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08 流言不行
听到何其汇报的消息,楚凤宁微微睁大了眼睛,有点不可置信,不过很快恍然,这绝对是苏烟染会做的事情。

“王爷,小王妃是不是太狠了点……”何其面有难色的说道,这下手也太狠了吧,虽然不是一个娘亲生的,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的哥哥啊,他都不禁要抖三抖,也不禁为自家王爷担忧个。

“何其说话注意点,被王妃听到了,本王可不敢能保得住你。”楚凤宁合上桌上的文案,拿起了另外一份。

何其想起昨天说过的处以极刑,嘴角眼角都在抽动,好吧,他什么都没说就被小王妃给算计了,这要是被小王妃知道他在背后说她坏话,他估计这好日子真的就要到头了。

“王爷千万别告诉小王妃,属下什么都没说,只是向王爷汇报了情况。”何其决定先和自家主子通个气,虽然王爷是唯妻是从的妻奴,但是能够治得了小王妃的也就只有他了。

“何其,本王还是第一次发现你是如此的怕死。”楚凤宁戏谑道,何其是他最优秀的手下,此时却流露出畏惧的神色,他家染儿什么时候成了洪水猛兽了?

“王爷,属下不是怕死,是怕死的太窝囊……”何其苦着脸说道,难道他的死因要写因为背后议论小王妃被小王妃折腾至死?他的一世英名啊……

“还有其余事情吗?”楚凤宁问道,目光却是落在了文案上,头也没抬。

何其恢复了一本正经,应道:“除了王爷让属下调查的苏慕瑢的消息外,属下还打探到因为苏慕瑢此番行为过于出格,刘明珠已经忍无可忍,那日本来就在家中闹的厉害,苏慕瑢带伤回去,又听说想要强抢民女的荒唐事,刘明珠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兵部尚书家,刘德荣和丞相苏封是同党羽的,不敢和苏封对着干,要将刘明珠送回丞相府中,但是刘明珠一气之下离了家,现在两家人都在到处寻找。”

“哦……”楚凤宁抬起了头来,“看来两家人倒是要忙活一阵了……”

明显的幸灾乐祸语气,何其已经不知道到底是自家王爷同化的小王妃还是小王妃将自家王爷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但是自家王爷何时是个好招惹的对象?不过是外人不知而已。

“是啊,不过苏慕瑢被王妃摆了这么一道,正在京城大规模的搜寻王爷和小王妃的下落,苏家的那些人整日在街上寻找,连京兆尹府衙的人都用上了。”

这才有了昨日傍晚楚凤宁和苏烟染回来的时候在街上被苏家打手团围攻的事件发生。

“真是京中无人了,”楚凤宁向后一靠,挑起了眉,说道:“何其,你说苏慕瑢会不会想让人知道?”

当然不想,要不然怎么会花上千两的封口费,这种事情别说是苏慕瑢,是个男人都不想被人知道的呀,不过何其却是拱手应道:“属下明白了。”

何其退出了书房,将房门带了起来,楚凤宁执起笔,红色的朱砂在文案上一笔划过。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到迫不得已,楚凤宁不想掺和进这下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目前的局势越来越不容乐观,皇兄是铁了心要将他卷进这场纷争之中,或许,他已然知悉些什么。

未雨绸缪,苏封此人他是为了苏烟染才留着,此时她已然回来,态度决绝的表示了除了苏慕瑾和苏慕玿外其余人的生死与她无关,那就先将这个想要染指她和他的小角色给解决吧。

日暮西落,苏烟染差了五儿过来请楚凤宁过去用膳,楚凤宁明白这是受了特赦了,晚上是允许他回房睡了,立即放下了手中处理的事务,脚步轻快的回了房。

众人只觉得自家王爷是脚步生风一阵烟儿似的回了房,不禁疑惑,王爷有这么饿吗?

楚凤宁进到房间,饭菜还没摆上,苏烟染正斜躺在贵妃榻上,水红色的百花绣锦长裙扑洒在榻上,繁花点点,她一手支着头,长发未束,如流云一般倾泻,手中执着一卷卷宗。

听到动静,苏烟染懒懒的抬了下眼眸,“这么快就来了,饭菜还没上呢。”

说着,苏烟染放下了卷宗,半支起身体,懒洋洋的坐了起来,还伸了个懒腰,舒展一下筋骨。

“娘子有请,哪敢怠慢。”楚凤宁笑嘻嘻的说道,来到苏烟染身前,拨拢了下她有些凌乱的长发,“乏了就多休息,看什么资料。”

苏烟染拿了哪些资料他是知道的,本不想给她,但是他知道她的性情,就依着她了,毕竟她也是做过女王的人,他从来都不轻看她,而她和他说过那么多的现代的事情,不论是真是假,他都尊重她的事情,而她并不是需要躲在他羽翼下等着他来保护的弱女。

“休息够了总得找点事情来做,外面又下着大雪,哪里也去不了。”苏烟染站起来,理了理衣服,“可是知道了苏慕瑢的事了?”

