的所谓娈童就是她了。

抬起头来,苏烟染吃惊道:“龙三哥,你恢复记忆了?”

她用金针封穴封住了他的记忆,如果不是医术高明者识破,他不会恢复记忆,以他回到蛟子国的时间来算,他没有那个时间遇到高人。

“没有……”龙廷轲语气失落,“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哪有可能一朝一夕就记起来了,小染不说过,接触以往的事情多了记忆就容易找回,现在我回到了蛟子国,如果我真的是蛟子国的三皇子的话,记忆应该会慢慢回来……”

“是啊,记忆这种事情啊,有时候是一辈子都想不起来,有的时候还真就一瞬间就回来了,龙三哥别着急,记忆什么的别放在心上,只要人没事就比什么都好啊。”

苏烟染劝解道,就着楚凤宁递到唇边的茶杯喝了一口热茶。

“恩,”龙廷轲问道:“小染,医仙谷劫你过来是为什么?你怎么也掺和进来了?易髓针又是怎么回事?”

龙廷轲有点起疑,苏烟染在东蓬岛上学习医术的事情他知道,而且她医术学的非常精,之前宇文筝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模样他见过,经她出手之后,她就慢慢的恢复起来,他不得不将这两者联系起来。

“龙三哥会抓我去向你皇兄邀功吗?”苏烟染推开楚凤宁的手,眨巴了下眼睛,问道。

他会这么问,显然已经对这件事情有了猜测,她不需要欲盖弥彰,和龙廷轲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要说不了解都不可能。

龙廷轲一惊,愕然抬头,没料到苏烟染会回答的这么爽快,丝毫没有要否认的打算,“如果我要抓你邀功,我今天就不会来了,我很庆幸我来了。”

“我就知道我还没有讨人嫌到这程度,谢啦,龙三哥。”苏烟染眯着眼笑道,“谢谢你来救我,要不是你来了,我可能就要被大炮轰成肉沫了……”

被带了顶高帽,龙廷轲不以为然,“没有我你也能脱身,你有多么的能耐,我想我很清楚。”

“呵呵,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你比我自己都了解我自己,我有多少能耐?”

“不可小觑,深不可测。”龙廷轲注视着苏烟染的眼睛,认真说道。

宇文弦不得不认同龙廷轲的看法,就算是他这个作为朋友,师侄的,他也看不透苏烟染,有的时候甚感陌生,也许唯一真正了解她的只有小师叔一个,而她也只让小师叔一个了解全部的她。

低着头,浅饮着杯中茶水,淡淡的茶味却好似无比的苦涩,从味蕾上渐渐的扩散,遁入心中。

“真的吗?我有这么厉害?”

她要是有这么厉害就好了,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高深莫测的人,她只不过比他们活的时间长了点,而现代的生活环境复杂资讯纷杂,她也只不过是不是小白,不是整天做梦的天真无邪,脑子比较理智清醒,而且从小习武锻炼的她的心境比一般人豁达。

龙廷轲只笑,不答。

苏烟染挥了挥手,“好了好了,为什么一直要说我,我有什么好说的,还是说说事吧……你皇嫂是怎么回事?”

她讨厌被人当做话题来讨论,尤其是被个男人来说她是怎么样怎么样的人,说的她有多么的厉害,要是把小宁子给吓跑了,她有多冤啊。

“我不知道,我到京中不过三日光景,随即得知皇兄带兵来了医仙谷,我紧随着跟来了,只稍有所耳闻,好像是被暗算受了重伤之下又中了什么厉害的毒,这毒毒不死人,但是会折磨人生不如死,她的毒解了,但是身体整个就亏下来了……我就知道这么多,更多的消息被皇兄封锁了。”

和她了解的差不了多少,人一出尽风头,树立的对头就多了,不知道苏烟火这是得罪了哪位受了这样的苦,她不禁啧啧道:“她能活到现在还真的不容易……”

“你对她起了同情心?想要救她?”龙廷轲蹙眉,不管从哪个角度来想,他都不想让苏烟染救苏烟火。

“呵呵,”苏烟染懒洋洋的矮下身,以手撑额杵在茶几上,“我得有那个本事救她才行啊……”

龙廷轲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她用这口气就是不会出手救苏烟火,他还担心她要救苏烟火的话,他要怎么样阻止她,毕竟她是下定了主意,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的,绝对不会改变主意的。

天渐渐的开始放亮了,雨也停了,伴随着鸡鸣,天际破晓,东方的天空露出淡淡的红色。

夜雨一过,却是一个艳阳天,那医仙谷的事情会不会也雨过天晴?

好在众人都是习武之人,熬个通宵什么的都不在话下,此时还能精神抖擞的站着守卫。

从苏烟火那一声惨叫到现在其实并没有多长时间,还不到一个时辰,但是这一晚上却是折腾的够久。

宋承逸收了伞,坐在碎石上,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这一晚上真够累的。

天放了晴,晚上看不大清楚的秦光现在是一清二楚,看着对面林立的军队,宋承逸陡然一吓,原来这么多人啊,再瞄瞄自己这边东几个西几个坐着的人,散兵游勇。

他流下一滴汗,他们是有怎样的勇气才敢和几千号人对决,外加一门黑漆漆的炮口直直对着他们的大炮。

宋承逸侧了侧身,看着远方的青山绿翠,深呼吸几口,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

“二弟……”

突然低沉的唤声,宋承逸身上一僵,脸色陡然一沉,转过身来,“大哥,我之前还说的不够明白吗?你已经不是医仙谷的人了,对着医仙谷列为祖宗发过的誓言不要不当回事,我已经不是你的二弟,请你不要乱攀关系。”

他看着眼前的宋承风,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几日未见,他的白色衣衫褶皱着,长发凌乱,一双眼满布血丝,脸上是满满的疲惫之色。

他从对面走出军队,向着这边走过来,莫安等人立即戒备的站了起来,排成一排,站在前面,手持长剑,一副防备就要作战的表现。

宋承风听到宋承逸的话,身形有些摇晃,满布红血丝的眼中是深深的沉痛,但是却是脚步不停的向着这边走过来。

“宋承风,你过来我们这边做什么?这里是医仙谷的地盘,你是敌人的人,你是想置整个医仙谷谷民于死地的敌人,你是整个医仙谷的罪人!”

宋承逸满目怨气,这是从炮轰第一声开始而起的怒意,那浓浓的被背叛的亲情的满腔怒火,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想要置父母兄弟朋友全部于死地。

宋承风往前走的脚步一顿,颀长的身影摇晃的厉害,不过一瞬,却还是坚定了步子往前走。

“二弟,大哥求求你,你让我去见师祖一面,一面就好,大哥求你了……”宋承风的声音喑哑,干涩。

“求?”宋承风突然好想笑,他笑出了声,“宋承风你不觉得你这个词说的有点多了吗?你的骨气呢!以前你身为医仙谷少谷主的仙风道骨呢?动不动就说求,”宋承逸指着对面的军队,指着那一门大炮,“这就是你所谓的求吗!真是好有诚意!”

宋承逸真的是怒极,一是对宋承风的不满,二是心痛,心痛自己原本那个温润如玉的大哥变成如此模样。

“二弟,你不懂,你还没有遇上你心爱的女子,等你爱上一个让你甘愿献出所有的女子,那时候不管是骨气也好,甚至是连自己的命你都不会在意,二弟,火儿,她真的等不了了……”

“我是不懂,我不懂为什么一个千人骑万人乘的婊子能够让你爱成这个样子,她是长的太好看了吗?我怎么没觉得她有多么的美,还不如小师姑来的漂亮!”也许是受了苏烟染的长时间熏陶,宋承逸说起话来也越发的犀利了。

“爱一个人是不会在乎对方的美丑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解释,但是爱就是爱了,做这些我都是心甘情愿的,你要怪要责骂都针对我就好,不要将这些怪到火儿头上,她是无辜的……”

宋承风说道,对宋承逸辱骂苏烟火的话语很是芥蒂,只是他没有忽略从宋承逸口中说出来的小师姑,他们医仙谷里何时有位师姑了?