以楚凤宁的本事这件事情不难调查,都两天了,他要是还得不到消息,暗卫营也可以撤职了。

楚凤宁点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这对每个男人都不是好事。

苏烟染眯眼笑道:“这种人啊就该骟了,我这还算是轻的,不过是不行上半年而已。”

那一晚她除了给了苏慕瑢一拳,附赠一道内力攻击,当时完全发现不了,就算是给他治伤把脉也发现不了她动的手脚,但是一旦上了女人的床可就是效果立显,不举了……想然昨天的围堵就是已经试验过了。

骟了,简而言之就是阉了,犹如宫中的无根太监一般。

闻言,楚凤宁都不禁觉得腿间一紧,他的娘子可是说到做到绝对不会心思手软的人啊。

见楚凤宁的表情微动,苏烟染拍了拍楚凤宁的脸,柔声道:“夫君别怕,这一招我想我是不会用到你身上的,你可别辜负我的信任哦……”

“不会有这一天的……”楚凤宁拥住怀中的人儿,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过一夜的时间,第二天京城中的热门事件no。1当属丞相府三少爷苏慕瑢不举了一事,对于这个整日花天酒地的人儿,百姓心里都要呸上一句,真是报应。

在丞相府里本来就烦躁不安的苏慕瑢在院子里破坏林木的时候听到府中的下人纷纷议论他不行了这件事,怒火中烧,后又听到自己不举这件事现在已经是满城皆知,一口气没上来,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这可是急坏了林艳儿,她现在可就全靠着这个儿子了,可是不能让他有个三长两短,不然她的下半辈子可是要怎么活哦。

大夫刚请到苏慕瑢就醒了过来,看到大夫就一把掐住了大夫的脖子,面容狰狞,青筋尽露。

“是不是你个死老头子将我的事情到处宣扬的?”

这个大夫几乎是苏府的专用大夫,苏慕瑢一发现不对劲虽然很是可耻,但是还是男性雄风比较重要,偷偷摸摸的问过大夫,现在自己的事情在京城之中传的沸沸扬扬,让他不得不怀疑就是眼前这个大夫说出来的。

“我要杀了你!”苏慕瑢气到极致,眼睛都红了,掐着大夫脖子的力道越发的紧,“杀了你这个死老头子。”

老大夫一大把年纪哪里经得起苏慕瑢这样一下,整张脸立时就涨的通红,干瘦的手在空中挥舞着,只有从喉咙中发出的呜呜声音。

突然暴走的苏慕瑢杀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下人们都被吓的怔愣住了忘了反应。

“瑢儿,你快松开大夫,”林艳儿本来站在床边担忧的守着苏慕瑢,想要伸手扳开苏慕瑢的手,但是苏慕瑢花了死力气,她哪里扳得动,立即对着周边的下人吩咐道:“快,快把少爷拉开,你们一个个傻愣着干什么,是不是想要挨板子。”

现在这种时候可是不能弄出人命啊,多年前柔弱的林艳儿虽然年纪长了,但是容颜保养的颇是不错,仍然娇艳,几年的丞相府的主母做下来,说话多了几分魄力。

下人们一听这话立即聚了过来,拉大夫的拉大夫,拽苏慕瑢的拽苏慕瑢,扳手的扳手,好一会儿才将只剩下小半条命的大夫救了出来。

大夫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一大把年纪,他虽然觉得可能也没个几年活活了,但是也不想这样死于非命啊。

眼见着大夫被救下,林艳儿舒了口气,看着被两个下人拉着手架住的苏慕瑢,她的脸色一摆,走上前来就是一个巴掌重重的扇在苏慕瑢的脸上。

苏烟染看着不禁脸一僵,这一下可真是不轻啊,啧啧,她倒是不知道这个林姨娘还有这样彪悍的一面,看看苏慕瑢一张小白脸上都现出了红痕。

她刚来就赶上了这样一幕真是不枉来此一趟,躲在角落处偷偷观看。

“瑢儿,你这是做什么?你能不能消停会儿,明珠才被你气的找不到,有多少人在看着我们母子俩的笑话你知道不知道,现在还想要杀人,你是不是想气死我?现在你给我说,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林艳儿也是在苏慕瑢晕倒的这段时间才得知这件事情的,她当时也差点被吓的晕过去,但是好歹在深宅大院里斗了这么久,风风浪浪见过不少,不至于手足无措,再说这几年苏慕瑢得势之后闹出来的事情是一桩桩的,她心里承受能力是越来越强了。

苏慕瑢被林艳儿这一巴掌打的人都有点蒙了,但是听到林艳儿又提起他的这件心中的痛的事,顿时又暴躁起来。

“你还是不是我娘了,现在还问儿子这个问题,你是不是想让我死啊,我要杀了这个嘴碎的死老头子,”

苏慕瑢嘶吼着,乱蹬着脚,挥动着手,想要挣脱开来,两个架住他的下人憋足了劲才将处于暴走状态的苏慕瑢给抓住,没让他挣脱。

林艳儿本来站的和苏慕瑢就近,不防被他踹了一脚,脚一软就趔趄的跌倒在地,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丫鬟立即上前来扶。

一时之间房间里乱作了一堆,都是苏慕瑢乱吼乱叫的声音,简直和一条疯狗一样逮着人就吠。

脾气还真是不小啊,苏烟染抬头望了望天上的太阳,今天天空放了晴,虽然太阳光芒微弱,让人感觉不到暖意,但是雪却是不再下了。

天气转晴了,她的心情也变的好了,想要收回目光的时候,却见一个穿着茶青色衣衫的少年从门庭里走来,苏烟染立即伏低了身体,仔细打量着少年。

少年的身量还没张开,估摸着十三四岁的年纪,不是以前如楚凤宁一般一众少年清瘦的模样,有点微胖,圆圆的脸蛋肉嘟嘟的,一双眼睛也是圆圆的明亮大眼。

苏烟染立时就知道了眼前的少年是谁,可不就是她家的小弟苏慕玿吗?多年不见,他也已经从肉嘟嘟的肉圆子长成了俊朗少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