“无辜?只有你这种被猪油蒙了心的人会觉得她无辜!她无辜,我们就该死是不是?我们不交出易髓针谱合该我们医仙谷灭绝,我们都是不无辜的,因为我们阻碍了她的无辜!”

宋承逸被宋承风刺激的怒火噌噌的长,居然还说苏烟火是无辜的,“我告诉你,医仙谷里早就没有了易髓针谱,这只是一个传言而已,你爱信不信,如果你还是执意要让整个医仙谷跟着陪葬,只要你今天从我的尸体上过去,我们不能抵御,那就证明医仙谷气数已尽!”

易髓针谱的事情他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真相,苏烟染送回易髓针已然是仁至义尽,如今这是他们医仙谷的事,他不想将她牵连其中,他知道以她的本事想离开早就能离开了,但是她为了他们留了下来,他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她是易髓针的传人。

“二弟,你为什么要逼我,你们为什么都要逼我……”宋承风已经走到了莫安他们面前,声音喑哑而沉痛,表情变得纠结,近乎疯狂,“我只是想要救火儿,为什么要骗我,易髓针谱肯定有的,我是用它来救人,不是伤天害理,为什么不肯给我!”

何其坐在一旁,看到宋承风这个样子,叹了口气,真是疯了啊,想来苏烟火是已经快油尽灯枯了……

“给你?凭什么给你?你只是一个叛徒,医仙谷的叛徒,”宋承逸咬牙切齿,“你也可以效仿那些江湖败类,弑父杀师,屠戮满门,这种事情江湖上不少见,我虽然少在江湖上走动,但是听到的也多了,呵……”宋承逸突然冷笑一声,“你们那里不就有这样一位吗?现在是你的好兄弟吧……”

宋承逸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张开的唇未能合拢,看着莫安等一字排开的众人一个接一个倒地,泥土湿泞,又因为之前炮轰过,地上更是坑坑洼洼的一片,扑倒在水坑里,泥水溅起到他的脸上,他还来不及发作,顿时感觉身体一阵虚软,手脚失力,整个人支撑不住也往地上摔去。

何其等人心惊,立时屏气凝声,但是为时已晚,只觉得从内而发的虚软无力。

中毒了……大家都立即意识到这一点。

“二弟,不要怪我,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这样做的……”宋承风喃喃的出声,眼神痛苦的迷茫,整个人显得有点癫狂。

何其定住心神,好在刚才一有动静他就派人去通知了王爷和小王妃,现在应该也快来了,就算这边没通知到,龙廷轲的人看到异动应该也会去通知一声的。

这样想着,何其和周边人使了个眼色,大家现在都不要轻举妄动。

宋承逸摔在了泥地里,手上身上都是泥水,他咬牙支撑起身体,一双眸子怒瞪,极尽所能的瞪视,原本还带有一点点的渴盼,渴盼宋承风能够幡然醒悟,在黑色的瞳仁中消失殆尽,剩下的唯有视死如归的决绝。

他咬牙切齿,“宋承风,你疯了!”

中毒使他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这几个字即使用尽全力,声音却是不大,但是却也足够他们听清楚。

他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被自己的大哥下毒,真是够讽刺的。

“我是疯了,是你们逼我的,我求了师祖这么久,为什么师祖不给我易髓针谱,你们把针谱给了我,我救了火儿,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为什么要这样……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爱情与亲情的两厢逼迫,宋承风最终选择了爱情,可是对亲情的背叛却是犹如针扎火焚一般折磨着他的心脏,他纠结,他内疚,他愧疚……百感交集间他也不知自己是对是错……双向的折磨让他有些癫狂。

眼见着这边的人倒下,那厢弱水已经从阵营中凌空跃起而来。

“真的以为我们不敢进来了!”弱水的声音粗噶的难听,白日之下,银色的半边面具,显得森冷,那双淬了毒的眼眸看的让人心寒,“自诩为正道人士的人最是虚伪,不念亲情,这不就是中了亲人的圈套,放心,我答应过火儿不会伤害宋承风的亲人,只不过是些软筋散和百日醉,不会要你们的命。”

说完,弱水的脸色变得森冷站着了身体,一扬手,沉声而喝,“给我上!”

他这是对着龙廷烨的军队下命令,但是龙廷烨的军士向来唯龙廷烨马首是瞻,现在这几位虽然是和皇后关系过密的男子,但是他们是不是该听他们的,这让他们摇摆不定,纷纷看着前面的领头将军。

领头将军也是不知所措,眼看着宋公子和弱水两位将前面的人搞定了,可是皇上却没有吩咐他们要怎么做,他想皇上在的话应该是想要让他们听弱水的话,一轰上去围剿医仙谷众人的,因为这样就有可能救助皇后了。

但是私心里,这位将军并不想这样做,这几年来皇上为了皇后做了这么多事情,可以不计较她怀着别人的骨肉,可以为了她力排众义,将她奉上皇后的位置,还将后宫虚置,这些在他看来已经是一个男人最大的退让了,如果是他,肯定做不来像皇上这样的气魄。

可是皇后是怎样的,她勾三搭四,周旋于几个男人之间,每一个都爱,男人不再沾花惹草,而她一个女子却三夫四侍,之前医仙谷那两位说过的话,他从来没有这样的认同过,或许就这样让皇后娘娘死了好……

这边在犹豫,另一边龙廷轲的人也在犹豫,他们要不要上前去阻止,按着三皇子来这里的目的以及钢材对医仙谷那位女子的维护,他们是该要出手阻止的,可是对方是皇上,三皇子才刚回来不久,尚且没有站稳根基,这样光明正大的和皇上对着干,对三皇子殿下是极其不利的。

弱水见没人响应,转身见一众军士还在踟蹰犹豫间,利眸顿时满是戾气,“你们傻愣着做什么!是不是想要和他们一起陪葬?还不快给我攻进来,找到易髓针谱者封侯拜相,绞杀叛逆众者加官进爵!”

一听弱水这样的话,龙廷烨的军士面面相觑,陡然士气大作,仿佛打了一剂兴奋剂一般,大喝一声,摩拳擦掌,握紧手中的武器,蓄势待发。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冲啊”,军士们纷纷持着武器,一往当前。

宋承逸听到那声音,失望了看了眼毫无动作呆立一旁的宋承风,缓缓的闭上了眼,今日就算是他的死期,他也丝毫不惧,只是无辜牵了公子宁和苏烟染的人……

何其靠在身后的大石上,从怀中摸出一颗钢珠一般的物什,紧握在手心里,而其余人亦是同一种动作,纵然他们这最后一搏未必能抵挡住所有的人,但是他们也要尽可能的完成王爷的命令。

弱水以为胜券在握,众军士士气如虹,宋承逸等人安静等待接下来到来的死亡,然转瞬而即,一切都在瞬间改变。

一条粗绳不知从何而来,犹如钢铁一般横亘到了冲上前的众将士的下盘处,犹如一条灵蛇一般极速游走。

一抹艳红踏绳而来,几个凌空翻舞,脚踏人头,素手抓住那粗绳一头,灌注内力,狠力一抖,气势如虹的军士们始料未及,被突然出现的这一根粗绳绊倒,摔了狗吃屎。

刚刚还是嘶吼的激昂声,顿时变成啊啊哦哦的呼叫声,最前面的一拨人被绊倒,而后面的人没有注意,硬生生的停止不住,叠罗汉一般堆起人堆,堆了十几层才堪堪止住了后面的堆叠速度,此时士气如虹的军队怎么看起来怎么好笑。

苏烟染方松了口气,扔下了手中的粗绳,纵身一跃,跃到了医仙谷众人面前,楚凤宁也扔下了绳子,凌空踏足而来,站到了苏烟染的身边。

龙廷轲紧跟而来,只不过见到两人凌空而起的身影,好快,好敏捷的轻功,深厚而霸道的内力。

原来,这才是她真正的武功的实力,他们两人的武功造诣居然如此不高,不需要言语就默契无比。

那根粗绳是他们营地用来扣住帐篷的,楚凤宁振臂一拉间,她立时了然,纵身而起,踏绳而行,两人之间未曾有言语交流,可是却配合的天衣无缝。

龙廷轲微蹙着眉头,紧跟而来,站到阵营前,他的手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一摆手阻止了对方的话,他要看看这件事情会怎样收尾。

方才听了人的来报,他们才出帐营就听到弱水的喊声以及随之而来的激昂嘶吼,当时苏烟染浑身上下散发的戾气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识到了,那时候浴血奋战的她渐渐的蛰伏,只余慵懒风韵,沉寂多年的她这一次爆发会是何种结果?他很期待。

弱水被突然的变局给惊倒了,没想到仅凭两人之力,一根麻绳就将一众军士给拦截了下来,前面堆叠的人墙就让后面的人暂时难以跨越,刚才盎然的士气顿时有所萎靡。

“弱水,你欺人太甚!”苏烟染黑漆漆的眸子攫住了弱水,随即转向宋承风,“宋承风,你罪该万死!”

犹如宣判一般的凌然话语,字字凌厉,不是嘶吼,却在内力激荡间,让人心生惧意。

宋承风茫然的呆立此时终于有了反应,他痛苦的退后了一步,抱住了头,“不……不……我该死……”

“多管闲事!”弱水虽然对苏烟染和楚凤宁两人超凡的武力值有所忌惮,但是输人不输阵,而且他向来自负,手摸在袖中,倨傲而谨慎的看着前方。

“多管闲事?”苏烟染冷哼,“要是闲事我自是不会多管,可是对不住,身为长辈,这事我不得不管!”转向已经爬靠着坐起的宋承逸,“宋承逸,你说,我是谁?”

“小师姑。”宋承逸积聚所有的力气大喊出声,从知道有这个师姑开始,他没有哪一次比这一次喊的最诚心,最心悦诚服。

刚才他以为命休矣的时候,那突然降临的一抹艳红,拯救了他们将亡的命运,将他们从鬼门关前迎了回来。

宋承逸的声音够大,周围的人都能听到,宋承风茫然的眼神瞬间积聚了焦点,落在了苏烟染的身上。

“我管的是不是闲事?”她的表情冷极了,可是嘴角却噙着一抹笑,说话的声音犹如家常,可是话音后面的冷意扑面而来。

“怪不得一直都是你在说话,”弱水哼了一声,“医仙谷真是没人了,要一个女人出来支持大局,撑场面。”

“相同的话我不想说两遍!之前我已经回答过一遍龙廷烨,呵呵,你们一群男人不还是跟在一个女人屁股后头……”苏烟染绕着一绺长发,笑的越发的妩媚,“弱水,你是不是觉得坠崖断腿都是轻的,只要命没丢就可以卷土重来?”

弱水听到苏烟染提及坠崖断腿,表情一瞬间愤然,犹如出闸猛兽,“是、你?”

弱水的质问,苏烟染置之不理,却是接着之前的话茬继续说道:“也是啊,现在你的女人可谓是炙手可热,而且多事皇亲贵族,她仰仗的也成了你所能仰仗了,看看你刚才那颐指气使样……这复杂的关系算起来,去掉中间步骤,岂不是你和你女人的男人们……”

苏烟染的话音戛然而止,暧昧的语调不往下说,很多人都能准确明白她想要表达的是个什么意思。

“是、你!”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弱水目眦尽裂,笼在袖中的手青筋暴涨。

苏烟染仍是不答,只问:“弱水,你不认识我了吗?六年前,公子宁,小公子或者说是娈童……”

以前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没有必要了,有些谣言也该止住了。

公子宁身边的娈童从来都是个女孩,而且还是他的妻子,在场的知道这段江湖事的人纷纷愕然。

“你……是你……”弱水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眸,她居然是那个讨人嫌的小公子,而他们之间多有摩擦,“是你……一定是你……”

虽然两句话一样的,但是分裂成两句却是表达的不同的意思,苏烟染低声道:“是我,不是我。”

这样的回答让听到的人都是困惑不已,什么是不是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楚凤宁沉声道,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这件事,只是从来没有人来问过他这件事,他自是也不会神经兮兮的自己昭告天下是他派人绞杀弱水的。

------题外话------

没能到一万……明天继续……尽尘所能的多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